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雙井綠 > 第 1 章

第 1 章

雖隨了自己,不是那般軟弱之人,可作為母親她還是擔心,怕女兒以後受人欺負。周棠最終還是點頭了,但是也說自己必須要給母親守孝三年纔會進京。周如柔聽了這話本是不想同意的,現在周棠已經十五歲了,正式說親的好年紀,再過三年,就是十八了,到時候還能說到什麼好人家呢。可是看女兒的想法如此堅定,周如柔隻好無奈答應了。周如柔去世了之後,周棠就接管下了周氏茶號,好在這些年跟著周如柔學了不少東西,而且自己的靈魂也不是十...-

八月底的徽州城已經不那麼炎熱了。

月竹掀起簾子進來低聲說道:“姑娘,東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您今天就早點睡吧,咱們明天一早還得趕路呢。”

“嗯,你先去吧,我再看會賬。”周棠點點頭示意月竹先去休息。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周棠來到這個地方已經快八年了。

她母親周如柔是徽州城茶商周鴻之女,外祖父外祖母隻有這麼一個掌上明珠,十分疼愛。父親是薑望文字是一個家境窮苦的書生,在徽州城參加秋闈的時候中了舉人,周鴻看薑望文一表人才,又如此刻苦上進,甚是滿意,便請人給做了煤。

薑望文父母都是農民,他還有一個年幼的妹妹,自己讀書本就讓家裡負擔日異增重,周鴻的到來對他來說簡直就是雪中送炭。何況周如柔雖是商人之女,但也有花容月貌之姿。不管怎麼樣,這對當時的薑望文也算是一段好的姻緣,成親後倆人相敬如賓,很快便有了周棠。

誰知幾年後薑望文在京城參加春闈的時候中了會元,竟然被忠勇伯的孫女兒宋儀給看上了。

薑望文這個人是有幾分腦子的,他知道自己若是直接應了宋儀,便會背上拋妻棄子、忘恩負義之名,以後進了官場這事兒絕對會被同僚拿來做文章。所以他想了個法子,他寫信回去告訴周如柔,說忠勇伯利用權勢逼迫自己娶宋儀為平妻,他要把選擇交給了周如柔。因為他深知周如柔這個人隻是空有個雅緻的名字,性格強勢倔強,眼裡容不得一點沙子。

周鴻收到信的時候氣得不行,薑望文在京城趕考住的宅子都是他這個老丈人花銀子買的,當時本想著女婿運氣好的話以後能在京城謀個官職,把女兒外孫女都接過去,到時候自己女兒怎麼著也算是個官夫人了,所以他買宅子的時候特意選的地段好的,麵積大的,如今看來這可真是個忘恩負義的畜生啊。

而周如柔看了信便明白了丈夫的意思,薑望文瞭解自己,她也同樣瞭解薑望文。他知道自己絕不會接受什麼平妻,所以用這種方法讓周如柔自己主動退出,最後薑望文還能落到一個好名聲。一個懦夫罷了,想攀龍附鳳卻又不願承擔責任。好在周如柔想得開,也是個說一不二的性子,當即回信讓薑望文把京城宅子的地契送還回來,自己就可以和離。

薑望文那邊收到信隻覺得鄙夷,真不愧是商戶女,目光短淺,眼睛裡除了那點錢財也冇有其他東西了。怪不得成親之後自己讓周如柔一個女人家的應在家相夫教子,少出門做生意,她當時就一口回絕了。

為了自己的前途,一個宅子又算得上什麼,等娶了忠勇伯的孫女兒,還愁冇宅子住嗎?因此薑望文冇怎麼猶豫便答應了。

周棠是十歲的時候穿到原主身上的,那會兒原主應該是感染了風寒,一直髮熱不退,古代醫療條件差,本來大夫都讓準備後事了,誰知道又突然醒過來了。周如柔本就覺得自己和離對不起女兒,讓周棠從小冇有父親,這次病好後更加內疚不已,所以對周棠便是千倍萬倍的疼愛。

周棠是很感激周如柔的,她讓自己體會到了從冇有得到過得母愛,雖然這也本不屬於自己。

前世的時候她也算個富家女吧,爸媽同樣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她被判給了爸爸,冇多久兩個人都各自重組了家庭,有了新的生活。然後她就理所當然的變成了這兩個家庭的局外人,是啊,她是那場失敗婚姻的鑒證者,兩個人誰看到她估計心裡都不痛快吧。

其實小的時候她還總覺得難過,私下偷偷的哭。長大了就想開了,成年後也很少跟他們聯絡。反正這倆人為了彌補內心的愧疚給自己的錢多到花不完,既然衣食無憂她又何苦在意那點微不足道的親情呢,自己過得舒服最重要。

她是出了車禍纔來到這裡的,也不知道她爸媽知道她冇了什麼想法。有冇有一點心痛,還是說覺得了甩了一個累贅。

三年前,周如柔突然生病,自周棠穿來之後,外祖父外祖母也相繼去世,這周家巨大的擔子便全落到周如柔一個人身上,她一個女人家,比男人在外做生意本就要付出更多的心血。所以身子早大不如從前了,一次風寒,周如柔就直接臥床不起。

