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詩酒雙絕:一劍開天,校花崩壞了 > 第380章 氣血灼金,難以想象的大事!

第380章 氣血灼金,難以想象的大事!

以他如此出色的天賦和資質,想要當他的對手,至少也要個高考前三甲的成績,而且修為還不能太低。而在他們眼裡,葉軒是絕對比不過楚雲飛這樣的絕頂天驕。甚至於,連霍天辰和楊虹穎他們都比不上,哪有資格和徐浩修這等強大的天驕交手?楚雲飛隨後說道:“這小子就不勞你們費心了,今日這場高考,我會用實力狠狠地把他踩在腳下!”“有你這話,我覺得這高考狀元肯定是穩了!”“雲飛,我看好你!”李明宇和徐浩修同時對他豎起了大拇指...-

啪嗒!

當靈血劍胎落在葉軒手上時,林滅也是因為氣血幾近枯竭,而重重跪倒在地。

抬起頭,目光顫顫地看向那個年輕俊美的身影。

他的瞳孔中,早就是充滿無儘的恐懼之色。

“葉軒,你已經搶走了靈血劍胎,又耗費了我九成以上的氣血!”

“如今我已是一個廢人,求求你讓裴統領放了我吧!”

他之前囂張,是因為身懷靈血劍胎,知道裴雲虎暫時不會拿他怎麼樣。

然而現在,靈血劍胎被奪,因為氣血損耗導致修為也是暴降,他現在是真的怕了。

強烈的求生欲下,隻好向葉軒苦苦地哀求著。

葉軒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抱歉,我做事喜歡一不做二不休,冇有幫人求饒的習慣!”

刷!

指尖一道劍氣驟然爆閃,直接洞穿了林滅的腦門。

對於葉軒而言,林滅既是死有餘辜,且自己本就是對他出手了,乾脆來一個斬草除根更好!

附近的監牢中,看到葉軒這連番出手的妖魔歪道們,皆是嚇得渾身微微發顫,隻感覺脊背一陣陣發寒。

他們此刻強烈地感覺到,這個外表看上去如此年輕俊美的人族天驕,他纔是真的像一個絕世大魔頭。

說殺就殺,斬草除根,毫不留情!

哪怕是真正的邪魔,見到他都得害怕啊!

葉軒自是不會去關注這些被嚇到的邪魔歪道,而是將注意力重新放回到靈血劍胎上。

掌心中靈氣湧動,瞬間即將靈血劍胎融化成一道血色之光,然後吸收進了體內。

呼!

當SSS酒劍仙靈吞噬了這一道血氣之後,葉軒的周身再次閃爍出明耀的火紅光輝。

這一瞬間,以他為中心,方圓數千丈的範圍內一片血氣之海,沸騰不息。

那濃烈無比的血氣,猶如是驟然落下來的一輪太陽,瘋狂地朝著外麵釋放出灼灼的熱浪。

所到之處,空間都是肉眼可見地波動起來。

就像是被灼熱無比的火焰炙烤一樣,給人一種如同置身於三伏烈日下的灼燒感!

看到如此情景,就連身為六品大武師的裴雲虎都是不禁露出讚歎之色:

“葉軒兄弟如今的氣血強度,早已不能用氣血如陽來形容了,隻怕是氣血灼金四個字才能配得上!”

“想我如今已經恢複了六品修為,但是這氣血的強度,和你的比起來,還是略遜一籌啊!”

感受著體內氣血至少增強了三成左右,葉軒這才收斂氣血,迅速地歸於平靜。

喝了一口酒後,他淡淡然地一笑,對於裴雲虎的誇讚,一副雲淡風輕的神態。

裴雲虎說道:

“剛纔我看到你的氣血中出現了九足金烏的異象,想必定是靠著某個機緣,服下了至少是S級的金烏丹!”

“如今又吸收了靈血劍胎,當真是如虎添翼啊!”

葉軒笑道:

“那還要多虧了裴統領你慷慨,將此劍胎送給我!”

“嘿嘿,咱們自家兄弟就不用如此客套了!”裴雲虎嘿然一笑,接著說道:

“再說,此劍胎被林滅融入體內,若無你這等劍道妖孽,怕是絕對不能輕易取出!”

“所以,這便是你的機緣,我隻是在其中發揮一點作用罷了!”

看到裴雲虎如此客套,葉軒也不再多說。

隨後便和他按照原路,準備返回到地麵上。

在此過程中,所到之處,四周的監牢中皆是一片寂靜。

剛纔那些叫囂嘚瑟的妖魔邪道們,但凡是看到葉軒走過來,無不是弓著腰或者趴在地上,一副戰戰兢兢的神色。

哪還有半點囂張的感覺?

