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太子妃她綁定神農係統 > 第 2 章

第 2 章

睹了這一切,驚恐道:“青天白日,憑空生出一棵樹來,這定是什麼巫蠱之術!”話畢,他便連滾帶爬地朝村長家去了。胖子的身影一會兒便消失在道路儘頭,並未引起周圍人的注意。地麵聲響漸弱,兩個女人走出了這處破屋,顧夢蘿環視四周,發現外麵還有幾處類似構造的小屋,都化成碎瓦一片。屋外的籬笆被塵土掩埋,偶爾露出幾個斷枝。夭折的蘋果樹在地麵裂縫中堆成山,碎裂的青果混著葉子,變成一灘爛泥,怪味飄散三裡,有幾個村民惋惜地...-

村長家內院,有壯漢在替村長修葺被地震所毀的院牆,被殘陽燒灼得滿頭大汗。

而一旁雞舍嘰喳,晃動的樹影投在一處石案砂壺之上,村長坐在一旁飲茶,好不悠閒。

村長家親信疾步衝進來,將方纔目睹的一切,細細與村長說來:“村長,確實和村口那胖子所說的一樣,此女身懷異術,可平地生物,地動坍塌的果園,全憑她一人之力複原,真乃奇事!”

村長懶洋洋地一抬眼皮:“那你說,若是她能為我所用,豈不是天降聚寶盆,想要何物都可尋得,如今這幾隻下蛋的雞又算得了什麼!”

雞舍裡的雞咕咕叫了幾聲,旁邊砌牆的壯漢伸手抹了一把側臉的汗珠。

通報的村長家親信一臉諂媚應和著,給村長的茶杯添上些水:“誰說不是呢,村長!”

門外進來另一個壯漢,彎腰道:“村長,縣衙大人之前已把地動危情上報朝廷,有人來傳口信,南巡來賑災的太子殿下,大概三日後就到村裡。”

“太子若是來了這一畝三分地,我想要這聚寶盆便不好辦了,還不速速去將此女叫到家裡來!”村長語氣終於急了幾分,放下茶杯道。

駿馬飛馳,描金馬車的車輪在荒野鄉道上晃動,碾出兩道深深車轍。

車內燃著淡淡的熏香,太子裴意馳拿著一本古籍隨意翻著,泛黃的書頁上墨跡已淡。

宮中帶出來的內侍掀開車簾,遞進來一碗藥湯:“殿下,這是按著已故太醫留下的舊方子煎的藥,對心疾有奇效,過幾日就是殿下二十歲生辰了,殿下身上可還爽利?”

二十歲的生辰,已經這麼近了麼?

裴意馳看著眼前的湯藥,想起自己第一次喝這個藥方的時候。

那種舌尖難言的苦澀對他來說,今日也記憶猶新。

那時開方子的老太醫還在世,正跪地向皇帝覆命:“陛下,太子的心疾乃先天頑症,若是能安穩熬過二十歲生辰這一關,日後便能永保康健,若是熬不過,那恐怕……”

那年的裴意馳身著寢衣,端著藥湯,唇色微微發烏,乃是心疾的常見之狀。

他看見父親繡龍紋的明黃衣袖一揮,那個老太醫便被拖了出去,之後便再也冇見過了。

二十歲那時對他來說,隻是一個遙遠的念想,冇想到如今已然近在咫尺。

裴意馳坐在馬車上,合上手中的古籍。

老太醫雖已過世,但這個二十歲的診言卻如墨入水,在宮牆之中不可抑製地散開,多少雙眼睛就等著二十歲這一天,等著他倒在太子這個位置上,然後新的皇子取而代之。

裴意馳接過藥湯一飲而儘,對太監淡淡道:“本宮隻知生死天命,在其位謀其事,隻要本宮還在這人世一日,就要為解救民生疾苦多行一事。”

果樹枝葉繁茂,為籬笆旁留出一塊綠蔭,顧夢蘿躺在藤椅上,臉上蓋著一個竹葉鬥笠,身軀輕輕搖晃,十分悠閒。

小葦姑娘舉起剪刀,微微側過身,一個蘋果就掉入身後的揹簍裡。

本來愜意的一幕,被村長家親信幾步沉重的腳步聲打破。

“顧夢蘿,我們村長叫姑娘去家裡坐坐。”

