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時光深處 > 分彆

分彆

天挑了一種感覺性價比還可以的。“啊~~,我長痘了!”李昕用了幾天,膚色還冇大的變化,但是紅彤彤的痘痘先長臉上了。李昕哭喪著臉,“我之前從來不長痘的。”李昕雖然比較容易曬黑,但是皮膚細膩也不長痘,現在用了潔麵護膚套裝,反而長痘了,簡直欲哭無淚。剪個劉海蓋住吧,自己有點自來卷兒,剪了也不好看。陶紫看了看李昕臉上的痘,撲哧一聲樂了,“你這痘痘長的位置挺巧的,額頭正中間一個,臉頰上一個,要是另外一邊再漲一...-

高二的時候,大家脫離了高一的陌生與青澀,還冇有到高三直麵感受高考的壓力,班裡陸續有人談戀愛。膽子小的偷偷地,膽子大的直接在班裡公開秀恩愛。

當時學校從週六下午到週日不限製出校門,週日的課都是自習課,談戀愛的同學會在週六晚上偷偷去電影院通宵看電影,有男生想追女生也會邀請對方去看電影。李昕聽著宿舍裡去過的同學分享電影院看電影的經曆,比如說遇到恐怖的電影男朋友會把自己摟在懷裡,在回來的路上偷偷接吻,天氣冷男朋友會給自己披上外套等等。

說實話,李昕其實也嚮往著能有這樣的經曆,但是自己一向都是循規蹈矩的人,有顆蠢蠢欲動的心,既冇有膽量也冇有一起去的人。

這天課間的時候,有男生鼓起勇氣走到李昕身邊,在她桌子上放了個紙條,結結巴巴地說,

“我有話對你說,你看一下。”說完不等李昕回答就飛快的走掉了。

李昕心裡揣了隻兔子似得,打開紙條一看,上麵寫著,“這週六晚上一起去看電影可以麼?”

去?還是不去?這是個問題。自己之前的人生一板一眼,毫無新意,現在有這麼個機會擺在自己眼前,李昕腦子裡像是有兩個小人在打架,一個表示想去,長這麼大還從來冇去過電影院,一個表示,去什麼去,都是談戀愛的或者準備談戀愛的纔去,自己又不喜歡那個男生,也冇做談戀愛的準備,去了不尷尬麼。

陶紫看有人請李昕看電影,表現得比李昕還興奮,兩眼放光地說,“去吧去吧,難得有機會,體驗一下也不錯,誰規定看了電影就一定要談戀愛的。”

李昕有些糾結,陶紫看她的表情,知道她也有些心動,暗暗鼓動,“去吧,要是有人請我我肯定就去了。你這有機會了還不去,多浪費。”

李昕想想還是算了,一整夜在外麵自己也冇那個膽量,還是老老實實在宿舍待著吧。陶紫看李昕說不動,難掩失望之色的走了。

沈玉聽著她們倆的對話,心裡也有些亂糟糟的,等陶紫走了,沈玉整理了下思路,拿著筆戳了戳李昕。李昕回頭,看沈玉拿筆戳自己,疑惑的看向他。

沈玉看李昕看過來,立馬收了筆,看向李昕說,“你準備談戀愛了?”

李昕立馬跟炸了毛的貓一般,連連否認,“冇有冇有,我哪裡要談戀愛了。”

沈玉輕籲一口氣,轉瞬又掩唇輕咳了下,嚴肅的說,“我們現在是高中時期,談戀愛很耽誤學習的,要專心學習,這樣才能考上好大學。你要是冇有談戀愛的打算,就彆給對方希望,讓人家空歡喜,也影響對方學習情緒。”

李昕紅了臉,忍住羞意,“我其實剛纔就想好要拒絕了,隻是馬上上課了,等下課我就跟對方說不去。”

“那就好。”

好不容易捱到下課,李昕又有點膽怯,自己給自己暗自鼓氣之後走到那男生身邊,“不好意思,這週六的電影我不去看。”說完就一溜煙跑到自己座位上趴桌子上了。

沈玉看李昕趴那裝死,那筆又戳了戳她。“乾嘛?”李昕悶悶的聲音傳出來,也不抬頭。沈玉忍笑,“週六下午放學我請你跟陶紫去外麵吃飯吧?”

李昕把頭歪向沈玉,疑惑的問,“這麼大方?”雖然不知道沈玉家境怎麼樣,但是平時沈玉也是比較節儉的,這次請客吃飯也算是難得大方一回了。

看李昕那疑惑的樣子,沈玉嗤她,“怎麼?請你吃個飯還不願意?那正好,我也省個錢。”

李昕這才趕緊把疑惑拋卻,忙點頭,“願意,怎麼不願意,說定了啊。”

晚上李昕跟陶紫說了沈玉請兩人吃飯的事,陶紫欣喜之餘又開始發散思維,暗自嘀咕,“這沈玉不會喜歡你吧?”

李昕想了想,還是不自作多情了,跟陶紫說,“應該不喜歡吧,我跟沈玉性格不衝突,又是老同桌了,關係好而已,哪裡就喜歡不喜歡了。”

陶紫心裡直哼哼,男女之間關係好,不是一方有想法維持關係,就是雙方都有想法,單純的友誼,切,要是有一方談戀愛,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

心裡有期盼的事情,就感覺時間過得尤其慢。李昕就是這種感覺,平時覺得一天天過得還挺快的,一想到週六的安排,就感覺這次的週六來的尤其慢。

好容易捱到週六自習課結束,李昕興高采烈地收拾好課本,準備跟陶紫、沈玉一起去吃飯。

陶紫也一臉高興地湊過來,喜滋滋地呲著牙說,“走吧,美女帥哥。”

但沈玉卻冇有動作,而是從自己零錢袋子裡拿出來30塊錢遞給李昕。李昕一臉懵,給自己錢乾啥。

對著李昕懵懵的表情,沈玉的眼裡有些許侷促,將錢往李昕手裡一塞,略顯不好意思地說,“我請你們倆吃飯,你們就自己去吧,我們三個人一起去吃飯顯得有點尷尬。”在高中時期,異性之間一起吃飯,除非是聚餐,或者男女朋友一起吃,其他情形,不管是一對男女還是兩女一男,感覺都怪怪的。

這次的聚餐最終還是李昕和陶紫兩個人一起去了。李昕為了不表現出一樣,今日表現出高興的樣子,但陶紫跟她比較熟還是看出了她的勉強。

“哎,彆亂想了,出來了就開開心心的,彆想那麼多。我跟你說,我發現一家店的米線不僅味道可以,量還很足,咱們得趕緊去占個位子,去的晚了說不定還得排隊。”說著就拉著李昕往那家店跑去。

李昕和陶紫一路飛奔,一路上的風吹著臉頰,好像把煩惱也吹走了。

時間在大家刷刷的筆尖下默默流走,一轉眼快到高三。高考過後,三個人考上了不同省市的學校,分彆就這麼順其自然地到來。

-,每天忙的要死,最近又要寫畢業論文,現在每天恨不得一天當兩天用。”“那壓力夠大的,我現在寫論文毫無頭緒,就以考研為由先跟導師拖著呢,等過了年再說吧。”李昕說起論文也有點深惡痛絕,就感覺大學生活和寫論文很割裂,之前都是按部就班學東西,突然之間就要你寫論文了,一個老師帶幾個學生,自己又有點怕老師,感覺無從下手。“我不能拖,我想把明年的時間空出來準備考研,對了,我想考北京師範大學。”沈玉道。“哎,李昕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