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全能製作 > 隱退風波(1)

隱退風波(1)

牌代言,可以說是當之無愧的超級頂流。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在娛樂圈這個魚龍混雜的圈子裡麵,他很幸運地冇有遭遇過什麼不公平和潛規則,也冇有經曆過什麼重大挫折,而這一切都歸功於他出道即巔峰的光榮過去。十八歲憑藉出道曲《鳶尾搖曳的夏天》一炮而紅,憑藉優質的外貌條件和天才的創作實力,快速收穫了大批粉絲,積攢了超高人氣。此後林予安在圈內的每一步都走得順風順水,幾乎每年都能創作出橫掃各大音樂節的超高質量單曲,每兩...-

5月5日,五一黃金週假期的最後一天,農曆四月二十七,立夏,黃曆上寫著:諸事不宜。

但向來不信邪且骨子裡暗藏叛逆因子的林予安卻覺得這是個黃道吉日,專門選定了這一天大張旗鼓地召開釋出會,決定宣佈自己和耀星傳媒十年合約到期不再續約,以及決定隱退幕後的重磅訊息。

釋出會的幾天前,經紀人周亦尋就已經通過官博放出訊息,並將釋出會的時間定在這一天上午十一點,而且向各方媒體發出了邀請,歡迎大家前來“共襄盛會”。

作為目前圈內炙手可熱的頂流男星,林予安無論是公眾影響力還是行業地位都可謂是絕對的“TOP”級彆,不僅擁有無數粉絲的追捧和品牌商的青睞,還手握三大頂奢品牌代言,可以說是當之無愧的超級頂流。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在娛樂圈這個魚龍混雜的圈子裡麵,他很幸運地冇有遭遇過什麼不公平和潛規則,也冇有經曆過什麼重大挫折,而這一切都歸功於他出道即巔峰的光榮過去。

十八歲憑藉出道曲《鳶尾搖曳的夏天》一炮而紅,憑藉優質的外貌條件和天才的創作實力,快速收穫了大批粉絲,積攢了超高人氣。此後林予安在圈內的每一步都走得順風順水,幾乎每年都能創作出橫掃各大音樂節的超高質量單曲,每兩年推出一張集大成之作並廣受好評的音樂專輯。

所以在外界看來,他似乎從來冇有靈感枯竭的時候。當然,他自己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那些呈現在公眾麵前的作品,都是他私下耗費大量精力創作出來的,他也從來不認為自己的天才,隻是覺得自己比彆人更努力罷了。

因為他的高產量,剛走紅那兩年也被懷疑過是槍手創作,但曾在一個音樂綜藝節目中幾乎不作任何準備就現場創作出不同風格的幾段旋律後,這種質疑便不攻而破了。

出道十年,他早已將國內各大音樂獎項拿了個遍,就連藍星這樣的國際音樂獎項亦有所攬獲。

除了在音樂上的成就,林予安還涉足影視多棲發展,雖然主演的作品不多,但曾經跨足電影界主演的第一部作品就在當年拿到了最佳電影、最佳編劇、最佳新人、最佳影視原聲配樂等多個獎項,因此一度被業界稱作百年難遇的天賦型演員。

不過,令人感到遺憾的是——作為歌手出道的林予安,比起在電影裡麵按照劇本演繹彆人的人生,他還是更喜歡拿著話筒做自己聲音的掌控者。

所以這十年來,他主演的電影統共就兩部,而且還是出道不久時聽從公司安排接的戲。後來隨著人氣的飛昇,在圈內站穩了腳步,也在公司有了主導權後,他就隻是偶爾會因為人情世故去客串一些影視作品,或者為那些影視作品創作一些主題曲、原聲配樂。

他喜歡沉浸在音樂中,因為那是他的舒適區,也是彆人所認為的——他的統治區。

這樣一位頂流巨星突然間要隱退幕後,必然引起軒然大波,且不可避免會勾起無數人的好奇心,所以各大媒體記者在得知這個訊息後,當天一大早就等候在了釋出會的會場外麵。

其實早在幾個月前,關於林予安與耀星傳媒合約到期後有意跳槽新東家的訊息就不脛而走,雖然當時坊間傳言也不過是捕風捉影,但各大娛樂公司還是免不了蠢蠢欲動,皆想在林予安與耀星傳媒合約到期後拋出橄欖枝,但卻冇想到,冇有等到林予安簽約新東家的訊息,就傳出了他要隱退幕後的驚天巨雷。

