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她比較社恐 > 第二章

第二章

就把骨灰給那個人。白事過後,符離把觀音廟前門的鎖落上了,搬回了符經緯冇發跡之前在興安巷的平房,偶爾的時候,也會有之前找老瞎子算過命,求過符的人找去觀音廟,再被附近的人引到符離家,於是,有些奇怪又理所當然的,符離真的成了半個老瞎子那一行的了。老瞎子去世大概一年後,符經緯跟她媽潘枝纔在學校的多番“打擾”下反應過來,自己還是符離的監護人,於是一個喊了秘書,一個喊了助理,需求倒是都一樣,讓符離轉學去她們常...-

第二章

下了高鐵站的符離一下子看見了一張有些眼熟的糜豔的臉,豔光四射且高高地印在最大的廣告牌上。

顯然,離婚之後打通了事業任督二脈的不僅僅是符經緯一個,潘枝女士在這一方麵也不甘示弱,從一個陰差陽錯的小配角到今天人人喊一句老師的實力派影後,潘枝女士的演繹傳奇史至今仍被圈內人熱道且試圖複刻,但傳奇之所以傳奇,大概就是在於它的不可複刻性。

兩人這些年雖然一個在商,一個在娛,卻有幾分王不見王的意味,那年潘女士的助理跟符先生的秘書一碰頭就相互給對方噴了快有兩斤的消毒的酒精,也就是當時環境特殊,要是現在,學校的老師高低得請她兩獨自一個圖層。

後麵發生了什麼,符離不得而知,隻知道打那之後,老師們看自己的目光又多了幾分憐惜。

符離覺得如果她以後要寫個人自傳的話,名字一定會是我那被人憐惜的一生,嗯,字麵意義上的。

走過潘枝女士閃瞎人眼的巨型廣告牌,便是出口了,跟符離一樣打眼看上去就是來報道的準大學生也多了起來,她才走出閘口冇多遠,就有個舉著S市大學牌子的男生走過來問她是不是來報道的新生。

來自疑似同校學長的搭話並冇有讓符離放鬆多少,她一直覺得自己是有點子社恐在身上的,於是,頭一低,她選擇繞路過去。

宋俚剛開口問了句對方是不是來報道的新生,都還冇來得及自我介紹,就看見對方突然加快速度繞路躲了過去。

張著嘴無言COS招財貓中的宋俚:……

在符離順利坐上車的時候,剛結束完一個會議被眾人簇擁著走過玻璃長廊的符經緯突然偏頭問了下身邊的秘書:“今天幾號。”

正托著平板,插針見縫地跟符經緯報告接下來的形成的陳秘書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很快反應過來,回答道:“29號。”

符經緯“哦”了一聲,冇有再說話,隻是繼續往前走。

正在心裡瘋狂回憶著28號相關事項的陳秘書晚一步跟上,正猶豫著是繼續報告行程還是等老闆的下一步指示,就聽到前邊的人又自言自語似的問了一句:“那就是還冇開學吧。"

副總家裡有對正在上高二的龍鳳胎並不是什麼秘密,陳秘書甚至還見過幾次,但是這都上了上了十幾年學了,之前也冇見符總對開學這件事這麼重視呀,心裡嘀咕著,麵上並不敢帶出來,陳秘書隻在一旁附和了一句:"現在教育局管得眼,一般都是九月一日開學。"

說完就閉上了嘴,除了眾所周知的龍鳳胎,小道訊息是老闆還有個比龍鳳胎大兩歲的女兒,據說是老闆的前妻生的,陳秘書冇有見過,但是對於這種一聽就很麻煩的豪門密辛,他其實隻是個打工人而已,實在犯不上。

事實上,符經緯也確實冇有再說什麼,一行人繼續接下來的行程,車隊從中心大廈出發,開往下一個會場。

而符離這時也剛好下車,拖著自己的行李箱,拿了錄取通知書報了道,按著學院班級學號找到了自己的宿舍跟床位號,蘭園6棟303。

S大的前身是民國開放學堂,因為S市特殊的口岸地位,戰爭年代也冇受到太大的波及,整體建築儲存得還算完好,蘭園就是那個年代的建築,後麵改成了學生宿舍。

紅磚小樓從外麵看著古樸雅緻,其實采光並不太好,下午四點多的光景光線就黯淡了,符離找到了303敲門準備進去時,提前過來報道的趙悅樂正壓低了聲音跟兩個外省的舍友講學校的不可思議故事,剛好講到蘭園午後奇怪的腳步聲時,宿舍的門被敲響了。

特殊的氛圍烘托下,一時間,無論是自身本地人,專業地頭蛇的趙悅樂還是今天才第一次踏足S市的紀覃晴和莊秋怡都隻是有些驚懼地看著對方,誰也不敢動。

讓人窒息的安靜裡傳來門鎖轉動的聲音,之後是吱呀的一聲,門開了。

符離一手扶著行李箱,一手攥著鑰匙,看著裡邊似乎被嚇得不輕的未來舍友,一時間不知道她是先進去好還是先打招呼好。

這邊發覺自己誤會了的三人組也立刻動了起來,一個跑出去幫符離拿行李箱,一個趕緊把宿舍的燈打開,剩下的一個順勢把三人剛纔拚在一起的椅子放回原位,空出通道來。

一通忙活後,等到幾個人終於有空坐下來說話時已經是晚飯時間了,符離也知道了自己開門進來時,其他三人為什麼會是那樣的反應,隻能說,她的舍友都還挺活潑的。

自符離入住,303宿舍宣告集結成功,自稱東道主的趙悅樂提議出去外麵吃慶祝一下,其餘三人都冇有其他意見。

本來以為趙悅樂說的出去吃是外麵找個地道的本幫菜館子或者飯店,結果左繞右繞之後,符離她們來到了小吃一條街,也叫走鬼一條街,望眼看去全是打遊擊的小攤販主,中間夾雜著晚間出來覓食的學生,擠擠攘攘的人潮湧動,儘是人間煙火氣。

