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散糖 > —骨科就是分手了也得一起回家吃年夜飯—

—骨科就是分手了也得一起回家吃年夜飯—

照樣能管你。”江暮雲看都冇看他就反駁了回去。“嘿,你。”江醉還冇說完,碗裡多了一塊辣子雞,原來是雲柔終於發好了朋友圈。“來,多吃點,一年就回來這麼一趟。”雲柔年過半百還是很精緻溫柔,一看就保養的很好,還得歸功於江闌的細心溫柔。平時雲柔很少做飯,家裡家務也基本都是江闌在乾。江闌說雲柔看起來就不像乾活的,他也捨不得。真的是很恩愛啊,江醉邊吃邊想。很快吃完了飯,江闌把碗筷撿了下去,江暮雲和江醉還保持原樣...-

—骨科就是分手了也得一起回家吃年夜飯—

關於和江暮雲坐在一起吃年夜飯,江醉從未想過會這麼尬。

他們是重組家庭,隻是恰好兩個人都姓江。外人一直以為他們是親哥倆。

江醉用餘光看了眼旁邊的江暮雲,不知道為什麼江暮雲今天戴了眼鏡,斯文的金邊眼睛讓向來冷淡的眉眼更不可侵犯。

哪裡像了,江醉小聲嘟囔。

“來來來,最後一盤菜了,可以開吃了。”雲柔說著走過來把最後一盤菜放下。

“等會,讓我拍一下。”江醉訕訕收回自己伸向辣子雞的筷子。

江闌倒是一臉笑容,顯然已經習慣了。

“好了”雲柔拿著手機一頓P圖。

江醉的筷子再次伸向辣子雞,“啪”被打掉了,江醉瞪眼看向打掉自己筷子的江暮雲。

江暮雲麵無表情,好像根本不是他乾的一樣。

“你什麼意思?”江醉壓低聲音問他。

江暮雲掀起眼皮給了他一個高貴冷豔的眼神,看的江醉一頭霧水。

然後江醉碗裡就多了一棵菜花。

江醉:???

“你胃不好,少吃辣的。”江暮雲淡淡出聲。

我是胃不好嗎?誰害得你怎麼不說。

江闌在旁邊打圓場“對啊,小醉你不是一直不怎麼能吃辣嗎?”

“因為媽做的看起來太好吃了,我想試試嘛。”江醉笑著拿筷子再次伸向辣子雞,江暮雲皺緊了眉頭,倒是冇有再說什麼。

“彆忘了我們已經分手了,你少管我。”江醉邊吃邊說。

“那我也還是你哥哥,照樣能管你。”江暮雲看都冇看他就反駁了回去。

“嘿,你。”江醉還冇說完,碗裡多了一塊辣子雞,原來是雲柔終於發好了朋友圈。

“來,多吃點,一年就回來這麼一趟。”雲柔年過半百還是很精緻溫柔,一看就保養的很好,還得歸功於江闌的細心溫柔。

平時雲柔很少做飯,家裡家務也基本都是江闌在乾。江闌說雲柔看起來就不像乾活的,他也捨不得。

真的是很恩愛啊,江醉邊吃邊想。

很快吃完了飯,江闌把碗筷撿了下去,江暮雲和江醉還保持原樣。

五分鐘後,江醉率先起身,“我要回去了。”

雲柔聞言走了過來,“吃了飯就回去嗎,住一晚吧,你好久冇回來了。”

“我”江醉看著雲柔怎麼也說不下去,他實在是不想和江暮雲在一個空間裡待著。

“我買了你最愛吃的車厘子,一會兒給你洗了吃。”雲柔說著就要去打開冰箱拿車厘子。

“媽,不急,等一會兒也行。”江醉看著雲柔離去的背影心裡很不是滋味出聲攔住了雲柔。

“嗯?也好”雲柔走了回來,“我也給你哥哥買了桃子,你們留下一起吃吧”

江暮雲冇有出聲,江醉猜他應該在想藉口,剛想出聲。

“嗯”江暮雲說話了。

嗯???江醉瞪大眼睛看著江暮雲,你同意了?

江暮雲冇有看他們,去沙發上坐下了。

雲柔也拉著江暮雲到沙發上坐下,“你在外麵有好好吃飯嗎?怎麼感覺你都瘦了。”雲柔的手輕輕撫摸江醉的臉,心疼地看著他。

“當然有,我一天三頓吃的都可飽了,我上稱發現還胖了幾斤呢。”江醉笑著反駁。

“不像啊。”雲柔仔細地端詳著江醉的輪廓,還是覺得江醉瘦了。

江闌洗完碗筷也走了過來,“我去拿車厘子和桃子洗了吃吧。”

“行,辛苦你了。”雲柔站起來親了江闌臉頰一下。

“這有什麼。”江闌回了一下然後轉身走向冰箱。

“看看電視嗎?”雲柔小聲提議,太過安靜使他們都不太自在。

“好啊。”江醉應和,抬眼發現江暮雲一直低頭看手機。江暮雲看手機姿勢特彆標準,肩膀都是挺直的。

“老乾部一樣。”江醉小聲吐槽。

然後江醉就看見江暮雲把手機收了起來,轉頭看他,江醉下意識轉了回來,“咯嘣”江醉好像聽見了自己骨骼的抗議聲。

雲柔剛打開電視,正在找節目。

江醉不感興趣目光漫無目的四處看,“這個怎麼樣?”雲柔停止自己不斷按下一個的手。

江醉定睛一看原來是一檔選秀綜藝,三十幾個男生站在那裡等著晉級。江醉對這個冇有什麼興趣,但是雲柔好像還挺好奇的,“可以。”江醉應了下來。

因為不知道看什麼,江醉乾脆也一起看起了綜藝,這個長得還行,那個一般,這個唱歌有點跑調,那個跳舞出了事故。

江醉看得越來越認真,完全冇有注意到江暮雲坐到自己身邊了。

江闌端著洗好的水果走了過來,“吃點水果吧。”

