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入冬 > 回村

回村

煩躁地打了好幾個電話,最後對車上七八個乘客說修車的人已經在路上了,但馬上要下雪了,路況不好,那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到,如果大家要等就在車裡等,不等就走回去,四公裡也不算太遠,他會記下大家的名字,下次乘車半價。車上除了葉遇風都是常坐這輛車的人,他們抱怨了幾句,最後決定走回去。葉遇風猶豫片刻,也決定走回去。走之前,他打給奶奶說明情況,說了一半,手機自動關機了。這麼貴的手機,連零下十幾度都扛不住。他把手機...-

寒風伴著雪花襲來,遠處的山失去蹤影,四麵八方都是白茫茫一片。

積雪已經冇過腳踝,葉遇風停下來,把裹在臉上的圍巾扯下來,放在手裡搓了搓。

哢嚓哢嚓的,覆在圍巾上的一層薄冰四分五裂,有的融化了,有的落在雪中。

清理完,他重新戴好圍巾,眯起眼睛朝前看,走在前麵的人已經消失在白茫茫之中。

葉遇風吸吸鼻子,從懷中掏出被凍關機的手機,黑色的螢幕映出一張狼狽的臉。

睫毛和眉毛也有冰,但他冇心思處理,隻想趕緊走到村裡去。

半個小時前,葉遇風乘坐的城鄉公交壞了。

壞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山路上,司機煩躁地打了好幾個電話,最後對車上七八個乘客說修車的人已經在路上了,但馬上要下雪了,路況不好,那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到,如果大家要等就在車裡等,不等就走回去,四公裡也不算太遠,他會記下大家的名字,下次乘車半價。

車上除了葉遇風都是常坐這輛車的人,他們抱怨了幾句,最後決定走回去。

葉遇風猶豫片刻,也決定走回去。

走之前,他打給奶奶說明情況,說了一半,手機自動關機了。

這麼貴的手機,連零下十幾度都扛不住。

他把手機揣進懷裡,心想走起來就熱了,說不定就能開機了。

四公裡,對於體育生來說不算什麼——如果冇下雪的話。

行李箱在柔軟的雪地裡冇了依靠,砸到地上,發出一聲悶響。

葉遇風晃晃被風雪摧殘的腦袋,歎了口氣,認命地扶起行李箱,繼續往前走。

沿著這條路一直走,就能到奶奶家。

雪越下越大,日光彷彿被厚重的雪遮擋住。

能見度更低了,他估計自己已經走了兩公裡,抬手一看,已經五點了。

再過一會兒,天就要黑了。

他加快腳步,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前走,冇走多久就累得氣喘籲籲。

突然,一陣“轟轟轟”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一束光穿過風雪,直直地照到他身上。

葉遇風皺眉,這是……摩托車?

摩托車在他麵前停下,一個黑衣男人下車走過來。

“葉遇風?”

男人的聲音悶悶的,比風雪還冷幾分。

他連忙點頭答應,想看清楚這人的模樣,又被車燈晃得睜不開眼,隻能看到一個黑乎乎的輪廓。

“葉奶奶讓我來接你,上車。”男人扔給他一頂頭盔,然後拿過他的行李箱放到摩托車後麵,動作麻利地用繩子捆嚴實。

原來是奶奶找的車,葉遇風戴好頭盔,剛想說句“謝謝”,男人已經上了車。

算了,回去再道謝也不遲。

他趕緊上車,雙手不知道擱哪兒,最後還是男人抓著他的手按在自己的側腰上。

“坐穩了。”

話音剛落,“轟轟”聲再次響起,車輪飛快轉動帶起一堆雪。

風和雪像刀子一樣往手上刮,葉遇風想縮回手又不敢,隻能緊緊抱住男人的腰。

摩托車走得不太穩,時常左右晃,有好幾次他以為車要翻了。

不過驚險刺激的旅程總有結束的時候。

遠遠瞧見路燈下佝僂的身影,葉遇風的心一下子就靜了,恨不得立刻跳車跑過去。

但那隻是想想,他還是等摩托車停了纔下去。

“奶奶!”葉遇風摘下頭盔,抱住奶奶的瞬間差點兒掉眼淚。

終於見到家人了!

葉奶奶笑眯眯地摸摸他的頭,拍拍他的後背,“冷了吧?”

“我都要凍死了!”葉遇風舉起兩隻凍得快要失去知覺的手給她看。

“哎呦喂,你這孩子怎麼不戴手套?等會兒該難受了。”葉奶奶趕緊握住他的手,心疼地放到嘴邊哈氣,還不忘往他身後看,“小陶啊,今天真是太麻煩你了,這麼冷的天還讓你跑一趟。”

葉遇風回頭,男人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把行李箱卸下來了。

“不麻煩,我先回去了。”男人騎著摩托車進了隔壁院子。

“這孩子……”葉奶奶惋惜地歎了一聲,再看向葉遇風,“走走走,快進屋暖和暖和!”

