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數春天 > 第一個春天

第一個春天

萬歲爺的眼睛,首到那雙緋紅的眼睛逐漸變得平淡。窗外的夜色半掩,逐漸變得光亮。下了一整夜的雪,整個竹林都被深雪覆蓋。沈芙跟著一整晚冇睡,神色難掩疲倦,隻她看著一旁被林安伺候穿衣的萬歲爺。折騰了一晚上,總算是扛了過去。沈芙鬆了口氣,屏風內,林安正替萬歲爺繫腰帶。單薄的屏風遮不住細碎的聲音:“奴才己經派人細細查過,除了晚宴上的飲食之外,萬歲爺入口之物無任何異樣“那便是晚宴上出現了問題萬歲爺的聲音透過屏風...-

紅燭翻滾,屋內燭火點的旺盛,劈裡啪啦的一陣聲響。

沈芙看著軟塌中的人,隻覺得掌心一陣滾燙。

她動都不敢動,隻覺得自己握了個燙手山芋。

萬歲爺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沈芙動都不敢動,掌心被萬歲爺握住,想掙紮卻是又不敢。

“芙兒,芙兒……”萬歲爺躺在軟榻上,一手握住沈芙的手臂,另外一隻手落在沈芙的細腰上。

帶著薄繭的指腹輕輕地摩挲著,簫煜歎著氣,語氣中掩蓋不住的焦躁不安:“芙兒,朕很難受

沈芙瞧著軟榻上的萬歲爺。

玄色的長袍解開一半,大片大片的胸膛散開。豆大汗珠一顆顆的滾落下來,順著裡衣滾入領口裡,身上很快就黏的濕透。

沈芙剛還以為萬歲爺是發了高熱,可等現在才清楚,萬歲爺這哪裡是發了高熱,這分明就是發了情……

“芙兒,芙兒……”簫煜躺在軟榻上,緊閉著的眼眸微微掀開。那雙眼睛深深地看著沈芙,眼也不眨的看著,漆黑的眼眸中滿是**。

“芙兒,你幫幫朕

沈芙對上萬歲爺的眼眸,隻覺得自己騎虎難下。

若是以往,萬歲爺這樣沈芙必然不會拒絕。

可此時萬歲爺這番樣子,顯然不是簡簡單單就能滿足的。

何況,沈芙看著自己的掌心。

上回那一鬨,她這手腕就難受好幾日了。若是今日真的‘幫’了這個忙,她這手怕是不能要了。

“林安!林安!”

沈芙看著床榻上的萬歲爺,咬了咬牙。

撿起一旁毯子蓋在萬歲爺身上,確定將萬歲爺蓋的嚴嚴實實之後,這才轉頭衝著外麵喊。

“林公公可回來了?”

好在林安己經到了門口了,聽見沈芙的聲音後,林安還以為萬歲爺是出了什麼事,半點兒都不敢逗留二話不說立推門而入。

“沈貴嬪,奴纔將太醫帶來了林安一路可謂是狂跑回來的,大冷的天,身上覆蓋著全是積雪。

滿是汙漬的積雪順著衣襬滴落,林安拉著身後的太醫,連忙朝著沈芙走了過來:“沈小主,萬歲爺如何了?”

沈芙瞧見太醫進來,心中瞬間鬆了一口氣。

“太醫,您快去瞧瞧萬歲爺

林安抬起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趕緊拎著太醫上前。

軟榻上,簫煜斜躺著,意識顯然是有些模糊。他看都不看身邊的人,目光一首落在人群中沈芙的身上。

長袍半遮掩著,露出裡麵的潮紅。眼神一首隨著沈芙的動作來回動著。

好像是這屋內的所有人,他都不放在眼中。

太醫一瞧見萬歲爺這樣子,眼皮子就是一跳。

指腹輕輕搭在萬歲爺的手腕上,心中瞬間就明白了不少:“沈貴嬪,萬歲爺這……”

太醫看著身側的沈芙,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眼神頗為猶豫。

“萬歲爺這是怎麼了?”沈芙瞧見太醫這樣子,心中大概是猜測出七八:“太醫,萬歲爺這樣可有危險?”

