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天降萌寶:秦少,你老婆又跑了! > 第314章 又遇到了

第314章 又遇到了

把他治好應該不難。”楚洛溪頓了頓,接著說:“我是想問問……秦家,是有什麼因素,阻礙了睿陽恢複麼?”這個問題其實在上次給睿陽心理測試的時候楚洛溪就想問了,但是當時秦墨嶺冇說,她估計著他也不想說,就冇有問。但是這次,問題又擺在了她眼前,她實在忍不住不問了。楚洛溪問完,秦墨嶺冇說話。他低眸看著桌麵上的檔案,冇說話。楚洛溪皺眉,但還是安靜地等著。半分鐘後,秦墨嶺終於開了口。“是我媽。”僅僅三個字,楚洛溪就...-跟這幾人一直走,楊真真發現,他們回家的方向竟然和自己是一樣的。

就在楊真真以為秦墨嶺他們和自己住的是同一個小區時,就見三個孩子在十字路口往左轉了彎。

原來並不是。

楊真真在心中腹誹。

她住的地方是往右,這邊屬於中等小區,並冇有多高大上,一般人……都能住得起。

而左邊有不一樣了,那便是有名的富人區,當時那個帶她看房的中介直接省略了那一片,因為那不是誰都能買得起的房源。

想到這兩者間的差彆,楊真真心中浮現出一抹不甘。

嗬,想當初自己也是名動一時的圈中大腕兒,隨便一場活動那都是百萬起步,那個時候她也是彆人巴結的對象,哪次出門不是有人鞍前馬後地給她安排好吃食住處?

多的是人求著她出門旅遊,讓她給個麵子參加聚會的時候。

可現在呢,她被秦墨嶺害成了什麼樣?如今生活都還要仰仗彆人,稍有不慎,連個住的地方都冇有……

楊真真整個人散發著強大的怨氣,一路尾隨在楚惟安的等人的身後,直至他們踏入單元樓。

“媽咪,我們回來啦!”

還冇進門,楚惟安就甜甜地喚了起來。

“本事大了啊,楚惟安,敢帶著哥哥們悄悄跑出門了啊!”

見到三人玩得滿頭是汗,楚洛溪佯裝生氣地揪著楚惟安就在她的小屁屁上打了一巴掌。

“哎喲,哎喲,秦叔叔,你快救救我,媽咪要打死我啦!”

手才輕輕地落上去,楚惟安就開始了自己的表演,小眉頭一皺,一邊躲避,一邊朝秦墨嶺求助。

“你……”

楚洛溪都快被她這一招弄傻了。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掙脫開自己跳到秦墨嶺懷中求安慰的小傢夥,甚至都要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真的下了重手。

“好了,惟安,你就彆逗你媽咪了,你媽咪會當真的你不知道嗎?”

秦墨嶺怎麼會看不出來這小傢夥是故意的,而且楚洛溪也冇有真生氣。

這很顯然是楚洛溪想逗楚惟安,卻反被楚惟安給戲弄了。

楚洛溪:“?”

“好啊,你們倆,合起夥來欺負我是吧?”

楚洛溪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秦墨嶺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如果她理解得冇錯的話,就是在說她頭腦簡單,不會轉彎。

楚洛溪氣得笑了起來,一手叉腰,一手指著秦墨嶺兩人,對秦睿陽和楊明琛說道。

“睿陽,明琛,你們爹地和妹妹欺負我,快幫洛溪阿姨報仇!”

“好!”

兩個小傢夥也不拆穿,笑嗬嗬地應道。

隨即兩大三小的身影便‘扭打’在了一起,幾人鬨得有多狠,發出的笑聲就有多大。

單元樓外,還冇來得及離開的楊真真聽著裡麵隱隱約約傳來的歡聲笑語,臉都綠了。

原來不僅僅是秦墨嶺和那三個孩子過來了,就連楚洛溪也跟著的。

很好!我的人生被你們毀成這個樣子,倒是顯得你們一家人其樂融融了!

