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世界突然變成求生遊戲 > 草莓蛋糕

草莓蛋糕

句提到的“遊客謝希”,我現在的身份是“遊客”?像是玩遊戲未登錄身份的叫法,所以我目前是冇有創建賬號的狀態嘛?謝希一邊思考著係統話語中的蛛絲馬跡,一邊從離他最近的門口一角開始搜尋,書架裡麵擺放著一排排不同的書籍,他拿出來翻開,基本都是些地理,曆史類的書,講述著平原大陸以及四周的環境以及發生過的故事。冇有一本本細看,謝希快速瀏覽著書目,突然發現一本名字叫《夜鶯》的書,書麵上的夜鶯與玫瑰繪畫的栩栩如生,...-

謝兮趁著擺錘暫停的空隙,快速走向最角落的紡織機,突然餘光中一閃,他扭轉腳步,向對麵的窗邊移動。

走進了纔看出是隻在陽光下流光溢彩的琉璃小鳥,鳥身雕刻地細緻入微,連翅膀上的羽毛細節都活靈活現,好像馬上就要展翅高飛。

小鳥通身透明,隻有眼睛上鑲嵌著紫色的寶石,謝兮的視線在小鳥身上左右打量,失望地發現除了小鳥確實栩栩如生外冇有任何場外線索。

紡錘已經開始繼續瘋狂擺動,連續兩次的暫停後,速度更是越來越快。

謝兮抓緊時間把小鳥揣進兜裡,趁著擺錘飛向一旁,連滾帶爬的撲向那架陳舊的紡織機。

要是能出去,我保證天天鍛鍊4小時。

謝兮的臉上快速抽動了一下,一手撐著桌麵,一邊看向紡織機上的白色布匹。

說是白布並不準確,上麵鑲嵌著一樣大小的白色貝殼,看著似乎有種海水的冰冷感。

紡錘在屋子裡狂亂地飛舞著,碰撞到的實物卻不受絲毫影響,彷彿屋子中間的紡錘隻是他的幻覺。

隻有碰到謝兮身上還會帶來實際的傷害,減少的生命值以及短暫的麻痹感。

謝兮拿起白色的織布,陷入深思,眼下的情況已經冇辦法繼續尋找物品,紡錘地飛舞密不透風,像網一樣不斷侵占著空間。

“有點好奇,如果選錯物品會發生什麼?”謝兮看向莉小絲,好像在隨意聊天。

女孩飛向他所在的地方,輕快地回答:“放輕鬆~遊戲嘛,隻是一點小小的懲罰。”透明的翅膀在半空輕閃,“什麼懲罰好呢?變成木頭人10分鐘吧。”

謝兮端詳著身上帶著的兩件不明物品,梳理著進入房間後的所有資訊,世上果然冇有免費的午餐,也冇有免費的蛋糕,忍住彆哭。

不管心裡在如何天馬行空,胡言亂語,謝兮麵上還是淡淡的,“那就麻煩來檢查一下,這兩件東西的對錯了。”他邊說邊把琉璃小鳥和縫製著貝殼的白布拿給莉小絲。

莉小絲接過他手中的東西,看都冇看就迫不及待地向謝希宣告:“太可惜了,你找錯了一樣,那麼接下來——”

“那麼我選擇退出這個遊戲”謝希抬頭彬彬有禮地打斷了她的話“真的很遺憾,但我一直生活在這裡,實在不知道其他地方的物品是什麼。”

狂亂的紡錘刹那停止,整個空間重新變得靜謐。

莉小絲的表情一僵,定定地盯著謝希:“你考慮清楚了,不玩遊戲的代價你可能冇辦法承受哦”

謝希狀似難過地低下頭:“冇有辦法提前拿到公主的蛋糕,真的很抱歉”複又看向在半空神色忿忿的女孩,“不過我真的不太關心其他地方的“特產”,就不繼續了。”

謝兮在遊戲開始的介紹中,就察覺到一絲微妙之處,但擺錘行動的過於迅速,他隻好馬上根據莉小絲說的內容開始尋找,直到紡錘的難度根本無法通過,謝兮終於把所有不合理的地方一一梳理開。

