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人魚師妹要逆襲 > 1

1

冇了氣息。雲枝眼睛微顫,心如刀絞,一邊拍打牆一邊哭喊:“母皇!”蒼嵐王後一死,掩蓋著雲枝的靈牆很快變得虛弱,黑衣人一下子就察覺到。他側目看向無人卻氣息強烈的一處,他嘴角微勾。黑衣人聚攏魔氣,抬起手對著空氣狠狠收攏掌心。雲枝被那股魔氣掐住脖子,她雙手拉住想要扯開,但是徒勞無益。她的雙腳慢慢離地懸空,直到被那股魔氣拉出,整個人被帶到了黑衣人麵前,她艱難的想要呼吸,發現很難發出聲音,彷彿快要窒息。黑衣人...-

1.

滄海雲霄,海浪翻湧。

平靜的藍色海麵上海風呼嘯,似有人拍打著海浪,海水沖刷。

原本海藍的天空忽而灰暗,彷彿一層烏雲將天空掩蓋,遮住天光。

宏大的大海下,魚群混亂,四下逃散,黑色的魔障蔓延大海,濁氣飄揚,狼籍不堪。

隨著一股巨大的靈力波動震開,形成一個巨大光環震顫,海水如轟雷翻湧。

水下宮殿內,人魚群眾死傷慘重,倒地哀嚎。

女人手持權杖,被魔氣擊退,單膝跪地,口中吐出一口血,喘著氣息。

“母皇!”伴隨少女一聲恐懼驚叫。

女人握緊權杖,低喝道:“彆過來!”

少女倒在地上,正欲站起身,就被女人低喝的聲音停住。

女人抬起眸子,怒目圓睜盯著站到地麵的黑衣人。

黑衣人隻露出下半張臉,整個身子幾乎掩藏在黑衣之下,冇人看得清長相。

他走近女人幾步,露出的下半張臉嘴唇輕輕一勾。

“蒼嵐王後,你若識相點把水靈珠交出來,又豈會落得如今局麵?”

“你休想!”女人冷笑一聲,眼睛瞪著他,“我族今日落得如此下場,乃我族之劫數,今日即便是死,也絕不會將水靈珠交於爾等手中!”

黑衣人咬著牙氣的冷笑:“好啊,那你們今天就給我去死!”

黑衣人抬手聚起魔氣發出攻擊,女人將權杖置於地麵,握緊棍身輕輕轉動,一個圓形的防護罩升出,抵擋住攻擊。

防護罩的靈力與魔氣相撞,以同等力量撞的破碎。

靈力猶如煙火炸開,周邊建築坍塌,灰塵瀰漫周圍,遮蓋視野。

趁著黑衣人被攔截的片刻,蒼嵐王後帶著雲枝離開此地。

黑衣人重獲視野,眼前的活人早已消失不見,隻剩滿地的屍體。

他氣的咬牙切齒,怒道:“都給我去追!她們受了傷,鐵定跑不遠!”

“是!”

蒼嵐王後早已知道滄瀾一族此劫難過,也並冇有打算逃,而是找到一處敵人冇那麼快發現的地方。

雲枝握住女人的手,聲音都在顫抖:“母皇,我們去岸上吧,人間或許會有人能幫我們!”

“來不及了。”

雲枝麵露難色,疑惑道:“母皇,您這是……什麼意思?”

“岸上都是魔域的人,他們不奪得水靈珠誓不罷休!”女人看著雲枝,聲音柔和幾分,“枝枝,母皇對不起你,也對不起整個滄瀾族。”

雲枝搖搖頭,也不知為何,她感到心裡酸澀,眼眶濕潤,道:“不是的……母皇……”

蒼嵐王後張開手,喚出水靈珠,將它化作一條水珠項鍊掛到雲枝脖子上。

隨後,她看著女兒嬌俏的臉,含淚笑道:“枝枝,水靈珠乃陰陽兩分,陰氣可毀天滅地,成為歹人的摧毀工具。而陽氣則是天地正氣,是至情至性之物。”

她輕輕摸了摸女兒的臉,繼續說道:“你要守護水靈珠,找到那個能與你一起激發水靈珠正氣之人。”

雲枝滿臉不解,“母皇……你在說什麼啊……”

“她們應該就在附近,跑不遠的!都給我找!”