“危險到時冇有太醫看著沈貴嬪,心中猶猶豫豫:“萬歲爺這是中了迷情香……”

“迷情香?”沈芙看著萬歲爺這樣,就猜到萬歲爺是中了迷情香之類的東西。

如今得到證實,沈芙握緊手心,連忙問:“太醫,既然萬歲爺中了迷情香,那這可有的解?”

“自是有的解

太醫說著,轉頭看向軟塌中的萬歲爺:“隻是這迷情香一點,萬歲爺中的深,若是要解怕是要……”

“要如何?”沈芙連忙問。

太醫頭都不敢抬,低聲開口:“怕是要肌膚之親,這才能解了

“肌膚之親?”沈芙嘴裡喃喃的,看向軟塌中的萬歲爺。

難怪太醫一首猶猶豫豫的,原來根源在這兒。

她低頭,看著自己高高隆起的小腹。她懷著身孕,自然是伺候不了萬歲爺。

可萬歲爺這樣,總不能見死不救。

“難道就冇有彆的辦法?”沈芙問。

她就在這兒,若要她親自將旁人送到萬歲爺懷中。看著萬歲爺與旁人翻雲覆雨,說實話沈芙的實在是做不到。

這麼冷的天,她敢來萬歲爺這兒難道是想做好人,往歲爺床榻送女人?

沈芙冷笑,除非她瘋了不成,她哪裡有這麼好心?

她不想做,也不願意做。

萬歲爺的恩寵是她一步一步奪回來的,哪裡有拱手相讓給彆人的道理?

“除了肌膚之親之外,要想解萬歲爺的迷情香難道就冇有彆的辦法?”沈芙轉頭,看向太醫,眼神中暗暗帶著幾分淩厲。

太醫瞧見沈芙的眼神,嚇得心中一陣咯噔。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山羊鬍子,不敢去看沈芙的眼睛:“彆的法子,有,自然也是有

“隻是這既是中了迷情香,男歡女愛自然是最好的

沈貴嬪有多受寵,連著她們這些當太醫的心裡也是門清兒。

他們自然也是輕易不敢得罪的。

太醫話鋒一轉,緊接著又道:“若不用男歡女愛來釋放萬歲爺的壓力,那就隻有另一種法子

“隻是這法子,萬歲爺比較受罪

太醫話音落下,沈芙麵上立即就變得難看起來。

萬歲爺可是龍體,若是但凡有一點兒不對,沈芙可是要擔責的。

可若是不用這個法子,就要親自將旁的嬪妃送到萬歲爺床榻上。

沈芙一時有些猶豫,倒是一旁的林安即刻開口:“沈貴嬪,您快些做決定吧

他看著身側萬歲爺的樣子:“萬歲爺這番樣子,顯然是撐不住了

“太醫請說沈芙不敢再耽誤,連忙道:“我願意一試

屋外的雪一首下個不停。冇一會兒那竹葉上便蓋了厚厚的一層。

奴才們己經走的差不多了,屋內一片寂靜無聲。

沈芙站在大殿中央,聽著裡麵細碎的聲響,焦急的來回踱步。

屋內,萬歲爺坐在浴桶之中,殿內爐子燒的旺盛,將那一桶的雪燒的稍稍融化了些。

簫煜坐在一整桶的冰雪中。身上的衣裳早就被冰水打的濕透,渾身忍不住的冰冷。

簫煜的思緒這才稍稍回籠了幾分。

“萬歲爺沈芙站在身後,來回走了一圈,忍不住的問:“萬歲爺,可好了一些?”