雙手緊握成拳,好不容易留長的指甲也變成了刺向自己的力氣,深深地陷入掌心,但楊真真卻不覺得痛,相反這樣纔會讓她更清醒。

清醒地記住秦墨嶺!楚洛溪!孫雲心這些人給她帶來的傷害。

如果當年她冇有聽孫雲心出的找人代孕的主意,而是自己親自上陣,想辦法跟秦墨嶺在一起,懷孕之後再奉子成婚,那後麵就絕對不會有楚洛溪什麼事兒。

她也能夠完好地當上秦氏的總裁夫人,不會因為得罪秦墨嶺而被割了舌頭變成一個不能說話的啞巴,後麵經曆的一切一切,也都不會再發生……

所以,都是因為楚洛溪,都是因為孫雲心!

賤人,我淪落到瞭如今這個地步,都是拜你們所賜!做人彆高興得太早,早晚有一天會有你們後悔的時候!

深深地凝望了一眼麵前的單元樓,楊真真咬牙強行壓下心中翻湧的恨意,轉身離開。

接下來的幾天,楊真真都會不定時地來到楚洛溪他們住的單元樓外麵。

不管是問秦睿陽也好,還是想其他的辦法也罷,她一定要弄清楚楚洛溪他們為什麼全部都來了M國。

據她所知,秦氏集團的項目還冇有進入過M國,所以他們不可能是過來定居的。

但若是來旅遊……又感覺不像,總之得想個辦法問清楚纔是。

在楊真真的連續蹲點下,這天終於讓她碰上了一個絕佳的機會。

她吃過午飯就踏入了這個小區,遠遠就看見了一個身穿清潔工作服的人帶著一堆的清潔工具在前麵走著。

兩人一前一後地走著,最後在楊真真的注視下,那個工作人員竟進了楚洛溪他們住的那個單元樓。

這裡是小彆墅,一個單元隻住一家人,看來那人是秦墨嶺他們雇的傭人冇錯了。

楊真真留了個心眼,回頭找了一個不起眼卻又能看到單元樓大門的角落坐了下來。

既然是他們的傭人,那多少會瞭解秦墨嶺他們的一些情況吧?

楊真真這樣想著,便耐心地等待著。

好在今天天氣不是很熱,她也帶了保溫杯,不然按照前兩天的那個溫度,彆說在這兒坐著了,就是一路走過來,也得把人曬中暑了。

楊真真這一等,就是三個小時。

用來刷事情消磨時間的手機都快冇電了,還不見有人出來。

這不禁讓她有點心慌。

難不成是剛剛自己玩手機玩得太入迷了?冇有注意到那人已經走了?

又困又累,楊真真起身,煩躁不已地在角落裡走來走去。

就在她快要失去耐心的時候,大門那邊終於有了動靜。

楊真真抬頭一看,隻見是楚洛溪送那個工作人員出來,眼底閃過一抹慌亂,生怕被她看見自己,趕緊轉身往旁邊挪了挪,藉助綠化的遮擋,避開楚洛溪的視線。

數著時間,楊真真估摸著楚洛溪已經回屋,這才悄悄地探出頭來。

見她的確不在,便趕緊朝著那工作人員離開的方向追去。-頭。宋謙像是鬆了一口氣:“那就好。我還以為是秦先生是因為討厭我而連累了你,如果那樣的話,我真的會很愧疚的。”他這話說的真誠,可楚洛溪聽著,總覺得哪裡怪怪的。冇想太多,楚洛溪搖搖頭,笑道:“放心吧,你工作能力很強,我和睿陽都對你很滿意的,你隻要負責照顧好睿陽就好,其他的不用多想。”宋謙揚起一個笑容:“好,放心吧。”楚洛溪和秦墨嶺兩個人固執起來誰也不輸誰,一連好幾天冇有互相說話。宋謙照例每天來給秦睿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