黑衣人很快就會發現她們在這裡,蒼嵐王後來不及多說,手動結印,施法掩蓋此地的氣息,而後退開幾步,笑著最後看了雲枝一眼。

雲枝睜著眼,抬手拍打著被靈力豎起的透明防護牆,急切的哭喊著:“母皇!母皇你乾什麼!放我出去!我不行!我保護不了水靈珠!”

“枝枝,”蒼嵐王後聲音輕柔的哄道,“不要怕,水靈珠的守護靈會幫助你的。”

“記住,不要回到滄瀾,去禦靈宗找玄衡仙尊,好好活著。”

雲枝根本不聽,一下又一下的拍打著牆。

蒼嵐王後迫使自己強硬的看著,她眼角滑落一滴淚,隨後轉身離去,任由雲枝在身後哭喊。

黑衣人在周圍尋找著她們的氣息,蒼嵐王後出現在他身後,喊道:“你們不是要水靈珠嗎!有本事就來拿!”

黑衣人不屑的扯了下嘴角,輕笑道:“蒼嵐王後,你知道挑釁本座的後果嗎?”

蒼嵐王後冇接話,而是抬手施法,展開靈力波動,耗儘所有靈力準備與之一戰。

“竟然你這麼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說完,兩個人展開了激烈一戰,此戰下來,黑衣人占於上風,蒼嵐王後很快重傷吐血。

身後被掩蓋的雲枝看到這一幕,眼睛充血,雙眼瞪大的大喊:“母皇!”

可這邊的人冇有人聽見她的聲音,任由她怎麼喊都無濟於事。

黑衣人手中聚起魔氣,抬手毫不留情朝著蒼嵐王後打出一擊。

蒼嵐王後虛弱的身子被魔氣擊中,根本承受不住,她雙眼瞪大,一口血吐了出來,倒地冇了氣息。

雲枝眼睛微顫,心如刀絞,一邊拍打牆一邊哭喊:“母皇!”

蒼嵐王後一死,掩蓋著雲枝的靈牆很快變得虛弱,黑衣人一下子就察覺到。

他側目看向無人卻氣息強烈的一處,他嘴角微勾。

黑衣人聚攏魔氣,抬起手對著空氣狠狠收攏掌心。

雲枝被那股魔氣掐住脖子,她雙手拉住想要扯開,但是徒勞無益。

她的雙腳慢慢離地懸空,直到被那股魔氣拉出,整個人被帶到了黑衣人麵前,她艱難的想要呼吸,發現很難發出聲音,彷彿快要窒息。

黑衣人盯著她,勾著嘴角,笑道:“滄瀾公主,你若不把水靈珠交出來,你的下場就會和你母皇一樣。”

雲枝怒瞪著他,艱難的啟唇:“有本事你就殺了我!”

“你以為我不敢嗎?!”黑衣人怒道。

雲枝苦笑,麵色蒼白痛苦,說話的氣息艱難不已:“我死了,你這輩子都彆想知道水靈珠在哪!”

黑衣人看著她,沉吟片刻,忽然笑出聲:“好啊,那我就留你一條命,讓你多活幾天也未嘗不可。”

黑衣人鬆開手,雲枝滑落到地上,扶著脖子不停的咳嗽,大口呼吸喘氣,像一個快要溺死的人重獲新生。

黑衣人帶著手下轉身離開。

雲枝從地上站起來,她緩過神,看了一眼狼藉的海下,心裡感到難受。

雲枝什麼話都冇說,卻想起母親臨終前叮囑過的,她含著淚轉身,雙腳化作魚尾向岸上遊去。

*

三月,百花爭春,驕陽溫暖。

雲枝在人間遊蕩不知幾經,她一身黑衣鬥篷披風,全身被黑衣掩蓋,隻露出半張臉,赤著雙足走進客棧裡。

雲枝隨意找了個空位坐下來,小二忙上前,問道:“客官吃點什麼?”

“來碗麪,一壺酒。”

“好嘞。”

雲枝拉下黑衣帽,一張明豔俏麗的臉露出來,長相清純可人,似稚嫩少女長出枝椏,稚中帶著半分成熟。

少女一頭雙鬢嬌俏,身後長髮及腰,柔順亮麗,額間點綴著藍色四葉草花鈿,中間有一個白色透亮的水珠,猶如花中的蕊心。

“客官,您的麵和酒。”小二將麵和酒端來放在桌上。

“多謝。”

雲枝拿過筷子低頭吃麪,隨後,不知什麼東西從雲枝脖子上的水珠項鍊中飛出,變成一個圓球一般的飄浮靈。

這正是水靈珠的守護靈——月靈。

月靈呆頭呆腦的看了雲枝一眼,問道:“公主,我們要儘快找到禦靈宗呀!您怎麼吃起來了?”

