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天下會驚雲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必勝

第一百三十五章 必勝

摔打在地。但是這仍舊無法阻止陸獵戶的防抗,妖狼銜著陸獵戶仰天長嘯,卻是無意間凝聚了周身的妖力,隻見妖狼口中數十上百道血也似的光華彙聚盪漾,而後血光凝作一束噴吐而出。陸獵戶被銜在口中,正麵近距離被血光激射,雖有皮甲護身,但也慘嚎出聲,痛苦難當,手中長槍也無力握持,脫手飛出,斜插入地,槍尾搖晃。雲子淵見狀,心思電轉,掙紮著起身飛奔至長槍之畔,而後猛地一踏長槍槍尾,槍杠受力彎曲欲折,這時其上紋路幽光再閃...-

[]

一言不合,不由分說,黑衣男子突然快步衝上前來,大步流星,身體帶出道道流光飛舞,交織出大道紋路,顯見不凡之威。

眼見黑衣男子向著雲子淵衝撞而來,不等雲子淵出手,鬼牙冷哼一聲,怒罵道:“欺人太甚,擔心丟了性命!”

隨即,鬼牙三步並作兩步,主動迎上那黑衣男子,短木棍現於掌間,高高揚起,便要砸下。

黑衣男子對鬼牙的出手似乎並不在意,不過隨手一撥,便想將鬼牙的木棍撥開。

見狀,鬼牙麵露喜色,她這木棍材質特殊,對天地元氣的契合度極高,能夠容納她全部的元氣,而不會有絲毫的外泄,是最完美的“容器”。

尤其,經過鬼牙這十多年來的溫養,她對木棍早已是如臂使指,此刻出手便是雷霆手段,元氣在那木棍裡翻騰激盪,威勢在一瞬間連翻數倍,連雲子淵都頗為側目,驚訝於其中威力。

然而,麵對這樣的一根木棍,不知是因為輕敵,真的已經無可退讓,又或者是黑衣男子有心攝敵,主動迎上木棍,總之黑衣男子手上動作不變,依舊是以肉身硬擋。

不待多言,黑衣男子的手掌甫一觸及鬼牙的木棍,瞬間是精光四射,空間如水,波光粼粼,時隱時現。

黑衣男子全身氣勢外放,乘風而起,暴喝一聲,腳尖輕點如蝶舞,身形瞬閃,很快衝至雲子淵的身前。

——————————————————————

長劍掃出一線紅芒,鮮紅血色在雲子淵的身前洇開,一線一縷劍痕精緻絕美。

然而劍痕停在了雲子淵的身前,轉眼消失,厲丹突然收劍後撤,皺著眉頭問道:“你的劍呢?我曾聽說,你也是個劍修。”

“我的劍嘛……”雲子淵捏了捏下巴,左臂一振,在先天真一劍氣的指引下,那條龍筋突然暴伸,從其掌中飛出數尺,形如長劍,先天真一劍氣如龍盤旋

雲子淵左手握劍,輕輕在地上一點,瞬間一線青光穿破長空雲海,從萬丈高空落下,凝聚在劍鋒上,發出刺目的一閃,晃了厲丹的眼。隨即,如盤龍般的劍氣順著劍身而下。以龍氣劍為中心,空氣中瞬間蜿蜒出了長達數丈的恐怖電流,衝向了厲丹。

光罩外的浪翻雲頓時一驚,看著場中呆滯的厲丹,心中滿是擔憂,生怕其連這第一招也接不下來,便被雲子淵所擊敗。不過好在浪翻雲擔心的情況並冇有發生,厲丹就算再不如雲子淵,倒地也是出身大家的天才子弟,怎可能會被輕易擊敗。

隻見厲丹緊閉雙目,以神識視物,比肉眼所見還要更加清晰,更能看見雲子淵的劍路,從而進行躲避。於是乎,隻見厲丹腳下連點,身形在數丈空間內來回縱躍,越跳越疾,竟是生生靠著身法將雲子淵的劍氣電流閃過。

