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替身金絲雀考公記 > 世上還有這好事

世上還有這好事

我的考公學伴。兩人每天約圖書館,互相監督,拒絕擺爛。奶狗正大四,準備考名校的研,以改變自己的雙非的身份。而且奶狗還特彆負責,眉眉一不小心睡過去了,他會立刻將她搖醒。還會在她耳邊附言——“快醒醒!考不上,你就要被男人養啦!最後你既要工作,又要乾家務,還要生三胎!”靠,瞬間清醒!誰也彆攔著我,我要上岸!真是好小夥子呀,長得帥,手勁兒大,就是飯量也大,中午還老挑貴的。本來眉眉每天中午幫他點一份外賣就好,...-

徐眉眉被替身文學了。

金主是眼前這位西裝革履、帶金絲眼鏡、斯文敗類霸總。

他還要簽合約。

合同為期一年,一個月給10萬,包吃包住給副卡,徐眉眉隻要當個金絲雀。

天底下還有這種好事兒?!

徐眉眉仔仔細細地看合同裡的每一個條款,害怕有陷阱,不適應天上掉餡餅的劇情。

再偷偷瞄眼前這個淡定喝咖啡的男人,真好看。

這男人但凡老點、醜點、矮點,她也能假惺惺猶豫一番,錢也拿得安心些。

長那麼帥,還花錢養人,真的不是殺豬盤嗎?

搏一搏,單車便摩托,徐眉眉決定試一試。

“你很愛你的白月光吧?”她試探道。

霸總點點頭,眼神望著她,又像在看另一個人。

徐眉眉不喜歡他這麼看自己,好像她的肩上站了個阿飄似的,看得人汗毛直立。

“那你既然這麼愛她,我又難得長得那麼像她。”

霸總冇有反駁。徐眉眉給自己打氣,鼓勵自己繼續。

“一年期滿,能不能把我住的那套公寓寫我名下。我戀舊,不喜歡搬家。”

既然她是你的愛而不得,那麼快快加錢。

霸總挑眉一笑,覺得有意思,點頭答應,畢竟對他而言,那隻是一個小小物業而已。

“還有其他的要求嗎?”

有,大大的有!

這就和找工作一樣,入職前問一定要清楚薪水、福利、績效,談明白,彆上當。

“還有一個小小的要求,非常小。”

“…………”

“現在這個就業環境不太好,能不能把我的社保掛你們公司名下呀?幫我繳一下五險一金?我希望能頂格繳!”

霸總臉色不愉,我依舊執著地頂雷而上。

替身也是一份工作!

要依法繳納社保!

社保斷繳很麻煩的!

對吧,上過班的社畜朋友們。

***

徐眉眉快25了,上過一些班,踩點打過卡,下班開過會,熬夜做過ppt,帶薪拉過屎。

換過幾次工作,被社會狠狠敲打過,深刻地明白了——工作無貴賤,但工資有高有低。

一定要珍惜一個好offer,包括被養、當替身。

眉眉的工作核心是每週提供最少一次的X服務,為了不丟月薪10w的工作,她做了很多努力。

戒糖戒鹽戒油膩,狂喝水,這是日常。

健身選普拉提,不僅塑形,還能練柔軟度。

臘梅,海藍之謎,超聲炮、熱瑪吉,隻要不動刀,多貴都上。

全身脫毛做白虎精,連腳底的死皮也要弄乾淨。

冇辦法,霸總給了副卡,每個月一定要花得一滴不剩。

這和職場上一樣的,批了預算就要大膽花,但凡你省錢了,下次就不一定有這麼多預算了。

總之,窮人彆操富人的心。

而且這些看起來是為霸總服務,哪一項不是為了她自己?

要學會花公司的錢提升自己,美化簡曆,為了下一份更好的工作做準備。

這份工作大部分時間都很輕鬆,因為霸總要忙事業,忙裡抽閒逗逗她這隻金絲雀。

就像你在一個公司上班,老闆經常不在,作為有腦子的打工人,肯定要帶薪摸魚呀。

所以,眉眉買了一套考公的書。

宇宙的儘頭是編製,剩下的工作都是打工的。

有空就學,就往死學,努力上岸!

合約一到期,房也有了,錢也有了,下一份體麵的工作也找到了。

上岸第一劍,先斬大金主!

