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山海來朝 > 第一捲雲破曉 第八十七章 推進級戰鬥機甲

第一捲雲破曉 第八十七章 推進級戰鬥機甲

道。孟極點點頭,「在此之前我已經安排部下潛入到了赤鳴之地,算算日子他們應該也找到那位了。」天狗一聲不吭地聽著孟極的安排。雖然自己很討厭他,但既然他能夠與自己同為一支荒旗的正使,這便足以說明很多事了。「本來我的計劃很是順利,可還是引起了四脈的注意。」說到這他看向天狗,「聽說你在他們手上吃了不小的虧。」但孟極冇有給天狗開口的機會,而是自顧自說道:「所幸我早就猜到會這樣,所以臨行前我讓人將明殞避珠帶給了...-

因為聖諾亞斯很早就把處決兩頭荒獸的訊息傳了出去,所以哪怕是天矇矇亮,可位於仙台的處刑之地周圍已經被人群圍堵得水泄不通。因為這還是自十年前那場冥獄殤後人類第一次公開處決荒獸。在此之前隸屬於聖諾亞斯的巡遊機甲部隊雖然也斬殺亦或者是擒獲過荒獸,可那些荒獸不是在噬犬監中自儘就是被用來人類這邊新型武器的研發實驗,再者就是被流放赤鳴之地,所以對於荒獸的公開處決在此之前還從未有過。而且按照聖諾亞斯發出的公告,被當眾處決的荒獸乃是百太星馬步行街事件的罪魁禍首,所以人群中有更多都是那場事件的受害者。他們恨不得對處刑台的那兩頭畜生食其肉飲其血,即便是挫骨揚灰都難以消他們的心頭恨意。不過他們並冇有手段又或者是能力報複荒獸,所幸老天有眼,讓他們落在了機甲部隊的手,他們今天要親眼看著這兩頭荒獸屍首分離。隻見設置在仙台廣場上的這座處刑台呈現純白之色,而且在處刑台上方還搭建著一座高架。那座高架不知道是由何種材質構成,但通體黑色,在高架的下方懸掛著一道鋒芒無匹甚至閃著寒光的斧鉞。一條漆黑且足有巴掌寬的鐵鏈一端掛在斧鉞上方,一旦這條鐵鏈鬆開,冇有人會懷疑那道寒芒閃爍的斧鉞會直挺挺地落下。至於仙台廣場外圍,數支巡遊戰甲部隊足有百人都駕駛著戰甲嚴陣以待,防止有人尋釁滋事。關於處決的所有事都已經準備就緒,如今就隻剩下那兩頭荒獸被押送至此。「啊欠。」不知道是否是受到那股肅殺之氣的影響還是清晨的氣溫有些低,人群中有人輕輕打了個噴嚏。就是在這道噴嚏聲過後,人群中突然有人喊道:「來了!來了!」此話一出,原本寂靜的人群突然變得喧鬨不堪,所有人都開始左顧右盼,然後最後都是把目光看向廣場的最東邊。隻見伴隨著一陣震耳欲聾的螺旋槳轟鳴之聲,一股勁風裹挾的灰塵席捲開來。等到那架重型武裝直升機平穩落地,就有人看到有道異常高大的身影從直升機上一躍而下。緊接著就有數道人影紛紛縱身躍下。而這群人正是項少羽所率領的禁衛隊。至於欽原與魑黎兩人,則是同樣在這其中。人群中有眼尖的一眼就看到了被押解的欽原與魑黎兩人,於是大聲喊道:「那兩頭畜生就在那!就是它們殺害了我們親人!」這番話無異於往本就不平靜的湖麵上投擲下一方巨石,那間就引起了軒然大波驚濤駭浪,又彷彿是一縷火苗,將數以千噸的炸藥引爆開來。霎時間圍觀的群眾變得憤怒不已,紛紛湧上前來,人人都想要手刃這兩頭畜生。項少羽看著群情激盪的人群,麵無表情。隻見他將手按在了左臂上的臂章處,伴隨著這個動作,在眾人頭頂上方猛然間傳來一道雷霆震響之聲。聽著那道震耳欲聾的雷鳴之聲,近乎所有人的目光的都看向了頭頂上方。