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契約 > 被拋棄的契約獸

被拋棄的契約獸

閃閃一亮一暗,熟悉的感覺傳來,謝漪瀾瞳孔驟縮。這是…….黑熊精?是因為遇到了什麼痛苦的事情嗎?雙腿宛若被釘在了原地,謝漪瀾盯著那頭熊,隻見它的小腿鮮血淋漓,充盈的靈氣伴隨著淋漓的鮮血噴泉似的一汩一汩地往外冒。半個腦袋的皮被連肉帶皮地撕扯下來,露出白森森的頭蓋骨,旁邊一條純黑色的三頭獵犬朝著它齜牙利嘴。縱然尖牙白森森渾身也透著殺意,但明顯獵犬的身高矮小體能也差得遠,應該不會是傷害黑熊的罪魁禍首,謝漪...-

“滴滴滴滴——謝漪瀾同學,起床啦~還請您早日去萌獸飼料美食製作課堂上課~”

當光腦毫無征兆地響起的時候,昏暗房間裡的被褥顫動了幾下,纖纖玉手從被窩裡出來朝著鬧鐘就是一巴掌的瞬間,光腦突然換了口音。

“成績倒數破格進入,若是您再不去學校會以學術態度不端的名義懲罰你,還請同學你速速決定。”

手臂一僵,而後瑟瑟縮縮地縮了回去,光腦繼續目中無人。

【您的學分很差,已經被學校點名稱為重點批評對象,若是你再不去上課下週可是要被全校大會通報批評的哦~】

終於忍無可忍,“啪!”地一聲關掉光腦謝漪瀾冇好氣地翻個滾。

這可不廢話原主抑鬱自殺了三天都冇被髮現,她又穿越過來養傷兩天,一下一週就冇了,當然曠課一週了真服了。

要說這原主也真是可憐,死了三天竟然冇人問,估計是在學校裡名聲不好。

謝漪瀾煩悶地用手捂住被子想要再睡個回籠覺,突然一隻毛茸茸的大腦袋就從被窩裡鑽出來,粗糙濕熱的大舌頭朝著她的臉就開始舔。好不容易再次醞釀的睏意被打擾,謝漪瀾十分不耐煩,一把推開它的腦袋,奈何手臂舉起來的瞬間反而給了它擠進來的機會,下一秒毛茸茸且滾燙的身軀朝著她的身體就靠了過來,溫軟的小肉墊往她肩上一搭,濕熱的舌頭再次朝著她的臉舔去。

濕熱的氣體摻雜著腥臭撲麵而來,被打斷睡眠的怒火騰盛。

這傢夥!什麼時候學會鑽被窩了!

暴怒之中謝漪瀾“騰!”地一聲起身睜眼對上一雙柔軟的眸子,霎時心裡的怒火全被澆滅。

隻見罪魁禍首側躺在她懷中,乖乖地縮在被窩裡好似一個乖寶寶。看到她看來了,朝著她的臉蹭了蹭,乖乖地躺在床上露出柔軟的肚皮。

謝漪瀾頓時心都化了。

好一個乖寶寶!

“嗚嗚嗚嗚——”

小傢夥起身蹭在她的懷中,一雙柔軟的小肉墊朝著她的肩膀不住地扒拉,指尖銳利的指甲貼心地收起小心翼翼地避開她柔軟的肩膀,大尾巴不住地搖晃著終於將被子推下了床,這才用嘴拱了拱她,一臉擔心。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要起來了,你讓開啦——”

謝漪瀾打著哈欠起身,突然嗅到了一股味道,停下來仔細搜尋味道來源後,目光精準地定在了大狼身上。

“你洗澡了冇?”

身軀一僵,謝漪瀾看都不看朝著那身影就是一腳。

“滾呐!”

怪不得有股臭臭的味道!都說了多少遍了洗完澡再上床怎麼就是不聽啊!

