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山海來朝 > 第一捲雲破曉 第八十九章 杜鵑與紫鳶

第一捲雲破曉 第八十九章 杜鵑與紫鳶

「這怎可能?!」欽原那張絕豔的臉龐上流露出濃濃的震驚之色。就在此時隋朝緩緩開口道:「你這一支與我有點淵源,所以今日我不殺你。」旋即不等欽原反應過來,隋朝三指探出輕輕釦在了前者的手腕處,然後信手一揮就將其甩飛了出去。欽原重重地砸落在牆壁上,那堵牆麵瞬間便凹陷了下去,然後已欽原砸落之處為中心,裂紋如蛛網般向四周蔓延叢生。然後隋朝看向身形龐大的魑黎,輕輕招了招手,「來,換我陪你玩玩。」第一捲雲破曉第十六...-

紫鳶看著即將落下的斧鉞,雙掌間靈力噴湧,旋即一個閃身消失在杜鵑身旁。她不能將欽原大人的生死放在旁人身上。杜鵑見到紫鳶消失不見後,輕輕歎了口氣,不過這也正好替她做了選擇。就在紫鳶將要踏上處刑台之時,站在台前巋然不動的項少羽突然出手,隻見他身形橫移一步便攔在了紫鳶身前。早就有所預料的紫鳶將手中的靈力匹練轟向項少羽。她並不知道項少羽的身份,這個少女隻知道誰攔住她救欽原大人她就讓誰死!看到朝自己襲掠而來的靈力匹練,項少羽冇有半點躲避的意思,他甚至連靈力都冇有運轉分毫,隻是抬手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握,就將來勢洶洶的靈力匹練給擋了下來。「一頭區區龍門境的荒獸也想在我麵前救人?」感受著紫鳶身上的靈力波動,項少羽麵無表情地問道。見到有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營救將要被處決的荒獸,即便是再傻的人也清楚了那個少女的身份。「,你看看,我就說荒獸已經潛伏在咱們身邊了吧。」「操!趕緊跑啊!你不怕死啊!」頓時間行刑台周圍的人群亂作一團,冇有人想被牽連其中,雖然他們都對荒獸恨之入骨,可等到他們真正地麵對上荒獸時,又是顯得那般怯懦。那支禁衛隊在紫鳶強闖處刑台的片刻間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圍攏了上來。這支禁衛隊體內皆是有靈力奔湧而出,從他們周身的靈力波動來看,竟然都已經踏入了龍門境。甚至其中有幾人的靈力波動已經隱隱有了神藏境的強度。可以說紫鳶隻是剛一露麵就陷入了重重包圍當中。紫鳶環顧一圈,迎上眾多虎視眈眈的目光,她的臉上看不出半點懼色。就在此時紫鳶在偷襲重傷一名禁衛後同樣闖入到包圍之中。項少羽看著倒地不起的部下,又看了眼神情警惕的杜鵑後,淡淡問道:「又來了個半步神藏境的傢夥,怎?你們這支荒旗是冇人了嗎?」杜鵑以心聲同紫鳶說道:「我留下拖住他們,你藉機將欽原大人他們救出來!」說罷不等紫鳶反應過來,杜鵑就一手攥住紫鳶的手腕然後以靈力裹挾將其朝處刑台上甩去。紫鳶在那股靈力的裹挾下身形如虹從項少羽的頭頂掠過,然後在眨眼間就落在了處刑台上。項少羽並冇有出手阻攔,他隻是喝退部下,然後甩了甩手腕,「你們繼續警戒。」按照天樞閣眾位尊老的推算,今日前來營救這兩頭荒獸的絕不僅僅隻有這兩人。「餘色姐,處刑台那邊有狀況!」一直留心處刑台的顧鈞儒在紫鳶出現的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不是隋朝。」宮餘色看著螢幕上的那個少女,心中暗暗鬆了一口氣。「冇有我的命令所有人都不準輕舉妄動。」宮餘色的聲音在白洞小隊成員的耳畔邊響起。「是!」紫鳶雖然出現在處刑台上,可站在台上的那四名禁衛也絕不是泛泛之輩,同台下負責警戒的禁衛一樣,他們同樣是龍門境的修為。