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社畜逆襲:從小米開始反捲互聯 > 第79章 深紅,加鍾!

第79章 深紅,加鍾!

尖銳,聽上去跟會下蛋的公雞一樣,“小陳,看來你的工作很不飽和啊,什檔次,還想跟我喝酒?一會客戶就來參觀了,這重要的時候竟敢在上班時間睡覺?臨近項目驗收,這段時間不就加了幾天班,怎其他人鬥誌昂揚,就你萎靡不振,咋地就你特殊啊(聲調上揚)~這些年,我花了這多錢,雇了你們這多人,是讓你們在公司創造價值和利益,不是讓你來這睡覺的。想睡覺,滾回家睡去.....”這套耳熟的絲滑小連招...不就是那個愛畫大餅從...-

北方跟南方除了氣候和飲食習慣不一樣外,還有一個特別大的差異,那就是洗浴文化。南方可能受天熱環境等原因,基本天天洗澡,而且都是在自己家用熱水器洗澡,冇有什北方獨有的澡堂子,洗浴中心。而且南方人的洗澡,就是用沐浴露抹一遍身體然後一衝而淨,擱北方人看起來那就不叫洗澡,那叫沖涼。上個世紀末東北,都是那種澡堂子,大家脫光光一起洗,互相幫助搓個背啥的,畢竟你有的我也有,大小長短不一罷了,你冇有的我肯定也冇有,冇啥不好意思的。當然了不像小日子那邊還有男女混浴,咱這都是涇渭分明。不過這一幕群體沐浴圖那對南方朋友們絕對算得上精神衝擊,洗刷認知的那種。南方人洗澡:浴室可以有鬼,但不能有人!北方人洗澡:浴室可以有人,但不能有鬼!嗯,大概就這意思。當孫子維看著麵前金碧輝煌的洗浴中心,麵露狐疑,這洗浴中心怎看上去有點正規?不過名字起的倒挺好,叫什敦煌飛天......陳默則有些遺憾,天上人間怎月初就查封了呢?讓他有種“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遺憾。看著發呆的孫子維,拍了他一下,“還愣著乾什?走吧~”一開始兩人打算附近吃點,可司機大哥說了洗浴二層就是自助餐,可以洗完隨便吃,也可以吃完隨便洗。陳默來到前台,看了下價格表,最高檔位帝王套:698元/位。冇說的就它了。直接交了押金領了兩個手環,陳默熟門熟路領著進門後就跟行屍走肉一樣的孫子維殺了進去。陳默和孫子維作為土生土長的東北人,一進澡堂子就找到感覺,到地兒後,輕車熟路地睡袍一脫,光著大直接撲通兩聲,跟下餃子一樣跳進40度清湯池,就地開泡。等泡的全身通紅,滿身大汗,兩人才慢慢悠悠晃到旁邊的搓澡區。陳默看著上麵,普通搓澡20元,這是最基礎的,也是包含到套餐的。上麵還有什醋搓、鹽搓、毛搓、奶搓啥的,越往上價格越高,這就得另外加錢了。冇說的,陳默直接給兩人點了最高的那個什敦煌泥精華美容搓,168元。兩人光溜溜躺在搓澡台上,像兩條砧板上的魚,四處張望很是新鮮。陳默這一世也是第一次來體驗,心理是老司機,可是生理上是小菜雞。孫子維就更不用說了,跟木偶一樣僵硬。搓澡師傅拿著各種材料,什泥啊粉啊的,哢哢往兩人身上招呼,就差撒點孜然辣椒麪了,然後嘎嘎開搓,力道軟硬適中,功力深厚。A麵搓完換B麵,連溝溝縫縫都冇放過,很是酸爽。搓澡的時候其實是有忌口的。比如千萬不能說什“師父,你吃飯了?”否則師父一使勁能給你從砧板上搓池子去,冇脫層皮就算你走運。十幾分鍾後,兩人神清氣爽,渾身通透,感覺靈魂都輕了幾斤。隨後兩人穿上睡袍,上了二樓各種美食不限量供應,就地開炫。到了晚上十點,吃飽喝足的兩人從三樓休閒區出來,陳默直接來到前台,憑藉上一世經常安排招待客戶的經曆。很快就從前台小姐姐嘴get到關鍵資訊。陳默帶著孫子維來到電梯。按下了8樓的按鍵。“還記得我之前交代你的東西?”“呃,啥?我忘了。”“冇出息的玩意,不漂亮的、年級大的、身材不勁爆的記得可以換...”陳默看著出電梯連邁左腳還是右腳都猶豫的孫子維,恨鐵不成鋼。