周如柔在知道自己冇有多少時日之時,便寫了信讓人送到京城給薑望文,大概意思就是想讓薑望文在自己走了之後能把女兒接到京城,即便是冇有感情,看在是親生女兒的份上,給她尋一門親事那便是更好了。

找薑望文是她深思熟慮後的決定,她打聽到現在薑望文已經在朝廷做官了,這麼注重臉麵的人,總不願意自己在官場落個棄女的名聲吧。隻要去了京城,周棠認了父親,也算是有個庇護了。

周如柔隻覺得對不住女兒,她自己在周鴻的羽翼之下尚且可以肆意的活著,可現在卻要讓女兒去找那個十幾年冇見過的陌生人,也正因為她很清楚周棠一個正值花季的孤女,又是一個貌美的商戶女,在這個世道想要安穩的生存下去會有多難,所以這已經是她能想出的最好辦法了。

其實周棠是不願意去京城的,她覺得在徽州城挺好的,這些年她已經習慣了這裡,再去一個陌生的地方還不知會麵臨什麼呢。

但周如柔態度很堅決,她知道周棠性子雖隨了自己,不是那般軟弱之人,可作為母親她還是擔心,怕女兒以後受人欺負。周棠最終還是點頭了,但是也說自己必須要給母親守孝三年纔會進京。

周如柔聽了這話本是不想同意的,現在周棠已經十五歲了,正式說親的好年紀,再過三年,就是十八了,到時候還能說到什麼好人家呢。可是看女兒的想法如此堅定,周如柔隻好無奈答應了。

周如柔去世了之後,周棠就接管下了周氏茶號,好在這些年跟著周如柔學了不少東西,而且自己的靈魂也不是十幾歲的小孩兒,所以不會特彆吃力。

周家的產業構成就是由在徽州城的總部茶號和開在全國各地的茶莊,茶號就是所謂的工廠,負責種茶、製茶,也從農民手中收購毛茶,茶莊就類似於旗下零售商店,以經營自家茶號的內銷茶為主。

茶號的幾個大管事最早都是跟著周鴻做事的,不過這幾個人很忠心,乾活也矜矜業業,在周鴻去世之後並冇有為難周如柔,也冇看不起周如柔一個婦人家,反而諸事都要先來請教周如柔的看法。

這三年,周棠也算跟他們共事了不少時間,管事們本還擔心周棠一個姑孃家的撐不起這麼大的產業,誰知道周棠做起事來完全得行應手。而且前些時日還研究出來各種類的花茶,拿玫瑰花、茉莉花、金銀花跟新鮮采摘的茶葉一起拌和、再烘乾製作,一在自家茶莊上了後便賣的異常紅火,好多年輕小姑娘本就不愛喝略苦的綠茶,這花茶不進入口清甜、帶著花香,還色澤鮮美,在茶碗裡看著甚是好看。

這段時間周棠又安排揚州城、蘇州城的茶莊也陸續上了花茶,在她意料之中反響都很不錯。南方也掀起了一股花茶熱潮。周氏下頭茶莊的掌櫃算盤都快打出火星子了。

前幾天她把茶號的三位大管事叫來開了個會,周氏的產業大多還是集中在南方,每年的收益也主要是在南方,自家在京城開的茶莊效益並不好,其實原因想想便知,天子腳下想做好生意一定是有關係的,那沒關係的當然就成炮灰了。

周棠開這個會類似動員大會,她先是說自己父親是朝廷四品官,又說她繼母是忠勇伯最寵愛的孫女兒,當然中心思想就是她們上頭也是有關係的,以後她是有把周氏茶號在京城大力發展起來的決心的,當然這需要幾位管事的共同支援。

不是周棠低估人心,實在是京城離這徽州城太遠了,古代也冇電話,她收個訊息都要一兩個月,她擔心時間久了會出亂子。所以隻能提前跟員工畫大餅,意思就是你們好好跟著我乾,以後發達的機會在後邊等著呢。

周棠放上賬本朝窗外看去,夜色如水,明月當空,自己的未來就如這黑夜一般是模糊難辨的。明天就要動身去京可,她其實本來想著三年的時間,薑望文要是忘了這事兒或者是又不願意了就是皆大歡喜,誰知道前陣子他還特意派人來通知自己讓她收拾好東西早點進京。

哎,她對京城的生活完全冇有一絲一毫的喜悅之情,想想便知道,在皇城根下生活怎麼會有這徽州城自在呢。那裡不僅有渣爹,還有繼母,也不知道難不難相處。總之,到了那兒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心,怕女兒以後受人欺負。周棠最終還是點頭了,但是也說自己必須要給母親守孝三年纔會進京。周如柔聽了這話本是不想同意的,現在周棠已經十五歲了,正式說親的好年紀,再過三年,就是十八了,到時候還能說到什麼好人家呢。可是看女兒的想法如此堅定,周如柔隻好無奈答應了。周如柔去世了之後,周棠就接管下了周氏茶號,好在這些年跟著周如柔學了不少東西,而且自己的靈魂也不是十幾歲的小孩兒,所以不會特彆吃力。周家的產業構成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