這樣一個重磅炸彈一經砸下,很容易就會讓人覺得這其中暗含貓膩。

至於這個貓膩是什麼,侯在會場外麵的記者們早就已經七嘴八舌地討論了好一陣兒。

在他們的竊竊私語中,有說他這次不再續約是因為功成名就後就忘恩負義將耀星傳媒一腳踢開的,也有說他是因為耀星傳媒的內部矛盾被掃地出門的,亦有說他已經遭遇創作瓶頸無法再創作出任何作品的……甚至還有說他罹患不明疾病導致無法在站在舞台上唱歌的……五花八門的猜測在會場外麵的記者們之間傳播著,卻無人敢妄下定論。

誰也不能在林予安未作出準確回答前就胡亂編寫一通,畢竟因為誹謗造謠在林予安這裡栽跟頭的記者不少,為了自己的飯碗,他們隻能選擇尊重事實。

十一點,會場的大門準時打開,見狀,各大媒體的記者登時魚貫而入。

會場內,當事人林予安早已坐在了發言席上,隻是和平日那個總是光鮮亮麗妝發完備的他比起來,今天的他顯得尤為的隨意,不僅冇有任何造型,甚至連頭髮都冇抓一下。儘管如此,他毋庸置疑的絕佳外貌也未因此大打折扣,反而因為未著任何妝容,襯得他那張原生臉越發清晰俊逸。

精緻的輪廓、深邃的眉眼、挺直的鼻梁、分明的唇線……一切都宛若上帝的精心雕琢。這樣一張俊美非凡的臉,無論在哪兒,都勢必會成為所有人的焦點,吸引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但成為焦點從來都不是林予安的追求,他已經受夠了無時無刻如同被監視的生活,並對無時無刻都需要維持形象的日子感到厭煩了。

林予安麵色沉穩,從容不迫,而經紀人周亦尋則站在台側,神色肅然。

看著蜂擁而來的各大媒體記者們,林予安嘴角微不可察地勾起了一個小小的弧度,那是他自信的表現,也是他不屑於顧的釋然。

這麼多年,他已經習慣了這種場合,並能遊刃有餘地應對這些記者們接下來的各種刁鑽問題。他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無論是什麼樣刁鑽的問題,他都能完美應下。

記者們一個勁兒往台上擠去,一名男記者快速搶占先機,將話筒伸到了林予安的麵前:“林予安先生,請問您做出隱退幕後的決定,是否和近段時間傳出的耀星傳媒內部矛盾激化有關?關於公司內部的矛盾,您是怎樣的看法呢?您是否也參與過公司的派係之爭?”

娛樂記者的問題從來都是這樣單刀直入,幾乎不給任何藝人留後路,這樣直白且充滿陷阱的提問實在讓人不爽,但對在娛樂圈待了十年的林予安而言,這些不過就是小兒科罷了。

林予安神色從容,不以為意地笑道:“我的隱退與任何事情無關,僅僅隻是因為我的合約到期了。至於你說的那些什麼內部矛盾,對不起,我從不參與所以也並不清楚。”

這個答案似乎並冇有讓這位男記者滿意,他不死心追問道:“那關於您與耀星傳媒當家花旦黃思涵不合的傳聞,您有什麼想澄清的嗎?”

林予安笑了笑:“我與黃思涵小姐是一個公司藝人,大家都是朋友,不存在不和這樣的事情。”

男記者繼續問道:“那傳言你們之間表麵不合,實則私下在交往的緋聞,您又作何解釋了?”

林予安始終保持著微笑:“子虛烏有的事情,我能怎麼解釋呢?”

“那——”男記者仍有疑問,但還冇來得及說出口,就被林予安打斷了:“不好意思……”

男記者的話斷在了嘴邊,林予安則繼續道:“今天是我的隱退釋出會,可不是什麼澄清大會,我想我也冇必要再跟你做這些多餘的解釋,如果是和隱退無關的事情,我應該也冇必要回答你吧,所以,不要用公眾知情權來當冠冕堂皇的藉口,意圖從我這裡聽到脫離主題的任何資訊。”

比起被記者牽著鼻子走,林予安更擅長自己操控這種你問我答環節的節奏。

那名男記者被懟得麵色尷尬,就在這個空隙,另一名女記者立馬乘機而入:“那麼林予安先生,請問您隱退後有何打算呢?”

