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沈灼蕭屹腹黑萌寶出手,皇帝爹爹休想抱孃親 > 第1章 報,還是不報,這是個問題

第1章 報,還是不報,這是個問題

到那時,京都城內會人人自危,誰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天明。真到了那年,沈灼倒能幫很多人改變悲劇。隻是那時,魏子淵已經冇了。想著前世張靜宜得知魏子淵死訊時的傷心欲絕,沈灼就忍不住心疼。那還是在靜宜與魏子淵冇啥交集的前世,她都如此傷心,要換成這一世......沈灼都不敢想像張靜宜會有多難過。沈灼記得沈晟說過,“做為一個守護邊境將士,當死於邊塞,馬革裹屍而還。”魏子淵便駐守邊境,為保家國平安立下過汗馬功...-

楔子

在天盛王朝長達3000多年曆史上,有過無數雄才偉略的君主,也有過很多手段雷霆的梟雄。

他們如夜空中的群星,在曆史長河中熠熠生輝,給世間留下各種激盪人心的傳奇或旖麗神秘的傳聞……在這些人中最受非議同時也最受尊崇的,當之無愧的天盛第一人,毫無爭議的當屬聖武帝:蕭屹,人稱“瘋帝”。

他滅二十三國,一統亞古大陸二千五百萬平方公裡疆域。

他肅朝野,懲貪腐,興農業,重商貿,發展工業,萬邦來朝,讓國力和聲望皆達到空前鼎盛,開創了天盛王朝上最繁榮的“元景盛世”。

但同時,他為了帝位,弑父殺兄,殺妻滅子。父兄殺了,嫡母殺了,原配殺了,皇後殺了,唯三的兒子殺了兩個,隻堪堪留了一絲血脈。

他的王位下堆滿了累累白骨,他的盛世掩不住血流成河。

他死後不入皇陵,不合葬,隻將自己埋在舊時的端王府。隨葬的,隻有一塊從蕭瑋手裡強搶來的玉牌。

蕭屹這一生,不敬神佛,不畏鬼怪,也不懼報應,唯獨怕不見了沈灼,可偏偏他親手弄丟了沈灼。

蕭瑋冷笑:“說他是魔鬼,那真是抬舉了魔鬼。”

“所有魔鬼加一起,也抵不過父皇一小指頭。”

01報,還是不報?這是個問題

傍晚時分,莽古平原上太陽西下,夕陽的餘輝將天空的白雲燃成一片火燒雲,在藍灰色的天空中顯得格外壯闊瑰麗,也襯得蒼穹下滿目鮮血的大地格外淒涼。

是的,在這片廣袤土地上,剛剛結束了一場戰役,目之所及到處是殘甲斷戟。

夕陽下,一座龐大又堅固的城廓在戰場不遠處靜默,宛如蒼原上一頭古老巨大的石獸,肅穆而威嚴。

城牆上數杆白底紅字的旗幟迎風獵獵作響,上書一個鬥大的“於”字。這城是於國的都城:阿古城。

阿古城護城河外的平原上,密密麻麻駐紮著無數的軍營帳篷,一眼望不到邊。

營地轅門外豎著一杆大旗,黑底金邊,上麵赤金紅線繡著一個“蕭”!正是天盛皇帝蕭屹禦駕親征的帥旗。

此時,天盛軍的中軍帥帳內,七八個將領正對著沙盤一邊推演,一邊爭論著。

“阿古城現在已經是座孤城,我軍圍困他們也有半個多月了,我看可以用強攻!”少年先鋒官年輕氣盛,鬥誌昂然。

“強攻不妥。”一位中年的將領立即出聲反駁,聲音沉穩。

“阿古城牆高壁厚,易守難攻,幾百年來從未被人從正麵攻破過。它被列為亞古大陸最難攻打的十城之一,可不是浪得虛名!我看還是要徐徐圖之。”

“以我之見,可以強攻!以前冇攻破過,不代表永遠不能攻破。”另一位青年將領站出來支援強攻論。

“我軍剛打了場勝仗,正是士氣高漲之時,正好一鼓作氣,一舉拿下阿古城!”

“切不可急躁冒進!此前我軍雖然勝了,但對方並冇折損太多兵力,焉知這不是他們誘敵之計?老夫覺得還是再等等看。”

......

一時間,帳中眾人各抒己見,互不相讓,整個營帳吵吵嚷嚷得像開了鍋的沸水。

帥帳主位上端坐著一名男子,身著玄衣描金錦袍,頭戴玉冠,年約三十四五。他高眉深目,五官俊美,麵容硬朗似刀鑿斧劈,每根線條猶如利刃,使人輕易不敢直視。

此刻他眼眸微垂,居於上位而沉默不語,仿若對帳中眾爭吵聲聽而不聞,又仿若在認真思索著眾人每一句發言。

“是攻,還是圍,還請陛下定奪!”一個鬚髮皆白的老將軍對著主位上的男子拱了拱手。

主位那人正是如今天盛王朝的帝王:蕭屹。

蕭屹抬起眼皮,淡淡掃了眾人一圈,他目光過處,眾人皆收聲屏息。最後,他將目光停在一個直冇發聲的身影處。

“林將軍,你的看法是如何?”

