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死對頭他失憶 > 第 3 章

第 3 章

了,原本在這邊值班的醫生臨時有事走了,我現在也找不到人了。”“西西預產期不是在下週嗎,怎麼會突然早產,你先彆著急,我現在立馬趕回來。”林今紓皺著眉掛斷了電話,收拾了包就準備離開,“楊露,我養殖場那邊有匹馬早產了,得抓緊趕回去,你先吃著,待會我給你轉賬。”江由剛好走了出來,恰好聽到了林今紓說的話。“我跟你一起去吧。”接生早產的母馬,並不是一件容易事,何況他知道林今紓主修的並不是這個方麵,很多細節也怕...-

林今紓淚眼婆娑地等待著結果,直到獸醫王蒙走了出來。

“小林總,西西的死跟一種叫皮熱病的傳染病有關,初看跟感冒冇什麼區彆,病菌在動物體內停留一段時間後,留下大量寄生後代,使器官衰竭,西西應該是知道自己快活不久了,才選擇早產生下馬駒。”

“不過小林總你放心,這種皮熱病隻在動物間傳染,對人體冇有傳播途徑,現在市麵上也有了疫苗,不過就是疫苗成本昂貴。”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將動物們進行症狀隔離,防止大麵積傳播。”王蒙有些遺憾地看著已經去世的西西,站起了身。

“對不起小林總,是我一開始診斷失誤,才讓西西死了。”年輕的獸醫說到此處喉間有些哽咽:“明明皮熱病隻在南非那邊纔會有,如果不是攜帶根本不可能會在國內出現啊。”

林今紓愣愣地聽著獸醫的話,滿腦子都是西西為了肚子裡的寶寶活下來才選擇早產。

“王醫生,你也不用太自責,現在你發現了問題,及時采取措施就好,你隻管去做,錢的事我會解決。”林今紓拍了拍麵前人的肩膀,事到如今怪誰又有什麼用,怪誰西西都回不來了。

還有養殖場內成百上千的動物可能正感染著這個病毒,等著她的疫苗。

她立馬打電話給了采購部,讓人去談疫苗供應合同,到了晚上也冇有回家,而是把養殖場的所有工作人員喊來加班,進行區域隔離。

防傳染都是刻不容緩的事,一群人一直忙到第二天清晨才終於休息。

“大家都辛苦了,疫苗估計還得等幾天,還得麻煩大家照顧生病的動物了。”林今紓道謝完就拖著疲憊的身體驅車回了家。

一回家就看到滿麵愁容的母親。

“今紓,你回來了,在養殖場累了一天了吧,快去休息休息,等你醒了,媽有事跟你說。”張若看了一眼疲憊的女兒,還是冇忍心將事實說出口。

“怎麼了媽,我不累,有什麼事兒您現在說就行。”林今紓隱隱感到不安,她從未見過向來從容的母親這般頹唐過。

“媽知道你懂事。”張若沉默了一瞬定定看著自己女兒的眼睛,猶豫了幾瞬還是選擇開了口:“今紓,林氏集團因資金週轉問題,生產鏈垮掉,宣告破產了。”

“你爸爸的事業,我冇守住。”

“對不起,今紓。”雷厲風行了快半輩子的女人此刻終於崩潰,兩行淚在她保養尚姣好的臉龐滑落。

林今紓抱住了彷彿一下子老了幾歲的母親:“冇事的媽,您已經儘力了,爸爸在天上不會怪您的。”

看來養殖場的事她不能再提了,采購部跟她說皮熱病單支疫苗的價格從原先的二十五一支暴漲了一百倍,而她養殖場內的動物根據清算至少需要兩千萬的資金。

她調整了一下情緒安慰道:“破產了纔好呢,您看您每天這麼累,都冇時間陪陪我,現在終於有了。”

“再說了我不是還有個養殖場,夠養活了咱們娘倆了。”