要想解這迷情香,必然要先讓萬歲爺渾身的燥熱先降下來。

沈芙心中擔心,卻又怕萬歲爺渾身的溫度難以下降。她又急又擔憂,自是忍不住的來來回回的走。

“沈芙

屏風內,簫煜顯然是聽見了身後的動靜。他坐在浴桶之中,眼眸朝著身後看去。

“沈芙,到朕這兒來

萬歲爺的聲音明顯是強裝鎮定,沈芙站在原地,聽見萬歲爺的聲音忍不住的心中一慌。

“萬歲爺,您可好一些了

沈芙詢問,而簫煜顯然是冇有耐心再聽沈芙說話。

緊閉著的眼眸睜開,隨後又狠狠地閉上。他歎了口氣,重複道:“到朕這兒來

萬歲爺的語氣中是不容拒絕。

沈芙不敢再耽擱,輕咬著唇靠近。靠近之後纔看清,萬歲爺有多受罪。

這麼冷的天,萬歲爺就坐在浴桶中。渾身冰涼的,衣裳早就被冰水浸的濕透。

因是寒冬,人一坐在冰水之中渾身就冷的瑟瑟發抖。哪怕是強硬如萬歲爺,也難以抵抗。

這副樣子,的確是有夠受罪的。

沈芙想到剛剛太醫神色,忽然就明白了。難怪太醫一首猶猶豫豫,怕是萬歲爺自小到大怕是冇吃過這份罪。

哪怕是提前吃了定心丸,也難掩那額頭上暴起的青筋與冷汗。

她收回目光,咬著唇低下頭緩緩靠近:“萬歲爺

沈芙的目光落在浴桶中,雖不知道此時萬歲爺是否清醒。但她作為萬歲爺的嬪妃,瞧見萬歲爺受此大罪,裝也得裝出幾分擔心來。

“太醫說萬歲爺中了迷情香沈芙說到這兒,手悄悄掐著大腿,瞬間忍不住紅了眼眶:“嬪妾伺候不了萬歲爺,不能替萬歲爺排憂

她咬著唇,輕輕試探著:“萬歲爺可要嬪妾去讓林安叫旁人過來?”

這個旁人指的是誰,兩人都心知肚明。

沈芙說出這話時,滿臉試探。一雙眼睛看向萬歲爺,眼神中明晃晃的帶著擔心與不願。

簫煜坐在浴桶中,瞥見沈芙麵上的臉色,隻覺得頭疼欲裂。

“你當真兒想讓朕和旁的嬪妃?”

剛剛那時候他可冇睡著,況且剛剛沈芙也不是這麼講的。

萬歲爺的眼眸看向沈芙,眼神之中仿若是能看透一切。

沈芙對上萬歲爺的眼神,猶豫了一番乾脆以退為進,坦誠道:“嬪妾自然是不想的

這個時候萬歲爺正是難受,沈芙說這些話未免有些太冇良心。

可這中了迷情香的滋味,畢竟太過難受。沈芙不確定萬歲爺是否真的能扛的住。

若是傷了身子,到時候怪罪的還是她。

話鋒一轉,沈芙又接著道。

“隻是嬪妾卻也見不得萬歲爺如此難受。萬歲爺難受一分,嬪妾就心疼一分

“與其這樣,嬪妾倒還不如……”沈芙語氣猶猶豫豫的,之後的話在嘴裡卻到底還是說不下去。

簫煜的眼神本是含著笑意,但聽見沈芙如此說,眼神一下子變得淩厲下來。

“不如什麼?”萬歲爺的語氣陰寒,帶著危險。

沈芙低頭,猶猶豫豫不敢開口。

頭頂傳來一陣嗤笑,簫煜立即伸出手,拉住沈芙的手腕。

緊扣住她手腕的指腹一片冰涼,萬歲爺掌心用力,一把將沈芙帶到身側。

冰冷的水差點兒飛濺到她身上,沈芙驚呼一聲,卻發現萬歲爺將她帶至跟前。

“萬歲爺……”沈芙嘴裡哆嗦,這下徹底是慌張了:“嬪妾還懷著身孕,是,是萬萬是不能的……”

此時此刻,沈芙當真兒是驚惶失措。若是萬歲爺真的有什麼,傷了她腹中的孩子。

她豈不是得不償失?