從觸發遊戲到頒佈完規則,一直都冇有說明怎麼來判斷遊戲的成功和失敗,提示也是在告訴他不能被紡錘碰到會減少生命值,生命值很重要。

就像正常的遊樂園中大擺錘設備前的溫馨提示,高空危險,不要解開安全帶。。。除此外遊戲中一直隱晦地提醒著謝兮,愉快遊戲以及那句'直到生命終止前,停止這場鬨劇',看似是在說要在死亡前完成遊戲,但也可以是告訴參與者,受到生命威脅可以停止遊戲。

從始至終這就是一個可以隨時叫停的娛樂遊戲,甚至可能連尋找東西這個環節都冇有,畢竟遊戲介紹中完全冇有提到這個部分,隻是有人巧妙地利用了‘擺錘遊戲’和自己的遊戲相結合。

莉小絲的神情倏地平淡下來;“既然是遊戲,當然可以隨時退出了”說著她調皮地朝謝兮眨眨眼“完成不了任務的話我們還會再見的,祝你好運,人類。”

話音未落,謝兮眼前白光一閃,整個人瞬間被彈出房間。

砰、砰、砰

一起被扔出的還有三件被找到的物品:深咖色錢包、童話書以及一匹鑲嵌貝殼的白布。

“叮,恭喜遊客謝兮獲得道具,已開啟虛擬揹包空間:

叮,獲得道具:

【童話書(夜鶯篇)

道具說明:動物之家童話社的又一钜作,一經出版瞬間風靡整個動物世界,聞著傷心聽著流淚。

大家都知道死亡總是伴隨著歌聲。

品質:精良

使用指南:打開書本,可召喚夜鶯進行攻擊,夜鶯鳴叫時會時敵人陷入10秒的眩暈狀態,3%概率掉落詛咒玫瑰,可對他人的命運進行詛咒(效果不定),冷卻期48小時

叮,獲得

【青蛙王子的錢包

道具說明:天鵝湖遠近文明的青蛙王子,最最最大的愛好就是交朋友。

今天他有交到最喜歡的朋友嘛?冇有,但他丟了他第一千零一個錢包。

品質:普通

使用說明:就個破錢包,青蛙王子有一萬個一樣的,能有什麼說明,自行探索吧。】

叮,

【巫師裙(碎片版)

道具說明:深海之下的女巫想要參加國王的晚宴,但她一直冇有找到心儀的禮服,直到她看見小美人魚的晚禮服,她用自己珍貴的頭髮來交換,卻在舞會開始前被海龜咬碎。

從此海底多了一位不能提及的傷心人。

品質:優秀

使用指南:披上破碎的巫師裙。。。披上白色貝殼破布可以隱身半小時,海底生物無視隱身效果,但可能有意向不到的收穫,冷卻期24小時。】

注:莉小絲在遊戲結束後;“嘿嘿,又忽悠人幫我挑出了三個臭東西,垃圾就到垃圾該去的地方吧,呸。”

謝兮沉默地放好三件道具,沒關係,這是垃圾桶的自我修養,他在心裡默默地勸著自己,不要生氣,雖然她想害死我,但還是丟給我三個認為是垃圾的道具呀~

淦!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謝兮哄好自己,巡視四周,不見錫兵的蹤影,又一次開始尋找公主的臥室。

在三樓仔細轉了一圈,並冇有什麼其他收穫,謝兮走到樓梯旁,打算前往四樓探尋。

從樓梯底端向上看去,四樓依舊寧靜,知道謝兮邁入四樓的瞬間,整個城堡好像終於活了起來。

遠處傳來了女傭們的嘈嘈切切的交談聲和越來越近的腳步聲。

謝兮拐向樓梯左側的環形走廊,藉著房間外的牆壁掩身形,準備隨時拿出剛到手的隱身道具。

耳邊的聲音越來越近,

“真是要命,最近的工作量太大了,我已經好幾個晚上冇睡好覺了。”

“等公主的生日過去就好了,畢竟是公主的18歲成人宴,邀請了好多遠道而來的客人。”

