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山海來朝 > 第一捲雲破曉 第九十一章 囂張

第一捲雲破曉 第九十一章 囂張

。」猙輕咦一聲,在環顧四周後臉上的笑意開始收斂。原來對方第一捲雲破曉第三章入世者.今日出手並非巧合。猙看著黑衣男子的瞳孔中緩緩攀升起冰冷殺意,這種角色互換淪為獵物的感覺它很不喜歡。黑衣男子麵無表情,雙手印訣承轉,口中唸唸有詞。「南臨朱雀,北麵玄鱷,東縛蒼龍,西靠白虎,時天地之氣,驅風而散雨,雷霆且臨世!縛咒四十五,四合雷牢!」話音剛落,在天台四處角落各自有一道金芒沖天而起冇入雲中。緊接著一道金色牢...-

之前在馬戲團內若不是因為四脈之人設下劫轉生柱法陣壓製天狗的修為,就憑隋朝的靈動境修為怎可能是天狗的對手。自那以後,隋朝就彷彿一根毒刺般深深刺進了天狗的心,他每天都想著如何將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虐殺。所以當此時此刻他再次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時,體內的殺意便毫無保留地傾瀉而出。項少羽當然不清楚天狗與隋朝的過節,但他接到的命令就是以欽原和魑黎這兩頭荒獸為誘餌,將暗中蟄伏的荒獸一網打儘。如今既然有山河境的「大魚」闖進了網中,那他自然就冇有放過了理由。天狗死死盯著台上的那道身影,森然的殺意籠罩全身,隨即他便騰空而起,化作一道流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隋朝襲殺而去。比起將欽原等人帶回,他要先將隋朝這個麻煩解決掉。雖然他是這般打算的,可項少羽顯然不會如他所願。見到天狗竟然全然無視自己,項少羽的臉色一點點變得陰沉下來。隻見他迅速轉身,右腳重重踏在地麵上,身形同樣拔地而起,繼而在轉瞬間一手抓住了天狗的腳踝。「給我下來!」項少羽低喝一聲,體內靈力如同海潮般磅奔湧而出,勇武若神人。天狗冇想到眼前這個人類會這般難纏,感受著身軀正被對方拖拽著極速下墜,天狗冷哼一聲,竟然在半空中強行轉動身軀,然後以一記腿鞭將項少羽甩飛了出去。項少羽在半空中以右手迅速按住臂膀上的徽章,那間一道機甲的巨大轟鳴聲響徹整座仙台廣場。「項少羽終於要動用底牌了。」宮餘色看著那道穆然而動的龐大黑影,呢喃道。或許項少羽隻身一人暫且還不是山河境荒獸的對手,可若是駕駛著推進級的戰鬥機甲,那戰力就隻能用「恐怖」來形容了。顧鈞儒緊盯著那家通體泛著古銅之色的巨大戰甲,抿了抿薄唇,一聲不吭。按照他所瞭解到的,想要駕駛推進級的戰鬥機甲除了要嫻熟於胸的機甲知識外還要有超強的身體素質,不然根本承受不住操縱機甲所帶來的負荷。在他所認識的人麵,即便是宮餘色暫且都冇有信心說可以完全駕駛推進級戰鬥機甲。當然,聖諾亞斯會根據學員的修習表現組織考覈晉級,隻有通過考覈晉級才能夠駕駛更高序列的機甲。天狗本想阻止項少羽進入機甲,因為處於本能,他已經從那尊龐然大物上感受到了危險,可後者卻已經快他一步進入了「洪鼎」的駕駛艙內。項少羽剛一掌控「洪鼎」的操縱權限,便駕駛著洪鼎一拳朝天狗轟去。鋼鐵巨拳在推進器的加速下以雷霆之勢朝天狗轟來。感受著自己的氣機已經被鎖定,天狗雙眼變得晦暗不明,雖然對方是個龐然大物,可這速度卻異常迅速。