這個問題倒是和主題相關,所以林予安自然冇有為難這個女記者,而是一改剛剛的態度,認真回答道:“暫時還冇想好,不過以後應該會做和音樂有關的工作。”

女記者問:“那麼還會繼續創作音樂嗎?”

林予安點了點頭:“這是當然的,畢竟那是我所熱愛的事情。”

女記者繼續問道:“那有想過做一些不同的工作嗎?譬如說跨界之類的,如果有,您又想做什麼呢?”

聞言,林予安愣了一下。

這個問題倒是有些難回答,因為他還真的冇有認真考慮過這件事情。

他在做出隱退幕後這個決定時,滿腦子想的是釋出會後,他要先去隨便找個風景秀美氣候宜人遠離城市的地方旅遊放鬆一下,至於後麵如何,他暫時並冇有一個明確的計劃。

“林予安先生?”見他久久未作迴應,提問的女記者催促了一下,“您的回答是?”

林予安回過神來,從容淡定道:“這個問題,請容許我暫時保密。”

女記者:“……”

不過他都這樣說了,這位女記者也就很識趣地冇有繼續追問下去,退下後,又有一個男記者準備見縫插針擠到前麵去,隻是話筒剛遞過去,林予安就搶先開了口:

“好了,無關的閒聊到此為止!非常感謝大家今天百忙之中到場來見證我藝人生涯的光榮落幕,但是一個一個回答你們的問題實在需要太長時間了,所以我就在此鄭重宣佈一下,也順便解答各位關心的一些問題吧!”

他突然坐直了些,眼神深邃,語氣卻無比鄭重:“我,林予安,與耀星傳媒十年合約已經結束,未來我不會再簽約任何娛樂公司,應該也不會再頻繁出現在各位的鏡頭中和各大平台的頭條了,我打算退居幕後,至於要做什麼,暫時還冇想好,但不會再以一個藝人的身份出現了……希望不久的將來,你們提起我的不再是什麼當紅男星這樣的形容了。最後,再次感謝大家今日的到來!”

林予安一字不頓地說完這些後,放下擱在鋪著絲綢質感的桌布上的手,緩慢站了起來,目光掃過擁擠的記者人群,如釋重負一般朝著這些年來他疲於周旋的人們深深地鞠了一躬。

這一舉動,讓在場所有媒體記者都不約而同愣了一瞬,但隨即他們便又在職業病的驅使下,對著幾乎彎腰成九十度的林予安一通拍攝。

閃光燈閃得人眼睛幾乎都睜不開,這時候,經紀人周亦尋瞄準時機從台側走了上來,護住林予安阻止著那些“長槍短跑”:“好了,今天的釋出會就到此為止,林予安先生從現在起已經不在是藝人了,以後請大家不要打擾他的私人生活了,大家也都累了吧,回去該寫報道的寫報道,該休息的休息,不要再——”

他一邊說著,一邊攬著林予安的肩膀,將他護在自己的懷裡往台下走去,但這些媒體記者卻緊跟著擁了過去,一時之間現場變得有些混亂,安保人員的阻攔也似乎冇有起到什麼作用。

場麵變得有些不可控起來,周亦尋和林予安被圍在中間幾乎寸步難行,隻能一點一點往前挪動著。

“麻煩讓一下!讓一下啊……”周亦尋拚命護住林予安,雖然已經很客氣地冇有與記者們發生肢體接觸,語氣也儘量保持著該有的分寸,但他的聲音還是不出意外淹冇在那些追根究底的嘈雜聲中。

“林予安先生,請等一下,可以回答一下我這個問題嗎?”

“聽聞您和耀星傳媒資本方的關係不明,這件事情是真的嗎?”

“還有關於此前傳聞您是同性戀……您可以解釋一下嗎?”

“請等一下,麻煩正麵回答一個可以嗎?”

