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使君侃授 > 我不識君啊

我不識君啊

,又像是有些什麼說不清的感受,心裡一抽一抽,然後就是一陣絞緊,他有些難受,神色也有所體現。眼前人看著他,全然漆黑的眼眸竟然生出點點的光瑩,眉頭皺成川子,那人吐息的聲音也變得劇烈,聽去有些波瀾不定,許子規看著聽著覺得心頭髮癢發麻。什麼都忘記了,什麼趕路,什麼鄉試,他突然間諸拋之腦後。那人緩緩抬手,又剋製又激動,手指細而長。許子規被他深情又含著淚的目光燙了一下,意識有些飄飄然,就聽他開口。“夫君…好久...-

“我唯救你,對眾生不公,我罪該萬死。”

“含煙,是我負你,一輩子太短了,下輩子我去愛你好不好?”

施含煙淡淡苦笑“好啊,你來找我罷,那我也等君,盼君,待到逢君,愛君。”

然後無聲的看著寧擅深黑的眼眸,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寧擅便埋在他的頸肩抽泣,說不出話,他要麵臨的是深愛之人在自己懷裡消亡,可他什麼都做不了。

山河萬息,風雨兼程,施含煙化作一道薄煙從寧擅的指縫間溜走,擁過他的臂膀,他的胸膛,再輕輕觸過他的唇,將他掛在臉上的淚掀起便成細碎水點。

後來,仙界一大動盪,寧擅花了三年為自己已故的夫君正名,被天下人鄙夷唾棄的時候,寧擅隻會說:

“我夫君是善妖,善妖,你們為什麼就不懂呢?”

斯人已逝,正名後冇過多日,仙界第一宗師也殉情了。

這就是市坊口口相傳的故事,上修仙界的存在世間無人可知,還有人說,“我當時在場的冇錯,那大妖那時身邊都是金光,那個寧宗師就抱著他…”然後許子規冇有聽下去,他也是休息片刻在旁飲著茶聽見的。

他無甚興趣,奈何那人的嗓門大得離譜,將耳故意掩堵倒有些顯得矯情。

他起身欲走,卻迎麵撞來一個身姿嬌小的女公子,她嬌歎一聲,被許子規拉了回來。

“不好意思…我不知公子要起身,走得快了些。”

“無妨,女公子無事便好。”

見許子規態度謙和,那女公子非說要賠禮道歉什麼的,許子規笑著回絕了,然後她還在滔滔不絕,就被剛剛那誇下海口的“說書人”製止住了。

“嘿,還不快走。”那個人看著強壯,比許子規高整整一個頭,他站起來,眉眼透著匪氣,他的瞳孔竟是清亮的玉湖色,卻讓人盯得發毛。

那個女公子竟然就灰溜溜的走了,眼神夾雜著一絲不甘。

“呃…嗯公子…這是?”

那男子痞裡痞氣,“江湖上多了這些騙子,那人一看就是。”

“噢,多謝公子。”許子規抱拳。

那人打量著許子規,見他端端正正,長得也秀氣大方,活脫脫的讀書人氣質,他一向是對這些不大喜歡。

“你是來參加鄉試的嗎?”

“是,公子也是嗎?”

那個人搖搖頭,“不是,我是凡夫俗子,對這些不感興趣,也不配…”

“冇有,人各有誌,公子活的無愧就好。”

“嗯,你倒是會安慰人”他平常見的都是些毛毛躁躁,總是覺得自己高人一等的讀書人,今日一見許子規,也才感到了一種真正儒雅的氣質“我叫方小彼,你呢?”

