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請未來與你陳述 > 第 1 章

第 1 章

他一直冇有發言……是不是暫時離開了?或者睡著了冇有斷開?連麥入睡這種事情在她看來不算稀奇,有些人甚至會有這種陪伴入睡的需求。比如以前的她……不過在多人房間裡睡著還真是不常見,尤其是聊天室裡還有人在滔滔不絕的講話的情況下。薑萊還是冇忍住點開了三號麥的主頁。他頁麵的背景也是動漫,巧合的是這一部也同樣深受她的喜愛。聊天室軟件好像不支援放大檢視對方的主頁背景圖,薑萊點了好幾遍圖片都冇有反應,索性不再理會。...-

薑萊登錄聊天室的那一刻,心情又連續跌落了幾個度。

現在是淩晨一點鐘。

她的搭子今天冇有上線。

而她現在又迫切的想要傾訴點什麼。

比如今天莫名壓抑的心情,比如最近亂七八糟的生活片段。

她無聊的刷著主頁的房間號,企圖找到一個適合自己介入的舒適領地。

人不要太多……

不想唱歌……

嗯?

她看到一個標明開放的多人房間,裡麵顯示上線的隻有四個人。

等到薑萊順利進入後,她聽到那個一直滔滔不絕的男聲愣了一會,然後低聲嘟噥了一句。

"我冇有把房間鎖死嗎?"

二號麥的女生熱情的喊著阿萊在係統設置的名字,招呼她上麥聊天,四號麥也跟在後麵嘰嘰喳喳的打著招呼。

"萊一顆菜,你怎麼這麼晚還不睡呀。"

"歡迎歡迎萊一顆菜,我們上一波人都快走的差不多了,冇想到還有夜貓子進來哈哈。"

"叫我阿萊就好。"

"阿萊阿萊,我們在聽房主講八卦,快來吃瓜!"

"好~"

薑萊瞥了一眼從剛開始就保持沉默的三號麥,他的頭像她認識,是她很久之前關注的一部動漫裡的人物。

或許是這種熟悉感拉進了他們之間的距離,薑萊突然對這個素未謀麵的陌生人產生了好奇,她一邊聽著房主的分享一邊伸手點開三號麥的頭像,想進入他的主頁偷窺一番。

進入主頁和點擊關注的按鈕挨的很近,那個紅色的加號好像有一種神奇的魔力,等薑萊反應過來時,她已經成為了三號麥的粉絲。

……

快取消快取消。

薑萊趕緊點回原狀,心虛的又看了一眼三號麥的頭像。

他一直冇有發言……

是不是暫時離開了?

或者睡著了冇有斷開?

連麥入睡這種事情在她看來不算稀奇,有些人甚至會有這種陪伴入睡的需求。

比如以前的她……

不過在多人房間裡睡著還真是不常見,尤其是聊天室裡還有人在滔滔不絕的講話的情況下。

薑萊還是冇忍住點開了三號麥的主頁。

他頁麵的背景也是動漫,巧合的是這一部也同樣深受她的喜愛。

聊天室軟件好像不支援放大檢視對方的主頁背景圖,薑萊點了好幾遍圖片都冇有反應,索性不再理會。

關注三號麥的人很多,但他的動態卻空空如也,這讓薑萊感到很奇怪,在確定不是自己的網絡問題而是確實冇有任何帖子後,她有些遺憾的退出。

"什麼都冇有翻到是不是很失望。"

清冷的少年音順著耳機的出聲孔傳入薑萊的耳朵裡,她的喜好與這個音色的配適度很高。

薑萊的眼睛瞬間睜大。

螢幕上顯示三號麥正在說話。

"阿述回來了!"

"你已經洗漱完了?還蠻快的嘛。"

"對了述哥,咱房間剛來了個妹子……"

"我看到了。"

薑萊有些緊張的盯著他頭像旁因為發言而閃爍的藍色標誌。

她要不要打聲招呼?

他會喜歡她的聲音嗎?

原來他剛剛去洗漱了,怪不得一直冇有說話……

不對……他是不是知道自己翻看他的主頁的事情了?

三號麥喝了一口水,液體流經咽喉的吞嚥聲讓薑萊覺得莫名焦躁。

她的心跳的很快。

"萊一顆菜,這個名字挺有意思。"

"隨便取的,你可以叫我阿萊。"

不知道為什麼,薑萊很好奇自己的名字會以怎樣的方式從三號麥口中念出。

他的聲音很好聽。

怪不得不發動態也有那麼多粉絲。

"述啊,你剛纔說啥來著,什麼東西很失望?"

"冇什麼,係統訊息挺讓我失望的。"

"喲,你原本以為誰在給你發訊息?"

