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閃婚嬌妻後,森爺的盲症不治而愈了 > 第508章

第508章

的那位。“不要!”任水心拒絕得十分乾脆。裴墨也很乾脆,直接吻住她。這是個短暫,卻令她窒息的深吻。比昨夜還要熱烈。片刻後,裴墨離開她唇瓣,嗓音暗啞地問她:“還要麼?反正我不怕被看到。”任水心早已紅了臉。“已經說好了,過了昨晚,咱們一刀兩斷,你為什麼食言!”“冇想和你糾纏,隻是在用適合你的方式說服你。”好一個冇想和你糾纏!對她又親又抱又威脅的,他竟然還好意思說冇糾纏。任水心隻覺得這個傢夥又霸道又渣又無...-夏梨微微咬著唇,心情複雜地看著眼前的人。

“如果不相信,我可以給你看一下我給你的轉賬記錄,”他話音一頓,又補充一句,“當然,你自己的身體也是最好的證明。”

以前她是姑娘,往後她是女人了。

慕北卿打開手機,要給她看轉賬記錄。

夏梨低下頭,“不用看了,我相信了。”

五百萬,能在一夜之間籌集夠數,若冇有付出點有價值的東西,是不可能的。

慕北卿依然抱著她,她也依然乖乖躺在他懷裡給他抱著。

現在她明白了,為什麼慕總不讓徐浪陪著她,為什麼這樣親密地抱著她,不是因為他是個溫暖上司,而是他們之間這層隱秘而曖昧的關係。

夏梨為自己的失去而難過,也為自己最終能幫父母解決問題而高興。

不管怎樣,木已成舟。

做人要有誠信才行。

“慕總放心,我雖然不記得這件事了,但我會履行承諾。”

慕北卿的手撫過她唇瓣:“那是最好不過。”

慕北卿凝視著遠處層層疊疊的樹木,看著那西斜的陽光斜穿進樹林,照在一地枯敗的落葉之上,他想到了自己死去的愛情。

那就這樣吧。

至少夜裡有個人能給他溫暖。

其實他剛纔有想過,趁著夏梨摔壞腦袋,忘了他們曾經發生過的一切,就此把那些事情永遠抹去。

就說成是預支給她的工資,不管她將來想不想的起事情的真相,這段曖昧關係就此結束。

這本來也是他想要的。

他在與夏梨發生過關係的第二天,就想起了小柒,心中對小柒的愛意也瞬間復甦。

他甚至立即找來夏梨,對她如實說了自己的情況,也算是提前終結了這段曖昧。

如果昨晚他冇有失控,冇有再一次將她留在自己的床上的話......

但在來馬場的路上,慕北卿還是向酒店打了電話,讓酒店人員查了監控,確定了昨夜不是夢,他和這個姑娘再一次發生了關係。

而夏梨以為他喝斷片,忘記了,故意不承認。

原本他們可以彼此假裝糊塗下去。

可是當他看著這女孩時,看著她略顯憔悴的美麗臉龐,看著她脖頸上被他留下的斑駁吻痕,慕北卿感到自己正病態沉溺其中,他想要收回之前說過的話。

他希望夏梨繼續兌現承諾,在法國期間,繼續做他的情人。

可是話已出口,該如何收回?

縱然無恥如他,也很難在這件事上反悔,而且那會兒,他心裡對小柒也還懷有希望和感情。

直到他在馬場偶遇小柒和霍聿森,看到她與自己再無任何可能,想著她的身子她的心,都已屬於另一個男人,慕北卿就覺得自己就像把拳頭全都砸在了棉花上,一肚子悶氣發泄不出來。

也是從這時候開始,身邊這個曾與他發生過曖昧關係的女孩成了他的寄托。

他想擁抱她,親吻她,用力地要她,把心中所有不甘與遺憾,都已這種方式發泄出來,隻有這樣,才能稍微找回一點點平衡。

該怎樣繼續這曖昧?

繼續以喝醉為由嗎?

在她不願意的情況下,他強行要她,那是犯罪。

就在慕北卿不知如何破局時,她摔下馬,再睜開眼時,突然說她忘記了他們之間發生過的事情。

所有拉扯都歸零,說過的話,可以不算數,哪怕是五百萬的成交條件都可以任由他篡改了。

而這一切,就像上天的安排。-林小柒聽到他十分自然地說道:“藥我已經買好了,現在抹上?”林小柒一下子睜開眼睛。霍聿森對她笑了笑,拿起床頭櫃上那個小紙袋,從裡麵取出了一瓶藥和一包棉球。林小柒驚恐地看著霍聿森,身子不由地往遠處挪了挪。霍聿森一邊看藥瓶上的說明,一邊說:“這個藥一天抹兩次,我們在這,還是去浴室?”林小柒立即搖頭:“不用,我已經冇事了!”霍聿森挑眉,再次坐在床上,將林小柒圈在床上:“這麼快?”林小柒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