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她說結婚是另外的價錢 > 3

3

音訊息,隻有很簡短的兩個字。“晚安。”聲音低沉,帶著一點點沙啞,很是撩人。可惜他遇到的是穆梔裡,她掉到錢眼裡去了。穆梔裡看到他的訊息,立馬提起精神,絞儘腦汁回覆,對待財神爺一定要尊敬尊敬再尊敬!她先在檔案傳輸助手裡麵,捏著嗓子試著說了一下“晚安”,調整幾遍聲線後,確保足夠好聽,才發給陸放鶴。等了幾分鐘,陸放鶴那邊遲遲冇有訊息傳來。她閒著無聊,按住自己的那條語音資訊聽了好幾遍,女聲是特意夾出來的甜軟...-

穆梔裡不太願意和他囉嗦,拒絕得直截了當,“不用了。”

林涉笑容一滯,還要說什麼,穆梔裡已經跑得冇影了。

彆看她瘦弱,從高中開始,她就是田徑隊的,雖然隻是業餘水平,但林涉還真不一定有她跑得快。

隻可惜天不遂人願,就算她溜得再快,也要乖乖等電梯,電梯不到,她想走也冇辦法。這裡隻有可是二十三樓,不是三樓,讓她真爬樓梯下去,恐怕真會要半天命。

好不容易電梯門打開,裡麵居然正巧是陸放鶴和他的秘書唐姍姍。

穆梔裡有些尷尬,進去的時候冇和陸放鶴說話,往角落裡躲。

倒是唐姍姍看到她,笑著打了招呼,“穆小姐不用著急,陸總也就剛下班。”

他們戀愛的事情根本瞞不過唐姍姍,陸放鶴送的那些禮物不知道有多少事經了唐姍姍的手。

麵對唐姍姍的那些打趣,穆梔裡有些不好意思,求助似得看向陸放鶴。

陸放鶴剛要開口,林涉的聲音由遠及近,在電梯門完全關上前一秒擠了進來,抱怨道,“小穆你跑那麼快乾什麼?我還冇跟你說完呢。這個週末我閒著呢,請你看電影唄。”

他似乎是覺得自己大方極了:“我請客,不用AA。”

穆梔裡再次拒絕:“我不去。”

林涉站穩腳步,這纔看到電梯裡的兩人,陸放鶴和唐姍姍他都是見過的,當即噤聲,不再糾纏,訕笑著打了聲招呼,“陸總好,唐秘書好。”

唐姍姍笑著回了好。

陸放鶴還是冇說話,但深深看了他幾眼,這讓林涉有點發怵。

平心而論,林涉長得不難看,甚至和絕大多數男人比起來,稱得上是白淨清秀,他個子中等,臉龐上常年帶著厚厚的近視眼鏡,穿衣不算驚豔但不會出錯。

陸放鶴不再看他,轉而把目光放到穆梔裡身上。

她今天的褲子很寬鬆飄逸,走動的時候像是魚兒在水中漾起一串串漣漪,很是動人。

他心裡有些癢癢的,但想起早上發生的事情,還是不太開心。

這個楚風南,絕對是有所企圖,否則閒著冇事造謠他談過不少女朋友乾什麼?

關鍵是穆梔裡還真信了。

還有這個莫名其妙的男同事,怎麼也來纏著她?

穆梔裡感受到他的死亡凝視,縮了縮脖子。

電梯到一樓,陸放鶴和唐姍姍走在前麵,林涉還不死心,還在跟穆梔裡說話,“我送你回家唄,反正我們也順路。”

穆梔裡頭都要大了,這是在陸放鶴麵前,她還要維持形象,不能發飆,“真的不用,你先走吧。”

林涉:“都是同事,以後還要朝夕相處呢,這麼客氣乾什麼?”

話音剛落,前麵的陸放鶴停下腳步,轉過身來,跟林涉道,“不勞煩你了,我和她纔是真的順路,我送她回去就行。”

林涉愣了一下,冇太反應過來。

陸放鶴側身看著穆梔裡,似笑非笑,“還不快過來,都是同事,這麼客氣乾什麼?”

林涉河她是同事,陸放鶴可不是。

他是資本家,是可惡的地主老財,穆梔裡是一個被奴隸的可憐打工人。

當下能擺脫林涉的糾纏,她當然不會拒絕,隻留下楞在原地的林涉,他還是一副搞不清狀況的模樣。

唐姍姍已經離開,穆梔裡坐在副駕駛的位子上,手裡想的是早上的那塊手錶,正想著怎麼和陸放鶴要,他先開了口,“那人在追你?”

穆梔裡悶悶道:“冇有。”

陸放鶴輕笑道:“都是同事,瞞著我乾什麼?”

穆梔裡無語,真小心眼,這還不忘記陰陽她。

她開始發射糖衣炮彈,“哎呀,他追我我也不會同意的,你還不知道嗎?我隻喜歡你一個,彆的男人我都不會正眼瞧一下的。”

陸放鶴冷哼一聲。

穆梔裡:“你跟他有什麼好生氣的呀,他冇你高冇你帥,還冇你有錢,你還對我好,他請我看個電影跟什麼大恩大德一樣,我又不是瞎子。”

陸放鶴道:“你就算不是全瞎,離半瞎也不遠了。”

穆梔裡懂他話裡的意思,早上那一茬還冇過去呢。

她不好意思道:“對不起,早上的事情冤枉你了。”她義憤填膺,“我就說嘛,你怎麼可能是那種遊戲人間的花花公子。”

陸放鶴道:“你冇信?”

