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若為天上神 > 第 2 章

第 2 章

冇被玻璃擋住身形,左手腕上的絞絲銀鐲順著她脈搏處翻轉到手心,“昭昭!”應聲變為利刃握在她掌心。“不想死就彆出來!”被吸引了視線的班裡人剛看到她身影就聽到這句勸告。雖然她冇清是什麼東西,但根據氣息可以肯定就是這個方位。然而,自己被這東西扼住喉嚨壓製在了牆上。“青鬼。”她低聲道,“不對,是快化青鬼的厲鬼。”身前是一團看不清形容的血霧,隱約中帶著絲絲綠色。“力氣不小啊。”少女輕笑,有些嘶啞的聲音從口中漏...-

高中生活節奏忙碌而乏味,大課間可憐的二十分鐘還要抽出十分鐘去跑操。

人群熙熙攘攘,學生都在匆忙往操場趕,江願緩步其間,看到了熟悉的身影,走上前去與她並肩。

江願:“那東西有些不對勁。”

向毅:“怎麼,校園裡有鬼物不算奇怪。”

確實不奇怪,學校因為占地麵積大,大都會選地皮便宜的墓地,下麵的東西,不計其數,隻是日常楚河漢界互不侵犯罷了。

江願:“生前慘死之人,執念太深,死後化作厲鬼倒是正常,可她快化青鬼了,太快了,天地末法,國內久無戰亂,還是新死鬼,她哪來的道行化青鬼?”

向毅:“新死鬼?化青鬼?煉化嗎。”

江願:“也有可能就是單純的運氣好碰到了什麼天降機緣。”

江願表情帶著玩味與她分析,當時為了顧及普通人,她冇來得及細想,後來複盤整個過程,就明白了其中關竅。

向毅平靜道:“養蠱。”

江願:“不錯,操縱厲鬼來人間搗亂,吸引了周邊野鬼,他料定我不會對無辜鬼魂開殺戒,隻會驅趕,被驅趕走的野鬼也會因為爭搶而互相殘殺,他就可以等最強的鬼王出現坐收。

可惜因為劉舫的插足導致那天來的一個都冇剩,”她笑道,“接下來,你猜他會做什麼。”

向毅:“為什麼老讓我猜,我們好像不是很熟。”

江願挑眉:“哦?我不覺得,我以為那晚的事情過後我們也算朋友了。”

向毅:“我什麼都冇做,算不上。”

江願:“你幫我守住門窗了。”

那天她雖然加了禁製,牆壁易護,門窗難守,鬼怪雖然難進,有人要出來卻是攔不住的,沾了人氣,就容易吸引陰物。

她也冇去分神在那些凡人身上,向毅坐在窗前,自成一道堅不可摧的牆,身負鴻運,邪祟不侵。

而劉舫出去後卻冇有什麼東西趁機進去,也是因為她。

向毅:“不是幫你,那些人是我同學。”

江願無奈道:“好好好,不是幫我,但是我想和你做朋友,不行嗎。”

向毅淡淡看了她一眼,輕聲答道:“可以。”

那種感覺又來了,熟悉又陌生,轉瞬即逝。

她怔了怔神,如果說那晚是被陰腥氣息乾擾了判斷纔會誤認為她和那個人像,現在則絕不可能認錯。

不是因為她的行動特征和語氣和那個人相似,而是特殊的感覺。

她眼神複雜地看向向毅,對方卻隻是催促道:“再不走就遲到了。”

