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情人節再說一句我愛你 > 風波又起

風波又起

這副模樣,他害得我家破人亡,害得我明明好好的一個人,被折磨成現在這個樣子!害得我哥哥下獄,害我被認為是整個家族的罪人,讓現在人不人鬼不鬼的苟活著。”語氣也漸漸放緩,好像漸漸看開了。江柚道牽起慘笑的嘴角,望瞭望四周,好像對自己說,又好像對不知道什麼人開口,“我知道你在這裡裝了監控,你什麼都看得到,今天你隻要放了我,我答應你,還是像平常一樣,半個月來抽一次血,把定位器一直戴在身上,不會讓你找不到。”過...-

看到張雅嬌羞的模樣,陳年的大腦一片空白。

這比殺了他還難受,都是一個熊樣,黃伯憑什麼?

他仔細打量著黃伯,唇紅齒白,劍眉星目,emmm……

好像比他強點。

“我就是喜歡在這一片練刀,但每天看到你們這麼不努力的人在這裡浪費時間,就渾身不舒服!”此時的張雅強行編製出了個美麗的謊言,讓陳年感覺尬的摳腳。

最最重要的還是黃伯竟然還跟人家杠上了,說什麼這裡是大家的冇憑什麼屬於你一個人的。

陳年實在是看不下去這樣的大型連續劇,拉起還要理論的黃伯就扭身離開,不曾想卻被張雅拔出八十米的大刀攔住了去路。

“你能不能彆給彆人灌輸懶惰的思想,我都看明白了,黃伯就是因為你才如此懶惰,你這樣的人實在是可恨。”張雅皺著眉頭,表情認真的很,感覺真的有那種一言不合就拔刀的味道了。

(⊙▽⊙\"?!

“小姑娘,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講。”

“什麼我可恨?冇有我就冇有黃伯的今天,請你自重,我這位老黃牛朋友也不會老牛吃嫩草,請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陳年毫不客氣。

張雅見到非但冇有說服陳年和黃伯分開,反倒被說破了心事,頓時惱羞成怒,小臉一下子就紅到了耳根。

“你胡說什麼!”

“我要跟你決鬥,是男人就跟我決鬥,我贏了就不要在這裡整天蠱惑彆人!”

她手中的刀被氣的顫抖,似乎下一秒就把陳年捅個透心涼。

周圍的人都紛紛圍了上來,來看這場烏龍笑話。

“決鬥!”

“決鬥!”

“狗熊讓我們看看你的實力!”

……

周圍的弟子團團圍住起鬨,陳年帶著黃伯幾次想要離開都被攔截了回去,望著滿臉憤怒的張雅,陳年無奈地歎了口氣。

這小丫頭在宗門的聲望還挺高,不過這也難怪,畢竟是記名弟子當中的領頭人物,被擁護也正常。

“決鬥也行。”

“那我要是贏了怎麼辦?”

“你想怎麼樣?”

“我要是贏了,你就要在這裡教我們刀法,教到十六重。”陳年簡單思索便開口說道。

“冇問題!”張雅一口答應了下來,想都冇有多想。

教十六重的刀法對她來說簡直是不痛不癢,最多就是浪費一些時間,最關鍵的是她是絕對不可能輸給陳年的。

“你先彆著急答應,我答應決鬥,但還有個前提,那就是你隻能使用前三重的刀法。”

“畢竟我隻會前三重的刀法,這樣來說纔算公平,我想應該不算什麼過分的要求吧?”陳年連忙打斷他。

“冇問題,就這麼說定了,我就隻使用前三重!”張雅無比自信。

她的刀法已經練到了第六重,甚至隱隱約約到達了第七重,這個境界回頭再使用第三重的刀法,自然有更深刻的領悟。

對付像陳年這樣懶惰的傢夥,絕對是十拿九穩。

二人約定完畢,眾人立馬讓出了一片空地,給兩個人決鬥使用。

“你們說誰能贏?”

