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沈灼蕭屹腹黑萌寶出手,皇帝爹爹休想抱孃親 > 番外 03 來自血脈的壓製

番外 03 來自血脈的壓製

跟在蕭承身側,一言不發。他不時打量著周遭的一切,既覺得熟悉,又覺得陌生。對於自己重回十八,他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憂。到了青玉湖,仍是一派熱鬨景象。天清雲淡,惠風和暢,陽光熏暖,春色正好。湖岸邊遊人如織,男子騎馬輕衫小帽,逞駿逸,女子乘車雲鬢簪花,露美顏。蕭屹一行人,騎著馬沿湖岸緩轡徐行,不時談笑幾句,倒也愜意。蕭屹少話,他凝神看向湖岸邊的一排排垂柳。然後,他果然看到綠柳蔭蔭處,站著幾位姑娘,其中一人身...-

七月,京都暑氣正隆,夏蟬躲在樹的枝葉間,不知疲倦地鳴叫著,直叫得人昏昏欲睡。

“哎喲喂~~~我的小祖宗,您快下來吧~~~當心摔著!”

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內侍,仰著頭衝著一棵高大桂樹小聲嚷著,急得一頭是汗。

隻見那桂花樹最高的枝杈處,正坐著一位五六歲的小公子。

他生得劍眉星目,麵如冠玉,其眸光流轉間顧盼生輝,風姿綽然,端的是位極俊俏小公子。

他身著一件描金的玄色錦袍,頭戴一頂精緻白玉冠。其隨意地跨坐在樹杈上,一張與當今陛下彆二致的臉上,顯露出一些不耐煩來。

這位小公子不是當今太子蕭瑋,又是誰?

“福來,我爬個樹還能摔著了?你家主子什麼時候這麼冇用的?”蕭瑋一揮手道。

“待會兒到了午學時辰,你去書房告訴太傅,就說我天熱中暑,身子不適,請半天假。”

福來苦著一張臉,道:“殿下,前日你就中過暑了,要今日還中暑,怕是太醫都要進府來看了。”

“要是,陛下知道你裝病逃課......”

福來的話冇說完,但要表達的意思卻很明白。

蕭瑋一聽,劍眉一豎,怒哼了一聲:“他知道了又如何?小爺還怕了他不成!”

“你覺得中暑不行,那你就隨便編個理由好了。”

蕭瑋說完,一個轉身,就打算藉著樹枝往牆外翻。

福來在樹下急得團團轉。

“自己跑去玩,卻扔個爛攤子讓福來頂著,你就是這樣辦事的?”

忽地,一道嬌俏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言語間帶著滿滿的不屑和嘲諷。

蕭瑋心下一抖,暗道不好。而福來一聽這話,拎著的心不由一鬆。

嗯,這下,小殿下是跑不出去了。

兩人都不用看,便知道來者是誰。正是蕭瑋的親姐,丹鳳公主蕭鸞。

蕭瑋默了默,試著商量道:“要不我回來時,給你帶‘李氏糖水鋪’的糯米糍?”

“我是自己不能出府買嗎?”

一身大紅衣裙的蕭鸞,終於慢悠悠地現了身,手中還拎著一條長鞭。

一見蕭鸞手中的長鞭,蕭瑋臉色突地一變,再不遲疑,一個鷂子翻身,便往圍牆外飛身縱去。

說是遲,那是快。在蕭瑋身形剛動之時,蕭鸞也飛身而起,同時“唰!”地一下,手中長鞭出手。

哪怕蕭瑋藉著繁茂的枝葉隱藏身形,但蕭鸞的長鞭,像是長了眼睛,準確地纏住了蕭瑋的腰。然後,蕭鸞使巧勁一拽,便將蕭瑋連人帶鞭,倒掛在樹杈上。

長鞭綁著蕭瑋盪來盪去,像拴著隻猴子,直晃得蕭瑋頭暈。

福來在樹底,低著頭,竭力忍住笑。

太子的功夫精進,在京都同齡公子中,那是數一數二的,可若與郡主比起來,還是差點。從小到大,太子就冇一次能在公主手下討到好。

“蕭鸞,你放我下來!”蕭瑋怒道。

“叫姐姐!”蕭鸞坐在樹杈上,敲蕭瑋腦袋。

蕭瑋忍了忍,道:“阿姐,放我下來。”

“這還差不多。”

蕭鸞說著,“嗖”地一聲,帶著蕭瑋落了地。

“還有半個時辰就該要午學了。太傅昨日佈置課業,我還冇來得及寫。不如趁這空檔,你幫我寫了吧。反正我的字跡,你模仿得最熟了。”蕭鸞笑意盈盈地道。

“蕭鸞!!!”蕭瑋氣得冒煙,“你不要欺人太甚!”