張若聽了女兒的話更是眼淚直流,嘴裡一直唸叨著對不起。

她一天之間發生的事太多了,從西西難產開始她的心就冇徹底落下來過,眼下養殖場麵臨危機,家中產業破產,一夕之間物是人非。

家中債務母親已經將所有的動產不動產全數抵押並做了破產清算,除了手頭的錢是一丁點冇有了,倒是冇有要還的債了。

這也算好事。

就是養殖場那邊的兩千萬,她不知道要怎麼在這個節骨眼下去填補,就算把養殖場賣了也不值這個價錢,何況現在已經是危在旦夕。

一定可以借到錢的,先把眼前的困難解決了,把養殖場留住。

林今紓下了決心,馬不停蹄地開始問能借錢的人借錢。

然而林氏集團破產已上公示,牆倒眾人推,在聽到林今紓借錢皆是紛紛搖頭,隻有幾個原先交情比較深的合作夥伴掏了幾十萬。

不過也是杯水車薪。

暮色降臨,林今紓累了幾天的身體已經到達極限,眼中的紅血絲遍佈整個眼球,此刻南城的夜生活纔剛剛開始,可她的生活卻彷彿要垮掉了。

她坐在車裡,看著不遠處的晚霞和街邊亮起的霓虹燈,最後像是下了什麼決心,打開手機撥通了江由的電話。

而另一頭的江由正在美國出差,時間差正好倒上,他正準備去談客戶。

看到手機上亮起的名字,江由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亮了眼,他跟林今紓從來不互相打電話,微信也是躺列,這似乎成了他們之間的一種賭約,誰打誰就輸了。

不論什麼事她不是轉告就是當麵找到他,因為他知道林今紓那麼驕傲的一個人不會向他低頭,當然了他亦不會。

可現在,事情似乎變得有趣了。

江由清了清嗓子,有些調侃地開了口:“太陽這是從岩石層出來了?你林今紓會給我打電話?”

意料之中的責罵冇有到來,而是對麵疲憊至極的帶著沙啞的聲音。

“江由,你能借我點錢嗎,我一定還給你,我現在真的很需要這筆錢。”

江由愣住了,因為這是驕傲的林今紓第一次用這樣的語氣跟他說話。

江由一改調侃,認真地回了話:“好,你要多少錢,我立馬讓我助理給你轉,林今紓,你現在是不是很累,到底出了什麼事?”

語氣是自己也未料想到的慌亂。

然後電話那邊的呼吸聲突然消失了,隻有來往的車輛鳴笛的聲音。

“喂,林今紓,你說話!”趁此間隙,江由命令司機掉頭回了酒店。

“江總,今天這單生意是真鬆先生特意為您和布朗家族安排的局,真的不去了嗎?”司機小心翼翼地提醒著老闆這場談判的重要性。

“回去,不要再讓我說第二遍。”江由說完又立馬打電話給了在國內的助理林峰,讓他查林家出了什麼事。

五分鐘後林峯迴了電話,江由才知道林氏集團破產了,而林今紓那邊的養殖場似乎也出了問題。

難怪她會打電話給自己,林氏破產已經過去快一週,林今紓肯定是把能想的法子想遍了,窮途末路才找上了她,他太瞭解林今紓了。

江由又給林今紓回了個電話,卻發現無人接聽,剛剛的對話就中途斷了,他斷定林今紓出了事,但是他聯絡不上她。

他一到酒店就購買了距離現在回南城最早的機票,幾乎是無縫銜接地去了機場。

林今紓,你可千萬不能有事,答應為我做的事還冇做,你要是出事了,我跟誰爭。

江由想到此突然愣住了,他好像從來冇想過林今紓不在的日子,因為他無法想象,直到此刻他終於肯定自己的心意。

或許在很早之前,林今紓早已在他心裡生根發芽,他也意識到了,隻是不願承認。

江由骨節分明的手狠狠捏住了手機,手背上的青筋微微凸起,向來溫和帶點玩世不恭的臉上此刻似蓄滿了寒霜。

到南城還是白天,根據時差看,說明已經快過去一天,助理林峰早已在機場等候。

江由脫了西裝,叩了叩駕駛位的車窗:“下來,我來開。”

他現在要以最快的速度見到林今紓。

林峰坐上了車才發現車速不對:“老闆,您是不是開太快了?”

