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傾縱幾江水又聞幾江人 > 初知曉(上)

初知曉(上)

在家時、照看兒孫洗衣做飯,做許多普通老年人都在做的事情。回憶起從前的事情,嘴角傾斜的弧度,透露出來她不平凡的際遇和久遠的回憶。遙遠的記憶已經漸漸模糊,日升月落、烏啼遍野,也隻有靜靜的紫禁城和周圍零散王府大院,記得起這裡發生的一切。故事就從這裡開始。愛新覺羅家族究竟遇到了什麼事情,讓家族從青雲直墜低穀,又是什麼讓他們從貴胄走向平凡?那些橫刀躍馬、鐵血丹心的壯誌人生,那些行走白山黑水之間的人們,那些十...-

這個時期是清乾隆年間,這天皇上興致很高,遠在邊疆部落未費吹灰之力納部投降,數不儘金銀財寶和風姿綽約美人進入宮廷供皇室消遣。

皇上在秀安堂內靜心,銀鈴般聲音,透過窗外細碎斑駁陽光,漸漸飄進沉靜如水的殿閣,打破陣陣遐思。八公主踏著歡快腳步在距離皇上不遠安靜行福禮,聽到一聲:“起”,就像被赦罪,兩步走到皇上身邊,撒著嬌討要賀禮。

今天是八公主14歲,要遠離父母皇上心裡多少有些不捨。看著最鐘愛女兒從小奶團長成亭亭玉立公主,再到終為人婦,心中滋味隻有此刻才能體會。一聲皇阿瑪,拉回飄飛思緒,八公主討要禮物要求在耳畔斷續響起,嘰嘰喳喳像即將展翅翱翔小鳥,要衝出安逸雀籠,飛向自由他鄉。

思緒漸回,皇上問八公主,想要什麼樣賀禮當生辰禮物?

八公主對皇阿瑪說:“內造辦能不能做一個最好是帶銅錘的玉狗,那纔是好的呢。”

是要送給哪個阿哥當禮物?皇上不著痕跡,帶著笑意細細詢問。

皇阿瑪打趣兒臣,隻是想要生辰禮,哪有送出道理?

八公主告訴皇阿瑪,可有看中哪家才俊?

兒臣年紀尚幼,不想太早嫁人,兒臣還想在皇阿瑪和額娘跟前儘長孝呢。

胡說。哪有公主不出嫁,準備當老姑娘嗎?

你們的命運和婚姻,往往是維繫父兄政治權利的籌碼。這些皇阿瑪不說,是因為你之前年幼,說了未必會懂。

如今即將及笄,該為你考量之後道路。你是皇帝女兒,肩上擔著家國天下萬千臣民。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公主們享受著榮華富貴帶給優越、權利,也要接受它帶給無儘孤獨和寂寞。

祖先征戰無數,纔有如今四海昇平、八方來賀□□大國,這些是將士出生入死換來的,也是一批又一批像你一樣走戈壁、入大漠、進草原,融入當地人民、撫平無數怒火和維持邊疆和平,做出貢獻的姐妹們創造出來的。

八公主應當懂得,社稷江山要擔起對人民義務、皇室要對得起人民信任、護衛疆域完整,便是你們的責任。

皇阿瑪兒臣懂了,無論是入草原、嫁勳貴,皇阿瑪裁定。

夕陽餘暉悄無聲息照在秀安堂,斑駁倒影中,皇上覺得八公主彷彿在依稀間長大了。

去春華宮看你額娘,她也想你了。

清淺步伐穿梭在偌大深宮,八公主繼續前行,彷彿時光倒流,熟悉的人和事,紛至遝來,映襯著紅牆琉璃瓦,顯得格外肅穆巍峨。

兒時八公主嚮往著,宮外的煙火人間,阿哥們回宮後,細敘市井小販叫賣聲、普通百姓生活冷暖。在小小心思裡種下深深烙痕。

禦花園美好景色令人留戀,在這裡與其他公主追逐打鬨,好似發生在昨天,從晨曦微露到繁星點點,長長廊道還能聽見翻閱詩詞歌賦。

熱鬨的賞菊宴會,在這裡,留下兒時昌平所有的回憶和美好的快樂。

及笄禮之後,能再回來日子怕是會很少。走出禦花園,就到額娘寢宮。靜悄悄殿裡,茶香嫋嫋香鼎裡餘灰,散發出獨特香味。

靜靜坐在榻上,銀色針線在額娘手下來回穿梭。細密針線,勾勒出栩栩如生的圖案。站在殿外,未忍輕易踏足,生怕驚擾這份恬美。春華宮侍女繡竹,在殿外看到八公主,殷勤迎候,驚動正在做繡活馨德妃。

兒臣給額娘請安,久未見到,不知身體可好?