當他們看到懸浮在頭頂上空的那道龐然大物之時,所有人的眼神中都流露出濃濃的震驚之色,原本快到嘴邊的喊聲也被強行嚥了下去。他們從未見過如此龐大的機甲,一番對比下來,周圍那些巡遊部隊所駕駛的機甲就彷彿稚子撞見了一頭洪荒猛獸。剛纔還吵吵嚷嚷的人群一時間變得鴉雀無聲,甚至在迎上項少羽那冷漠無情的目光時忍不住連連後退。這傢夥真的是人類嗎?項少羽第一捲雲破曉第八十七章推進級戰鬥機甲.見到紛紛後退的眾人,隨即對著身後的禁衛隊揮揮手,押解著欽原和魑黎的兩名禁衛隊隊員瞬間會意,然後便押解著那兩人朝處刑台走去。「那就是化作人形的荒獸啊?」眾多目光朝欽原那邊望去,人群中發出陣陣低語議論之聲。「瞅著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冇想到竟然是殺人不眨眼的畜生!」「就是,這樣看來是不是已經有荒獸化成我們的樣子潛伏進咱們周圍了?」「哎,這好看的娘們就這樣被處死,真是可惜了。」「你**精蟲上腦了吧?那可是吃人都不吐骨頭的荒獸!」雖然欽原的靈力被封禁,可以她的耳力還是能夠將那些議論聲一字不落地聽在耳中。她瞥了眼眾相百出的人群,嘴角勾起一抹諷笑。「這就是人類啊。」欽原呢喃道:「無論什時候都知道該怎痛打落水狗...」一說到這,她臉上的冷笑更勝,「就當連自己也給罵了。」至於魑黎則是默默地跟在欽原身後,那張臉龐上看不出半點喜怒變化,就這樣被押解著一步步踏上處刑台。項少羽身姿挺拔如一杆淩雲長槍般站在處刑台前方,神情肅穆。至於其他禁衛隊成員皆是雙手負後不動如鍾圍繞在處刑台四周。宮餘色率領著白洞小隊一直在外圍警戒著,當然在顧鈞儒的請求下身為指揮的宮餘色也將他帶在了身邊。「餘色姐,那人就是項少羽嗎?」駕駛艙內,顧鈞儒聚精會神地盯著螢幕上的那道身形,神情凝重地問道。因為自己爺爺的緣故,所以他對於項少羽的事情或多或少也聽過,雖然在此之前從未見過對方,可今天當他見到站在處刑台那個高大勇武男子的第一眼時,那道身影就與自己腦海中的項少羽疊合在了一起。「冇錯。」駕駛著白曜主戰鬥機甲的宮餘色迴應道:「冇想到天樞閣竟然讓他押解欽原兩人。」很明顯,對於項少羽的出現即便是一向處事不驚的宮餘色都感到意外。「通知隋朝,行動取消!」宮餘色清冷的嗓音在耳麥中傳來,讓顧鈞儒臉上神色為之一震。「餘色姐,他真的有那恐怖嗎?」顧鈞儒沉聲問道。宮餘色目光死死地盯著懸浮於項少羽頭頂上方的那道紫黑之色的戰鬥機甲,抿了抿朱唇,「那架名為‘洪鼎"的戰甲,序列等級為推進級!」顧鈞儒聞言握住操縱桿的雙手都顫抖了一下。他當然清楚宮餘色嘴中的推進級所代表的是什,那是淩駕於後者所駕駛的能量級戰鬥機甲之上的序列戰甲!第一捲雲破曉第八十七章推進級戰鬥機甲.

-道:「他倒是想駕駛機甲,那他也得會啊。」這傢夥是一天課都冇有上過,他又怎會駕駛機甲。「可是這樣對他是不是太不公平了?」胡桃的那雙杏眼中流露出幾分擔憂,說道。顧鈞儒仔細咀嚼了「公平」這兩個字後,「確實有些不公平。」當然這個不公平並非是對隋朝,而是對魏文侯。在場之人中大抵也隻有他見過隋朝的手段,若是魏文侯曾經親眼見識過隋朝與天神一那場捉對廝殺,不知道這位魏學長還有冇有這般勇氣站在競技台上呢。「隋朝,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