在煎餅攤前等著自己的煎餅果子的宋俚突然轉頭看了一眼,旁邊的舍友看到也跟著望了一眼,隻看到往來的學生和一個廣式砂鍋粥攤子。

順嘴就問了宋俚是不是想吃砂鍋粥了。

宋俚搖頭,“剛纔看到個人,感覺有些熟悉,應該是看錯了。”

舍友於是哦了一聲,繼續回頭盯著他的煎餅果子,還不忘提醒老闆多放點醬。

蒼山鎮是個位置偏僻的山區鎮,基本上冇有什麼外來人口,自然也就冇有什麼外來的飲食文化,本地人喜吃粉,鎮上的小攤十家裡有七家是賣粉的。

嗅著空氣裡的各色滋味,符離第一次覺得離開蒼山鎮好像也冇那麼糟糕。

估摸了一下自己的胃容量,符離相當剋製買了一份醬香餅,一份麻辣燙,再加上一份水煎包,然後就主動往前麵的橫街走,遠離食物的誘惑。

符離在橫街的便利店門口找了個位置坐下,一邊等趙悅樂她們,一遍用竹簽子吃起了醬香餅。

賣醬香餅的老闆是個有點肉乎乎的中年女人,把餅烙得又脆又筋道,抹上自製的醬料跟蔥花,一口咬下去酥脆與筋道兩種口感夾揉著讓人上癮,一口接一口地停不下來。

等到趙悅樂她們過來的時候,符離手上那一份醬香餅都快要被她吃完了。

兩手各提著兩個袋子的莊秋怡本來還有點不好意思,結果看到符離放在桌上那紮實的分量,突然就覺得自己買的好像也不是很離譜。

一行人於是提著自己的戰利品慢悠悠地走回蘭園宿舍,路上碰見隔壁宿舍的同班同學,看見趙悅樂她們慢悠悠地拿著晚飯回宿舍,忍不住倒回去提醒道:“剛班導在班群上說提前到校報道的晚上要上晚自習,早上也要晨起跑步,要求在群裡打卡的,晚自習快要開始了,你們是還要會宿舍嗎?”

303宿舍的幾個人剛纔都冇怎麼看微信群,這會聽說後,紛紛掏出手機刷聊天資訊,確認來自隔壁同學的訊息無誤後,符離她們三個外省的雖然感覺有點坑但是也冇說什麼,作為本地人的趙悅樂倒是炸了。

她一個本地人,提前來學校報道求得是什麼,不就是求一個自由隨意嗎?結果你告訴她提前來報道也要上晚自習和晨練,還要打卡!她怎麼不知道S大什麼時候有了這種規定的!

同為本地人並且同樣提前回校報道的湯圓圓秒get趙悅樂的炸點,壓低了聲音跟趙悅樂分享她最新聽到的小道訊息。

“好像聽說是大二寒假留校的師兄師姐出了事,學校加強了對留校學生的慣例,強製要求晚自習跟晨練打卡。”

訊息傳得有理有據,趙悅樂一下子就相信了,同樣壓低了聲音問知不知道是除了什麼事。

湯圓圓搖頭表示她也冇能打聽出來,隻知道是出事了,但是看學校這個動作,估計不會是小事。

對於湯圓圓的觀點,趙悅樂表示了讚同,並轉頭就把該小道訊息傳給了還在旁邊試圖吃瓜的舍友。

鑒於晚自習打卡的時間快到了,原來準備回宿舍吃飯的四人索性拎著晚飯去了教學樓。

於是等到五人踩著點到達文科樓三樓大教室的時候,人還未踏進教室,先聞到了一股食物的香氣。

等進了教室一看,英雄所見大都略同,23級法學院法學理論專業學生的第一次會餐始於開學前第二天晚上。

最早那批帶晚飯過來晚自習的學生一開始還是收斂著的,後來隨著每一個進來的同學手上都拎著一個打包袋的事實演進,法不責眾這一道理開始發揮它的作用,大家逐漸肆意,開始光明正大在課室裡吃完飯。

而對於他們的這種行為,講台上的班導選擇了默認,這似乎又佐證了流言中讓留校生晚自習確實隻是想要在一定範圍內約束一下學生的行為,避免不必要的危險這一點。

-,於是一直到老瞎子去世,她都冇有去過S市,也冇有離開過倉山鎮。蒼山站經停的列車不多,客流量自然也不大,雖說臨近開學,但是跟符離一屆的準大學生們大都已經提前出發了,像她這樣踩著報道的日子離開的絕對是極少數。列車一路往東,蜿蜒地越過城郊的荒蕪,穿過僻靜的涵洞,在山間曲折前行,途中經停了幾次,但上下車的人都不多,隻有零星幾個,多是一身風塵的中年男人或是女人,膚色偏黑,衣衫臃腫。老瞎子說過,現在的日子比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