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虐文女主並不期待火葬場 > (七)蓍草為卜

(七)蓍草為卜

機道長’存世後,聖邀躬迎其弟子‘紫薇道士’入宮,以國師之位待之,設立欽天監。打那以後,經由欽天監的推演,各地水災地患都得到有效防治,欽天監在國民心中有著天諭的地位。五年後,皇帝駕崩。三位皇子展開角逐戰,曆代王朝中,皇位之爭自然是是手足相殘。乾陽城亂了數月後,最終以太子顧承言的登基而收尾。而今已是顧承言登基的第三十載了,東璃帝國版圖比起初始也有了擴大。當今聖上仁和,素有微服私訪的德行,知曉百姓之苦幾...-

天何所遝,十二焉分。

日月安屬,列星安陳。

容夏剛行至欽天監大門前,目入眼簾的是門前紅色圓木柱上刻的大字,字勢磅礴大氣,欽天監的門匾高掛於兩柱中央。

還未進入,從門口緩緩徐來一位中年男子,鬢髮微白,卑躬折腰道:

“見過樂安公主。”

來者是三位長監之一,忘生。

“公主殿下因何貴臨欽天監?”

欽天監平日不進人,國師深居簡出,素來隻有三位長監於偏殿處理瑣事,以及宮衛們的日常行居配送。

容夏輕轉頭,目光送向方纔皇帝派來送她至此的貼身侍衛。

侍衛受命,側身上前,示出顧承言剛剛給她的玉牌。

其玉質地非凡,入手溫潤,中間刻有‘天’字,字周邊雕刻作龍,呈盤踞狀。

是為天子象征。

長監觀望下一驚,更是畢恭畢敬地引領她到國師謝無應所在的正殿。

“原是聖上屬意。殿下還請稍事等候,我等前去通報國師大人。”

“無妨。”

容夏今日身著一件低調的華服,紫白相間,點綴著珠飾,聽著斷斷續續的落雨,衣袂被風吹得飄搖。見前方人影逐漸走遠,內心出奇的平靜。

須臾,忘生長監歸來,和侍下眾人行李垂首道,“樂安公主,國師有請。”

容夏朝他們頷首,“勞駕。”

“公主折煞下屬了,您這邊請。”

欽天監,正殿

一行人開始跨越平地、台階,進入正殿,而後忘生長監駐足停步,作等候姿態。

“殿下,國師大人在殿內等候。”

容夏帶著撐傘的侍衛,徑直朝著裡麵走去。

侍衛領著容夏穿過門扉,溫聲道:“樂安殿下,事關殿下私事,屬下還是在此等候較為妥善。”

“好。”容夏停留在一扇畫有道家祖師的屏風前。

容夏站著,屏風後依稀可見人影。

雖是白日,許是因為下雨昏暗了些,屋內燈光熠熠。

“久聞國師大名,樂安今日叨擾了。”容夏在屏風前,看著另一側的地麵木板和人影,開始寒暄起來。

“公主殿下,何出此言?”

謝無應從屏風後繞出,瞥了一眼侍衛,示意容夏進去,垂眸輕聲,“能為殿下分憂,臣不勝榮幸。”

容夏輕笑,打量著屋內的人。

屋內佈局講究,皆合易理。書畫滿室,衍天儀置於中央,書架窗前皆燃著燭燈,散落地麵有些許衍算的廢稿。

站在她麵前的人,少年清冷,素袍束腰,僅一玉簪束髮,頗有道仙風範。昏暗的日光和燭火的燈光交映,暈染在他白皙的肌膚上,濃重的眉下是一雙脫俗而充滿穩重的眼眸。

是有一幅不錯的相貌,不怪得人家深居簡出,想來要是讓乾陽城的貴女們看見,怕是會難以清修。

“今日父皇為我婚事煩擾,思索人選無果。本宮平日聽聞國師神通,想這區區小事應該不難測定,故特來此請國師指點一二。”容夏將話語遞出去。

謝無應有些沉默。

容夏有點不忍看,小聲試探:“可是樂安突然造訪,國師今日不方便?”

“不,方便。”謝無應想到自己有些失禮,說話輕柔了些,“殿下誠心至此,臣自會為殿下占上一卦。”

“如此,樂安先謝過國師了。”

-魁一擲千金,這兵部侍郎張繼據說已有私生子養在外,還有這安慶王世子……”顧承言越聽,越想叫禮部選人的那夥過來挨訓,聽見安慶王後纔開口:“安慶王一生清廉,家風正明,他的兒子應當也是霽月風光之人吧。”“確實是位才子,可惜了……他,父皇,他好龍陽。”容夏麵露難色,緩緩開口。顧承言聽罷搖搖頭,周身的氛圍越來越低壓,“禮部怎麼做的事?來人,傳朕口諭,怠慢皇室姻親,查不詳實,罰俸三月。”“是。”侍者領旨出門。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