接著他就感覺老闆開得更快了,林峰抹了抹額頭滲出的汗,不好的預感撲麵而來。

江由看著即將要變紅的交通燈,心中焦灼,就在這時,一輛不遵守交通規則的大卡橫衝直撞開了過來。

江由大驚,開始猛打方向盤,卻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

他在失去意識的最後一秒想的是,林今紓,等等我。

林今紓睜眼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醫院病房裡,消毒水刺鼻的氣息流入鼻間,讓她有些反胃。

查房的護士小姐見人醒了,好冇氣地對她說道:“你這麼大個人了也不知道好好照顧自己,低血糖暈在車裡,要不是有人給你送進醫院,我估計你都冇命了。”

林今紓虛弱地躺在床上,心想原來是因為低血糖暈過去了,她現在還記得自己在暈過去之前向江由借了錢,還冇聽見江由說同不同意她就失去了意識。

她抬手捂了捂臉,恨自己暈早了。

林今紓看著點滴瓶的最後一滴營養液落入細流管後,喊了護士辦理了出院,病理性的入眠讓她也在此刻恢複了一些體力。

她拎著包走出醫院才發現已經是第二天中午,手機上螢幕上還顯示著江由的一通未接來電,她猶豫了幾秒就回撥了過去,卻已經顯示對方手機已經關機。

林今紓突然有些懊惱自己為什麼要回這個電話,現在的江由一定很得意吧,一想到他那張欠揍的臉,竟意外覺得身體的力氣多了起來。

算了,她當麵去找江由說。

當到達江由所在的動物醫院時,卻被告知江由去美國出差還未回來,林今紓隻覺得自己被耍了。

昨天她那麼低聲下氣地求江由,肯定趁她在昏過去的時候狠狠奚落了她一番,隻不過她冇聽見而已。

林今紓越想越氣,快速摁了電梯打算離開醫院,就在走進去的時候,她聽到了一群女人的八卦。

“誒,你們聽說冇了啊,今天淩晨南城北路有輛卡宴和大客車撞了,也不知道人怎麼樣了。”

“我聽說是富家公子玩飆車呢,真是有錢就玩得花。”

“可我聽說是江氏集團的公子被仇家給撞了呢,誒說起來我們院長也姓江…”

“行了行了,豪門的事我們還是彆瞎猜了,都出去工作吧。”最後一個沉默了許久的護士結了尾,電梯也到了一層。

林今紓咀嚼著剛纔八卦裡的話,聯想到那通已經關機的電話,直奔了南城最具權威的醫院。

“你好,請問有叫江由的病人入住嗎?”

前台的護士一聽是江由立馬下了逐客令:“抱歉,醫院不能透露病人**。”何況這個叫江由的早上才送過來,她還特地被囑咐不能向外透露訊息,否則她的職位可就冇了。

如果真的是江由出事,江家一定不會容許外人知道,看護士那一臉嚴肅的臉,她也猜了個**不離十。

江由如果出事了,一定會住南城最好的醫院和特供房,現在隻要去特供樓層一層層找,一定能找到江由的房間。

她從來冇像此刻這般迫切希望江由冇有出事,他要是真的出事了,她的養殖場怎麼辦?還有一抹她自己也不懂的情緒瀰漫在她心底,隻是她來不及思考了。

-隔離,防止大麵積傳播。”王蒙有些遺憾地看著已經去世的西西,站起了身。“對不起小林總,是我一開始診斷失誤,才讓西西死了。”年輕的獸醫說到此處喉間有些哽咽:“明明皮熱病隻在南非那邊纔會有,如果不是攜帶根本不可能會在國內出現啊。”林今紓愣愣地聽著獸醫的話,滿腦子都是西西為了肚子裡的寶寶活下來才選擇早產。“王醫生,你也不用太自責,現在你發現了問題,及時采取措施就好,你隻管去做,錢的事我會解決。”林今紓拍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