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屈作一夢 > 惜時一生

惜時一生

?藍翔?”屈雨禮發了一條訊息,開始問候每一個人。群中人見屈雨禮發了訊息,立馬露頭11呀呀呀,群主回來了呀!”“群主你不懂,藍翔可是彆人承夢的地方,你不懂,你看藍翔這個挖掘機多乾淨,你看這地邊好多金黃色的泥土,這有多少人喜歡藍翔啊!”屈雨禮,你聽後沉默了,心中翻了無數個白眼,“哼……你還藍翔承夢,怕不是讀了藍翔之後稱稱你的夢有多少斤吧?”屈雨禮不想再看群聊的訊息了,它熄滅了手機螢幕,看著窗外的雨,桃...-

“嘶……我的天呐,又下雨了,無語了……” 一名男子從滿是雨水與垃圾的地方坐了起來,看了眼天空中下起了雨,然後看了眼自己,四周歎息道“唉,真的倒黴死了,為什麼在這裡摔倒了呀,也冇辦法了,就隻能自認倒黴了。”然後男子走出了這個“皇族貴地”那個男子一走地麵便裂開……了一道縫。

這並不是哪個主角的登場,而是那名早已離開的男子做的……一些小麻煩,那名離開的男子想了想,轉了轉眼珠,然後陰暗的笑了笑,對著天空又笑了笑,做了一個鬼臉,輕聲道“略略略略略略略,你能拿我誰呀?你能怎麼做?我可是屈雨禮!屈家大少!”

就在他一說完天空一下子變了臉從雨天變成了晴天,但這個天空老爺似有些脾氣,便在屈雨禮剛纔在的“皇族貴地”上射下了一道驚雷,這屬實有些不合常理,但是這一幕並冇有讓那名清瘦的男子看見,畢竟他都走了好好久了,至少在幾百米開外了。

“哎呀呀…………這個小傢夥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呀,這麼明顯的內涵,我不要命呐,但是……誰他媽允許你在這個小傢夥待過的地方劈一道雷的,誰給你的膽子?”一名貌比潘安貌比天神的男子對著一名跪在地上的中年男子冷漠的說道。

中年男子看著自己的上司,顫抖著聲音大著膽子道“大人,他是在侮辱我們這些至高無上的神鳥,我隻不過是小小的施以懲戒而已,而且他也冇有受傷呀,所以我懇請大人不要懲罰我。”那名男子,聽後看了眼中年男子,然後笑了“搞笑,難道說你要等他受傷之後才能領罰嗎?不可能的,30天懲戒自己去領,不要讓我親自去找你。”

屈雨禮回到家中的時候,發現家中的花瓶和古董碎了一地,他歎了口氣,來到自己父親的書房前,“喂!你為什麼又要離家出走啊?那個精神小妹真有這麼有魅力嗎?趕快給我回來,不然的話,我把你所有的銀行卡都給停了!”然後就是一個通過機器傳來的男聲。

“爸…………你根本就不懂她,我告訴你,她對我可好了”一名男子略帶稚氣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你你你你是要把我氣出心臟病才滿意嗎?你才14歲啊,為什麼要早戀啊?”屈雨禮的父親無能狂怒,電話對麵沉默了一下,然後又道。

“爸,我知道你對我最好了,你就病幾個月就行了,我再過三個月就回來了,相信我”然後電話就被掛斷了。

“唉……又在吵架了……怪無語的呀……”屈雨禮歎息了一聲,然後屈雨禮的父親屈一航從書房中怒氣沖沖的走了出來。

屈一航冇有看見屈雨禮站在自己的書房門口,而是直接衝到了樓底下,對著樓底下的保安道,“全部人全力搜查二少爺!”屈一航已說完,所有的保安一下子全都跑了出去。了一下,又倒在沙發上,開始大吼大叫,“啊!啊!啊!啊!啊,這個不孝子在家裡啃老不行嗎?為什麼要離家出走啊?是我太“慣著他了是吧?啊?”

屈雨能聽後道,父親你真的不要太離譜了,弟弟都跑了三天了,你才發現纔去找他,有什麼找頭?”

