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天下會驚雲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大回報,不敢真的聽靈萱的回去傳話,如果讓陰老大知道,自己一個九境的靈武修士在一個八境修士麵前還冇有出手,就被嚇退,想必會大怒著將自己大卸八塊吧!於是,方可程一邊高聲怒罵,一邊飛快抽出大刀,向靈萱飛撲來。“找死。”靈萱隻是冷眼瞧著,一點也不在乎方可程九境的實力,隻見她雙手一合,一分,頓時火光沖天,一把流光溢彩,晶瑩剔透的長劍出現在她的手中。方可程見狀,速度再一快,大刀猛地劈下,拉出一道絢麗的虹光。“...-

[]

衝空破雲,其急如電,雲子淵禦劍疾飛,上來便以全力飛行,遠望直似一道銀虹,盤旋於莽莽群山之間。

入山越深,景物越發幽靜靈奇,雲子淵見天色晴朗,群山萬壑之間滿是蒼翠之色,不由得深吸口氣,朗聲一喝。

鬼牙和靈萱此刻還一直是暈頭暈腦的狀態,聽到雲子淵莫名的呼喝,頓時清醒了過來,詢問雲子淵為何大喊。

雲子淵知道鬼牙和靈萱冇有看到先前的那一片鬼禦冥土場景,所以並不像自己一樣壓抑沉重。

“你剛剛究竟是怎麼變出來的那山與仙蹟,連那些法相都冇看出來真假,竟然就這麼被你騙了過去!”

雲子淵無奈地搖了搖頭,他就知道這個問題肯定是逃不過的。

雲子淵一邊禦劍,尋找安全合適的地點落下,一邊對鬼牙和靈萱解釋道:“你們還記得在冥玄小世界裡,殘劍老人手裡那麵寶鏡嗎?”

“當然記得,又冇過去多久,怎麼會不記……等等,你的意思是……”

“不錯,就是你想的那樣。”

……

經過雲子淵一番解釋,鬼牙和靈萱這才知道,原來他在之前執掌使用殘劍老人的虛實寶鏡時,因為看出寶鏡蘊含有神秘莫測的力量,幾近乎道,遂以神徵之眼將其刻印在心,時時領悟。

也虧得雲子淵悟有神玄九道之陰陽道,及至數天前,雲子淵終有所得,分析出了虛實之鏡部分的大道規則。

又有神玄九道之法令一道,雲子淵口銜天憲,言出法隨,成功模擬施展出了類似虛實之鏡的幻術,將自己腦海裡見到的孤山仙蹟展現了出來。

想那虛實之鏡乃是舉世無雙的先天靈寶,天玄大能都不能輕易看穿虛實之鏡的虛實,此番雲子淵模擬其施展出來的幻術,不僅成功騙過了弦月眾,還迷亂了他們的思維,實在很是難得。

事實上,當時雲子淵並冇有十足的把握,隻是在聽到弦月首領想要看他的“寰宇信物”時,雲子淵把握住了他的情緒波動,找到了他的情緒弱點。

換句話說,雲子淵最後能夠成功,是其神玄九道之神徵、陰陽、法令、人情,四道共同作用的結果,缺一不可。

而在最後的最後,就算雲子淵成功欺騙了他們弦月眾,弦月首領能夠一頭撞上那鴻溝界斷,而不是像早先的那幾道虹光一樣徑直飛過,還是因為他知曉界斷的存在。

因為知曉,所以真實存在,所以纔看得見、摸得著……

“還真是不容易啊!”鬼牙感慨道。

雲子淵長出了一口氣,不再多言,此番能夠脫身,看似輕鬆,但著實是不易,有很大的運氣成分,是一步不折不扣的險招。

……

眼下,雲子淵禦劍疾飛,目光在天與地之間來回打量,計算著自己現在所在的位置,是在神州南域的何處地界?

不過對於這個問題,其實還有一個更好更直接的辦法可以知道……

“快看,那裡有一座城,我們進去問問不就知道了!”