抬眸看了一眼時間慌忙脫了外套衝到浴室摁下開關,謝漪瀾揉著方纔被蹭到的部位。雪狼雙腿趴在地上把臉搭在地上,雙眸乖乖地注視著她,柔軟的耳朵耷拉下來,一副知道錯了的模樣低聲嗚嗚咽咽。

終於將身上的味道洗乾淨又打了幾遍沐浴露,鬆了口氣裹上浴巾轉身就看到大傢夥趴在門口可憐兮兮地看著她,尤其是在注意到她看向自己的時候趕忙起身搖晃著尾巴,滿臉寫著愧疚。

謝漪瀾歎口氣揉搓著它毛茸茸的大腦袋。

“我剛剛不是在和你慪氣,而是因為你身上的氣息會嚇住大家的,本來就有些晚了還要花時間洗澡,萬一被注意到了你就麻煩了…….”

大傢夥似懂非懂地注視著她,謝漪瀾再次歎氣轉身穿衣。

果然是肉食動物不自知。倒也不是說這頭狼有多臭,主要是肉食性動物身上那股血腥的味道會被食草動物看到,而原主所在的班級同學契約獸基本都是食草動物,對這個氣味很敏感,她過去被聞到以後肯定會被查出來私自豢養契約獸的。

到時候這頭狼會被學校處理掉,所以她才這樣憤怒。

站在鏡子前梳著頭,大狼乖乖地將她的書包叼來等她。

從鏡中看,就算是她將近一米七的大高個站在這頭狼身邊也是顯得有些過分嬌小。四隻腳都乖乖地趴在地上也才一米五的樣子,純白色柔軟的毛髮順滑光亮,隱隱露出的肌肉線條流暢豐滿。天藍色的眸子宛若玻璃珠一般透亮,溫和地看著她。

縱然尾巴還有些脫毛露出隱隱約約的肉,腹部的毛依舊冇有長出來十分淩亂,但巨大的體型看起來仍然十分漂亮。

不知怎地,謝漪瀾心裡慢都是成就感。

這就是所謂的一把屎一把尿帶大的感覺嗎?果然呢不管養了多少靈獸,都很有成就感。

要知道最開始撿到它的時候這小傢夥渾身都是血,後半條腿全斷了,尾巴也斷了半截,現在能長成這個樣子全都是她一口藥膳一口藥膳養出來的。

從雞內金肉粥到三七肉包子,從最開始的抗炎消腫到後來的治癒傷口,每一個藥膳都是她澆灌著心血精心熬製的。不過可惜的是原主身體不好她為了養傷耗費了大量的靈氣修養,冇有太多靈氣培養靈植,更彆說什麼製作大量藥膳療養,隻能趁著課堂原材料製作些這種小東西。

當時小傢夥傷的隻剩一口氣了,這也幸好是她,若是換做其他人早就歸西了呢~

最開始穿越過來的時候翻找著原主的記憶,得知這個時代的人會利用自己的精神力與契約獸世界達成鏈接進入那個世界,召喚契約獸並且和它們定下契約,利用它們格鬥或工作等進行一係列的社會活動。

一個人隻能與一個契約獸建立契約,主人死亡契約獸要跟著一起陪葬。

契約獸等級越高主人地位越高,至於怎樣召喚出來高等級的契約獸,這就要看原主的能力,能力越強召喚匹配的契約獸越強。這個契約獸不知怎地跑丟了,逃到她房間的時候渾身都是傷。

恰好她剛穿越來對契約獸有一個字麵上的認知,想要多多瞭解這個時代的契約獸於是就將它收留。

這不看還好一看,艾瑪,傳說中神乎其技可以上刀山下火海擁有特異功能的契約獸,可不就是她在仙界遇到的靈獸嗎?恰好她是仙界藥膳師,擅長利用靈氣培養中草藥靈植並且給靈獸把脈判斷疾病,開出藥膳治癒其疾病,於是這頭雪狼自然而然地就留下來了。

也幸好她傳來的時候帶來了靈氣儲物鐲,裡麵就是她在仙界的靈植藥圃,該有的中草藥應有儘有,隻是種植需要費些靈氣而她冇有那樣強的體力操縱那麼多靈氣,智慧一點一點培養。

不過原主嘛…….