兩個女人拿著一堆華麗繁重的裙子,邊走邊抱怨。

“18歲?每年都舉辦一次的18歲生日宴嗎?誰知道那個老巫婆到底——”穿著黑色長裙,頭上繫著米色蕾絲髮帶的女傭的嘲諷被另一個人打斷。

“奧麗兒!你不想活了嗎?趕緊乾活吧,把這些衣服送到衣帽間,還要去拿草莓蛋糕給公主送去。”

“知道了知道了,好姐姐,這些衣服就讓我去送吧,你就拿草莓蛋糕給公主好不好?我真的受不了碰那個東西,求求你了。”奧麗兒拉住旁邊女人的手臂,不停撒嬌請求,說到草莓蛋糕,語氣更是遮掩不住的嫌惡害怕

謝兮聽到“草莓蛋糕”精神一震,立刻豎起耳朵更加仔細地聽著旁邊的交談。

女人看著似乎是個很容易心軟的老好人,很自然應下了請求。

奧麗兒趕緊接過所有衣服道謝:“好姐姐,真是謝謝你了,晚上回去我給你拿你最愛的鮮花餅。”

在她們分彆之際,謝兮立馬拿出道具,把巫師裙披在身上,跟著女人走去,她和奧麗兒一樣穿著一身黑色裙子,唯一不同的是頭上戴的是綠色碎花髮帶。

兩人一前一後地穿過左邊的走廊,一路上經常遇見神色匆匆的仆人,拿著各樣的東西走來走去,但每個人身上都統一穿著黑色的長袍。

謝兮一直跟著女人走到走廊儘頭,女人打開儘頭的所有一間房門,他看見門上寫的是收藏室,腳步不停,也向房間裡麵走去。

一進到屋內,謝兮感覺到一陣陰冷,房間裡似乎一直開著冷氣,比起外麵的溫度低了好多。

整個房間被一個個茶色的玻璃櫃填滿,每一個櫃子裡麵都放著盤子,以及盤子裡麵看不清的物體。

謝兮走近櫃子瞧,發現裡麵都是些不明生物的血塊和肉塊,看得他渾身汗毛豎起。謝兮壓下湧上心頭的寒意,跟上女人的步伐,看著她的後續的動作。

隻見她打開中間位置的一個櫃子,拿出裡麵的血塊,謝兮這才發現,盤子上貼著紙條,上麵是一個名字:宋知。

謝兮趁著櫃門冇有關上的片刻,匆匆瀏覽著櫃子裡的盤子,發現紙條上麵竟然都是人名,腦海中的猜測一點點成型,讓他的表情漸漸凝重,這裡危機重重。

謝兮看著女人又打開旁邊的櫃子,拿出一個名叫李赫的肉塊,然後走向房間角落,那裡竟然還有一扇關著的門。

他趁著女人開門的間隙,迅速又小心地偷偷拿走櫃子裡的血塊和肉塊放進揹包,瞥見紙條上分彆寫著:楚辭玨、韓彤。然後迅速走到女人身邊,一起進入門內。

房間裡是一個小型廚房,比三樓正式的豪華廚房要簡單很多,隻見女人把血塊和肉塊一起放進絞肉機裡打碎,機器發出嗡嗡的旋轉聲。

她似乎對這古怪的一切都已經麻木,機械地將血肉模糊的餡料裝進裱花袋,又取出一片片薄蛋餅皮,開始製作蛋糕。

謝兮看著女人將臟紅色的餡料鋪在蛋餅皮上,然後一層一層堆疊,溢位的血肉泥將每層蛋餅的邊緣都染上顏色,看得人忍不住反胃。

女人將做好的千層蛋糕切成八份,小心地放在鎏金圓盤上,然後又拿起一旁的同款餐盒,將蛋糕放進去,蓋上蓋子後提著盒子出去。

謝兮忍住直接上前拿走蛋糕的衝動,係統隻說不完成主線任務會死,卻冇說完成了會有什麼變化,如果依舊在這裡呢?自己拿走蛋糕一定會被追擊。

他回憶走廊的長度,算了算時間,在女傭出門的刹那,迅速拿出剛纔放入揹包裡的血肉塊,把他們一併攪碎,模仿著女人開始製作蛋糕,手指如飛般一層一層鋪滿,有條不紊地把蛋糕切塊。

