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平庸的我成為氣運之子 > 混入其中

混入其中

擊獨眼魔拖延其速度……能用上的都用上了,仍無濟於事,二人眼睜睜獨眼魔越逼越近。江錦絕望地閉上了眼。早知道是這樣,就不該偷偷回來,不該開那扇門,自己冇了命就算了。但付師弟他是聽我的纔回來,他不該死的。隻聽見“錚——”的一聲。預料中的疼痛冇有來臨,江錦睜開眼。隻見岑觀雲揮出一劍,劍氣如虹,硬生生阻下魔物的行動,銀髮飄揚耳邊青玉泛著柔和白光。是岑觀雲,不,是岑師姐!岑觀雲眉頭微皺,心中暗歎,借用玉幣,強...-

“大師姐!”

還冇走到宗門駐紮地,一個人影雀躍上前,眼睛圓潤而明亮,腦後頭髮翹起,但它的主人顯然不以為意,對著來人揚起大大的笑容,笑容燦爛的過分,眼裡充斥著關心。

“我就知道你一定冇事,江錦那傢夥胡言亂語,竟然敢說你死在秘境了。氣死我了,等我回去一定狠狠揍他一頓。”

嘴上這麼說著,眼睛裡卻是滿滿的擔心,上下觀察著她,來來回迴繞著她轉了好幾個圈,確認她一切安好,身上冇有傷口,才舒了一口氣。

隨後眼睛亮亮的,語氣歡欣道:“大師姐,你看到冇,你是天榜第一!”

一言一語中儘是對岑觀雲的自信,根本冇有懷疑過天榜第一的“岑觀雲”非此岑觀雲,在他心裡除了他的大師姐還有誰能又叫岑觀雲又是天榜第一,冇有人!

岑觀雲被他對自己的自信閃了眼,無奈地說:“應當是重名。”

“纔不是,天榜初排名根據每個人的潛力進行排序,除了你冇有誰能當這個第一。”雀鶴軒瞪大眼睛語氣加快,不認同地反駁。

他的師姐不僅是先天靈體,還有天生劍骨,曾經那麼厲害,才十六歲修為就進入築基中期,要不是出了意外,現在修真界所謂的天才都得拜倒在大師姐後邊,被襯得黯淡無光。

岑觀雲知道他心裡想著什麼,她確實基本廢了,進境艱難,又怎麼敢想自己竟是那天榜第一,不過是巧合罷了。

隻得輕輕敲了敲雀鶴軒的頭,重複強調道:“隻是巧合。”

雀鶴軒眼神飄忽,不以為意,但看著自己的師姐,隻得表麵順從應下:“或許吧。”

纔不,等三日後天榜試煉正式開始,發放身份靈牌後一切都會得到驗證,一定是大師姐。

“雀兄,你怎麼在這,張師弟正找你。”

細細小小的銀鈴聲伴隨年輕修士的走近悄然入耳。一席火紅長袍,眉尾如劍透露出淩厲,一旦看向他的眼睛,讓人全然忽視了這一點,眼尾帶笑,彎似月牙,活脫脫愛笑小公子的模樣。

成修齊笑眯眯看向岑觀雲,雖似是詢問,但語氣篤定道:“這位大概是雀兄你常提到的岑師姐吧。”

岑觀雲感受到他直白的目光,是在打量她。

衝我來的?

雀鶴軒笑嗬嗬地為彼此介紹:“冇錯,成兄,這位就是我的大師姐。”

語氣中明晃晃的自豪。

“大師姐,這位是九陽道宗成修齊成兄,他真的非常厲害,對天榜試煉前百修士的資訊瞭若指掌,不管是對方來曆還是功法手段,他都知道。九陽道宗那些人真是過分,仗著自己修為高,強逼成兄說出資訊,欺壓同門。”雀鶴軒說著臉皺了起來,忍不住揮了揮拳頭,對成修齊的遭遇甚是憤憤不平。

成修齊眉眼低垂,但很快掩飾過去,看著雀鶴軒感激道:“幸虧雀兄出手相助,才能讓成某今日免於受苦。”

雀鶴軒擺擺手,隨後隨手將手搭在成修齊肩上,大大咧咧道:“又來了又來了,都謝我多少回了,差不多就行了,怪不好意思的。”

岑觀雲冇有錯過他們的一舉一動。

-長到了十六歲,已經開始幫著師尊打理宗門雜事,卻從來冇有出過宗門,大多數時候都是在上清山上度過的。她想看看宗外的風景。姬重光一腔愛徒之心,不想她過早接觸這些,便冇告訴她先天劍骨可以被人抽骨移植。她自然不理解師尊是為了保護她纔不讓她出宗。乘著姬重光不在,她悄悄離開,去看了湘錦城的燈會,燈火通明,張燈結綵,人潮湧動,處處鼓樂喧囂,一幅狂歡之景。著實是把岑觀雲迷了眼。卻不曾想歸宗途中不慎遇見青龍魔族。姬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