“不孝子,你懂個屁啊,給他三天時間是是是……是為了讓他自己回來,給他後悔的機會!”屈一航斜撇了眼自己的大兒子,捂著胸口歎息道。

屈雨禮聽後無奈道“你到底有什麼好裝的呀,我又不是瞎子,又不是看不出來你在演。”然後屈雨禮停頓了一下,又對著他的爸爸說道。

“爹,我想問一下哈,我那個初中的事情準備好了冇有?”屈雨禮,對著屈一航說“額,那個啥,你有和我說過你要上高中這件事情嗎?”一句話之後,兩兩無言。

屈雨禮看著自家的爸爸,歎了口氣,伸出拳頭,放在屈一航的麵前,笑嗬嗬的說道“嗬嗬嗬嗬,我現在是初三下期了,現在在給你一個月的時間纔不選一個好高中,讓我讀的話,以後你二兒子繼承公司,可就冇有人幫他了。”

屈一航聽著自家兒子說的話,摸摸下巴,不假思索的說道“那你就去讀心寒高中吧,那挺好的”去與你點點頭,想想覺得這樣子太冷漠了,求人辦事也太不近人情了,便勉強扯出了一個微笑。

“你你你你你彆介笑,怪嚇人的。”區域你聽得無奈,自己就隻不過是覺得父子倆的關係不能太僵了,才這樣笑的,這下子他的爸爸反倒說他是滲人了,這不糟蹋彆人的每日好心情嗎?

屈雨禮雙手插進口袋中,頭髮一甩,便離開了這個晦氣的客廳。

“嗯,讓我看一下,我已經報了的高中有哪些……哇哦……希星羽高中呀。”屈雨禮打開了自己的電腦,自顧自的說道。

去域裡退出了網頁,打開了微信,發現黑頁中有幾個好友給他發了一條訊息“大佬大佬,我有一條大學的訊息,要不你就讀這個大學吧,又有時間玩”屈雨禮看了一眼大學的介紹後黑了臉。

“你們……是不是有點大病呀?藍翔?”屈雨禮發了一條訊息,開始問候每一個人。

群中人見屈雨禮發了訊息,立馬露頭11呀呀呀,群主回來了呀!”“群主你不懂,藍翔可是彆人承夢的地方,你不懂,你看藍翔這個挖掘機多乾淨,你看這地邊好多金黃色的泥土,這有多少人喜歡藍翔啊!”

屈雨禮,你聽後沉默了,心中翻了無數個白眼,“哼……你還藍翔承夢,怕不是讀了藍翔之後稱稱你的夢有多少斤吧?”

屈雨禮不想再看群聊的訊息了,它熄滅了手機螢幕,看著窗外的雨,桃花的粉紅片被淋得淒慘,桃葉凹進去的地方盛滿春水。

男子看著這景象冇來由的就想出去,就彷彿有人在吸引他出去一樣“嘖……媽……世上隻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根草,冇媽的孩子是根寶。”屈雨禮剛想要脫口而出的話,一下子憋了回去,反而唱了一首翻唱彆人的世上,隻有媽媽好。“嘖……為什麼就跑出來了?”屈雨禮嘖了一聲,吐槽自己,屈雨禮又不由自主的走進了一家KTV。

屈雨禮走進了一家KTV的021號包廂,他走進去包廂的時候發現裡麵有大群人,分彆是自己的弟弟,自己弟弟的新女友,自己弟弟的七八個狐朋狗友,還有一個……“小乞丐。

“呃…………哥,你來找我乾嘛?我不是和爸說了嗎?過三個月我就回去了”屈旋之看著屈雨禮的臉色,小心翼翼的開口。“哦,冇啥事,你們玩你們的,我把這個人帶走了哈”屈雨禮看著那個小乞丐對著自己弟弟,自己弟弟的新女友,自己弟弟的七八個狐朋狗友道。

屈旋之聽後,趕忙阻止“哥!哥!這真的不行啊,這個人隻是衣服有點破,他其實是……”“哦,那啥,我先走了,不用送。”屈雨禮冇等屈旋之說完話,直接拉著那個人就走了。

“喂,你現在多少歲了?叫啥子名字?”群裡問那個“小乞丐”

“我我……我叫潯遲溫,今年17歲了潯遲溫對著屈雨禮道。

“哦……原來你叫潯……”屈雨禮還冇說完話就發現了事情的嚴重性,一下子停住了腳步“你姓潯?”屈雨禮對潯遲溫發出疑問。“啊?……嗯……對呀。”潯遲溫,先是疑惑,再是點頭髮出肯定的回答。

此時屈雨禮可謂是進退兩難,不知道該不該把他帶回家,也就在這個時候潯遲溫拉起了屈雨禮的手撒嬌“小少爺,你可不可以把我帶回家呀?求求你啦。”

-這裡摔倒了呀,也冇辦法了,就隻能自認倒黴了。”然後男子走出了這個“皇族貴地”那個男子一走地麵便裂開……了一道縫。這並不是哪個主角的登場,而是那名早已離開的男子做的……一些小麻煩,那名離開的男子想了想,轉了轉眼珠,然後陰暗的笑了笑,對著天空又笑了笑,做了一個鬼臉,輕聲道“略略略略略略略,你能拿我誰呀?你能怎麼做?我可是屈雨禮!屈家大少!”就在他一說完天空一下子變了臉從雨天變成了晴天,但這個天空老爺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