額娘好,有八公主惦記著一切都好,起來吧。從哪裡過來,怎麼站在殿外?

八公主挽著手,慢慢扶額娘坐下,方纔細細迴應。馨德妃年齡未滿30,宮闈生活,不曾在臉上刻下歲月痕跡。她於乾隆二年入宮,滿洲正黃旗,阿瑪是正黃旗佐領德柱。入宮先封貴人,後因生子而封馨妃。誰料第三年,開春一場暴病奪走頭生子。

母子連心,更何況是看著親生幼兒,眼睜睜在懷裡嚥氣,這讓做額孃的怎能不痛徹肝扉。

皇上為寬慰痛失愛子,也為了讓孩子好好安息。封馨妃為馨德妃。因為失去愛子,馨德妃體力和精力損耗嚴重,認真調理很長時間才逐漸恢複如常。

兩年後初夏時節,迎著滿苑荷香,八公主呱呱墜地。幼年八公主,深得皇上喜愛,琴棋書畫、詩詞歌賦、經史子集亦是無不涉獵。

這是皇上新賞雲山飛霧,公主嚐嚐。繡竹把新作的紫薯糕,也備些拿上來,八公主愛吃。

額娘,都多大還這樣慣著兒臣,可怎麼得了?多大孩子,在父母眼裡都是小孩子,額娘想著多慣幾刻,等公主出嫁,難得進宮,怕是冇有福分再慣著。

不知皇上與八公主說了些什麼?八公主這麼著急來找額娘。

明年及笄禮,皇阿瑪想讓兒臣出嫁,這是好事,皇上思慮必定周全。

還有緊要事,兒臣多言嘮叨,額娘莫要見怪,千萬要記住。

聯姻滿蒙、維護相互之間關係,是國策也是皇上最為重視之事。對此一些言論,額娘莫要輕易打聽、評論,以免惹禍上身不好收場。隻要在宮闈,有皇上恩寵在,便能平平安安度過,這點額娘可是聽清楚?

奴才鵲合給馨主兒、八公主請安,奉皇上諭,請馨主兒移駕秀安堂。

既然皇阿瑪旨意,額娘便過去。繡竹去回總管,收拾妥當便見駕,勞總管先行不必迎候。

繡蘭侍奉額娘去秀安堂,有什麼信兒及時回覆。

冬桂去景仁宮找《資治通鑒》、《樂府詩》、《飲水詞》、《元曲》、《宋詞》,紅兒陪本宮逛逛園子。

禦花園剛剛入夏,花卉零落,帶著春末萎靡,纔是初夏時節,花兒冇有開齊整,奴婢看著,天氣也是有些暗沉,怕是要下雨,不如早些回宮,再晚道兒想是不太好走。

看著天色是不太好,冇有什麼可逛,便也回去罷了。夏錦宮離皇阿瑪秀安堂不算太遠,隔著紅牆琉璃瓦,遙遙相望,彷彿近在咫尺。剛入寢殿,嘩啦啦雨絲就像商量好一般傾瀉而下,朦朧視野、侵擾思緒。

進入初夏時節,霧氣還是有些大,站在這裡公主也應該披件衣服,著涼了,主兒和嬤嬤該唸叨。

霧雨未留痕,遠歸儘埃塵。

公主才學向來很高,隻是這句像是冇有續完。不知何意?有感而發而已,哪有什麼意境可言。

繡蘭冇有從秀安堂回來?

已經回來,等公主吩咐。叫她進來,在這裡回話。

繡蘭如實回答,鵲合總管有說些什麼?

回公主。總管說:“皇上傳馨主兒是為商量明年及笄禮、遴選額駙事宜。”

事辦得不錯,下去吧。

奴婢看這雨一時半刻難停,不妨去小廚房拿些茶點,擺在迴廊,公主邊賞雨、邊用些點心。

恍若未聞解冰語,紛揚嫩綠探枝頭。

從小在這裡長大,離開後還能再輕易的踏足嗎?

-。於是白山黑水走出的女真後裔,取得了勝利走進了曆史的舞台,走向了紫禁城那座金光耀眼的寶座。一個王朝覆滅另一個王朝興起,在中國大地上,這樣的事情循環往複了多少年依舊經久不衰。這是中國最後王朝,冇有人知道它會存在多少年、傳承多少代。它的政績、統治者和宮殿裡的四季更迭,會演繹出多少的愛恨情仇和紅顏往事。我們循著線索走近他們故事,聽他們敘說曾經的曆史。這個故事很長,從乾隆中期直到民國初年,這個故事也很短,...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