他看著許子規的神色,平靜親和,他總是凶神惡煞的模樣,卻在他的眼睛裡看不到驚恐躲避。

“許子規。”少年淡淡的笑意,映在方小彼的眼裡。

方小彼點點頭,“多謝你的肺腑,許子規,我記住你了,後會有期。”然後轉身擺了擺手。

“方公子,後會有期。”許子規也擺手道彆。

然後他也提著扁木婁子,抖了兩抖,向前趕去,大街人潮擁擠,偶爾會有幾個小孩子從他的腿邊擦過,離鄉試大堂還有些時日,他的想法是這些時日風餐露宿。

等到了那裡留些時日,找個客棧住下,銅板還能剩些。

京中大街就是繁華,香食的油煙氣滾燙撲來,味道膩人,讓他不禁吸了吸鼻子。

他拿帕子抹了抹額間的汗,就途經一塊榜前,那裡烏烏泱泱的圍滿了人,他們七嘴八舌的在嘈雜生中議論。

“啊?好大的本事,什麼家的人讓鄉試大堂換了位置。”

“是啊,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錢能使堂後移啊。”

什麼?鄉試?

許子規本來無心停留,卻在聽到後停下了腳步,他在人群中踮起腳尖。

上麵是一個晴天霹靂的訊息,鄉試大堂換了位置,從原本的地方,換到了京中深處,也就意味著,他三天本該到達的路程,現在加快步伐也隻能在七天之內到達。

好生不公…

許子規皺起秀氣的眉,在原地思所了不到一分鐘,立刻撒腿,棄下正在焦灼思考的魂魄,身體反應永遠是最快的,向前跑不到幾米,魂魄又融回來了。

他是寒門,勤學苦讀隻為今朝一試,為了往後的榮華富貴,功成名就,也為了學習一身的本事,報效國家。

不想了…他念,一人獨身也能創造奇蹟,他加快步伐的跑,穿過人潮如織,在光鮮靚麗的衣裳裡穿梭,他是鮮豔裡唯一一抹灰色。

扁竹婁子框框的響,他不知跑了多久,路程一定是提上來了,但自己也是累到不行。

他手倚著硃紅色的木柱喘息的時候,被往來的人擠上了台階,他打了一個踉蹌,低著頭打拾了衣襬,正抬眸欲走,便對上了眼前一人的目光。

許子規一驚,剛剛累得始終低著頭,冇有注意到身前一直站著一個人。

那個人穿著金邊的騷橙色長袍,火紅的暗紋,羽狀金冠,點著翠色瑪瑙,眼睛是漆黑到探不透的眸孔。

許子規刹時也定在那裡了,大腦空白,像是被嚇的,又像是有些什麼說不清的感受,心裡一抽一抽,然後就是一陣絞緊,他有些難受,神色也有所體現。

眼前人看著他,全然漆黑的眼眸竟然生出點點的光瑩,眉頭皺成川子,那人吐息的聲音也變得劇烈,聽去有些波瀾不定,許子規看著聽著覺得心頭髮癢發麻。

什麼都忘記了,什麼趕路,什麼鄉試,他突然間諸拋之腦後。

那人緩緩抬手,又剋製又激動,手指細而長。

許子規被他深情又含著淚的目光燙了一下,意識有些飄飄然,就聽他開口。

“夫君…好久不見。”

意識回籠,許子規瞪大了眼睛,在腦海裡反覆辨析這句話,什麼……東西?

“公子你認錯人了吧。”

然後許子規撓了撓頭,神情儘是不解,才感覺自己的臉有些褪不掉滾燙。

那人定定的看著許子規,像是在思考和消化,那人眉眼好看,俊俏模樣看得人舒服。

許子規被盯得不自在了,又喃喃了一遍。

“公子,你…認錯人了吧?”

然後換來眼前人一陣爽朗的笑聲,他笑盈盈的,比起剛剛多了些調戲意味。

“冇有認錯,你是我夫君無錯。”

-人搖搖頭,“不是,我是凡夫俗子,對這些不感興趣,也不配…”“冇有,人各有誌,公子活的無愧就好。”“嗯,你倒是會安慰人”他平常見的都是些毛毛躁躁,總是覺得自己高人一等的讀書人,今日一見許子規,也才感到了一種真正儒雅的氣質“我叫方小彼,你呢?”他看著許子規的神色,平靜親和,他總是凶神惡煞的模樣,卻在他的眼睛裡看不到驚恐躲避。“許子規。”少年淡淡的笑意,映在方小彼的眼裡。方小彼點點頭,“多謝你的肺腑,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