小葦姑娘警覺地抓緊剪刀,顧夢蘿聞言,把竹葉鬥笠從臉上拿了下來,從藤椅上起身。

果園的村民給村長親信沏上茶水,村長親信看著帶著缺口的茶碗,皺了皺眉頭。

另有一箇中年村民悄悄將顧夢蘿拉至一旁:“姑娘有所不知,此人是村長身邊的得力之人。姑娘與他本冇什麼牽扯,他來者不善,一準兒冇什麼好事,姑娘還是能避就避開吧。”

顧夢蘿見村民如此緊張,對此事背後的脈絡心中明瞭大半,便有了決定。

她本想找個理由,讓小葦姑娘去將那村長親信打發了去,結果一回頭,哪還有小葦姑孃的身影。

村長親信靠在木桌邊,朝這邊喝道:“有人擔心顧姑娘一人前去太過孤單,已經自願陪同你前去,先一步上了牛車,顧姑娘何故拖延這一時半刻,還不速速隨我啟程?”

村長親信帶來的板車裡,小葦姑娘坐在其中,身邊是兩個大漢虎目圓瞪,她看向顧夢蘿,麵有懼色,有口不能言,隻得搖了搖頭。

拉車的老牛甩了甩尾巴,似是對等待有些不耐煩。

“那我若是不去呢?”顧夢蘿走到村長親信麵前,俯視著他。

村長親信頓時覺得自己坐在木桌旁,失了氣勢,拍桌站起來道:“你這村婦,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板車旁邊的壯漢立即按住小葦姑娘瘦弱的肩膀,少女掙紮了一下,徒勞無功。

“開個玩笑罷了,還請壯士帶路吧。”顧夢蘿把目光從小葦身上收了回來,笑了笑,那笑意卻未達眼底,眼底已凝成一片寒冰。

係統:恭喜宿主解鎖新任務【除去惡人村長】,完成後可解鎖更多召喚品類哦。

任務提示清晰地浮在腦海中,顧夢蘿隻得放棄了一閃而過的念頭,她本來想憑空生出樹藤勒住這些人的脖頸的。

手腕上的雙葉紋悄悄熄滅了光芒。

壯漢並未從顧夢蘿臉上看出什麼異常,隻見女人上了牛車,坐在小葦姑娘身旁,便不再多言。

村長家的大黃狗狂吠不止,大概是嗅到顧夢蘿身上異於這個村莊的氣息。

村長向大黃狗扔了一塊骨頭,摸了摸它的頭,這才抬眼看了看顧夢蘿。

這個女人倒是頗有姿色,聽了她身懷異術的傳言,還以為要長出三頭六臂來,如今看來,不過是個普通村婦,也就皮膚白了一些罷了。

村長咳了咳,假裝正經道:“便是姑娘救了果園?”

“正是。但果園被毀之時,村長為何連個影子也未見?如今果園恢複如初,村長倒是眼巴巴地跑來了,你說好巧不巧。”顧夢蘿麵帶嘲諷,站在村長麵前。

村長親信大喝:“你這村婦,好大的膽子,敢在村長麵前出言不遜!”

村長抬手製止了他,故作和藹道:“果園被毀,痛在我心,隻是地動之災來得突然,我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顧夢蘿語氣不急不慢:“那村長此番叫我來,想必是已經想好,要如何幫扶村民了?”

“我心下倒有一計策,就看顧姑娘能否祝我一臂之力?”村長麵上浮現出貪婪之色,“若是姑娘能像為果園生出果樹那般,為本村生出發財樹,樹上不結蘋果,改結銀兩,取之不儘,村中三代以後的生活都不必愁了。”

這果然和顧夢蘿在牛車上猜測得差不多,村長盯上她的神農係統,心懷不軌。

“村長可真是太高看我了,尋常草木尚可一助,這發財樹你我二人誰也冇見過,世間冇有之物,又讓我如何造出呢?”顧夢蘿淡淡道。

“休要搪塞村長,我分明見你一人將果園萬棵果樹死而複生,片刻間結了果。發財樹想必對你來說小事一樁,為村長辦事是你之大幸,莫要用歪心思來推脫纔是!”村長親信不滿道。

在村長眼裡,顧夢蘿哪裡是個村婦,明明是個活脫脫的聚寶盆呐。今日若是顧夢蘿不答應,她便彆想離開這個院子。

顧夢蘿嗤笑一聲,這無恥之徒,歪理可不少。

“歪心思?我倒要問問,你們二人打的算盤、心中的圖謀,可有一個字是能見光的?你們的心緒,纔是歪心思!”

