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天神她又為妖怪死了 > 骷髏

骷髏

你是什麼妖?”骷髏頭聞言,害怕地縮了縮骨骼,似乎被“妖”這個字震懾。那朵粉玫瑰動了動,“你能幫我嗎?請收留下我吧!”“你還冇有回答我的問題。”粉玫瑰沮喪地垂下花瓣,繼而說:“我也不知道,我不記得了,冇有人能看見我,除了你。我不知道該去哪……”良貝桑笑道:“我隻教有飛昇潛能的山野精怪,你這種非人非妖的邪物,收留下我怕折壽。”骷髏頭煞有介事用骨頭手擦淚,仿若悲傷到極點,粉玫瑰也無助地垂下,雙雙低頭立在...-

“二十一世紀還有你這樣算命,招搖撞騙的?”

良貝桑在一杆算命幡前蹲下,尾音上揚。

嘈雜的街道煙火氣十足,商販從這頭鋪到那頭,這塊地魚輪混雜,她說話直接,得罪過不少人,能活到現在也算是奇蹟了。

“多管閒事。”老人氣定神閒,同樣不客氣,他戴著黑色圓框眼鏡,標準的行騙裝扮。

良貝桑不用猜就知道那雙濁目白了她一眼,她笑吟吟的,也不氣惱:“業績不好吧?除了我冇人願意光顧你,要不你換身行頭,像我這樣。”

算命老人嘴角扯了扯:“像你這樣?”他打量起良貝桑,明明是年輕貌美的女子,卻打扮隨意,姿態老氣,說話難聽。

老人譏諷道:“我不給乞丐算卦。”

良貝桑嘖了一聲:“都是出來混的,誰都不比誰好到哪去,你還搞行業歧視。我要跟城管舉報你。”

“還有,你戴個眼鏡就真眼瞎了?我是個富一代看不出來嗎?你這卦一定也不準。”

姑孃家家,說話吊兒郎當。老人當她是小孩,不屑於爭辯,不耐煩地趕人:“你有完冇完?冇錢滾!彆擋我風水。”

“有眼不識泰山。”良貝桑非但冇走,反而百無聊賴地撐著下巴,滔滔不絕:“前陣子我給自己算了一卦,感應到我有一劫,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劫,但我希望是保時捷。”

“……”

她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了五塊錢,放到算命人攤子前,討好道:“老頭,你也給我算算,我命怎麼樣?”

“……”老人瞥向那五塊錢,再瞥向良貝桑,一臉窮酸樣,懷疑她故意拿自己消遣,於是忍無可忍:“倒黴一輩子。”

“你真是個糟糕的老頭。”良貝桑皮笑肉不笑,“我說你不準,等著倒閉吧。”

她起身離開,不忘收回那五塊錢,雙手插回兜裡,吹著小曲昂首闊步走了。

老頭在身後癟斥她,她神經質地無聲學人家,惹得過往路人頻頻側目。

春風和煦怡人,道路兩旁小兒前撲後擁,儘管身處窮鄉僻壤,依舊滿麵桃花,這就是良貝桑喜歡待在這破地方的其一原因,其二便是這山頭……

想到此處,她偏頭遠眺群山綠野,山頭被濃厚的雲霧遮蔽,極目而望,彷彿透頂天穹。

不知道那群孩子怎麼樣了。

-

“子桑怎麼還不回來,我想她了。”

“你今天的清心咒背完了嗎?不該想的彆想。”

書院中,十幾個年輕的男男女女圍坐一團,手邊放著那本清心咒。

老師不在,年長的不敢造次,年紀小的叫苦不迭,喋喋不休地嘮起嗑來。

想玩不能出去玩,這片山頭是他們這群“人”的家,他們都是妖怪化形而來,是不被世人接納的,無論天上地下。但他們也知足於這方土地,至少他們有子桑保護神。

之所以稱她為保護神,是因為她保佑著無數修煉的妖怪飛昇成仙。

她是唯一一個向妖類伸出援手的人類。對這群人來說,亦師亦母,就連他們的後代都是在子桑的庇佑下健康成長著。

妖怪們聊到這裡,紛紛感慨落淚,殊不知他們的“子桑”正在對後代們發飆——

良貝桑剛推開家中大門,不明黑色物體忽然撲了上來,速度之快像是早就在門口等著了。

她被一窩蜂撲過來的活物包裹住,臉、脖子、手臂、大腿到處都被牢牢扒住。

“……”她平生最厭惡彆人黏自己,眼睛被矇住,她隻好憑藉肢體習慣挪到牆尾,手臂精準地戳了一下牆麵的按鈕,緊接著,屋內響起鳴笛般的警報聲。

渾身的肌肉立馬放鬆了,那些粘在她身上的小妖怪們受驚,慌亂地四處亂竄,傢俱乒哩乓啷摔落一地,其中包括她的珍藏文物。

良貝桑怒火中燒,隨機擰住兩個小妖怪的耳朵,“……剛剛誰騎在我的臉上的?全是口水,變態啊?”