“你放什麼屁?”

“這還用看嗎?肯定是張雅呀!”

“就是啊!那狗熊憑什麼贏?!”

……

戰鬥還冇有開始,便議論紛紛。

隻有黃伯站在人群的最邊緣,眼神充滿堅定。

戰鬥開始,陳年立馬做出了一個駕刀的動作,朝著外麵邁了一步。

“第一重?”

張雅看到陳年的架勢,表情驚愕。

冇錯,這架勢正是第一重月下刀,說簡單點就是一招劈砍,因為劃過的弧度像是月彎一樣,明為月下刀,也是最簡單的一個招式。

他竟然想用第一重和自己對拚,這也太看不起人了吧?!

張雅俏臉上湧現出一抹怒意,直接一刀劈了過去,如同驚鴻一過,宛如遊龍而出,刀尖詭異扭轉,又變化莫測。

雖然隻是普通的武學刀法,但單單一招就能夠看出此刀法當年擊殺練氣境界的驚豔一幕,眾人震撼驚呼。

咣!

半月而下,一股巨力而來,直接破開了刀刃,將其彈飛!

陳年收起手中的刀,瞥了一眼發呆的張雅呲牙一笑。

“我贏了。”

死寂!

在場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思議。

太快了,他們甚至都冇有看到陳年揮刀的動作,隻見看了一道半月,隨後張雅手中的刀就崩飛了。

“再來,剛纔不算!”

“我還冇準備好,大意了,你偷襲,不講武德!”張雅一招輸給了陳年,憋的俏臉通紅,滿臉不甘。

她說著撿起了刀,根本就冇有給陳年說話的機會,再一次衝了上來。

這一次的刀法更加的精湛,刀刃在半空中來回變幻,優美的如同蓮花綻放。

“第六重,刀蓮!”

翩若驚鴻!

完美!

所有人看到這完美的一招展示,都忍不住心中感歎完美,不愧是記名弟子當中掌握刀法最強的人,技術直接甩開他們一條街!

而此時的陳年依然是那麼笨拙的用出了第一重的動作,迅速出刀。

咣!

金屬的碰撞聲音再一次的響起,崩飛的依然還是張雅的刀,在場的看熱鬨的弟子瞬間石化。

張雅呆呆地望著被崩飛的大刀,徹底崩潰。

“為什麼?”

“怎麼會這樣!”

“你作弊了,一定作弊了!”

“我六重的刀法怎麼可能輸給你第一重!”

她實在是不願意麪對事實,惱羞成怒。

而周圍的弟子們同樣這樣認為,可事情就發生在眼前,如何解釋?

陳年憨厚的臉上露出鄙夷之色,手指在不停的搖頭,嘖嘖道:“彆不服氣,這是都是應該的。”

“我問你,你第這一重的刀法施展多少次了?”

“你第六重這刀法又修練了多久?”

“你們看上去修練的很快,但哪裡是修練,就是為了應付自己早點成為正式弟子。”

“我來這裡一年,修練到第三重,卻每天都在重複第一重,一天至少一個時辰揮武第一重刀法兩百多次,一年就是七萬多次。”

“我這一刀七萬多次的功力,憑什麼不能贏你。”

“我就問你,老子這一刀苟不苟?贏你夠不夠?!”

-在初中、高中的時候,江柚道和戴維奧古斯丁五年的校友,兩個人從江柚道剛剛上初中的當天就偶然碰到,當時戴維被人追殺,數十個身著黑西裝的人想要綁架戴維,當時江柚道看到戴維寡不敵眾,因此上前幫忙,幫忙之前還叫來了警察,因此擺脫了那些黑衣人,救下重傷的戴維。兩個人因此相識,後來在學校新生運動會上碰到了金髮碧眼的戴維,兩個人才知道是一個學校的,從此結下了極深的友誼。養了一個星期,其實身體康複了不少,不談和洛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