對此,葉軒自然也不會去在意,隻是三步一行,兩步一停地喝著酒。

時而和裴雲虎說笑兩句,慢悠悠地穿越了第三層的整座監牢,然後進入電梯返回地麵。

在離開後院,進入前院之後,葉軒本打算直接離開鎮魔司。

然而接下來一個使者的出現,卻是讓他改變了想法。

隻見此使者匆匆地來到葉軒和裴雲虎麵前,在分彆給他們行禮之後,說道:

“統領大人,之前在東海海域禍亂的魔族,我們已經追查到了大概的行蹤!”

“而且,您之前讓我們追查的人奸,也是有了一定的訊息,今晚極有可能和這一幫的魔族見麵!”

聞言,裴雲虎一雙虎目中微微閃爍精光道:

“也就是說,今晚我們鎮魔司很有希望,將他們一網打儘?”

“是的,大人!”使者連忙點頭讚同。

裴雲虎點點頭,看向葉軒道:

“葉軒兄弟,之前在魏統領的酒會上,那個向厲候泄露你身份的人奸,今晚終於是有訊息了!”

“你要不要一起跟過去看看?”

葉軒記起來,當初剛到魔都冇多久,被巡防司統領魏勳邀請的酒會晚會上,隱藏著的人族奸細,將自己的行蹤和身份泄露給了魔族劍修厲無極的老祖厲侯。

後來,自己和裴雲虎聯手殺了厲侯,當時裴雲虎就決定要追查這個人奸的蹤跡。

既然找到了,那他自然不會錯過這樣的事情。

“嗯。”

看到葉軒點頭,裴雲虎隨即清點鎮魔司的精銳。

然後按照追查到的資訊,直奔魔族的藏身之處而去。

在此過程中,葉軒也是聽裴雲虎詳細解釋,說黑虎幫吞併天陽幫的那一晚,東海海域的凶獸作亂,便是有魔族從中作梗。

所以,他們現在要去的位置,就是位於東海海域中的一座小島。

根據使者們追查到的資訊,魔族有極大可能就藏在那裡!

……

魔都錦繡彆墅區。

此乃魔都十大頂級奢華的彆墅區之一,和蘇家投資的天麟彆墅區,乃是同一個檔次。

此區域中的每一棟彆墅,都是價值十億以上。

但凡是住在這裡的人,非富即貴。

且不是普通的富貴。

而都是有著武者的身份,在魔都的武道界,都有著一定的影響力。

作為魔都的名門望族之一,祁家便是居住在這座彆墅區的中部區域。

此時,占地接近上萬平米的奢華院落中,一片燈火通明。

祁家的家主祁洪誌,一襲頂級奢侈的西裝。

手中拎著一隻看上去是由某種玄金打造而成的法器箱子,正準備走出彆墅的大門。

“爸,這麼晚還要出去啊?”

祁思明剛從外麵回來,看到行色匆匆的祁洪誌,便順口問道。

祁洪誌頓了頓,上下打量祁思明一眼,隻見他氣色有些低迷,便說道:

“我聽你媽說,這幾日你都是有些魂不守舍的,到底出了什麼事?”

看著祁洪誌威嚴的目光,祁思明重重歎息一聲,說道:

“還不是因為蘇淩煙?”

隨後,他便是將前幾日在峰羅山脈中,遭遇葉軒和蘇淩煙的事情講了出來。

“那葉軒天賦超絕,長相又無比俊美,很明顯蘇淩煙對他十分動心!”

“我後來還聽蘇長雲說,提及葉軒時,蘇淩煙的態度十分堅決,非要和他來往!”

“爸,你說這種情況下,我哪有希望去追求蘇淩煙?”

看到祁思明提起葉軒時那一副挫敗的神色,祁洪誌緊緊皺了皺眉頭,冷冷道:

“原來是因為葉軒那個小子!”

頓了頓,他伸手在祁思明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一下,一臉篤定的神色。

“順輝,彆泄氣,今晚爸就去幫你想辦法,剔除掉葉軒這個絆腳石!”

說完之後,他不再多言,而是拎著箱子匆匆地走出了家門。

看著他的背影,祁思明不由得想到。

自家父親為人一直謹小慎微,但今晚竟會對自己講出要消滅葉軒這樣的話。

足以可見,今晚父親一定會去做一件難以想象的大事!

-往山穀口的人實在太多,他們也懶得擠進去,便隨便選了一條旁邊的小路。朝小路口走了約莫百丈之後,忽然聽到山穀口那裡傳來一些人爭執的聲音。“這條路是我們先到的,你們應該在後麵等我們過去!”“哼,路又不是你們學校開的,憑什麼我們要讓你們?”山穀口並不太寬闊,而由於一下子衝過去太多人。這就導致,魔都大學的學生和禦靈大學的學生們產生了一點爭執。甚至有人在爭執中大聲說道:“我們幾個都是覺醒了c級的器靈,不服氣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