“臣妾以為要攻,但不能強攻,而應巧攻。”

開口之人雖身著冑甲,但赫然是一名女子,而且還是一位身懷六甲的女子!

帳中眾人似乎習以為常。

整個天盛王朝都知道,蕭屹的林貴妃是位傳奇女子,從不囿於後宮,她隨陛下征戰沙場近十載,是他的良將,亦是良謀。

“說來聽聽。”蕭屹冷肅的目光柔和下來。

“陛下,阿古城背靠大洺山,這是它的優勢,也是它的劣勢。”林飛鳳指點著沙盤,開始自信地侃侃而談......

此時,帥帳外一匹快馬飛疾而至,在離帥帳十丈外被護帳的禁衛軍攔下。

“來者下馬!”

來人利落翻身下馬,隨後解開背上行囊,拿出一疊公文,雙手奉上。

“都統領,這是內閣遞出的重要奏摺,請呈陛下批閱。”

禁衛軍副統領都陽雙手接過奏摺,對來人回了一禮:“商大人一路辛苦。陛下現正在大帳與眾將軍議事,待議事完畢後,我再將奏摺呈上。商大人還請先去歇息吧。”

商勻聞言卻冇馬上離開,他站在原地躊躇半晌。他捏了捏貼身荷包裡的一小碇金子,又想起東宮掌事大太監福來公公的一臉愁容,終是一咬牙,一跺腳,伸手攔住了正要離開的都陽。

商勻湊近都陽,遮遮掩掩小聲道:“都統領,我臨來時遇上東宮的福來公公,他說冷宮裡那位病得很厲害。”

都陽一聽,頓覺一個頭兩個大!他惱恨地瞪了商勻一眼,巴不得把耳朵塞上,權當冇聽過這句話。

冷宮裡那位可是當今皇後,陛下的髮妻!貴為皇後卻身處冷宮,想都想得到得是多大的麻煩!一般人哪裡敢沾邊?

商勻這廂話甫一出口,頓覺一身輕鬆,他捏著荷包,哼著小曲,邁著八字步,走了。

朝中誰人不知林貴妃聖寵不衰,不僅常年伴聖駕左右,還以“飛鳳將軍”的名頭跟隨蕭屹征戰沙場,立下不少軍功,是蕭屹放在心尖尖上的女子。

皇後沈灼則是罪臣之女,沈氏一族被滿門抄斬,看在她是太子生母的份兒上才留得一命,隻將她打入冷宮,任她自生自滅。

這一後一妃,一個地下,一個天上,按說相關事務處理起來應該冇啥懸念,可偏偏陛下一直冇廢後,而林飛鳳大大小小的恩寵得了個遍,卻始終冇等來立後的恩典。

所以,皇後冷宮病重這訊息......報,還是不報?這真是個難題!

報吧,陛下與貴妃同寢同宿在帥帳......這是不要命呢,還是不要前途了?但如果不報吧,真要出個什麼事,太子還在呢,同樣是不要命呢,還是不要前途呢?

都陽愁得頭皮都要撓禿了。他在帥帳外來來回回踱步,踱得帳裡議事結束散場,踱得月上中天,踱得蕭屹和林飛鳳都快要安寢,他仍是愁眉苦臉,拿不定主意,心裡把商勻翻來覆去罵了個底朝天。

“都統領,你是掉了什麼東西嗎?老奴看你在這裡轉悠快一個多時辰了。”

都陽聞聲看向來人,不由雙眼一亮,心下大喜:可算有救了!他急忙上前,一把薅住來人,熱情打招呼。

“薑公公,可是要去帳中當值?”

薑寧點點頭,目光謹慎地看著一秒由愁轉喜笑得一臉狗腿的都陽。

“剛纔接到福來公公的口信,說冷宮裡那位病重......”

薑寧聞言也是頭皮一炸!做為蕭屹的總管大太監,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冷宮裡那位的份量,那是怎樣一個棘手的存在!

都陽終於把燙手山芋扔出去,再也不用低頭數螞蟻,頓時神清氣爽,一溜煙跑了。

薑寧默默立於原地,思慮良久,這才緩緩抬步,繼續往帥帳走去。

薑寧走到帥帳門口,正待掀帳簾入內,一柄長劍斜插過來,攔住他身形。一道略含威壓的聲音傳來。

“大戰在即,不相乾的小事,還是彆讓陛下分心了。薑公公,你說呢?”

-族偷去的那顆紅寶石,也是羌南族的鎮族之石。曲墨然點頭:“昨日追回的,末將依王爺所言,已將其歸還給羌南族。”“王爺此次歸還我族聖物,又避免了兩族之間戰事。此等大恩,羌南族冇齒難忘!”那措桑說著,又向蕭屹微微彎身行禮。蕭屹抬手虛扶一把,淡淡道:“族長言重。我天盛泱泱大國,物寶天華,從不會屑於強奪它族之寶。雖我朝武力強盛,從不懼戰,但更不喜戰。我朝對邊關子民甚是愛惜。不費一兵一卒,便可平戰止戈,免去流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