一進屋,葉遇風把行李箱往炕邊一放,脫了羽絨服和圍巾,趕緊坐到炕上。

“快喝點兒熱水。”葉奶奶遞給他一杯熱水,又從被褥底下掏出一個熱水袋放到他身邊,“脫鞋上炕,把熱水袋放到腳底下。”

葉遇風一一照做,一杯熱水下肚,整個人終於暖過來了。

“手怎麼樣了?”葉奶奶捧著一堆瓶瓶罐罐坐到炕沿上,戴起掛在脖子上的老花鏡,皺眉瞅他的手。

“冇事了。”葉遇風動動手指以示安然無恙,抬眸時發現奶奶比去年老了很多。

他記得去年奶奶還不戴老花鏡呢。

葉奶奶半信半疑地瞄了他一眼,握著他的手捏來捏去,好一會兒才確定他的手真的冇事了,放下心來。

“往後冬天要戴手套,你媽給你爺爺買的還有好幾副新的,我去給你找。”她說著又要起身,被葉遇風按住。

“明早再找吧,不著急。”他順勢給她按肩膀,“奶奶,我餓了。”

葉奶奶一聽就樂了,“飯菜都在鍋裡呢,有你愛吃的酸菜豬肉燉粉條,炒排骨,肉包子,苞米粥,我還給你烀了地瓜和芋頭。”

“鹹黃瓜呢?”葉遇風摟住奶奶的脖子,像小時候一樣撒嬌問道。

“有,我給你拌上了。今年醃了兩大缸,還醃了蔥、辣椒和鬼子薑。”葉奶奶一邊說一邊拍他的手,突然“嘖”了一聲,懊惱道,“忘了忘了。”

“忘了什麼?”他好奇地問。

“剛纔光顧著看你,忘了讓小陶過來吃飯。”葉奶奶拿開他的手,語重心長道,“他可幫了我不少呢。”

“奶奶,他是……”

葉奶奶輕輕彈了一下他的額頭,“就是你小時候最喜歡的小陶哥哥啊,他們一家住在咱們隔壁,學習可好那個!”

她的話打開了葉遇風的童年記憶大門。

小陶哥哥,陶聽林,村裡所有小孩子的偶像,大人們口中最有出息的孩子,長得好又聰明,考試次次都是第一名;後來的陶聽林冇有辜負所有人的期望,以省狀元的成績考上排名前幾的大學。

小時候,他記得有一次跑急了,摔倒在家門口,還是陶聽林扶他起來的。明明當時兩個人都是孩子,可陶聽林卻像個小大人似的,揹他進屋,又回家拿了藥水給他塗。

他記得陶聽林很愛笑,笑起來很好看……少年的笑臉和風雪中模糊不清的身影緩慢重合……冇合上。

“奶奶,他考上大學之後,全家不是都搬走了嗎?”葉遇風疑惑地皺眉,小聲嘀咕,“算起來,他應該已經大學畢業了,怎麼回來了……”

葉奶奶神色微變,不安地瞅了瞅門口的方向,往他身邊挪挪,壓低聲音說:“去年夏天,他帶著你陶叔叔和陶阿姨的骨灰回來就冇再走,現在開了個小賣部,除了進貨就不太出門,也不愛和人說話。村兒裡的人愛說閒話,你彆聽,隻記著人家以前對你好、現在對我好、今天還冒著風雪去接你這些事兒就行了,知道不?”

葉遇風心一沉,那點兒刨根問底的念頭消失得一乾二淨。

“我知道了。外麵冷,我去叫他過來吃飯。”他穿上鞋,披著羽絨服,開門紮進風雪裡。

陶家院裡停著一輛摩托車和一輛三輪車,昏黃的燈光被玻璃窗上貼著的“商店”二字切成奇形怪狀的塊兒,映在屋前的雪地上。

葉遇風走過去,破碎的光影爬上他的身體,耳邊突兀地響起一句——你小時候,我還背過你嘞。

不自在地扭扭脖子,他拉開門。

暖烘烘的氣湧過來,一團“不明物體”從他腳邊飛出去。

“七花!”

那團“不明物體”又飛回來,靈巧地躍上半人多高的玻璃櫃檯,高傲地仰起毛茸茸的頭,輕蔑地瞄了一眼門口的人,然後懶洋洋地躺下。

原來是一隻漂亮的狸花貓。

冇來得及好好看看貓咪,陶聽林就來了。

他穿著白色的高領毛衣,戴一副無框眼鏡,抬眸看過來時,眼神由茫然變為瞭然,最後歸於疏離。

葉遇風從未如此清晰地察覺一個人的情緒變化——這個人不想看見他。

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但謹記奶奶的叮囑,決定不和他計較。

“買什麼?”陶聽林麵無表情地問,坐到櫃檯後的椅子上,狸花貓隨即跳到他身上,“喵喵喵”地叫,往他懷裡鑽;他抱住貓,白皙的手按在貓的背上,叫了聲“七花”。

狸花貓“喵”一聲迴應。

“我奶奶請你去吃晚飯。”葉遇風客氣地說道。

陶聽林垂眸,指腹一下一下拂過狸花貓的頭,看都冇看他,“謝謝葉奶奶的好意,我已經吃過了。”

葉遇風聽出這是拒絕,不再勉強,“哦”了一聲就走了。

門開又關,陶聽林連眼睛都冇眨一下。

兩分鐘後,門又開了。

一股涼氣裹著有點熟悉的味道衝進來,陶聽林抬頭,是去而複返的葉遇風。

他的耳朵和鼻尖凍得微微發紅,明亮的眼睛直直看過來。

“陶哥,我奶奶說了,要是今晚不把你請過去,我就不用回去了。”

-戴手套?等會兒該難受了。”葉奶奶趕緊握住他的手,心疼地放到嘴邊哈氣,還不忘往他身後看,“小陶啊,今天真是太麻煩你了,這麼冷的天還讓你跑一趟。”葉遇風回頭,男人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把行李箱卸下來了。“不麻煩,我先回去了。”男人騎著摩托車進了隔壁院子。“這孩子……”葉奶奶惋惜地歎了一聲,再看向葉遇風,“走走走,快進屋暖和暖和!”一進屋,葉遇風把行李箱往炕邊一放,脫了羽絨服和圍巾,趕緊坐到炕上。“快喝點兒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