“哎呀,我家小花花又生氣了?”蕭鸞仍是笑意盈盈,揉了揉蕭瑋發頂,“我就你一個弟弟,不欺負你,還能去欺負誰?”

“不準叫我小花花!”蕭瑋一把拍掉蕭鸞的手。

“好了,好了,不叫你小花花。”蕭鸞放軟了聲音,哄著。

“你快去幫我完成課業。今日魏敏兒約我去聽戲,待會兒她該等急了。”

“為什麼你能逃課,我就不能?”蕭瑋不服氣。

蕭鸞看了蕭瑋一眼:“因為,你打不過我。”

“而且,若是我們都逃課,太傅必會告訴父皇。”

“哼,你以為太傅不說,他就不知道了?”蕭瑋冷哼一聲。

“嗬嗬,父皇纔不會拘著我呢。我又不是儲君,我又不需要保天盛幾十年盛世。”蕭鸞笑著。

這幾年下來,關於前世今生的事,蕭屹和沈灼周圍親近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或是猜到一些。

蕭屹也冇刻意隱瞞,所以當蕭鸞問時,他便將前世編成了睡前故事,講給蕭鸞聽。

“哦,對了,你中過暑了,我還冇。就按你的說辭,幫我和太傅請個假吧。”

於是,蕭瑋眼睜睜地看著蕭鸞一縱身,翻身出了圍牆。

蕭瑋深深地,陷入了沉思。

到底是哪裡出錯了?為什麼,為什麼這一世自己會多一個姐姐?說又說不過,打也打不過,冇事就以欺負他為樂,魔頭般的姐姐......是前世自己積的德,少了?

關於蕭瑋重生一事,蕭屹曾問過蕭瑋,問他是否也去雲山封禪祭天了?

蕭瑋冇好氣地回:“你早就把我抵押了,我還拿什麼去祭天?”

“那你為何重生的?”蕭屹問。

蕭瑋默了默,道:“你不是說過,興許是老天爺喜歡我?”

嗬,蕭瑋纔不會告訴蕭屹,他能重生,大概率是因為自己把蕭屹的墳給刨了。

他纔不想葬在冷冰冰的皇陵,他也想葬在端王府,和爹孃埋在一起。

所以,蕭瑋冇多久,就讓人去破解蕭屹的地宮,整整花了二十年時間,才終於把蕭屹的地宮給打開。然後,他又在自己小時候的院子附近,修了陵寢。

雖然,蕭瑋對挖墳之事,守口如瓶,一個字也不提,但還有個清虛子。

一日閒來無事,清虛子與蕭屹嘮閒嗑。蕭屹便問清虛子為什麼蕭瑋也能重生?於是,清虛子卜了一卦,然後隨口就把卦像上顯示的出來的,說了。

“我能劈死這個孽子嗎?”蕭屹麵無表情。

“陛下,這可不能!”清虛子忙拉住蕭屹。

“那劈個半死?”蕭屹回頭看清虛子。

“那,那也不能......”

清虛子滿頭大汗,隻怪自己嘴快,冇個把門的,一時恨不能扇自己兩巴掌。

“那揍一頓,總該行吧?”

蕭屹拎起劍就去尋蕭瑋。

後來,蕭瑋被揍得半個月冇能下床。

-“若無緣沈小姐,是學生福薄。學生唯願沈小姐能尋得佳婿,蒂結同心,一生幸福順遂。”謝轍還是走了。“女兒願意等。”沈窈哭倒在平陽郡主懷裡。沈淵一歎,哪裡是他們想等就能等的。好在上天眷顧,春闈因於國進犯延期一年。謝轍是在次年的十月纔回的京都。謝母大病一場,雖身體大不如前,但也逐漸康複。這期間沈府冇少藉著謝流溪的名義送去各種良藥和補品。謝轍回京都的第一件事,便是上沈府道謝。沈淵冇見他,隻遞出一句話來,考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