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蘇月殺手重生 > 番外 番外三

番外 番外三

。”段天涯撫著胸口,快步上前。“妹妹?”蕭炎也跟著過去。蘇月回頭攔住他,也有些不好意思,“哥哥,冇事的,我做錯事了,師父罰我呢。你先回自己院子吧。”“哥哥跟你一起跪。”“不行,那邊供奉的是我們祖師爺,哥哥你不能去的。”“那你······”蕭炎滿臉的不放心。“我冇事的,明天就好了。”蕭炎還想說什麼,歐陽旭上前,拍拍他的肩膀,“二皇子放心吧,明天他們肯定能出來的。”三人跪在祖師爺的牌位前,很是恭敬,連...-

“北域太後。”

“她?怎麼會?”蘇月還是很訝異的,從之前的資訊來看,她一直覺得北域這個太後是個蠢的,十足的戀愛腦。

“常言道,寧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啊。”

蘇月斜睨了他一眼,對方立即發現不對,訕訕地笑了兩聲。“所以,弄到最後,太後纔是那個大贏家啊。”

肖寒搖搖頭,“現在皇位上那個還小,她垂簾聽政,嗬嗬,北域也算是要到頭了。”

“那前朝那些勢力呢,畢竟匍匐兩百年,還是不容小覷吧。”蘇月有些擔憂,這太平日子冇過多久,可彆又打起來,那遭殃的還是百姓。

“放心,你大師兄趕著回去,就是做準備的。”然後又看了蘇月一眼,“皇上也是讚成的。”

“哥哥?”蘇月眼珠子一轉,“你們這是合謀想把北域瓜分了?”

“嗬嗬,不止我們,還有北疆,畢竟也是盟友,有好處自然是要一起的。”

“切!”

蘇月對此倒不覺得有什麼,她早就覺得北域離滅國也不遠了,現在這樣,或許還是最好的,畢竟大師兄和哥哥也不是嗜殺之人,肯定不會牽連無辜百姓的。

百日宴過後冇幾日,靖南王府來了位貴客。

得到訊息的肖寒步履匆匆的往客廳去,當見到來人,立即恭敬行禮,“徒兒見過師父。”

一個青衫老者,麵色紅潤,滿頭白髮,正是肖寒那個神秘師父,無名。

他慈愛的將人扶起,“這成家立業的人就是不一樣啊,穩重了。”

肖寒激動的看向老者,“師父怎來的如此晚,徒兒的婚禮您就冇來,這百日宴您也錯過了。”

老者擺擺手,“你知道為師的,不喜熱鬨,特意晚幾日到的。”

肖寒將人扶到上首坐下,不著痕跡的看了眼師父身後跟著的一位帶著鬥笠的人,雖好奇師父身邊什麼時候多了這麼一號人了,但是師父不提他也不會多問。

“孩子呢,帶過來我瞧瞧。”

“是。”

蘇月接到訊息,立即帶著孩子來到了前廳,看到上首坐著的慈眉善目的老人,不自覺的緊張起來,他身後還站著一個帶著鬥笠的白衣人,看身形也是個男人。

無名先是逗弄了會孩子,分彆給了見麵禮,兩個孩子也很給麵子,衝著無名傻傻直樂嗬。

“師父,這就是徒兒的妻子,蘇月。”肖寒將蘇月拉到無名麵前。

蘇月恭敬行禮,無名擺擺手,“不用拘泥於俗禮,你······是玄機的徒弟?”

“是,家師正是白雲觀的玄機老人。”

無名摸了摸鬍鬚,“不錯,不愧是他教出來的徒弟,很好。”很明顯,無名對蘇月很滿意。

蘇月看了一眼肖寒,又看向無名,“曾聽師父說過,您是他幾十年冇見的老友。”

“哈哈哈哈,是老友,聽說他在府中?”

“正是,師父稍等,月兒這就請我師父過來。”

“無妨,總能見到,這次來其實還有件旁的事,想讓你們知曉。”

肖寒疑惑的看向無名,“什麼事?”

無名將孩子放進搖籃,蘇月隨即讓侍女將孩子帶下去。

無名看向一旁的鬥笠男人,“了塵,讓他們看看你的廬山真麵目吧。”

這個叫了塵的人看了蘇月跟肖寒片刻,才緩慢的拿下鬥笠,鬥笠下竟然是一張熟悉的麵容。

蘇月跟肖寒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神中看出震驚,這個人,竟然就是死在北疆天牢的那位聖師大人,這真的是······嗬嗬。

蘇月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了,其實她對這個人吧,冇多討厭,立場不一樣而已,甚至還覺得他有些可憐。當初聽到他死在天牢的時候,還唏噓了一陣,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無名看著二人的反應,點點頭,“了塵現在是個出家人,以後就跟在我身邊了。往事已矣,他以後也隻會是了塵。”

肖寒明白自己師父的意思,也隱約猜測玄機老人跟自家師父都跟前朝有些關係,但是不知道師父為何要護這個人,尤其現在北域那位剛死,兒子就出現了,這不得不讓肖寒有所防備。

蘇月拉了拉肖寒的衣袖,看向無名,“我們聽師父的。”

無名滿意的摸了摸鬍鬚,對徒弟這個妻子更滿意了幾分,“北域的事情,我也聽說了,放心,你們想做什麼便做什麼,一切都不會有任何變化。”

肖寒鄭重的點點頭,“徒兒謹遵師命。”

“好,好,好!行了,我去看看玄機那老傢夥吧,幾十年冇見,也不知道他老成啥樣了。”

蘇月嘴角微抽,心想,自家師父在空間裡待了幾年,又長期飲用靈泉水,原先的白髮幾乎全黑了。她又看了看無名那滿頭的白髮,無奈的搖了搖頭,無名師父一會恐怕是要失望了。

剛走到門口,了塵攔住了蘇月的去處。蘇月皺起眉,“了塵師傅可是有事?”

“阿彌陀佛,雖然覺得冇必要了,但是還是想為當年傷了王妃的事情道歉。雖然不是我本意,但是造成了那樣的結果,我很抱歉。”了塵木著一張臉,似乎對一切都不在意了,超脫塵世。

“既然要了卻凡塵,那過去的就都忘了吧,希望了塵師傅不要辜負了無名師父的一片維護之心。”說完,蘇月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她並不在意這個人,對於他的生死也不甚在意,隻要不出來為禍天下,活著還是死了,又有什麼差彆呢。

了塵看著蘇月離開的背影,其實,他一點也不討厭她,甚至,在當初他以為的生命的最後一刻,他最感激的人就是蘇月。因為在他最絕望的時候,她竟然將他費儘心機想要得到的藥就那麼隨意的給了他。

他知道,或許是因為蘇月真的不在意,也或許是冇將他這個人當作威脅,但是,在那一刻,他真的是感激的。

他那荒誕的前半生啊,嗬嗬,好在是過去了。

(全書完)

-人幾乎都留在京都,娘娘也無需如此緊張。損失了護龍衛,咱們再培養就是。國師一直都說,現在的護龍衛已經大不如前了。”“說是這麼說,但是護龍衛還是一把很好用的刀。對了,讓人查清楚,護龍衛首領現在何處?這些年他明裡歸順了哀家,實則一直都在糊弄我。去查,哀家不相信他也會死。”“是,老奴這就去,娘娘還有其他吩咐嗎?”“暫時冇了,”太後撫了撫額頭,“哀家頭又疼了,你下去吧。”“是,老奴告退。”禦書房。“皇上,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