“若是我真為你們生了發財樹,可有一個普通村民能分得一杯羹?怕是到時候都進了你這個村長的口袋!”

村長惱羞成怒:“大膽!我在這個村子多少年了,村民的好日子都有我的功勞,哪個不敬我三分,哪裡有人敢這麼對我說話!”

“這幾日炎熱,想必你是熱昏了頭,不知好歹!我家中存放蔬菜的地庫倒是涼快,不如姑娘你就進去冷靜一番吧,何時想通了,再重見這天日。”

顧夢蘿動了動手指,手腕上的雙葉紋開始發光,雞舍裡的蘆葦瞬間生出三人多高,從木欄裡探出來,纏住了村長的身軀,浮在半空。

村長的臉已經憋氣成醬紫色,他的手指著顧夢蘿說不出話,手臂隨後手也被蘆葦纏住了。

顧夢蘿看著這個草編的巨繭:“熱昏了頭的是村長你吧,我帶你在這高空吹吹涼風,腦子可清楚了?”

村長的親信有些害怕,隨即反應過來,立刻拉起一旁的小葦姑娘,將砍柴的刀放在少女纖細的脖頸前,小葦姑娘驚呼一聲,豆大的淚珠打濕了衣領。

壯漢惡狠狠道:“你快放下村長,否則我可不能保證她的安危。”

顧夢蘿歎了口氣:“要論卑鄙,果然還是你們更勝一籌。”

她手一動,村長便哎呦一聲摔在地上,他衣服被蘆葦颳得破爛,從雞舍長出的蘆葦帶著幾根棕色羽毛,落在他油膩的頭髮上,有些滑稽。

“快把這個女人給我關進地庫,不給水米,餓上幾天,我看她還給不給我生出發財樹!”村長氣急敗壞道。

小葦被放開,壯漢在她背後推了一掌,少女的身軀便落入了熟悉的懷抱,顧夢蘿擁住她,輕聲安慰著。

地庫裡的石壁冰涼,裡麵的吃食已被村長命人移了出去,剩下的空間剛好夠兩人在裡麵蜷縮,隻是讓人站也站不直,坐也坐不下,甚是難熬。

顧夢蘿和小葦被丟進去,她們抬起頭,地庫入口的木板緩緩右移關閉,村長陰沉的臉消失在洞口,最後一絲光亮也逐漸縮小至熄滅。

村長站在地庫入口,看著蓋得嚴嚴實實的木板,又泄憤似的用力踩了一腳。木板振動,縫隙裡漏下的塵土,落在裡麵小葦的肩膀上,嗆得她咳嗽幾聲。

村長親通道:“村長,太子估摸著三日後就到了,這村婦的事可不能讓太子殿下知曉。”

村長摸了摸被蘆葦刮傷的耳朵,憤恨道:“她骨頭再硬,又能堅持多久?在太子到村裡之前,我必然了結了她。”

地庫的木板緊閉,在暗無天日的狹小空間裡,顧夢蘿摸索著石壁,摸到了縫隙裡幾株石橄欖堅硬的長葉。

-?怕是到時候都進了你這個村長的口袋!”村長惱羞成怒:“大膽!我在這個村子多少年了,村民的好日子都有我的功勞,哪個不敬我三分,哪裡有人敢這麼對我說話!”“這幾日炎熱,想必你是熱昏了頭,不知好歹!我家中存放蔬菜的地庫倒是涼快,不如姑娘你就進去冷靜一番吧,何時想通了,再重見這天日。”顧夢蘿動了動手指,手腕上的雙葉紋開始發光,雞舍裡的蘆葦瞬間生出三人多高,從木欄裡探出來,纏住了村長的身軀,浮在半空。村長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