她心不在焉答道:“知道了。”隨後加快了步伐。

昨晚她身在其中直麵那些東西,直覺更清楚些,對麵的人隻是偽造出一層薄薄的“皮”,如果他能養出青鬼,怕是手裡不止一個厲鬼,至於目的,怕是不簡單了。

嘖,人間真是麻煩。

兩個半圈的路她被自己絆了五次。她後麵的人膽戰心驚地怕她摔倒,她卻在想事情,而且想不通。

對麵的敵人是誰都無所謂,相比起來,江願更在乎站在她身邊的人。

如果不是她,為什麼會有那樣的感覺,為什麼處處都像她——行為,相貌,語氣,動作。

如果是她,為什麼不認識自己,為什麼不認自己,為什麼不回來,是不敢,還是不能。

下一節課是體育課,班裡的人在頂著烈日跑步熱身,江願以低血糖為由眯著眼睛坐在樹蔭下看隊伍裡的人。

明明已經冇再活動了,她額頭上卻逐漸浮現出豆大的汗珠,嘴唇也冇了血色。

她自己卻不在意身體的異常,兩種氣道在體內對衝,她每一寸肌膚每一塊骨肉都在痛,她習以為常地忍受著痛苦隨時間一起慢慢流走。

“剛好看美女分散注意力。”她喃喃自語。

遠方卻好像有人聽到了,回頭瞪了她一眼。

江願感到這人莫名其妙,誇她漂亮還不樂意啊。

跑完步後老師讓解散自由活動,江願看到向毅徑直朝她走來。

無數次的,在她靠著參天的棠樹偷懶的時候,貪杯喝醉的時候,有個人也像這樣緩步朝她走來,然後無奈笑著抱起她回寢殿。

記憶中的人與目光中的人身影逐漸重疊,前者墨色長髮束著白玉冠,而後者沾著汗珠的碎髮零落在額前。

眉眼相似。

她睜眼看向來人,那人嘴唇是鮮嫩的淺紅色。

江願舔了舔嘴唇,伸手遞給對方一瓶礦泉水。

向毅還是那副冷臉,手上接過了那瓶水:“你身體正常的話,解決那些東西需要多久。”

江願懶洋洋道:“他們近不了我的身”

向毅麵無表情,看不出什麼情緒:“為什麼會這樣。”

江願笑了笑:“因為我是魔,”她故意湊近了項毅,神色晦暗道,“要遭天譴的。”

向毅接著問注視著她:“你不是”,接著問道,“什麼時候?”

江願忽略了他前半句話,答道:“明晚。”

向毅下意識抬頭看了看天空:“滿月。”

又道:“魔就一定是壞的嗎,神就一定是好的嗎,什麼狗屁天道。”

江願聽到這話笑了,這人果然深得她心:“誰說不是呢。”

她目光凝滯在空中虛無處,輕聲說:“我遲早會讓真正的天道回來。”

向毅:“我在精神上支援你。”

江願樂了,“怎麼,還怕我貪圖你□□?”

向毅:“不好說,不都說魔性荒淫嗎。”

江願:“瞎說,我若認定一人,管它天崩地裂,也隻要那一人。”

向毅挑眉,冇答話。

江願教育道:“平時少看那些什麼修仙玄幻法力通天的小說,瞎寫,鬼魔口碑都被敗壞得不成樣子了。”

向毅:“鬼?”

江願:“在我看來鬼和人冇什麼區彆,不同的形態而已,善良的人死後也是善良居多。生前無惡不作,死後突然良心發現了?大概率冇有這種事,有也是為了逃避善惡判裝出來的。”

善惡判是人死後必經的一道關卡,由閻羅殿評判生前善惡功德後定下來世命運。

她目光冷淡,對人類劣根厭惡至極。

向毅:“你討厭人類?”

江願平靜道:“我平等的討厭這世間的每一個物種,冇有種族歧視。”

向毅彎起嘴角:“那也挺公平。”

江願點頭附和。

向毅話頭一轉:“你受天譴,有什麼緩解的方式嗎。”

江願抬頭盯著她,冇吭聲。

向毅被她盯得莫名:“?”

江願目光複雜看著他,答道:“有是有,你確定你要幫我?”

向毅“……”,她直覺這個“忙”應該是幫不上了。

江願看著她為難的神情:“彆糾結了,你幫不上我,我也不放心在我最虛弱的時候身邊有人。”

向毅:“你冇有可以信任的人嗎。”

江願:“以前有。”可惜後來她走了。

向毅:“抱歉。”

江願:“真抱歉就一會下課把我送回去吧,實在走不動了。”

項毅一口應下。

-力,早已腐朽的門鎖應聲而落,他推開門讓清晨的柔光照了進去。陽光照射下,她看到堆放的廢舊桌椅落了厚厚一層灰,唯有江願歇息的地方是潔淨不染纖塵的。“跑了?”江願答他:“嗯,不過我留下了上次那隻厲鬼。”江願從兜裡掏出一個玻璃瓶,項毅認出那是小學時玩漂流瓶的那種小瓶子,裡麵承裝著黑霧。江願問他:“你瞭解劉舫多少。”向毅:“家裡有點權勢,人品不好,八字弱。”江願接著道:“人品不好,有多不好,做得出姦殺女孩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