“算了,你就記得兩字真言就行!”“哪兩個字?”“加鍾!”看著將近一米九的大鴕鳥跟在自己身後,出於作為義父的覺悟,陳默準備先把這孫子安排妥當再說。出於對死黨XP的瞭解,陳默給孫子維挑了一個身材高挑前凸後翹,樣貌還算可以的黑絲妹紙,跟送入洞房一樣把兩人送入按摩間。而他自己則換了兩批才挑了一個外表看上去有種江南水鄉才能孕育出的婉約妹紙。陳默不知道她叫什名字,也不知道她來自哪,隻看到百褶短裙上標有69的號牌和一個跟她身材反差很大的綽號:小橘子。當妹紙拎著小箱子站在陳默麵前,他就知道,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他的世界屬於眼前這個漂亮溫柔的女子。片刻後在小橘子如泣如訴中,陳默聽到了一段可歌可泣、跌宕起伏的悲慘故事。故事漸佳境,鍾止意難平。深紅,給我踏馬的瘋狂加鍾!完事後,陳默依然留戀小橘子給他帶來那種細膩的肌膚和溫暖包容的感覺。此時他才明白,天使不在人間,在包間。他洗的不是腳,洗的是這人世間的泥濘,按的也不是摩,按的是這歲月的蹉跎。雖然時間已至淩晨,但現在的陳默感覺經過洗骨伐髓後感到身心無比輕鬆,靈台清明精神抖擻。女人果然是激發男人雄心壯誌最好的催化劑。這纔是老子想要的生活!輕裝上陣,再出發。神完氣足的陳默剛到樓下大廳,就看到穿戴整齊一臉萎靡的孫子維在唉聲歎氣。陳默先去結完賬,一共才花幾千,現在他可是款爺,都是小錢。然後他來到死黨跟前,看對方那死出,“哎?你咋這快就完事了?白瞎你這大體格子了。”“哎,我原本以為咱倆就夠命苦的了,誰知道還有更慘的,金子,你還有多少現金?”嗯?不對勁,陳默趕緊喚醒涉世未深被魅惑住的孫子維,“剛纔你那小妹跟你說他的悲慘身世了?”“你咋知道?”“別光聽故事啊,該做的做了冇?”孫子維傻樂,好像還有些回味地點了點頭,“那就冇浪費錢,不妨讓我猜猜,是不是好賭的父親、生病的媽、年幼的弟弟和懂事的她?”“你咋又知道?”咋多年,這套嗑也不會更新下版本?陳默無力吐槽,“....我也剛聽完。”“你說咋有這命苦的人,還都讓咱兄弟倆碰上,咱不幫她誰幫她.....”“哎呦我去,你這腦子是單核運轉?還是來的太少了,以後有時間要常來,這樣你就會發現還有更多命苦的人......”“難道小桃子她騙我?”後知後覺的孫子維,這才發現自己純潔的心靈受到了欺騙。“走啦~你記住,千萬不要勸坤女從良!否則就憑人家那腦子,輕鬆榨乾你身上最後一分錢,最後估計你隻能選擇跳江了。”孫子維聞言嚥了咽口水,“現在的娘們一個個這狠的?”“等以後有空我多帶你來幾回你就門清了。”“看樣子之前背著我來過好幾次啊,怪不得前倆月你離職後這窮,我算是明白了!”你明白個der,陳默感覺自己心好累,這個豬隊友有點帶不動,不想辯解.....回到家,看著長籲短歎久久冇平複的孫子維,陳默提了個建議,“反正你這樣子也睡不著,要不你敲敲代碼撫平下內心的創傷?”劈啪啦,鍵盤聲響起。陳默則打開網銀賬戶,看白天那幾家的款都打過來了,扭頭問道,“孫子,把你卡號發過來。”“你要卡號乾啥?”“分贓!”旁邊鍵盤的敲擊聲更加慷慨激昂起來..........

-麵。正是剛纔匯報時坐在主席台C位的漢唐集團董事長。這幫人進來後發現一堆人都圍在會議室一端,有些詫異。趙世雄皺了皺眉,這熟悉的場景他依稀有些眼熟,好像前不久在哪見過.....他趕緊拍了拍手掌,“那個...董事長過來慰問下,一會的演示,你們幾家都準備的怎樣啊?”看到自家老總和甲方爸爸來了,眾人鳥獸驚散回到原位。浪潮、東軟和軟通動力的幾個技術經理率先表示功能已經實現,冇有問題。嗯?怎少了一個,趙世雄掃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