車厘子被洗的亮晶晶,桃子都切成了小塊,一看就很細心。

“謝謝爸。”江醉眼睛一亮,接過盤子遞給雲柔,“媽,你先吃。”

雲柔拿了兩個車厘子,“味道還不錯,你們吃吧,這個是早上買的特彆新鮮。”

江醉也拿起車厘子吃,剛想敷衍的喊江暮雲也過來吃,身側就伸出一隻手叉走了一塊桃子。

江醉嚇了一跳,“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江暮雲冇理他,自顧自的吃桃子,“切,裝什麼裝,大尾巴狼。”江醉口齒不清地吐槽。

江醉目光又轉回電視機,“這個也不太行,腹肌好小。”江醉不自覺地就嘟囔了出來。

雲柔聽見一笑,“小醉還挺認真,我都冇注意,確實很假。”

江暮雲投來譴責意味極強的目光,江醉假裝冇收到。

很快就吃完了水果,節目也到了尾聲。江醉拿著盤子去廚房,才發現江暮雲不見了。

忽略自己心裡那點不舒服,江醉安慰自己這才正常。就是江暮雲明明答應了卻還不信守承諾很不好。雲柔很期待他們一起留下住一晚的說。

“媽,那我先上去睡覺了。”江醉邊喊邊往樓上走。

“好,早點休息,明天可以晚點起。”雲柔關切的聲音傳來。

“好。”江醉應了一聲。

江醉的臥室在二樓第三間,第一間是江暮雲的臥室,江醉路過的時候探頭看了一眼,冇有看見人。

可能是走了吧,江醉這麼想著路過第二間健身室,好像有器材碰撞的聲音,江闌好像還在樓下,那裡麵的人是?

江醉帶著自己的疑惑站在門口看了一眼,是江暮雲正在鍛鍊。

江暮雲穿著一件無袖背心,胸前和背後已經被汗水浸濕,接連不斷地汗滴順著江暮雲棱角分明的下巴流淌下來。

秀色可餐,這不比剛纔看的綜藝好多了。江醉心裡這麼想,麵上還是一臉麵無表情,冷酷地把門一關就走了。

他纔不好奇江暮雲大半夜健身的原因呢。

江醉洗漱完畢出來就發現床上多了一個人,江暮雲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坐在他的床沿。

“你來乾什麼?”江醉擦著頭髮走出來問江暮雲。

“我來看看你。”江暮雲回答,然後自然地接過江醉手裡的毛巾給江醉擦頭髮。

“我有什麼好看的?冇事就回去睡覺,出門左拐慢走不送。”江醉說完就把毛巾搶了回來。

“你還在生氣?”江暮雲試探地問。

“當然冇有,而且我告訴你,我們已經分手了”江醉一本正經地回答。

“我冇同意”江暮雲的語氣急了起來,冇有思考瞬間回答。

“不需要你同意。”江醉看都不看江暮雲坐在床上準備睡覺。

“我給你買了禮物,可以原諒我嗎”江暮雲討好的湊近了幾步。

江醉挑眉,“什麼禮物?”

“你想買一直冇捨得買的顯卡。”說完江醉麵前就出現了一個圖片,顯示已經發出一天了,不是江暮雲臨時買的。

“哼”江醉傲嬌不理他。

“我真知道錯了,下回肯定留印子留在不明顯的地方,你說不行了就不做了。”江暮雲還冇說完就被江醉捂住了嘴。

江醉耳尖都紅透了,“你,你還說,我昨天都怎麼求你了,你就當聽不見,都說了要來媽家,你還一直折騰我冇完。”

江暮雲笑著親了一下江醉的手,“都說是我不好,我的錯,消消氣,彆跟我一般見識”

“╯^╰”江醉表麵生氣,江暮雲要抱也冇躲,偷偷進他被窩他也冇說什麼。

睡前江醉拿手指頭戳了戳江暮雲的胸肌,打著哈欠問江暮雲“怎麼想起來健身了?”

江暮雲很不好意思,“我以為你會喜歡,你不是說喜歡有腹肌的嗎?”

江醉這纔想起來自己看綜藝隨口說的那句話。

江醉噗嗤一聲笑了,“我不喜歡有腹肌的,我喜歡自然的,寵我喜歡我的,最好叫江暮雲。”說完江醉自己羞得不行,躲在江暮雲身邊假裝睡覺。

江暮雲低頭,親了親江醉的頭髮,“江暮雲也喜歡可愛的嬌氣包,最好叫江醉。”

-著他。“當然有,我一天三頓吃的都可飽了,我上稱發現還胖了幾斤呢。”江醉笑著反駁。“不像啊。”雲柔仔細地端詳著江醉的輪廓,還是覺得江醉瘦了。江闌洗完碗筷也走了過來,“我去拿車厘子和桃子洗了吃吧。”“行,辛苦你了。”雲柔站起來親了江闌臉頰一下。“這有什麼。”江闌回了一下然後轉身走向冰箱。“看看電視嗎?”雲柔小聲提議,太過安靜使他們都不太自在。“好啊。”江醉應和,抬眼發現江暮雲一直低頭看手機。江暮雲看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