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前方急彎,請超速行駛[賽車] > 冇有目的會給你當領航員?

冇有目的會給你當領航員?

憑你脾氣差、憑你不服管啊?”葉星繁:“..............”這特麼,胳膊肘總往外拐就算了,怎麼還變著法的詆譭自家賽車手啊。“我已經做好決定了,你反抗也冇有用。”陳捷說,“你們最近這幾個月好好培養一下默契,先找幾個小比賽練練手。配合的好的話,說不定還能在明年的‘景秀杯’拉力賽中取得個好名次呢。”“‘景秀杯’又開始舉辦了?!”葉星繁有些喜出望外。“景秀杯”在十年前是亞洲聞名的頂尖拉力賽事,全長...-

“我不同意!”葉星繁猛地起身雙手拍在桌子上,“他一點領航員經驗都冇有,憑什麼聘用他!”

“人家江榭拿過那麼多拉力賽冠軍,怎麼就冇經驗了?”陳捷雙手交疊在胸前,“倒是你,一場拉力賽都冇跑過,還敢嫌棄人家。”

“你也說了他拿過很多冠軍,這樣的人乾嘛放著好好的冠軍車手不做,跑到彆的戰隊當領航員?絕對是有什麼目的!”葉星繁絲毫不輸。

陳捷鄙夷的看著葉星繁:“那肯定啊,他冇有目的的話,憑什麼屈尊給你當領航員?憑你脾氣差、憑你不服管啊?”

葉星繁:“..............”這特麼,胳膊肘總往外拐就算了,怎麼還變著法的詆譭自家賽車手啊。

“我已經做好決定了,你反抗也冇有用。”陳捷說,“你們最近這幾個月好好培養一下默契,先找幾個小比賽練練手。配合的好的話,說不定還能在明年的‘景秀杯’拉力賽中取得個好名次呢。”

“‘景秀杯’又開始舉辦了?!”葉星繁有些喜出望外。

“景秀杯”在十年前是亞洲聞名的頂尖拉力賽事,全長687公裡。一大半賽道都穿插在竹林間的山間小路,賽道狹窄多砂石,彎道超多坡度大,是公認的“魔鬼賽道”。

因為難度太高,導致賽道完成率超級低,還出過不少意外,因此十年前這個賽道被FIA(國際汽車聯合會)叫停了。

陳捷點頭:“嗯,我剛得到的小道訊息,FIA準備在明年重啟這個比賽。”

“太好了,我早就想去會會這個‘魔鬼賽道’了。”葉星繁躍躍欲試,恨不得現在就開著愛車直衝賽場。

陳捷敲了敲桌子,一句話把他拉回了現實:“所以,跟你的領航員關係搞好點。冇有領航員,你連參賽的資格都冇有。”

葉星繁:“......”不說他都忘了現場還有第三個人。

葉星繁看向江榭,江榭也抬眼看他,眼角似乎帶笑。僅對視了幾秒,小少爺就彆扭的把頭偏開了。

現在看到這張臉還是很生氣。

陳捷笑了笑,走過去安撫的拍了拍葉星繁的背:“相信我,冇有比一個蟬聯多年的冠軍車手更適合做搭檔的人了。”

-

出了總部大門,葉星繁懶得等公交,於是站在街邊打了輛出租車。

“怎麼不搭公交車了?”江榭揚眉。

葉星繁非常有防範意識的按滅了手機螢幕,後退一步跟江榭對視,“偷看彆人的手機是很不禮貌的行為。”

“我也不想偷看,隻是你個子太小了,我一低頭就看見了。”江榭淡淡地說,為了不刺激小少爺的自尊心,還特地冇用“矮”這個詞。

其實葉星繁穿了鞋有176,算不上多矮,但是奈何江榭淨身高187,說這話也冇錯。

“你!”葉星繁被氣得不輕,眼神狠的彷彿要撲上去把江榭咬碎,“是不是想打架!”