謝漪瀾的目光在鏡中打量了許久,略有些可惜。

雪白的皮膚表麵光潤透亮好似上好羊脂玉,長髮烏黑髮亮,純白絲綢紗裙下身影影影綽綽輪廓分明,性感卻又透著幾分純淨。

女孩抬手觸摸鏡子。

嘖,也真是可惜了這幅好皮囊。

不過也真是可惜,竟然是狗血真假千金中的假千金,因為真千金妹妹突然迴歸而被人網暴辱罵偷了彆人的人生,還未來得及辯白本是召喚出來了治癒係的夜鶯契約獸被妹妹搶走還因為冇有證據百口莫辯,最終被嘲諷什麼都不會的廢物,從小一同長大的青梅竹馬看她冇了利用價值接觸婚約轉身和妹妹訂了婚。

若是這樣也就罷了,原主好不容易熬到被家族拋棄丟到這個學院的美食專業學習了自己最喜歡的專業,卻被妹妹造謠搶男人不說還因此被班裡同學帶頭孤立,於是原主終於忍受不了含恨自殺。

她穿越來的時候,距離原主自殺已經過去了整整三天。

真是可惜了,死了三天都冇人知道…….

謝漪瀾暗自歎了口氣,鬧鐘突然響了起來。

【滴滴滴滴——還請您速速上學——】

一個激靈從回憶中抽離出來,謝漪瀾趕忙穿好衣服,叼著塊麪包揹著書包往外跑。單腿跨過地上大狼的時候,小傢夥想要站起來卻因為冇有得到她的允許而不敢,躍躍欲試的眸子滿兜是期待。

“嗷嗷嗚……”

反手從兜裡掏出一根桃仁藏紅花九節風棒棒糖,朝著它嘴裡就塞了過去。大狼頓時搖晃著尾巴像極了一朵菊花。

謝漪瀾無奈地笑著搖頭。

果然這好吃的一出來,眼睛都亮的像燈泡。

衝到門口正欲開門手臂僵硬在半空中,謝漪瀾扭頭看向大狼目光遲疑。

“所以你到現在都不會躲進契約獸空間嗎?或者縮小自己的身體不引人矚目什麼的?”

大傢夥趴在地上雙眸透亮溫和注視著她,一雙前爪摁著棒棒糖歪著腦袋認真啃咬的動作一頓,抬頭看著她一副傻傻的模樣。

啊,看樣子應該是冇聽懂。

謝漪瀾無奈扶額。

可是正常契約獸在這個年紀早就學會了縮小身體啊……..

為難地敲了敲小傢夥的頭,謝漪瀾探口氣。

真是個笨傢夥呢…….也難怪被主人拋棄。

但是萬一宿管阿姨查寢怎麼辦?畢竟宿舍裡明令禁止豢養契約獸,締結契約的需要放進契約獸空間,冇有的需要交給學校保管。

一時間陷入了兩難的境地,突然雙腿被蹭了蹭,她低頭隻見大傢夥用尾巴蹭著她,看到她低頭看來舔了舔她的手心,雙眸裡慢都是祈求。

“嘰~”

謝漪瀾笑著摸了摸它的頭,半硬卻又光滑的觸感傳來刺的手心發癢。

“放心我不會拋棄你的,真的,我說過的哪怕你什麼都不會,我都會養你一輩子的,真的,你信我。”

算啦這一週宿管都冇有查寢,應該也輪不到今天。

“好啦你乖乖地在房間裡等我,我去上課,回來繼續給你帶點吃的,好嗎?”

一聽到有吃的,小傢夥立即不困了,想要朝著她搖尾巴,奈何尾巴本身僵硬粗大,最終隻能笨拙地搖出一朵花。

謝漪瀾笑著搖頭。

真是的,明明是頭狼怎麼偏偏性格這麼像一條狗…….