誰讓這大金主總是大晚上來吃夜宵了。

最後不吃夜宵,隻吃人。

今天晚上他又來了。

都說YD是通往女人心臟的捷徑。

會因x而愛上霸總嗎?

畢竟他長得帥,身體也不錯。

很多時候,眉眉都分不清到底是誰包誰,誰服務誰,錢拿得不踏實。

以致於她常常提醒自己,他在用金錢圓自己愛而不得的美夢。

而她在用時間和身體賺自己應得的血汗錢。

這是愛情買賣,不能用愛情玷汙金錢!

也不怪眉眉冇有愛上他,畢竟他在床上時,總喊另一個的名字,哪個女人遭的住啊。

“月兒,我好想你。”

可我叫眉眉,你眼睛該捐了。

“月兒,你扶好咯。”

do個愛,話可真多,使勁兒就是了。

“月兒,撞疼你了嗎?“

眉眉煩了,太磨嘰了。

她直起身,居高臨下地望著霸總,像個女王看著拜倒在裙下的騎士,冷冷地睥睨。

誰是你的月兒啊!誰要當你的月兒啊!

你心氣不足了,工作不順了,大晚上喝醉酒了還來找我慰藉。

也不管我心情好不好,身體舒不舒服

真當我是充電寶啊!冇電了就進來充電!

我是打工人,我也有脾氣的!

我今晚要翻身做主人!

我要在上麵!

****

一夜**,霸總酣然入睡,眉眉卻睡不著了。

閒來無聊,作為小小替身,她不得不思考自己和霸總的結局。

大部分的替身文學的結尾都是追妻火葬場。

場麵如下:

替身難過地發現自己竟然是替身,轉身離開。

男主發現自己愛上替身,懊悔不已,拔腿就追。

追個千迴百轉,水個百八十章,還全部入v。

觀眾付出眼淚,作者收穫金錢,雙贏的HAPPY

ENDING。

但,這對眉眉來說有點難。

要是這霸總愛上她,還追她,要娶她,他還冇單膝下跪,她就已經答應了。

而且她會立刻、馬上、一秒不停地拉他去民政局領證,再慢一步,霸總腦子裡的水就乾了!

替不替身有什麼關係?

霸總的錢是真的,顏是真的,身體好也是真的呀。

不是眉眉冇骨氣,是她的骨氣不值錢,而她的愛情比骨氣還不值錢。

她這輩子可以愛很多人,但今生很可能賺不來很多錢。

作為窮人,徐眉眉的人生準則是:千萬彆和錢過不去。

****

為了能更好地服務霸總,徐眉眉決定好好調研一下白月光,務必做到神形兼備。

白月光在國內還是國外?

不詳。

她生or死?

不詳。

兩人是骨科關係?

不詳。

女方為了聯姻,另嫁他人了?

不詳。

好嘛,除了知道叫月兒,什麼都是不詳。

世上無難事,隻要肯放棄。

學得太像不是什麼好事,眉眉安慰自己。

學太像了,霸總有可能會打她,小說裡都這麼演的——

他將我扇倒在地,眼裡的厭惡噴薄而出。

“你以為你像她,你就能是她了嗎?你隻是一個贗品!”

我想拽他的衣角,被他嫌惡地甩開。

原來他的溫柔都是演的,這纔是他的原貌。

或者他的溫柔隻為另一個女人準備。

“真是可笑啊……我竟然還以為能有一瞬間你愛我。“

——想象結束——

啊啊啊啊!

像被冷水從頭頂灌下來,眉眉瞬間從想象中抽離。

哎呀呀,乾嘛花什麼時間學習習白月光啊!

去學習啊!

行測練了嗎?

申論會寫了嗎?

宇宙的儘頭是體製內啊!

合約一到期,咱們編製走起!

***

貴為替身金絲雀,一月10w的薪水,每月20w限額的副卡。

徐眉眉去圖書館搶座去了。

冇辦法,在家備考的氛圍不行,學不進去,動不動就擺爛玩手機。

這世上應該冇有徐眉眉這麼接地氣且努力的替身了,絕對獨一份兒的。

關鍵是圖書館裡的小弟弟們,你們能不能也和她一樣努力?

不要再搞圖書館crush這一套了!

眉眉以前在小紅書、微博上也是個小小網紅,顏值還是ok的。

畢竟她是白月光的替身,白月光不好看,怎麼當白月光?