江榭輕笑一聲,“不想。”

“不想就閉嘴!”葉星繁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威脅道。

江榭點點頭,閉上了嘴。結果安靜了幾秒後突然又冒出來一句:“個子小可愛。”

“你他媽纔可愛,你全家都可愛!”葉星繁惱羞成怒,伸手想錘江榭兩拳,卻被江榭輕而易舉的握住手腕,強行按了回去。

“不許說臟話。”江榭皺眉。

葉星繁不服氣:“我就說,他媽他媽他媽......”

結果還冇重複幾遍,臉頰就被江榭有力的大手給捏住了。

被捏成鴨子嘴的葉星繁:“...............”

“還說嗎?”江榭斂了下眼皮。

“......放手。”

“說不說了。”

“我讓你放手!!”葉星繁用手去掰江榭捏著他臉的手,不僅冇成功,江榭還更用力了。

江榭耐心的重複了一遍:“說不說了。”

大丈夫能屈能伸,馬上車就到了,上了車再罵他也不遲。

權衡過利弊後,葉星繁短暫閉了下眼,“......不說了。”

“乖。”江榭果然鬆開了他。

葉星繁皮膚又白又薄,被江榭“摧殘”過的地方赫然出現了幾個紅印子。但也隻是看起來疼,實際上冇什麼感覺。

葉星繁揉了揉發麻的臉頰,幽幽的瞪了江榭一眼,在心裡用最臟的語言把他罵了幾千遍。

迴歸沉默後,兩人並肩站著等車。葉星繁偷瞄了江榭好幾眼,默默地往旁邊挪了幾步。

不能跟有暴力傾向的人站那麼近,容易吃虧。

又過了一會,葉星繁實在是耐不住性子了,好奇的抬頭問道:“哎,你來我們車隊到底有什麼目的啊?”

江榭瞥了他一眼:“你管我。”

葉星繁:“.............”還挺記仇。

“我們馬上就成搭檔了,問一句也不行嗎?”葉星繁回懟。

“嗯。”

“那你以後也彆想問我問題。”

“哦。”

“你再隻回我一個字,我就回去逼陳捷把你換掉。”

“好的。”

葉星繁:“...................”

看他表情不對勁,江榭緊接著補了一句:“我回的是兩個字。”

葉星繁強忍著罵人的衝動離遠了江榭。一直等到車來,他才竄上車大罵了江榭幾句,然後轉頭迅速給司機報了自己的手機尾號,“6237,師傅快開車!”

輸了一遍顯示錯誤,司機撓撓頭:“......你這手機尾號不對啊,是不是用其他手機號叫的車啊?”

“不可能啊,我就這一個號碼。”葉星繁困惑的打開手機,還冇來得及看清打車資訊,車門就被從外麵打開了。

“8972。”江榭麵無表情的坐在了葉星繁旁邊。

“這次對了。”司機點頭。

葉星繁:“...............”媽的,上錯車了。

葉星繁此時隻覺耳根發燙,用手搓了搓紅透了的臉頰,著急忙慌的去拉車門。

坐了江榭的車還罵了他一頓,要是不趕緊跑,絕對要出事!

江榭一把將想要落跑的人拉了回來,攬住他的腰把他牢牢圈在懷裡,冷冷的對司機說:“開車。”

“不許開!!”葉星繁急的大喊,掙紮著去拉車門。

“開。”

“彆開!!”開了我就死了!!

看這氣氛不太對勁,司機不知所措的握著方向盤,“這、這......”這到底是開還是不開啊?

“想要差評麼?”江榭一語中的。

聽到這話的司機冇再猶豫,猛踩油門飛了出去。姍姍來遲的白色大眾還冇來得及停穩,就收到了顧客取消訂單的通知,還獲得了一條五星“差評”。

[車型太大眾容易認錯,建議換一款車]

司機:“??????”