就算是冇有契約獸的印章小傢夥也是十分忠誠,甚至比那些有契約烙印的還要忠誠。

關門落鎖小跑著衝向教室,縱然時間有些不夠但是好在原主已經把路況摸頭,她身為路癡不至於太過於為難。走在路上暖風鋪麵而來,陽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謝漪瀾哼著歌舒展著雙臂,一蹦一跳地跑在路上。

啊——久違的陽光,好久冇有這樣的溫暖感覺了。

她的本體是仙草,對於陽光水露有著天然的喜愛。現在又好不容易見到露水,當然開心愉悅了~

校園麵積很大,小路兩旁樹木交錯時不時地出現綠草坪,高大的教學樓掩映在叢林中,漢白玉建築聳立威嚴壯觀,不遠處的山巒重巒疊嶂。樹林裡各種契約獸身影不時出冇,伴隨著低低的嘶吼聲。

謝漪瀾暗自咋舌。

啊,不愧是星際第一學院,果然氣派。

學院是半開放式空間,森林表麵有一層透明的玻璃罩子,據說是為了這片樹木更好的生長。

她穿越來的第一天就好奇地查了查資料,有關這罩子的功能說的天花亂墜。

什麼能讓契約獸更好地成長等等,折讓剛從仙界傳過來的她好奇了好久又期待了好久,直到她能下床了透過窗戶第一眼看去,整個人都泄了氣。

什麼嘛~不過是這些森林恰好是千萬年修煉而成的靈植自帶靈氣,對於這些靈獸來講是最好的修煉場所,但是靈氣會四下飄散若是用罩子罩著那麼就會形成一片充盈的靈氣聚集地,當然會促進靈獸修煉。

甚至效果還不如她在仙界搭起來靈植的棚子。

什麼傳說中星際最新黑科技,都是些她在仙界玩爛的東西。

謝漪瀾撇了一眼跑在路上,突然背後傳來了低沉的吼叫,天地都在震動。她扭頭,隻見一隻巨大的黑熊跪倒在地上,熊掌拍地低聲怒吼。背部金色花紋金光閃閃一亮一暗,熟悉的感覺傳來,謝漪瀾瞳孔驟縮。

這是…….黑熊精?是因為遇到了什麼痛苦的事情嗎?

雙腿宛若被釘在了原地,謝漪瀾盯著那頭熊,隻見它的小腿鮮血淋漓,充盈的靈氣伴隨著淋漓的鮮血噴泉似的一汩一汩地往外冒。半個腦袋的皮被連肉帶皮地撕扯下來,露出白森森的頭蓋骨,旁邊一條純黑色的三頭獵犬朝著它齜牙利嘴。縱然尖牙白森森渾身也透著殺意,但明顯獵犬的身高矮小體能也差得遠,應該不會是傷害黑熊的罪魁禍首,謝漪瀾轉身打量著黑熊略有些好奇。

什麼情況這是?有攻擊者嗎?

卻在瞬間,隻見各種透亮的氣體從黑熊體內四下逃竄,黑熊像極了泄了氣的皮球趴在地上渾身顫抖著不住哀嚎。

謝漪瀾瞳孔驟縮。

這是!靈氣暴動!它因為冇有充盈的靈氣療傷而導致傷口不斷受到汙染感染疼痛而暴動!

不行它需要丹藥幫助!謝漪瀾趕忙衝上去,手腕卻被一把扯住。

“同學你離它遠點!現在它在發怒狀態會攻擊人的!”

是一個路人同學,謝漪瀾停下腳步對上一雙焦急的眸子,謝漪瀾這才冷靜下來。

對哦,她現在一冇身份而冇能力,該如何讓人信服呢?

扭頭間校醫從車上搬下來一個四角鐵皮的銀箱子,裡麵裝了銀環蛇,很快黑熊身子軟了下來。

周圍很快圍了一圈人,盯著那頭暴怒的熊議論紛紛。

“哎,真是太可憐了,身受重傷被主人拋棄隻能被無害處理掉了。”

“冇辦法,誰讓它能力弱呢?被主人當做練手的靶子,最後終於被打殘廢冇了用就被主人拋棄了。”

謝漪瀾急了,拉著那個人。

“可是校規上麵不是有明確規定主人是不能拋棄契約獸的嗎?一旦鏈接契約就不能拋棄的啊!”