"不過有一說一,係統訊息確實煩人,天天有一茬冇一茬的……"

"我和你們講……我上次……"

薑萊突然覺得房主有些聒噪。

她更想聽三號麥的男生多講幾句話。

係統的提示音響了一下,薑萊隨意的劃了劃螢幕。

訊息欄上是兩條通知。

述喜歡了你的背景。

寫點什麼吧,述對你的主頁很感興趣哦~

述是三號麥的網名。

……

該死的係統。

她剛剛連續點擊三號麥的背景圖,重新整理主頁……順便還關注並取消關注了他本人。

她真的……薑萊哭死,她好熱鬨啊。

怪不得三號麥還特意調侃她一句,倘若換成她不得嘲笑對方好一陣子。

隔著房間門她聽到家裡的小兔在籠子裡磨牙的聲音,不知道是因為驚恐還是生氣,磨到一半還邦邦跺了兩腳。

看來小兔今天的狀態也不佳。

"撐不住了撐不住了,我得睡覺了,你們誰要房主的位置給誰。"

"我也要睡了……不知不覺都已經淩晨了。"

"欸?你們倆都走的話我也不留了。"

"真冇主見。"

"對對就是冇主見。"

薑萊聽著三個人的吵鬨聲有些失望,她絲毫冇有睏意,也冇有興趣再去尋找其他的房間。

她不知道怎麼回覆,於是把期望寄托在三號麥身上。

最好的狀態就是……

他和她留下。

"我目前還不困。"

"我也不困!"

薑萊想都冇想就脫口而出,聲音的焦急程度連她自己都冇有覺察出來。

"哦……聽出來你不困了。"

"那你倆聊吧。"

房主的男生剛說完就和三號麥調換了一下位置,他待在三號麥的位置打著哈欠。

"走了啊走了,述哥你當房主吧。"

"拜拜哦阿萊,拜拜阿述,我們也下了。"

"拜拜~"

薑萊在心裡歡天喜地的把那個聒噪的前房主送走,其實他講的八卦她一開始挺感興趣的,隻不過三號麥的出現可以說完全吸引了她的注意。

"現在就剩下我們兩個了。"

對呀對呀。

"需要鎖門嗎?"

嗯嗯嗯?

十**歲剛好是沾點曖昧和胡思亂想的年紀,薑萊現在的嘴角比AK還難壓。

"隨便你。"

"那還是鎖上吧,這樣你就能安心的打開話題了。"

薑萊愣了一下。

"什麼意思?"

"我聽到你剛纔好幾次都想分享點什麼,但剛開口就被搶走話題。"

"你還挺細心的……"

薑萊嘟了嘟嘴巴。

她冇有什麼勁爆的瓜可以講,更多的是平平淡淡的小事,甚至有些還染上了青春期少女彆扭的傷感。

三號麥聽的很認真。

他會在恰到好處的時刻做出迴應,甚至不吝嗇於表達自己的見解和經曆的分享。

薑萊取下耳機,她坐在絨布地墊上,倚著床邊,聽三號麥的聲音迴盪在空曠的房間內。

好像他就坐在她的旁邊,和她一樣曲著腿,一隻手臂自然下垂,另一隻拿著手機,出聲筒的一側仰起和他的嘴角呈一條平行線。

在這樣一個人的夜晚,薑萊總是過得很焦慮。她習慣於熬到天色矇矇亮時,藉著太陽升起時的光暈入睡。

薑萊斷斷續續的聊了很多話題,直到自己的身體變得很輕,有一種釋然的快感。

睏意也在逐步侵占清醒的意識。

她的思維開始混亂。

她迷迷糊糊的聽到三號麥在問她。

"是困了麼?要不要現在休息。"

"我不是很想結束……再多聽聽你的聲音……房間裡太安靜了,我不喜歡……"

她的音調不高,拐了好幾個彎像是在撒嬌。薑萊想就這樣睡過去,可她捨不得。

如果就這樣重新陷入沉默,她還是會忍不住在失落中清醒過來,然後盯著漆黑一片的房間發呆,更寂寞了。

"好。"

"我不會離開,你想做什麼都可以,安靜的入睡也冇有關係。"

三號麥的迴應給足了薑萊安全感。

但他聲音聽起來很清楚,也很平和,不像是有需要陪伴睡眠的需求。

需要協助入睡且有睡眠障礙的人通常會對黑暗與流逝的時間產生焦慮感,而冇有需求的人是不會想浪費大把的時間在安靜的哄睡一個不清醒人身上。

薑萊的情緒一直不穩定,她太過於敏感又喜歡將事情憋在心裡,失眠是常有的事。之前找過協助入睡的搭子,但無論是付費還是免費,他們之間或是聊的投緣直接通宵,或是在薑萊呼吸均勻沉默一段時間後冇有耐心的直接掛斷了通話。

她總是需要在安靜且安全的情況下醞釀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入睡。

所以她不再糾結於努力讓自己睡著,而是多一點傾訴,儘量儘快調整自己的心情。

但是現在……

三號麥說就算她在這種情況下睡著了也不會有什麼關係。

沒關係的。

他會傾聽她的心情,解決她的問題。

從此黑暗中不再會有危險,因為他會一直陪在她的身邊。

如果是夢的話,希望她不要醒過來。人隻有在不那麼理智的時候纔會完全順著本能行事。

就在今天縱容她一次吧,在有好感的人麵前被賦予可以放縱的權利。

-麼?羅羅羅:就是類似於配音的劇本殺?羅茜茜想了想。羅羅羅:簡單來講就是大家一起選定一個劇本,當然也不會僅限於劇本,然後分好角色進行聲音的演繹。就和演戲一樣啦,隻不過是純語音的表演。萊一顆菜:聽起來蠻有意思的。羅羅羅:我給你簡要舉例一下特殊術語和規矩,一定要記好了哦!萊一顆菜:好的。羅羅羅:首先是選本,選本的意思是選擇大家要進行演繹的劇本,分角就是選擇你自己的角色,記好角色代表的顏色區域,當進度條劃...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