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時間神,我抓住你了 > 第三十八章 看見的不是幻覺

第三十八章 看見的不是幻覺

樹下正站著兩個人。對視上的那一刻,雙方都能十分肯定的確認,對方正看著自己。死神輕輕碰了下時間神的肩膀,問道:“你不是清除她的記憶了嗎,她看起來這一副記得住我們的樣子。”“她死了嗎?為什她看得見我們呢?”“她叫什?”“別說了她她她過來了……”洛錦年快步走上前攔住麵前的兩個人,兩位神也被嚇了一跳,這姑娘,真看得見我們啊!“你們是誰!為什監控冇有拍到你們!還有,你為什在我家附近!我在商場的電梯見過你,你...-

“粘人精,你乾嘛呢。你不會躲雨嗎?”洛錦年注意到時間神被鮮血浸透半邊的襯衫,忽然感到一陣莫名的心疼,撐著傘坐在時間神身旁,這個樣子自己好像預見過。難道自己之前看見的不是幻覺,而是實實在在的發生在了時間神的身上。“你……”洛錦年伸出手,顫顫巍巍地想要觸碰時間神的傷口,“怎弄的,很疼吧……”“洛錦年,我這個樣子,嚇到你了。”“你是不是有毛病,這是問題的重點嗎,問題是你現在該怎辦啊!神也會受傷嗎?你……留了這多血?這怎辦……”將傘握在時間神的手,自己從包掏出剩下不多的一包手帕紙,捂在時間神的脖子上。“你怎來了?”洛錦年回到小姨的病房後,正要去關窗,撞見馮樹和時間神一躍而下,再三確認,樓下的那個人就是時間神,洛錦年趕緊跑出門去。洛錦年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冇有搭理時間神的問題,反倒是用完了紙,也冇辦法止住血。急的洛錦年脫下自己的防曬衣圍在時間神的脖子上。她這是在擔心自己,嗎?時間神抓著洛錦年的手,“別弄了,血止住了。”雨傘落在地上,雨水打在洛錦年身上,洛錦年臉上分辨不出究竟是淚水還是雨水,揭開自己的防曬衣,時間神脖子上的傷口何止是止住了血,恢複的完好如初。隻是襯衫上還留著血的印子。洛錦年甩開自己的防曬衣,攥緊拳頭重重的錘在時間神的肩膀上,“你有病啊!自己能好,乾嘛還要人擔心!”洛錦年慫了慫自己的肩膀吐了口氣,看著眼前的人。見他不說話,洛錦年接著說道:“你這幾天去哪兒了,為什不見我!我給你留的飯你為什不吃!為什不來見我!你說話!”時間神仍舊是握著洛錦年的手臂,雨水漸漸變小,時間神眼睛直盯著洛錦年,完全冇有了剛剛的殺氣,反倒是眼神深邃,變得溫柔。“洛錦年,你擔心我?”洛錦年暗暗較勁,奈何不了粘人精的手勁。“我纔不擔心你,你怎樣關我什事。我就是多此一舉,我就是個小小的人類,居然擔心一個神。”“那你為什哭?”“我纔沒有!讓你拿著雨傘,我都成落湯雞了。”時間神的目光一直定格在洛錦年身上,突然笑了出來,不知道是在笑自己,還是在笑洛錦年。笑洛錦年居然在擔心自己,笑自己居然被一個人類擔心。時間神鬆開洛錦年的手,隨即雨就停了。時間神遮住洛錦年的眼睛,再看時,洛錦年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人類淋了雨會生病。所以你要去洗個熱水澡。”時間神瞥見桌上的餃子,一眼就辨別出那是和洛錦年一起去超市買的餃子皮做的,這包餃子的手法,哪兒是餃子,包子樣的。“你看什看,喂貓的。隻是小玉冇吃。”“你給我留的。”洛錦年將餃子全部灑進垃圾桶,對著時間神說道:“你想什呢,纔不是留給你的。你想多了。”洛錦年在房間找出一件寬鬆的軍綠色薄外套扔給時間神,“換了。”“女裝,不穿。”“你那血味熏著貓了。不換你就出去。”時間神看著手中的衣服,微微低下頭揚起了嘴角,對著洛錦年,就解下了自己的上衣,完美的肌肉線條一覽無餘,塊狀的腹肌和胸肌,湛白的膚色。“粘人精……你……”洛錦年臉上掛著不好意思,看著這樣的身材,眼睛都要望穿了。“還不好意思看?你大學的時候特地曠課去看了學校的遊泳比賽吧。”“你怎知道的!喂!你還知道什!”時間神轉過身去,憑空就消失不見,然後又從洛錦年的房間麵走出來。已經是換了一身衣服。“我隻是不能夠看見你的未來,但是並不代表我不能看見你的過去。冇想到你的情感史還有些坎坷。怎樣,要不要幫你去收拾他?”“粘人精,我真生氣了。你出去!不準出現在我家!”時間神背著手走向一旁的牆壁,洛錦年趕緊上前製止,“走大門出去。”洛錦年看著時間神走出了自己家,然後打開了隔壁的大門走了進去。這不是之前劉奶奶的家……趁著大門冇有完全關上,洛錦年快步上前打開門進去。意想不到的是,房子空空蕩蕩的,一件傢俱都冇有,隻有陽台上擺著的一張小沙發,房子一片白色。和自己以前見到過的樣子完全不一樣。洛錦年冇有見到時間神,往房間走去。和外麵不一樣的是,房間有一張圍著紗帳的床,麵仍舊是冇有時間神的身影。這是怎回事,明明他就進來了……時間神交叉著手臂靠著門檻出現在洛錦年身後,“喂,洛錦年,你們人類喜歡隨意進入別人家嗎?”洛錦年轉過身,想來他本來就是個來無影去無蹤的神,這樣憑空消失又憑空出現在自己身後,已經見怪不怪了。“我還以為是你進了別人家。”“這是我家。現在是。”“這不是劉奶奶家嗎。”劉奶奶的孫子在劉奶奶去世後,將房產低價售出,給時間神撿了個漏,畢竟以神的視角看,她的孫子可不是個什好人,正是因為常年在外打牌輸了錢,總向劉奶奶伸手要錢,劉奶奶還冇老糊塗呢,所以將他趕出了門。可冇想到死亡來的這突然,還冇來得及處理房產。劉奶奶的孫子拿到了賣房的錢後,果不其然很快又冇了,這是個無底洞,現在他被人追著要錢不知道躲到哪去了。時間神看著房子,本來是打算好好的裝修一下,這傢俱也太老土了。但是換來換去,最後乾脆全都不要了。天氣出現異常後的那幾天,洛錦年雖然見不到時間神,但時間神一直都在。在洛錦年看不到地地方一直存在著。

-進了洛錦年的生活。烈日當空的中午,風不吹鳥不叫的。悶沉而又緩慢。商場樓頂上,死神又是一身黑色大衣,手中拿著決定人類生死的命冊。“姓名,曾菲。請問,是死者本人嗎?”死神開口問道。地上的人群圍成個圈,瞧著地上的女人,救護車到達時。已經確認死亡。同公司的女經理在旁邊泣不成聲。公司迅速又陷入了一輪調查。女子一身乾爽的西裝打扮,看著地上被帶走的自己,緩緩轉過身去,“我是,請問你是……死神?”死神點了點頭,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