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虐文女主並不期待火葬場 > (八)罰當其罪

(八)罰當其罪

著人家應該是來找閻王論事的,容夏遂低頭忙活,埋好最後一簇花。“鬼帝府來人。”一刻也冇有因為對方清冷的語氣感到不適,三百年了,鬼地府終於想起五殿還有個小鬼要被轉生了?!“找我的?”容夏洗洗手站起來,眼裡有著細碎星火,地府雖好卻也枯燥,還是轉生來得解脫。“經鬼帝府察查司查證,容夏,生年不詳,生平無記,前生有異,生格不願赴死而困於前世,其行不由衷,故而今生失格。我十王總司掌管前生事,現如今藉由往生塔助你...-

二月二十日,宜出行。

用過午膳後,容夏才換上一襲黑黃配色常服。

上衣輪廓和裙邊勾勒筆墨綻放的清雅,素色腰帶收束下盈盈一握,飄袂靈動猶如千金之墨。

“殿下真是好看極了。”

書意笑著為容夏梳妝簪發,白寶石製作而成的鈴蘭一簇簇地閃在右耳後,襯得原本白皙的少女更為生機動人。

“還是書意你簪得更好看。”容夏對她莞爾一笑,清眉紅唇,氣質溫雅內斂,而顏麵上看明豔照人。

冇有選擇坐馬車,是因為馬車出行府中皆有記錄,恐引人注意。

在容夏出府後不久,兩人開始在乾陽城最繁華的東街漫步。

東街商品琳琅滿目,讓人應接不暇。

主仆二人一路遊玩,偶爾在看中的攤子前停留須臾。

“書意,你看這個麵具如何?可還配我?”容夏拿起一麵具攤子掛著的狐狸麵具,半掩其容,顯得神秘而俏皮。

三百年了,從地下上來後,她還是第一次在這樣煙火氣的地方行走,難免看什麼都躍躍欲試了些。

“小姐,”書意看著自家公主,心想公主前些時候靜養多日是無聊了點,無奈道,“自然是合適的。”

“伯伯這個多少錢?”

出於新奇,容夏也冇打算摘下麵具。

“三枚銅錢。”

在侍女付錢時,容夏突然身側闖入一位不速之客。

出來的少年高高瘦瘦,看起來有些落魄,隻一件藍色簡衣和布鞋,慌慌張張地邊回頭邊跑在東街上。

少年一不留神把容夏撞得踉蹌,容夏一顫往後退幾步想要穩住身形,卻不想身後又被追趕少年的人碰上。

“嘶——”

男女體格有彆,後方的人冇注意到前側有人後退,兩人當即碰上,引得容夏左肩腫痛難動。

顧清漣貴為一國公主,雖不嬌養,也學過射禦和防身武術,卻從小因先皇後受驚早產而體弱,四季皆易感風寒,體質差些,可經不起這般衝撞。

“你這傢夥。”少年飛速跑過還撞到公主殿下,惹得書意不滿。

書意一回頭,見容夏麵具掉落、抿唇忍痛,瞪了一眼穿官服的官差,“小姐!”

“大人!”

眨眼間又追來了一批人馬。

“還不速捉拿其歸案!”官差麵色冷峻而嚴肅,下令後見人追去,方纔舒緩緊皺的眉梢,“姑娘可還好?今日是季某衝撞了,見姑娘麵露痛感,許是傷到了筋骨。”

容夏一轉身,心想再也不信什麼黃曆了,宜出行個鬼哦。

開口道:“今日算你走運,本小姐還有要事就先……”

“樂安公主?”

官差狹長的鳳眼一驚,掃過主仆二人。

容夏隻感到左側隱疼,正想著離開這裡,打算去‘攬芳華’打聽完訊息就回府上藥休息幾日,聽到麵前人的話才抬起頭來看清對方麵容。

侍女和男子兩人看向容夏。

容夏也不好繼續當啞巴,開口問:“季大人?”

“噢,如殿下所見。”季晉知挑眉,朝容夏看了幾眼,“宮內出了些不乾淨的東西,今日臣等喬裝侍衛皆因此人通曉皇宮路線,宮內行蹤詭異。待其引現後,我築安閣部分官員和侍衛數人一路配合追蹤其至宮外,奉命攔截。”

“公主殿下呢?”

季晉知看過去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長。

容夏輕揉了下左肩,然後伸出右手指,指著地麵沾灰的狐狸麵具,毫不客氣地說:“喏,托季大人的福。”

季晉知反應過來,原是壞了人家主仆遊街的雅興。

走上前一步,將兩人距離拉近,少女耳邊的珠飾晃得季晉知心亂,垂首道,“臣領罪,還請殿下責罰。”

書意看後瞪圓了眼。

“既是奉皇命,首輔大人何罪之有?”

前世季晉知協助太子,審訊賊寇時她也曾在一旁見過,手段強硬,殘忍高效。

平日又不常見,前世也多是因太子見過數麵,容夏自然是無意跟這樣的人打交道。

“雖是聖命在前,可臣仍衝撞了殿下千金之軀,罰當其罪。”

-東璃國的皇城,其官員和商人權勢最重。現在的她缺少與太子抗衡的勢力。以朝廷官員為例,上至首輔、將軍、國師,可分位於統領文書的築安閣、武將聚集的神策府以及掌管預測祥禍的欽天監。築安閣首輔季晉知英年才俊,出身貧寒但富有才智抱負。幾年前年在廷舉考試中奪得魁首,後受太子提拔。從縣令到知州再到京都乾陽,做出一番民績,最後升到如今萬人之上的位置,自是與太子交好。大將軍掌管軍權,無戰事皇子也不好動權,軍方向來是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