“也不簡單!”雲子淵心中對厲丹的評價高了幾分,覺得今天這一場戰鬥,或許並不會像他想象的那麼無聊。

便在這時,厲丹躲過了電流,不知不覺間,他的身形更在這一番騰挪中向雲子淵靠近了數丈,已然將其納入到了自己的攻擊範圍之中。隻見厲丹旋劍拋飛,劍身上的數顆寶石在這一瞬間明亮了起來,暴射出一道道虹光,如狂風暴雨一般,藉著劍旋之勢,向雲子淵攻了過去。

厲丹很有自信,覺得自己這一招雲子淵絕對無法避過,隻能硬擋。因為劍身上的數顆寶石各有角度,在自己拋劍旋飛的時候,其綻放出來的劍虹要比大海上的風暴還要旋轉得厲害。

然而讓厲丹大跌眼鏡的是,麵對這如風暴一般狂烈的劍虹,雲子淵卻是完全不思閃避,隻是沉默地向前走著,像是要去參加自己的葬禮一樣。而雲子淵一連九步走完,其已經走到了厲丹的麵前。而那一道道劍虹卻是穿透了雲子淵的身體,其就像是水中的月亮一樣,雖然看著就在眼前這個世界裡,但實際上,此刻的雲子淵正遊走在九天之裡,不在此界中。

雲子淵一連九步走至厲丹的身前,所使正是神天九步,是天門神主所創,而所謂之九天,一為中天,二為羨天,三為從天,四為更天,五為睟天,六為廓天,七為減天,八為沉天,九為成天。此九天亦是神霄九天塔之九天,雲子淵還未能夠將其完全參透。故而雲子淵有種預感,他還會再回到神霄九天塔內,繼續修行神玄九道經的。

說會現在,雲子淵不急不緩,不緊不慢地走至厲丹身前,氣定神閒,視其所施展的劍虹風暴為無物,給厲丹帶來了極大的心靈震撼。不過好在,厲丹並冇有因此而徹底失去戰力,隻見其劍氣一引,長劍向雲子淵的後背猛戳,隱然有了幾分禦劍的意味。

而雲子淵現在因為龍筋如身體相連的緣故,不能施展禦劍神通,隻是龍筋還有一樁好處,那就是其伸縮自如,可長可短,近可**搏殺,遠亦可延申千裡,與禦劍幾無差異。

於是乎,隻見雲子淵抬臂向後一甩,龍氣劍瞬間柔軟如鞭,朝後一掄,在空氣中發出“啪”的一聲震響,將虛空擾動,致使這把長劍繞過了雲子淵的身體,劃過一個詭異的曲線,又向厲丹自己的頭顱戳了下去。

緊接著,龍氣劍再度挺直,斜向上一撩,以截天之勢揮出,正正好擊中了厲丹的長劍劍柄。

原本厲丹正在處理失控的長劍,想要在其將自己戳死前重新掌控。然而就在這時,雲子淵的龍氣劍瞬間揮出,斜向上撩出,擊中長劍劍柄,將其劍路瞬間扭轉,憑空轉了個直角,向厲丹的心窩刺去。

厲丹麵色一白,局勢已然危在旦夕,不敢再留手,身體表麵突然冒出一塊塊龜甲模樣的方塊,將那長劍阻擋了下來。隨即,厲丹翻掌一揮,將一塊龜甲向雲子淵拋了過去,口中唸唸有詞。

-茫大地一口吞掉一樣。血焰老祖發現雷龍隻是朝著自己而來,對遠處的黑蟒看也不看,於是更加憤恨。且見雷龍身形一擺,巨大的龍尾率先橫掃而來,血焰老祖不敢硬接,搖搖晃晃地騰空而起,向外躲閃。然而上方雷龍巨大的龍口帶著雷電向血焰老祖咬來,速度之快與那巨大的身形不成比例,血焰老祖殘破的身體左右躲閃不開,頓時被雷龍吞入口中。不過血焰老祖還有餘力,隻見其雙手血焰燃燒,上下一分,在身前變化法印,便見原先被雷龍抓碎的萬...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