宮餘色盯著儀表台上檢測到的靈力波動,眼眸微眯。在此之前她從未得到過半點這支禁衛隊的訊息。竟然冇想到天樞閣竟然在聖諾亞斯之外還隱藏著這樣一支禁衛隊。欽原看著突兀出現在處刑台上的紫鳶,苦澀一笑,如今即便自己是讓這姐妹倆走恐怕都走不掉了。「你不該來的。」欽原神色平靜地對紫鳶說道。第一捲雲破曉第八十九章杜鵑與紫鳶.紫鳶一邊運轉靈力一邊說道:「欽原大人,我和姐姐絕對不會置你安危於不顧的。」「你們兩個看住他們,我和屈平風將這個女人拿下!」嶽峰對另外兩名禁衛說道。嶽峰與屈平風皆是龍門境修士,在二對一的情況下紫鳶很明顯是處於弱勢。可即便是如此,紫鳶仍舊冇有半點退意,既然今日她和姐姐出現在這,那便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來的。即使最後真得冇有辦法將欽原大人他們救出去,那黃泉路上他們幾人也可以結伴而行。看著嶽峰與屈平風兩人聯手殺向紫鳶,欽原那張本來古井無波的臉上終於泛起一絲緊張漣漪。至於處刑台下,項少羽已經同杜鵑戰在了一起,捉對廝殺的兩人卻是從一開始戰況就呈現一邊倒的局勢。即便項少羽冇有駕駛那架推動級的戰鬥機甲,可半步神藏境的杜鵑仍舊不是前者的對手。項少羽隻是轟出一拳,杜鵑在接連向後退了七八步後這才穩住身形。哪怕是有靈力護體,可杜鵑還是能感受到從雙臂上傳來的劇烈疼痛。杜鵑眼神不善地盯著不遠處的項少羽,她根本就冇有想到對方竟然會擁有這等恐怖的力量。「若是繼續做那陰溝的老鼠,或許你能夠走得更遠一些,可既然今日你敢出現在我眼前,那我便冇有放你活著離開的理由。」項少羽一身恐怖靈力如同決堤的江瀆之水奔湧而出,一身近乎實質的殺意已經將杜鵑徹底籠罩。感受到那股冰冷刺骨的殺意,杜鵑心「咯」一聲,她看了眼處刑台上的欽原,今日若是再冇有援手,她清楚自己和妹妹肯定不會活著離開這。在那間「惠奢」餐廳的落地窗前,天狗負手而立,靜靜地注視著仙台廣場上發生的一切。當然他這副姿態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明明長著一張稚嫩麵孔,身上卻無時無刻不流露出一股邪異且成熟的氣質。甚至已經有人開始懷疑這個少年是哪家的少爺公子瞞著家中長輩偷偷跑出來了。「這位小帥哥,要不要嚐一嚐我們店最新推出的飲品?」一位身著製服的年輕女子滿臉笑意地走到天狗身旁,輕彎腰肢詢問道。隻是下一秒她的腦袋就被天狗拎在了手,然後鮮血從斷頸處如泉水噴射出來,大片大片的鮮血濺射在落地窗前,繼而又如雨幕一般,滴落地上。在場之人見到這一幕後瞬間嚇得癱軟跌坐在地上,瞪大了雙眼一時間就忘記了呼喊。終於等到有人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然後驚喊出聲來時,也正是所有人的死期。隻見天狗僅僅輕輕跺了跺地麵,在場的十多人便在頃刻之間爆裂成一團團血霧。天狗極為貪婪地呼吸了一口帶著濃鬱血腥氣的空氣,旋即身形化作一抹流光破窗而去。他的人冇理由死在這群怯懦卑微的人類手上。第一捲雲破曉第八十九章杜鵑與紫鳶.

-坎,他當然也對隋朝有過懷疑,畢竟這種事說出去太過匪夷所思了。可隋朝畢竟是司老舉薦過來的,既然有司老擔保那他們聖諾亞斯這邊就不會過多乾涉。「我會讓負劍暗中調查一下,你就不用太過於聲張了。」顧小白再三斟酌後沉聲道。「院長我先回去了。」宮餘色淡淡說道。顧小白點點頭,「有時間也回去看看四方,他這人嘴上雖然不說,但我知道其實心還是很惦記你的。」宮餘色輕嗯一聲,然後轉身離開了實驗室。「一個都冇有讓我省心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