再加上金主的錢,全被她拿去提升美貌了,已經從7分進階到8分。

以致於這些圖書館裡考研的、考公、考編的00後小弟弟們,一個勁兒地瞅她,給她遞紙條,送小禮物。

你們這樣全都要考不上的!

擠掉狂蜂浪蝶最好的一招,就是找個夠高夠帥的男伴。

如果男伴太一般,這些普通又自信的男人會騷擾得更嚴重。

因為這些男人會想,“這種男的都可以泡到靚妹,我比這男的好,我肯定也可以。”以致於騷擾更猖獗。

亦或者他們會汙衊你,“這男的肯定是有錢,所以美女才配醜男,這就是個拜金女。”然後他們就可以站在道德製高點做不好的事情。

於是,我盯上了前麵10點鐘方向、戴細框眼鏡的、斯斯文文的小男生,標準的奶狗長相。

他的最大優點是:他單身。

他的最大缺點是:他不是gay。

畢竟如果被金主發現了她有其他男人,10w一個月的工作很危險,但她找不到更閤眼緣的男人了。

釣女人無非是“潘驢鄧小閒”,靠臉、身體好、砸錢、嘴甜、陪伴。

釣男人也是類似的,靠臉、身材好、裝良家女、崇拜他、隻在他需要的時候出現。

徐眉眉看出了小奶狗的家境一般,也許不用太麻煩,哪個男人冇有軟飯夢。

“姐姐,你要養我?”他一臉震驚。

“怎麼說話的。我是在雇你,我花錢,你陪我,咱們是雇傭關係。”

好吧,聽起來還是很像養……

“姐姐,你當我是什麼人!”小奶狗氣得俊臉通紅。

眉眉慌了,難道世上真有不為金錢所動的人?

“我這模樣,至少一個月4000!還要包我午飯!”他義正言辭。

好嘛,原來是同類啊。

小小年紀就學會入職前的薪水談判了,有姐當年的風采!

掙錢嘛,不寒磣。

****

為了拒絕普信男騷擾,徐眉眉斥巨資雇了個小奶狗,當我的考公學伴。

兩人每天約圖書館,互相監督,拒絕擺爛。

奶狗正大四,準備考名校的研,以改變自己的雙非的身份。

而且奶狗還特彆負責,眉眉一不小心睡過去了,他會立刻將她搖醒。

還會在她耳邊附言——

“快醒醒!考不上,你就要被男人養啦!最後你既要工作,又要乾家務,還要生三胎!”

靠,瞬間清醒!

誰也彆攔著我,我要上岸!

真是好小夥子呀,長得帥,手勁兒大,就是飯量也大,中午還老挑貴的。

本來眉眉每天中午幫他點一份外賣就好,但被他發現了秘密——

眉眉每天中午不是日料,就是西餐。(畢竟花的是霸總的錢)

卻隻給他點15元的外賣。(且精確計算過滿減)

於是,她被狠狠蹭上了……

“眉眉,我們今天中午吃什麼呀?我知道附近新開了家烤肉店~”

呦嗬,奶狗不叫姐,心思有點野。

“喊我姐,不然不帶你吃。”眉眉欲圖破碎曖昧。

畢竟她是有金主爸爸的,雖然她冇多少職業道德,但不想這麼早丟工作。

“哦,眉眉姐~”

小奶狗彎眉一笑,眼睛像碎星,真好看,一聲姐姐也很甜。

帶他吃吧,添雙筷子的事情,反正也不花我的錢。

徐眉眉心裡在呼喊:

小奶狗,請等我1年,等合同到期,姐一定泡你!

然而,他們單純的學伴關係,在夕陽無限好的週五傍晚結束了。

金主霸總竟然來圖書館接眉眉。

恰好,她和奶狗弟弟有說有笑地走出來。

好嘛,修羅場文學來了。

-“怎麼說話的。我是在雇你,我花錢,你陪我,咱們是雇傭關係。”好吧,聽起來還是很像養……“姐姐,你當我是什麼人!”小奶狗氣得俊臉通紅。眉眉慌了,難道世上真有不為金錢所動的人?“我這模樣,至少一個月4000!還要包我午飯!”他義正言辭。好嘛,原來是同類啊。小小年紀就學會入職前的薪水談判了,有姐當年的風采!掙錢嘛,不寒磣。****為了拒絕普信男騷擾,徐眉眉斥巨資雇了個小奶狗,當我的考公學伴。兩人每天約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