“林予安先生……公眾有知情權,請您……”

“林先生……”

“……”

這些年來圍繞著林予安的那些在外界看來是謎團的事情,好像在記者們看來,錯過了今天就再也無法得到答案了一樣,所以一股腦都在現場不管不顧說了出來,絲毫不顧及當事人的心情。

記者們的糾纏常常讓人連氣都喘不過來,如同掉入湖中的漁網,被完全包裹住後,就算奮力掙脫也無濟於事,然後湖水從四麵八方彙聚而來,灌入肺部,讓人呼吸困難。

“這些問題,林予安先生已經冇有回答你們的必要了,請不要——”周亦尋努力想要勸阻這些煩人的記者,但實在是“人微言輕”,那些記者根本就不管他在說什麼,一個勁兒追著林予安擁了過去。

“請不要跟過來了……”周亦尋伸出一隻手撥開那些伸過來的鏡頭和收音設備,頗為無奈,“麻煩讓開一下——”

“林予安先生,請等——”

“你們,還真是有夠煩人的啊……”突然,一隻手掌從混亂的人群中伸了出來,握住不知是誰遞過去的話筒,一瞬之間,擁擠著的記者突然停下了腳步。

在這個舉動後,林予安冰冷的聲音再次突兀地響了起來:“對著一個普通人長槍短炮的,是想我以侵犯肖像權把你們都統統起訴一遍嗎?”

此話一出,會場內頓時鴉雀無聲:“……”

空氣似乎在那一刻凝結,氣氛也突然變得緊張起來。

林予安和周亦尋仍舊置身在記者們的圍堵中,但因為林予安那話,雙方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僵持狀態。

不知過了多久,林予安輕輕推開周亦尋的手,從他的懷裡脫身出來,抬眸冷眼看著蜂擁舉來的鏡頭和收音設備,不羈笑著,但那雙眼睛裡麵卻一點溫度也冇有,他唇角微微勾起,神色沉鬱:“老實說,其實我想那樣做很久了,以前礙於輿論壓力放你們一馬,但現在我已經不再是需要維持良好形象的藝人了,可冇有那種顧慮,所以你們要是再跟過來糾纏不休的話,我有的是時間跟你們對簿公堂……不過作為記者的你們,應該耗不起吧?畢竟還要靠這份工作維持生活不是嗎?”

話音落下,如同死一般的靜謐縈繞在整個會場,空氣中彷彿傳出凜冽寒風呼嘯而過的聲響。

“這……”片刻後,一名記者下意識就犯了難嘀咕了起來,但卻不敢大聲開口,手裡的設備也緩慢放了下去,緊接著,不少人也跟著放下了手中的相機和話筒。

但即使這種情況,也依然有不在乎被起訴的人存在,隻是在那個話筒遞過來的時候,林予安一個淩厲的眼神快速掃了過去:“你還想跟過來嗎?”

林予安眼神冷厲,一改先前的彬彬有禮,目光如炬地盯著那個記者。

在大眾眼裡,林予安是一個待人接物禮貌有度的良好公眾形象,既冇有爆出過抽菸酗酒吸//毒流連夜店的負麵,也冇有爆出過與人起紛爭的流言,就連確切的戀愛證據都冇有爆出來過,可以說,他是一個潔身自好且非常珍惜自己羽毛的優質藝人。

所以當這樣冰冷凶戾的眼神從他的眼裡露出來時,在場所有人都難以置信地愣在了那裡。

在長達數秒的安靜和對峙下,林予安漠然開口:“既然如此,麻煩各位彆擋住我離開這裡的路。”

林予安說完,無人敢再繼續跟去,而他淡定轉身,朝著出口大步走了出去。

“各位,請留步吧!”周亦尋這才鬆了一口氣,雙手合十對著記者們表達著歉意,然後轉身跟了上去。

-的頭條了,我打算退居幕後,至於要做什麼,暫時還冇想好,但不會再以一個藝人的身份出現了……希望不久的將來,你們提起我的不再是什麼當紅男星這樣的形容了。最後,再次感謝大家今日的到來!”林予安一字不頓地說完這些後,放下擱在鋪著絲綢質感的桌布上的手,緩慢站了起來,目光掃過擁擠的記者人群,如釋重負一般朝著這些年來他疲於周旋的人們深深地鞠了一躬。這一舉動,讓在場所有媒體記者都不約而同愣了一瞬,但隨即他們便又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