已經避無可避的天狗隻得以磅靈力籠罩全身,然後雙臂交叉於胸前硬撼那勢不可擋的一拳。「砰!」隻見鋼鐵巨拳轟在天狗身軀的那間,後者便化作一道流光從天而降砸落在了地麵上。繼而引發的那股震動感即便是遠隔數都能夠感受得到。「好強!」顧鈞儒見到這一幕後忍不住感慨道。若是以能量級的戰鬥機甲對上山河境的荒獸,絕對不會這般順遂,甚至顧鈞儒清楚單純以一架能量級戰鬥機甲肯定不會是山河境修士的對手。「這就是天樞閣之下第一人的實力嗎?」宮餘色望著懸浮於天幕之下的那道龐然大物,呢喃道。第一捲雲破曉第九十一章囂張.不知道想到什,她又看向處刑台上的某道身影,自顧自地說道:「你又能成長到什地步呢?」隋朝雖然靈力修行隻有靈動境,可是憑藉著「金麒寶術」以體術卻能夠與龍門境的嶽峰捉對廝殺甚至不落下風。隋朝一步躍起然後一記膝頂將嶽峰逼退,後者雖然及時用靈力護體,可隋朝那勢大力沉的攻伐手段還是讓他胸口處氣血翻湧。嶽峰連連後退數步才堪堪穩住身形,他強壓下湧上喉間的那股腥甜,然後神情凝重地盯著麵覆蓋假麵的隋朝。從對方的身形以及聲音中他能夠判斷出此人的年紀絕對不算大,而且也僅僅隻是靈動境的修為,可這捉對廝殺的攻伐手段卻讓他很是頭疼。無論是自己以靈力化作的匹練亦或者以靈力裹挾的拳鋒都會被對方恰到好處的避過去,但自己卻難以招架他的攻伐手段。甚至有過一次自己與他拳鋒對拳鋒,但對方的靈力精純程度卻還是讓他大吃一驚。那哪是靈動境修士能夠修行出來的靈力,即便是換做如同的清白境都冇有那種程度的靈力吧?!「平風。這小子有古怪,我們一起聯手!」嶽峰沉聲說道。屈平風聞言點點頭,從剛纔對方與嶽峰的交手中他也能感知到前者絕對不是如同的靈動境。見到嶽峰與屈平風兩人聯手,紫鳶頓時麵露擔憂之色。這可是兩個龍門境的修士,而且這兩人出手極為默契,不然先前自己也不會那快就落敗。作為當事人的隋朝眼見嶽峰與屈平風兩人並肩而戰,雙臂低垂皆是催動體內靈力,他臉上依舊是那副雲淡風輕的模樣,隻見他對著兩人招了招手,笑道:「來。」「狂妄!」嶽峰滿臉殺意地說道。話音剛落,他便與屈平風一左一右同時朝隋朝襲殺而去。在隋朝的神海某處,在那座金塔之中,隋朝已經悄然間再度踏上一層台階。此時隋朝周身氣勢暴漲,麵對殺意凜然的兩人,他向前一步邁出,左手五指如鉤扣在了嶽峰的手腕處,僅僅隻是一招便封住了後者的脈門,然後右手探出將屈平風朝自己麵門轟來的拳鋒穩穩接住。麵對兩人的全力一擊,隋朝僅僅隻是往後退了半步。「天樞閣的禁衛隊也不過如此。」隋朝嘴角噙起一抹諷笑。隨即他腰身一擰,充盈的氣血之力瘋狂湧入他的雙臂之上,以至於此時在衣衫之下他雙臂上的肌肉如同虯龍般暴起。然後紫鳶就見到嶽峰以及屈平風這兩位龍門境的修士被那襲白衣給甩飛了出去。幾息之後,紫鳶就聽到了那句讓她時隔多年仍舊記憶猶新的囂張之言。「你們四個要不要一起上?」第一捲雲破曉第九十一章囂張.

-而這場準備,他用了十年。在這十年的每個日夜,他都在不斷鑽研著複雜難懂的機甲知識,無論是機甲的效能還是如何操作,他來者不拒,隻要他覺得對以後的自己有所幫助,那就被他看在眼中記在心。當然學習的道路是枯燥的,幸運的是在枯燥乏味的學海生涯中他認識了宮餘色。宮家的宮餘色雖然身是女兒身,卻心懷男兒誌,她一直覺得巾幗何須讓鬚眉。自從宮餘色進入聖諾亞斯高等學院後,兩人的來往比之先前更加密切,宮餘色在姐姐身份之前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