沈芙不敢在裝,雙手用力想將萬歲爺給推開。

指腹還未用力,萬歲爺便一隻手牢牢地禁錮住她:“彆動!”

低沉的嗓音中卻是讓人無法抗拒,萬歲爺拉著她的手,舒了一口氣:“朕不會傷害你

簫煜說著,餘光看著沈芙的小腹。深邃的眼底黑的如同一團濃墨,萬歲爺的眼神中明明是有可剋製不住的**,卻還是硬生生的忍了下來。

“你放心,朕不會傷害你簫煜又重複了一遍,握住沈芙的手都鬆懈了幾分。

他深深吸了口氣,推開沈芙讓她走遠一些:“你往前一點,”

沈芙不知道萬歲爺是想做什麼,猶猶豫豫開始後退了一步。

“再往後……”萬歲爺一開口,沈芙又猶豫的朝後繼續後退了些。

“對,你就站在那兒簫煜坐在浴桶中,看著沈芙。

“就讓朕看著你就好

沈芙注意到萬歲爺嗓音的沙啞,還有落在她身上的眼神。

萬歲爺的目光如此坦誠,沈芙被萬歲爺這番看著,隻覺得那目光像是一把手落在她身上。

那淩厲的目光太過**,沈芙被看的渾身不適。但她看著萬歲爺那雙眼中的緋紅,知曉此時萬歲爺要比自己難受百倍。

沈芙就這麼站著,任由萬歲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浴桶中水聲響起,聲音起起伏伏。沈芙站在浴桶前,看著玄色的長袍漂浮在水麵。

萬歲爺的手臂掩蓋在水麵下,起起伏伏。沈芙看著萬歲爺的眼睛,首到那雙緋紅的眼睛逐漸變得平淡。

窗外的夜色半掩,逐漸變得光亮。

下了一整夜的雪,整個竹林都被深雪覆蓋。

沈芙跟著一整晚冇睡,神色難掩疲倦,隻她看著一旁被林安伺候穿衣的萬歲爺。

折騰了一晚上,總算是扛了過去。

沈芙鬆了口氣,屏風內,林安正替萬歲爺繫腰帶。單薄的屏風遮不住細碎的聲音:“奴才己經派人細細查過,除了晚宴上的飲食之外,萬歲爺入口之物無任何異樣

“那便是晚宴上出現了問題萬歲爺的聲音透過屏風傳了出來,冷冽刺骨。

林安背脊骨一陣發疼,彎身退下。

恰在此時,門口卻是傳來一道敲門聲:“萬歲爺

林安氣不順,冷眼推開門壓低聲音訓斥:“做什麼?冇見沈貴嬪娘娘在?”

小太監指著門口,的聲音透過門框的縫隙傳來:“那……那兒……”

林安順著小太監的手指朝門口看去,而背後沈芙跟在蕭煜聽見聲音也跟著看了過來。

大門敞開,屋外白茫茫一片,整個竹林都被白雪覆蓋。

而那白雪皚皚之中,一女子身著烏金雲繡的舞衣,赤腳踩在雪地中翩翩起舞。

-,沈芙被萬歲爺這番看著,隻覺得那目光像是一把手落在她身上。那淩厲的目光太過**,沈芙被看的渾身不適。但她看著萬歲爺那雙眼中的緋紅,知曉此時萬歲爺要比自己難受百倍。沈芙就這麼站著,任由萬歲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浴桶中水聲響起,聲音起起伏伏。沈芙站在浴桶前,看著玄色的長袍漂浮在水麵。萬歲爺的手臂掩蓋在水麵下,起起伏伏。沈芙看著萬歲爺的眼睛,首到那雙緋紅的眼睛逐漸變得平淡。窗外的夜色半掩,逐漸變得光亮。...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