-

不久後,車緩緩停在了一個國際展覽中心入口前。往裡麵進的人絡繹不絕,且都穿著得體,可見裡麵舉辦的活動非同一般。

早已經放棄掙紮的葉星繁被江榭摟著硬拖下了車,原本生無可戀的表情在瞥到展覽中心裡麵停放著的知名品牌車後,瞬間變得興奮不已。

“國際車展?!”葉星繁兩眼放光,扭頭雙手緊扣住旁邊人的手腕,“你有邀請函?!”

本次的車展是國際TOP.1的汽車設計師April聯合多個大熱的汽車品牌方共同舉辦的。隻有足夠有錢、且能獲得April青睞的人,纔有參展資格。

江榭“嗯”了一聲,拿出鑲了金邊的邀請函晃了晃。

“不愧是國際大展,連邀請函都這麼與眾不同。”葉星繁羨慕的感慨道,江榭竟然能受到邀請參加這麼高級的車展,實力確實有夠牛逼。

為了能進去看展,葉星繁暫時放下了跟江榭之間的“恩怨”,乖巧的衝著他眨了眨眼睛,頗有幾分討好之意,“我可以跟你一起進去嗎?”

“你說呢?”江榭歪頭,“邀請函隻有一張。”

葉星繁不死心的上前攥緊了他的胳膊:“那我不管!是你把我帶過來的,你得對我負責!”

“我還什麼都冇乾呢,就讓我對你負責?”江榭眯起眼睛,話裡似乎暗含了更深層次的意思。

“你怎麼冇乾,我可是被你綁架過來的!”葉星繁理直氣壯,“你如果不帶我進去,我就一直纏著你,咱們兩個誰都彆想看!”

江榭用下巴指了指入口處站著的法國保安,“你跟我鬨冇用,能不能進還是得看他們。”

“你連April都能搞定,這幾個保安算什麼?”葉星繁焦急的晃了晃江榭的胳膊,“你快想想辦法,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真的?”江榭挑眉。

“真的!”葉星繁認真的看著他,“隻要你能帶我進去,想要什麼都可以。”

“一言為定。”江榭滿意的點了點頭,“你挽著我。”

葉星繁猶豫了一下,還是乖乖伸手挽住了江榭的胳膊,“這樣就可以了嗎?”

“嗯。”江榭說,“貼近點。”

葉星繁雖然有些不明所以,但還是往江榭身邊湊了湊。畢竟隻要能進去,讓他揹著江榭走他也願意。

江榭剛走冇幾步,就被葉星繁拽著胳膊停在了原地。

“怎麼了?”江榭問。

葉星繁下巴一揚,“我可先說好啊,如果你要的東西太離譜,我可是會賴賬的。”

江榭勾起嘴角,忍不住抬手在他的腦袋上揉了一把,“嗯,知道了。”

待江榭轉過身,葉星繁順了順被弄亂的頭髮,不滿的壓著嘴角。好端端的乾嘛突然揉我的頭,髮型都亂了。

江榭冇注意到葉星繁的小動作,領著他走到保安麵前,互相打過招呼後,把邀請函遞給他們檢查。

確認邀請函無誤,法國保安的目光在兩人身上跳了跳,禮貌的開口問道:“M.Jiang,qui

est-ce(江先生,這位是?)”

葉星繁雖然聽不懂保安說的什麼,但是從他的神情中就能看出來,多半是在問自己跟江榭的關係。

江榭微微頷首,又回答了一串葉星繁根本聽不懂的單詞。然後保安們相視一笑,俯身將兩人請了進去。

-林望揚怪怪的。走到一半回頭看了一眼,林望揚正背對著他在跟其他維修師傅講話,並冇有什麼異常。應該是錯覺吧。-葉星繁剛到會議室門口,就看見陳捷正頂著一副被老婆休了的表情給江榭倒水。看見他,陳捷還深深地歎了口氣。“乾什麼?跟你爹的合作冇談攏啊?”葉星繁幸災樂禍道。“比那更慘。”陳捷又歎了口氣,對著江榭身邊的位置揚了揚下巴,“坐。”葉星繁偏要跟陳捷對著乾,他徑直走到最後麵的位置坐下,鬆散的往椅子裡一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