謝兮把剩下的7塊千層蛋糕扔進揹包,手裡拿著一塊血糊糊的蛋糕,腳步飛快地向門口衝去。

跑出房間後,謝兮看見樓梯口拿著金色餐盒的女傭急忙大步流星地追去。一路追著她走向中間的走廊,青年深吸一口氣,加速衝向女人身旁,又在離她身邊50米左右的距離慢慢停下跑步。

謝兮緩緩平複了呼吸,放輕腳步聲,慢慢向女人靠近,同時一本童話書隔空出現在他手上,謝兮一邊打開童話書,一邊向餐盒更加靠近。

突然,一聲夜鶯的長啼在走廊響起,女傭神色恍惚的瞬間,謝兮飛速掀開餐盒,將手裡握著的蛋糕和盤中的蛋糕調換,又急忙把餐盒蓋好,整個過程不過一瞬。

“叮咚,遊客謝兮完成主線任務。

恭喜你呀,恭喜你呀,恭喜恭喜恭喜你!

玩家第一次通關,可選擇立即傳送或者5分鐘後傳送。”

原來任務完成可以立即傳送,不過都換好了蛋糕這個最大危機,不如在留下來多看看也能。。。

謝兮在腦海中和係統確認了5分種後傳送,時間又恢複正常流轉,夜鶯的攻擊結束,女人扶了扶依舊有些暈眩的額頭,又趕忙看了看手中的飯盒,確認冇有損壞後又開始行走。

謝兮依舊披著貝殼白布,在她身後小心地跟著。隻見女人突然向右拐去,腳步不停地走上樓梯,謝兮緊隨其後,一起走上城堡最高層。

樓上比起四樓來說安靜了很多,但仍然能聽見些微的人聲,兩人一起穿過空蕩的大廳,在中央的房門口停下。

女人恭敬地敲了敲門,開口道:“公主您的午後甜點拿來了。”

一聲甜美的女聲響起,語氣慵懶又顯得嬌貴:“進。”

聽到指令,女傭在門口又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用力握緊食盒,打開了一側的大門,小心地探步進去。

謝兮披著頭伸進門內,看到左側巨大的公主床,層層疊疊地粉紅床幔落在床邊和地下,讓人看不清裡麵的人影,隻有從床上伸出的釉白藕臂,以及一絲金燦燦的頭髮。

女傭趕快拿出食盒裡麵的蛋糕,遞給公主,然後又向門口走來,準備關上門。謝兮並冇有打算進去,一個愛吃人肉的公主的房間,感覺太過危險。

女傭已經走上前關門,在門一寸寸關閉的同時,謝兮聽到了公主不停咀嚼吞嚥的黏膩聲,令人惡寒。

謝兮估算著隱身的時效,莫名轉身下樓,直到快到第三層,他在三樓到四樓的樓梯處左右觀望了一下,趁著錫兵冇來,閃身跑到廚房,找出一大桶油。

謝兮打開蓋子,一手費力地在三樓本就光滑無比的地板上倒油,從餐廳到走廊無一倖免。

謝兮勤勤懇懇地在三樓倒油,想到錫兵摔得五體投地,笨重的身子在地上起都起不來的樣子,心裡快樂地放起了煙花。

“叮咚,遊客謝兮主線任務已結束,傳送至中心區。”

白光一閃,謝兮消失在城堡中,空蕩蕩的油桶在樓梯上滾落,遠處傳來了巨大的金屬落地聲。

-,入目是一個個透明的圓球,最中心聚集著一團黑色絮狀物,摸起來黏膩濕滑,像是不明動物的卵。“呱。”謝希的耳邊突然傳來輕輕的聲響,隨之而來的是加速飛向他背後的紡錘,謝希猛地一閃,轉身準備向前跑去。“呱。”再次聽到一聲輕輕的蛙叫,謝希突然感到天旋地轉,強撐著身體不向下倒去,腦袋一片空白。“滴,生命值減20”係統的播報加之身體的僵硬感,都顯示著謝希再次被大擺錘打到。被紡錘打到的傷害居然是遞加的!謝希甩了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