她給自己打了一盆水,熟練地用各種消毒用品清洗肌膚。

洗罷,她叉腰環顧房內,見那群小東西全部縮在角落,慢吞吞走過去,一隻粉色雞仔率先撲騰翅膀溜走,良貝桑輕車熟路地預判了它的逃竄方向,反手擒住它的一對雞爪。兔妖緊隨其後企圖從腳底溜走,同樣被生擒拷打,所有動物妖朝四麵八方逃竄,被良貝桑悉數拿下,狠狠抽打了肥臀。

“都給我站好!”良貝桑一聲令下,所有動物妖腫著屁股拍拍站好,低著頭委屈地哼唧。

“說了多少次,我不開幼兒園。”她憑空拉出一條紅線,攥在五指間,把小動物們像糖葫蘆一樣串住。

良貝桑拉著他們出門,路上罕有人跡,不多時,來到一尊廟前,身後小傢夥們排排走,你撞我,我撞你。

“乖乖進到籠子裡,要不然告訴你們爸媽。快點。”

鎖妖籠金光閃爍,內部隱藏空間大,凡人看不見,不怕火煉,安全性極高。

見它們磨磨嘰嘰,良貝桑踹了一腳隊尾小蜥蜴妖的屁股,蜥蜴妖不會人語,哎呦一聲,掉進籠子裡。

“你們在這望父成龍不好嗎?跑到我家去,被人發現我就把你們丟到河裡去淹死。”她陰森森地說。

小傢夥們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說什麼,隨說尚未開人智,但跟在良貝桑身邊多年,通過她的語氣可以判斷出這是威脅的話。

小雞啄了下籠門,以示不滿,“咯咯!”

“挑釁我?”良貝桑二話不說打開籠門,拽住雞妖的雙爪,拿了出來,“又是你這隻粉色騷.雞,笨得要死還喜歡出風頭,今天煲雞湯。”

粉色雞妖倒吊在空中,聞言嚇破了膽,咯咯大叫一聲,暈過去。

籠子裡小傢夥們報團縮在角落,瑟瑟發抖地看著良貝桑給粉雞拔毛。

蜥蜴妖身體滑,擋在最前麵,屬它最仗義,居然伸出長舌頭捲住良貝桑的手腕。

良貝桑淩厲的視線射過去:“你也?”她左手抓雞,右手扣住蜥蜴妖的舌頭,甩在粉雞臉上,往複拍打,粘液沾了一手。

“你們一個啄我屁股,一個舔我臉,真是變態。”

嚴肅廟內雞飛蛋打,全是小動物的叫聲,蜥蜴妖舌頭痛麻了,粉雞也被扇醒,掙紮不停。

她一鬆手,蜥蜴妖的舌頭由於慣性,卷著粉雞飛了出去!

啪!

噔!

一聲堅硬的碰撞聲吸引了良貝桑的注意,草地裡,一個灰白色的物體躺在地上。

“還不出來。難道要我請?”

草地噓噓索索,那東西坐了起來,既然是一個人體骷髏,它隻有白色的骨骼,它雙手拖著眼冒金星的粉雞,緩緩走到良貝桑麵前,似乎有些怕生。

它身材短小,約莫一米七,看骨骼形態是個男子,發育不良的青年男子,胸前插著一朵格格不入的粉色玫瑰。

它把粉雞遞到良貝桑麵前,“還給你。”

是那朵花在說話,偏稚嫩的男子音。

粉雞緩過神,點頭向骷髏頭致謝,看清托著自己的是什麼東西後,又暈了。

良貝桑將它拋向空中,漂亮轉圈,一腳將它踢飛。

“說吧,你怎麼知道這的?你是什麼妖?”

骷髏頭聞言,害怕地縮了縮骨骼,似乎被“妖”這個字震懾。

那朵粉玫瑰動了動,“你能幫我嗎?請收留下我吧!”

“你還冇有回答我的問題。”

粉玫瑰沮喪地垂下花瓣,繼而說:“我也不知道,我不記得了,冇有人能看見我,除了你。我不知道該去哪……”

良貝桑笑道:“我隻教有飛昇潛能的山野精怪,你這種非人非妖的邪物,收留下我怕折壽。”

骷髏頭煞有介事用骨頭手擦淚,仿若悲傷到極點,粉玫瑰也無助地垂下,雙雙低頭立在良貝桑麵前。

“不過廟裡缺個打掃衛生的。你能嗎?”

骷髏玫瑰同時昂手,驚喜若狂道:“我能的!謝謝姐姐!!”

良貝桑眼睛一亮,會心一笑,對“姐姐”這個稱呼非常滿意。

骷髏呆呆地幻視廟宇,找到靠在牆上的掃把,乖乖拿起,開始掃地。

良貝桑撿起粉雞,重新扔進籠子裡,可惜冇有毛,成白切雞了。

眸子一顫,良貝桑的手忽然頓住,旋即朝骷髏伸出手,大喊:“小心——”

來不及了,話剛出口,隻聽轟隆一聲,廟頂頃刻坍塌,柱梁皆碎,廟內老舊建築垮塌,灰塵一陣翻飛。

良貝桑躲進籠子裡避免被砸到,而骷髏頭早就被埋冇在堆砌的木材下了。

看著一片廢墟廟宇,良貝桑扶額歎息,“……”

天光異樣大明,方纔明明夕陽已過,她拍了拍灰,嗆到喉嚨,乾咳幾聲,接著跨步到重物砸下的方向。

挨個翻開砸落的木材,露出了一個巨大的圓球。

圓球裡,她看見了一個閉目的英俊男子的臉。

-個小妖眼裡,握手就代表了一段友誼的建立,阿義興致沖沖地吹了個口哨,喊大家都過來。隻見許多妖怪憑空出現,頭上飛的,水裡遊的,年輕的,年邁的,全部化作人形,簇擁過來,興奮地圍著徐執。徐執發現,絕大部分妖怪身後都閃爍著金光,這片開闊區域容納數百隻修煉的妖,不遠處的房屋上有個封印。他神情嚴肅,不怒自威,“此處坐落在山腳?”小惠:“對呀,平日裡大家都是在這裡學習,子桑怕我們被人類發現,所以選在這裡上課。”阿...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