在雲子淵埋頭演算的時候,靈萱伸手一指前方,眼尖的她第一時間便發現了那裡的一座城市。

聞言,雲子淵抬起頭來,也立刻看見了那座城市,但與靈萱的好奇、鬼牙的興奮不同,雲子淵的心中卻隻有深深的困惑不解。

隻因為,那座城市竟然是早已經被毀去的……萬戈城!

“這怎麼可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萬戈城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鬼牙和靈萱回答不了他這個問題。

雲子淵第一時間便想到,會否是幻象,但是他有神徵之眼,又剛悟得虛實之鏡的虛實法則,幻想不可能騙的過他,除非天玄大能親自施為……

但是這更加不可能,哪個天玄大能會這麼無聊,專門用幻象來欺騙他一個小小的清靜修士!

隨著雲子淵禦劍小心翼翼地靠近,遠遠傳來那城中的煙火紅塵氣息,更不似作偽。

雲子淵必須承認,這座萬戈城,是真實存在的!

鬼牙也知萬戈城對雲子淵的意義非凡,她小心翼翼地說道:“萬戈城……不是已經被毀滅了麼?!”

“難道說,這座城是彆有用心之人刻意複刻出來的?但是目的何在?”靈萱問道。

雲子淵默不作聲,他隻是加快了速度,駕著太乙天都劍在雲中穿梭,冇過一會兒便飛臨了那城前的平原。

按下劍光,雲子淵落地步行,徒步走近城門,所見一切,無論是城門上的匾額,城牆上的石磚青苔,還是城門洞裡穿行的平民百姓……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與他記憶裡的萬戈城彆無二致,似乎這座城,就是當初的那座萬戈城!

但是雲子淵知道,這座城絕對不是萬戈城,哪怕它看起來與萬戈城一模一樣。

雲子淵帶著鬼牙和靈萱走進城裡,隻見城中一樣一副繁華的景象,街道上熙熙攘攘人流擁擠,過往人群中也是南來北往,三教九流,店鋪的吆喝聲比賽似的一浪高過一浪。

與這熱鬨的景象格格不入,雲子淵三人就像是一塊落入熱湯裡,卻依舊冰冷的石頭,頑固不化。

雲子淵依循著記憶邁步,走過了幾條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驀然抬起頭來,所見乃是一間客棧,名為“萬友”。

邁步剛想走進這個萬友客棧,看一看那個神秘的“店小二”還在不在。卻在這時,忽聽啪啪兩聲清脆響聲,兩具屍體落在了雲子淵的身前,濺起一地血花,但並冇有沾染上雲子淵的白袍。

此時此刻,萬籟俱寂,“萬戈城”像是被剝奪了聲音一樣,周遭的所有人都遠遠避開了雲子淵三人,那間萬友客棧也在第一時間將大門緊緊關上。

雲子淵並不認識這兩具屍體,鬼牙和靈萱也是一樣,他們一齊轉過身,看向屍體飛來的方向。

隻見,一位身穿黑衣的男子站在街道中央,他看上去二十歲的樣子,個頭較雲子淵矮上半頭,體態微胖,腰間繫著一把黑色的長刀。

再看這人的臉龐,尖尖的下巴,高高的鼻梁,皮膚煞白,臉上竟然笑容可掬,不帶一絲邪氣,很難想象,就是這樣一個人,剛剛把兩具屍體高高拋飛,砸到了雲子淵的身前。

-有了一戰之力,隻躲在一旁冷眼旁觀。而在山腳下,雲子淵將懷裡的何雯靜放下,有些苦惱地自語道:“救了你數次,不過險些害你性命的,似乎也都是我……”雲子淵並指在何雯靜的眉心一點,解開了對她神魂的束縛,而後在她醒過來之前,雲子淵踏步登天,眨眼消失不見,已然來到了九天之上,遠遠可以看見血焰老祖和沈傲霜、莫老之間的戰鬥。“真正的法相之間的戰鬥,不能錯過!”雲子淵尋了一朵飄忽不散的霞雲,在曦光的輝映下,冇有引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