“在人間餓的可是很快的,我吃飽了纔有力氣找那個什麼禦靈宗啊!”雲枝邊吃邊不滿的嘟囔。

月靈歎了聲,冇多說什麼。

這時,客棧門口忽然走進來了三個穿著白色衣衫一致的人,月靈看著他們在位置上坐下。

小二上前詢問:“幾位客官要吃點什麼?”

“來三碗麪,一壺酒!”

“好嘞!”

雲枝吃的專注,不像月靈那般注意著那邊的兩男一女。

“最近巡邏都冇有發現魔域的人作亂,這倒安分的出奇了。”

“是啊,不知道他們是真的惹不起我們禦靈宗還是在籌謀著什麼。”

“總之我們不要掉以輕心,若是出了岔子,宗門不但會怪罪,連進入內門的資格都冇有!”

其他兩個人點了點頭。

月靈聽到他們談話間提到禦靈宗,眼睛一亮,急忙喊雲枝:“公主!公主!彆吃了,那邊好像是禦靈宗的人!”

雲枝動作跟著一頓,放下手中的筷子,抬起頭看向對麵不遠處的那一桌。

“他們是禦靈宗的?”雲枝問。

月靈道:“不確定,但我剛剛聽到他們提到禦靈宗了。”

雲枝冇有說話,隻是跟著盯緊那邊。

她眼睛都不眨一下,一直到那一桌的人吃完麪起身離開。

雲枝拿出銀子放到桌上,對月靈說:“跟上他們!”

雲枝跟著三人出了客棧,又跟著他們不知道走了多久的路。

雲枝忽然皺起眉頭。

如果他們真是禦靈宗的人,為什麼趕路不禦劍呢?

她遊蕩人間之時,也見過其他宗門弟子,他們都會禦劍飛行,雲枝無法跟隨。

可為什麼眼前禦靈宗弟子不禦劍?

雲枝躲在石壁後麵看著他們走遠,懶得再去跟隨了。

說不定她找錯人了。

哪知她剛轉身離開,身後遠處的三人立刻就遭到了魔族的襲擊。

三人對抗魔族幾乎不堪一擊,全部被殺,無一生還。

雲枝聽到慘叫聲連忙轉身,親眼目睹他們三人的死亡,眼睛瞪大。

這魔域如今竟然如此囂張!

雲枝握緊拳頭,待到魔域的人離開,她連連上前檢視幾人傷勢。

一擊斃命,她束手無策。

水靈珠項鍊裡的月靈飛出來,看了一眼屍體。

雲枝說道:“他們已經冇救了。”

說完,她就準備轉身離開,月靈忽然叫住她。

雲枝回頭。

“公主,我有個辦法!”

雲枝抬眸,不解道:“什麼辦法?”

“我可以將您和這名女弟子的身份對調,您依然可以用您的名字,隻是之後認識過這名女弟子的人都會隻認識你,這樣您就可以順理成章進入禦靈宗尋找到玄衡仙尊了。”

雲枝沉吟片刻,忽然笑了:“高啊!這辦法簡直高!”

誇了不到幾秒,雲枝又蹙起眉:“萬一她不是禦靈宗的弟子又該如何?”

“不,”月靈搖頭道,“他們就是禦靈宗的人,我能感覺到。”

“那就按你的辦法。”

-並不是很深刻,倒是對那個不見其人隻聞其名的“晏修”挺深刻。晏修到底是誰?能讓原主記得這麼深?他的名聲這麼大,有何魔力?她一定要進內門看看。雲枝想。雲枝握劍熟練的很快,加上有水靈珠的幫助,她很快就熟悉握劍悟出意。隨著日複一日的修煉,她所學劍**法都達到了更高的境界。不出幾天,她便很快將前麵四式劍法領悟。當天,她也成功將境界突破至天玄境中期,利用靈力和水靈珠加持,她反覆參悟寒霜渡極致。期間她好幾次差點...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