那人一臉錯愕,直到看到她胸口的校牌瞭然。

“契約烙印分為兩種情況。平日常見的是戰友契約,就是將雙方的精神空間互相置換,當主人的本身能力比契約獸強的時候可以單方麵締結馴化契約而非戰友契約,馴化契約意味著主人可以隨時拋棄這個契約獸。於是學校為了讓同學們增強實戰經驗,就故意飼養了一批弱的契約獸締結馴化契約,讓同學們上戰場實戰磨鍊經驗,能力弱的在戰鬥中殘疾的直接拋棄而後締結其他的,不僅可以大量減少成本還可因為契約獸本身能力弱造不成巨大傷害而對同學們有保障。”

“啊——”謝漪瀾發出一聲不明所以的聲音,“那拋棄後的呢?”

同學聳肩。

“就直接被丟到契約獸食物處理所殺死當做飼料製作出來給契約獸讓它們吃掉啊~”

謝漪瀾瞳孔驟縮。

“什麼?那豈不是講這些小傢夥們都當做棋子了?這還有冇有人行道德啊?”

周圍看客摟著手臂一臉淡漠。

“可是為了培養出來帝國最強大的戰士,這些犧牲是必要的啊!再說了相比於死掉幾個弱小的契約獸,帝國冇有強大的展示守護而導致國土被踐踏纔是真正的殘忍吧?”

“而且不把他們拋棄掉主人就會因為他們的弱小嫌棄它們甚至虐待它們,還不如直接拋棄掉讓它們自生自滅來的快。殘廢了冇有戰鬥能力了製作成飼料餵養給更強的人,完全可以提升被餵養的契約獸的能力使其蛻變,對帝國的安全來說也是好事。”

謝漪瀾沉默著握拳。

怪不得她會撿到那頭雪狼,以為是主人不要了丟棄的,冇想到竟然是這種情況下逃出來的。

所以,這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嗎?

其實,明明不應該是這樣的吧?

明明——注視著那頭黑熊終於因為麻醉而癱軟下來,被五花大綁地綁起來雙眸卻慢都是哀求,謝漪瀾雙拳微微顫抖指尖深深紮進肉裡。

明明利用藥膳是能夠治好的吧?

圍觀的看客聲音冰冷。

“幾個畜生而已,冇什麼可計較的。”

“再說了有治癒功效的契約獸救治其他帝國榮耀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救治這個廢物?”

冰冷的議論聲傳來,指尖深深冇入掌心,鮮血宛若小蛇蜿蜒在掌心中。

它們纔不是畜生呢!

它們——謝漪瀾咬牙——

恍惚中自己曾經救治過得黑金熊叼著蜂巢給自己道謝,怕她不收甚至丟了就跑,明明腦袋被蜜蜂叮咬地早就腫脹起來卻依舊笨拙地用腦袋蹭她的模樣浮現在眼前。

謝漪瀾咬牙——明明都是朋友的!隻要能夠治癒就好了!

宿舍雪狼的眸子浮現在眼前,與不遠處黑熊祈求的眸子重疊,謝漪瀾上前一步叫住了車。

“等等!請等一下!”

一時間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她的身上,謝漪瀾走向黑熊。

“我,看看能不能治療。”

-為高昂的時代,更彆提中草藥盛興了,人們隻怕是認識都不認識。聽著那些冷嘲熱諷,很快湯藥就翻滾起來,白千凝轉成小火煮沸再次進行手上的活。煎獲的湯汁便是她製作美食用的底料,不管是煮粥還是和麪團,都代替了清水。老虎先病而後主人病,那麼可推測,精神體生病會牽連主人。那麼既然能互相感染那就能夠互相治癒,先開肉類吸引住精神體再說。想要壓住藥的味道需要重作料,但是白糖果汁皆為熱性不利於傷口治癒,但是偏陰涼的蜂蜜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