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請未來與你陳述 > 第 3 章

第 3 章

床邊,聽三號麥的聲音迴盪在空曠的房間內。好像他就坐在她的旁邊,和她一樣曲著腿,一隻手臂自然下垂,另一隻拿著手機,出聲筒的一側仰起和他的嘴角呈一條平行線。在這樣一個人的夜晚,薑萊總是過得很焦慮。她習慣於熬到天色矇矇亮時,藉著太陽升起時的光暈入睡。薑萊斷斷續續的聊了很多話題,直到自己的身體變得很輕,有一種釋然的快感。睏意也在逐步侵占清醒的意識。她的思維開始混亂。她迷迷糊糊的聽到三號麥在問她。"是困了麼...-

這一段時間的混亂結束於從會診室走出的那一刻。

她告訴她的主治醫生她最近恢複的很不錯,正在逐步減少用藥的劑量,雖然偶爾還會出現焦慮失眠等症狀,但總體都在可控範圍之內,她也在一點一點的學會如何調節自己的情緒。

今天的天氣很好,陽光透過醫院的玻璃窗照在潔白的牆麵上,整個走廊都亮堂堂的。薑萊能感受到自己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在自然的饋贈中迎接新生。

大學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從此她的名字不會再與任何心理疾病的名詞掛鉤。

她是健康的,完整的,活躍的。

現在時間還早,薑萊給在市中心讀研的堂姐發了條資訊,詢問她下午有冇有時間讓她過去拿書。

薑萊的大學選擇了醫學相關的專業,雖然過去常年與醫生打交道的生活讓她恨透了醫院裡發生的一切,可當有能力脫離曾經禁錮著自己的一切時,薑萊還是義無反顧的以另一種身份再次回到過去。

大概是變相的拯救自己吧,她在填報誌願時思考了很久。

她感激那些將她從絕望中帶離出來的白衣天使們,所以她現在更想豐滿羽翼去成為彆人的天使。

簡單的從醫院周邊的小店吃過午飯,薑萊按照堂姐發來的地址早早的乘公交車抵達S大。

雖然校園地圖已經足夠詳細,可薑萊走了很久愣是冇有找到地方。無奈她隻好就近停下,打電話和堂姐重新約定集合地點。

"我在中心湖這邊的小涼亭,旁邊還有一塊石頭……"

"知道了知道了,呆在那裡不要動,我很快就到。"

涼亭的石台上放著兩本書,藍色封麵,很重。書的主人不知道已經翻看了多少次,原本就不薄的厚度在視覺上更是膨大了一倍。

薑萊湊近看了看,上麵的一本書名是《生理學》,書麵靠近書脊的位置還畫了半個人體示意圖。

是課本嗎?還是什麼課外讀物?

高中生物也會學習一部分生理學知識,比如內環境,穩態,激素調節過敏反應之類的。薑萊好奇的捏起書頁的一角,緩緩上提露出書本內頁的內容。

被字跡浸透的紙張發出焦葉的聲響。

薑萊喜歡這樣的聲音,尤其是配上書寫工整的筆記。

"在看什麼?"

薑萊嚇了一跳,聲音的主人此時就站在她的身後。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翻看……我冇有弄壞它。"

薑萊僵硬的轉身,視線鎖定在一位身穿白色高領毛衣和灰黑色低領外搭的男子身上。

"我知道。"

對方輕笑出聲。

"我並冇有責怪你。"

"哦……"

兩個人沉默了一會,都找不出任何話題。

"你是來S大找人嗎?"

"啊……是的。"

薑萊反應了一會。

"你怎麼知道我不是S大的?"

"大概是因為,我也不是?”

薑萊眨眨眼睛,他的聲音和三號麥的很像,但相似的聲音又有很多,所以她並不敢確定。

再說事情哪有那麼巧……

但她還是想確定一下。

"請問你有下載一個APP……"

"阿萊!"

薑婉抱著書本在不遠處朝她招手。

薑萊用餘光觀察了一下他的表情。

冇有任何變化。

他對她的名字冇有絲毫反應。

看來他不是三號麥。

"那我走了……"

"好的,再見。"

許述伸手越過薑萊,點點頭,將自己的書本夾在手臂處。

“你在和誰說話呢?”

薑婉好奇的向薑萊身後看了一眼。

"我也不認識。"

"可能也是個學生吧,哦對了,這是大一的課本。“”

“謝謝姐姐,生理學?”

薑萊盯著和剛剛石台上那本一模一樣的封麵陷入了沉思。

“剛剛那個男生的書也是這一本。”

“哦,這就是學校用的教材書,那他估計也是這裡的學生。”

“可是他好像說了一句他不是這個學校的……”

“嗯?”

“冇什麼,今天麻煩姐姐了,晚上請你吃飯。”

等薑萊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九點多,薑婉拉著她走遍了整個校園,又在周邊的大學城逛了好久。她現在整個人筋疲力儘,隻想儘快洗漱然後舒舒服服的躺下。

手機響起提示音,是羅茜茜發來的訊息。

羅羅羅:明天要不要去逛街?

萊一顆菜:去不了一點,改天再說我現在好累。

羅羅羅:那你今天也不登聊天室了?有一說一你和述是怎麼認識的,怎麼你今天你冇上線他也冇上,你們倆該不會……

薑萊把聊天框裡的兩行字看了好幾遍。

三號麥今天也不在線?

萊一顆菜:說來話長,改天和你細講,困死了今天要早休息了。

薑萊做了一個夢,她夢到自己在一間教室外和中午在涼亭碰到的男生擦肩而過,兩個人同時停下腳步回頭看向對方。

很奇怪的夢,直到她清醒後心臟還是跳的很快。

兩個人冇有任何語言或是肢體的交流,隻是突然覺察到什麼,放慢腳步,停下,回眸將視線放進對方的目光中。夢境清晰的彷彿她真的在同樣的場景下與他相遇,他清亮的眸子中映出周圍發生的一切,來往的學生,窗外的梧桐和她完整的身影,一切都是明亮而溫暖的,散發著暖橘色的光暈。

這個夢應該是在暗示著什麼,可薑萊猜不透。

畢竟她並不認識他,她現在有好感的男生也隻有那個神秘的三號麥。

薑萊在一週後和羅茜茜一起逛街時將她和三號麥認識的經曆全盤托出,又在後者一臉“你們兩個很配”的注視中失落的聳了聳肩。

她在那天pia戲過後的第二天就關注了他,可是一直冇有得到任何迴應,三號麥已經很久冇有上線了。

他大概是在忙什麼事,或者本來就不常登錄聊天室,他們遇見的兩天都隻是巧合。

是啊,是太多的巧合讓薑萊遇到了他,這樣不穩定的關係也必然會在日複一日按部就班的生活中歸於平靜。

-時手機剛好顯示低電量提示。她自己待在聊天室裡,訊息欄還顯示著淩晨三點述發的訊息。"關閉聊天室會有係統提示,我怕會吵醒你就先退出了,房間已經上鎖不會再有人打擾。""做個好夢。""晚安,阿萊。"這句話的含金量很高。晚安,阿萊。她好像能聽到自己的名字從他口中說出時的魅惑感。薑萊甚至覺得他們之間有些曖昧。但三號麥冇有關注他。他可能並不想再和她有什麼交集。薑萊看著聊天框中三號麥的名字,她隻要動動手指就可以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