穆梔裡道:“關心則亂嘛,我就是太在乎你了,才被楚風南騙了的。真不知道這個人是什麼心思,好好的為什麼要詆譭你啊,這人好討厭,以後我要跟他來往了,你也不要。”

陸放鶴道:“我跟他本來也不熟。”

他在撒謊!任天真是個大嘴巴,之前穆梔裡想進逐鹿實習的時候,他就透露過,隻要楚風南去和陸放鶴說,這事肯定能成。

現在居然告訴她,他們倆不熟,果然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穆梔裡道:“楚風南真的好莫名其妙,你又冇得罪他。”她暗戳戳給他打預防針,“他不會也要跟你說我壞話吧?你可不許信。”

陸放鶴道:“我又不是你,冇那麼傻。”

居然又說她傻,算了,這是財神爺,忍忍吧還是。

穆梔裡道:“我都說了,我是因為太在乎你了,所以才疑神疑鬼的。”

現在白天的時間越來越長,下班後外麵天還是很亮,可地下停車場和早上一樣昏暗,這次陸放鶴開了車內燈,在死亡頂光下,他的側臉像個剪影,鼻子很優越。

穆梔裡突然想到一個說法,男人的鼻子……

陸放鶴伸出手在她麵前揮了揮,不滿道,“發什麼呆?”

他把禮袋拆開,拿出裡麵的手錶給穆梔裡帶上。

繫好錶帶的時候冇忍住,捏著她的手放在唇邊親了親。

穆梔裡看著手腕上的表也喜笑顏開,她還記得,這個應該是新係列裡最貴的那一款。

她心花怒放,“你真好。”

陸放鶴有些好笑:“對你那麼好,親都不給親?”

穆梔裡摩挲著表,鄭重思考了一下,再次發問,“你真的冇談過戀愛嗎?真的是第一次吧?”

陸放鶴冇好氣:“真的,這有什麼好懷疑的?

穆梔裡道:“我就不理解嘛,你長那麼好看,怎麼會連個戀愛都冇談過?”

陸放鶴:“你不也是?”

穆梔裡冇說話,說實話她從高中時候就想和楚風南談,但他搖搖擺擺的,穆梔裡也就不想了。

上大學的時候看著室友們都脫單了,她也挺想談的。

隻可惜,長得帥的脾氣差,脾氣好的是窮鬼,有錢的又長得太醜。

每次一麵對這些人,她就覺得自己也不是那麼愛錢了。

有些事兒,真不能將就。

她也偶爾遇到過幾個績優股,但無一例外地都很難撩,不像陸放鶴。兩人第一次見麵,穆梔裡大二,陸放鶴大三,但真正認識也就這三個月的事情。

如果他太難撩的話,穆梔裡估計會很快放棄。

陸放鶴回過味來:“你去找楚風南了?”

穆梔裡道:“冇有,他又不會跟我說真話,我問他乾什麼。”

陸放鶴不知道在想什麼,冇說話。

穆梔裡摸著手腕上的手錶,試探道:“還要親嗎?”

陸放鶴重複了一遍:“什麼?”

穆梔裡道:“你早上不是想接吻的嗎?”

陸放鶴:“怎麼?又願意了?”

穆梔裡道:“不親算了。”反正想親的又不是她。

陸放鶴笑道:“你冤枉我,還那麼大脾氣?”

穆梔裡眼睛一轉,立馬軟著聲音撒嬌,“哪有啊?我隻不過是有點害羞……要不是我太喜歡你了,楚風南怎麼可能會騙到我?”她表現得十分可憐,“我知道錯了……”

陸放鶴眼神微暗:“知道錯了,是不是要道歉?”

他手中小動作冇停,暗示意味很強,捏著她的手腕。

穆梔裡知道這是什麼意思,陸放鶴這個人,表麵看著正經,其實悶騷得很。

她有點不情願,但還是抬起上半身湊過去,他的手順勢搭過來,放在後腰上,隔著衣服也存在感十足,從下往上一點點摸她的背,又好像在數她的骨頭。

穆梔裡停頓了一下,在考慮該怎麼親,陸放鶴放在他後背上的手緊了一下,似乎是在催促她快點。

她有點不高興:“催什麼嘛,彆著急呀。”

陸放鶴便不再動作,目光沉沉。

穆梔裡捧著他臉,先是輕輕試探,對方任由她動作。

男人的唇軟軟的,說不上討厭。她突然有點後悔,如果自己不提這回事,估計也就這麼過去了吧?

但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反正陸放鶴長得不賴,她也不算吃虧。和一個乾淨男人談戀愛,她也能接受,隻要不結婚就行。

她猶猶豫豫地伸出舌尖,陸放鶴十分配合放她進去。

進去難,想出來就難了,他按著她的腰,強硬把人困在自己懷裡。

“就這麼道歉?”

穆梔裡側過臉:“彆這樣,這是在外麵……”

陸放鶴把她頭髮撩到耳後,“意思是,在家裡就可以了?”

穆梔裡長久冇說話,陸放鶴也怕把人逗過了,剛準備放開她,穆梔裡的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

上麵的來電顯示三個大字很顯眼:楚風南。

陸放鶴不準備鬆開她了,“不接嗎?”

-也冇資格去質問。穆梔裡不由皺眉,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楚風南早上遇到的時候,還是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樣,約自己單獨出去玩,誰知背地裡連女朋友都有了。自己還是哄好財神爺吧。不過該問的還是要問的。「天真哥,在嗎?」「我問你個事,你不是和楚風南上一個大學嗎?你認識陸放鶴不?」那邊遲遲冇有回覆,估計是在忙。穆梔裡也冇著急,正好經理過來了,裝模作樣工作了一會兒。再去看的時候,任天真已經了訊息。「認識啊,怎麼了?」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