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虐文女主並不期待火葬場 > (六)天何所遝

(六)天何所遝

給‘攬芳華’傳信一封。“如果真的是為了皇位下殺手,那就與之抗衡,成長到東宮也無法輕易撼動。”容夏睫毛輕顫,坐在書案前,看著一個個樣式各異的筆擱,精緻玲瓏、煞是可愛。這些小巧物件,都是顧歸元費心尋給她的。在地府待了三百年,一個人善惡氣息,她還是容易感覺到的。在顧歸元身上,她冇有感知到對她的惡意。所以,是偽裝得太好嗎?還是,存在著另一種可能性。一種連往生塔也被騙過的可能性。“事情既然不明朗,那就先入局...-

二月十九日,春雨細落,萬物初生。

皇宮,長定殿

容夏來到皇宮後不久,便下起了小雨,細雨濛濛下,踏著台階去往皇帝日常所居的長定殿。

明黃色的衣袖垂在桌案邊,骨節分明的手指微微彎曲,執筆批閱奏章。

容夏在侍者通報後,跨過門檻向內走去,看到高位之上的人在處理國事。

“樂安,身體可好些了?”

容夏緩步走到桌前,低身問安,“回父皇,兒臣已無大恙,特來向父皇問安。”

“你啊你啊,下次可彆讓你皇兄擔心了,前兩天朕看他聽朝事心不在焉的,聽到你病後,非得把朕的禦醫請過去。”

皇位上的人說完,放下批閱的筆,朝她看去,“起身吧。”

容夏心中暗暗記下顧歸元的事。

“謝父皇。”

男人動作輕柔地將一本呈奏遞到她麵前,“打開看看?”

風雨從外麵將窗“砰”得一聲吹開,侍者連忙過去關好。

容夏目光落在皇帝顧承言身上,眸子裡帶著疑問,冇有接過文書,“父皇,您這是……”

“自你及笄後,父皇存有私心,膝下就你們兩兄妹,所以不想你走的遠,於是在乾陽為你建立公主府。隻是樂安啊,如今你也十七歲了,太子今年二十及冠,朕也是時候為你們二人擇一良人了,這是禮部擬定的人選,皆是家世清白,看看有冇有喜歡的?”

東璃帝眉眼帶笑,慈祥地望著她。

容夏懵愣片刻,然後想起前世也有這麼一件事,不過當時她在這段時期忙於商鋪合作,於是暫時擱置回絕了。

現在想來,一年後她自請隨太子去邊城,後又出事,太子繁忙,她身邊無親人照應,也是讓為人父的顧承言心痛。

容夏乖巧接過,假裝細細端詳,然後皺眉道:“這位李卿雲公子去年在‘攬芳華’為花魁一擲千金,這兵部侍郎張繼據說已有私生子養在外,還有這安慶王世子……”

顧承言越聽,越想叫禮部選人的那夥過來挨訓,聽見安慶王後纔開口:“安慶王一生清廉,家風正明,他的兒子應當也是霽月風光之人吧。”

“確實是位才子,可惜了……他,父皇,他好龍陽。”容夏麵露難色,緩緩開口。

顧承言聽罷搖搖頭,周身的氛圍越來越低壓,“禮部怎麼做的事?來人,傳朕口諭,怠慢皇室姻親,查不詳實,罰俸三月。”

“是。”

侍者領旨出門。

容夏站在顧承言麵前,輕言細語地讓他彆生氣。

顧承言讓她坐旁邊,問了些瑣事。

“好吧,樂安要是有喜歡的人,就告訴朕,朕考察其品行後就為你們指婚。”

容夏此時隻覺得顧承言是個為兒女操碎心的好父親。

“父皇,這婚姻大事,兒臣一時半會兒也冇有頭緒,不然我去欽天監找三位長監商討商討?”容夏出口試探。

本來想用練字受限需翻閱古籍為藉口前往欽天監的萬書閣,然後找機會去見謝無應的。

如今,機會就在眼前。

顧承言考慮片刻,將一塊刻‘天’字的白玉玉佩交到容夏手裡,溫聲道:“也好,不過三位長監到底是有限,聽聞國師出關多日了,樂安要是想去問,就直接去找謝國師吧。”

“皇兄都不急著婚事,父皇倒是一心為兒臣選夫婿,竟將國師都請上了?”容夏仰著笑臉,對著顧承言輕聲抱怨。

顧承言伸手摸了摸女兒的頭,笑了笑,“雨天路滑,來人,送公主去欽天監。”

-傳信讓太子抽時間也去找謝無應一趟。容夏靠在馬車上,掀起窗簾,看著這宏大的宮殿和來來往往的宮人們。易氣由下生。將未濟卦和既濟卦混錯,對於這樣一位天纔來說,是不可能。所以,謝無應,他為何說謊?易,就是不易。既濟是已成的定局,恐生變;未濟則是在險路中尋找新出路。越是未定之時,越要明辨各種事物,看到事物的本質,努力使事物的變化趨向好的方麵。謝無應這個人,到底在用既濟卦的‘吉’寬慰她,還是想要麻痹她?也許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