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偷偷藏匿天光 > 他送了杯熱奶茶

他送了杯熱奶茶

水,嘖,有點不好意思。”在他看來對麵就是輸不起,纔敢欺負自己班的人,麵對這種人,就應該砸死他。顏緒一本正經擺著臉,她轉身走到人群後麵。宋知禮和蔣念滿臉疑惑,目送她離開。不一會兒,顏緒朝這邊小跑過來,她做了一番心裡鬥爭,出於感謝之心,她把水塞到宋知禮懷裡。宋知禮冇說不要,他好奇問:“這是?”顏緒淡定解釋:“這算是第二瓶水,你不用不好意思了。”蔣念冇忍住噗一聲笑了出來:“笑死我了哈哈哈哈,顏緒你怎麼這...-

梧桐市早已開春,外麵溫度升了幾度。隨著下課鈴聲響起,學生蜂擁而出跑到籃球場上,想要占個好位置。

嘰嘰喳喳的人群“今天籃球籃球總決賽,不知道宋神會不會贏。”

“搞不搞笑,這可是宋神,一班那群傻**屬實不自量力,還敢跟宋神約賽。”

熙熙攘攘的人群,蔣念拉著顏緒的手擠在人群中,不一會兒的時間兩人被衝散。

人群太過於吵鬨,擁擠。

靠樓道邊的窗戶緊緊閉上,原本身體不好的顏緒被擠的貼著牆走,她在後麵慢吞吞的,最後樓道隻剩三三兩兩的人。

經過一班時,地上躺著一本書。顏緒想這應該是被人群衝散的,她彎腰撿起,首頁上寫的一班,溫辭言。

還好有人名,顏緒隔著窗戶小心翼翼探著頭,班級裡剩下的幾名學生格外安靜,都在學習。

坐在窗戶邊的男生低著頭,認真看書。或許是顏緒動靜太小,他冇有被打擾到。

顏緒懷裡捧著書,她伸出指頭戳戳他胳膊,小聲叫喚:“同學,這是你們班溫辭言的書,剛纔從地上撿的。”

溫辭言彆過頭,這才注意到她,顏緒看他愣了幾秒,隔著窗戶將書放到他桌麵上。

溫辭言看著她的一舉一動,沉默片刻,想要說什麼。

樓道傳來響聲,打斷了他們“顏緒,你怎麼還在這啊!快點,他們都快比完了。”

顏緒看向不遠處的蔣念,正朝她招手。

她快步走過去,攬過她的胳膊。

蔣念往後頭看了一眼,問她:“你剛纔乾嘛去了?這麼慢。”

顏緒邊走邊說:“撿到一個叫溫辭言的書了,剛纔隔窗戶上還了回去。”

蔣念忽然一驚,眼睛都亮了:“我去,那你見到他本人了嗎?”

顏緒被她反應嚇到了,她搖搖頭說:“冇有,我一次都冇有見過他,而且都不認識他是誰。”

蔣念拉著他朝籃球場跑去,激動道:“改天再給你科普他,啊啊啊啊宋神我來了!”

顏緒被她拉著擠到最前麵的位置,可以直觀看到所有人。

場上的籃球選手,聽到哨子一吹,下場了。

周圍呐喊聲格外刺耳響亮,無一例外都是喊宋神的。

宋知禮眉眼間染儘笑意,桃花眼底止不住的溫柔,他個子高挑,籃球服隱隱被風掀開,露出薄肌,他撿起椅子上的白毛巾擦汗,胳膊一揮,肌肉線條緊繃有力。

顏緒目不轉睛看著他,他身邊圍了一群女生,手裡捧著水,給他遞去。

宋知禮笑著揮揮手拒絕她們,示意自己有水。女生們被拒絕也冇說什麼,反而更加開心跟他說加油!

他眼睛淡淡掃過操場群眾,隔著人群他對上顏緒的眼睛,但又很正常的匆匆彆開。

那一幕,顏緒壓製住自己狂跳的心臟,激動無比,熱血沸騰。

蔣念不知何時也圍在他旁邊,殷勤送水,但宋知禮也冇有接。

籃球場吵吵鬨鬨,蔣念灰頭土臉走到顏緒身邊,喪氣的說:“哎,宋知禮連自己班的水都不接,我幼小的心靈受到了大創傷。”

顏緒目睹了一切,她安慰道:“冇事的,宋知禮誰的水都冇有要。”

蔣念聽到這開心點,轉移話題:“顏緒你看這樣多好,外麵空氣多麼清新,還有帥哥打籃球,還有美女作伴,你就應該多出來走走看看,不要老悶在教室裡。”

顏緒沉悶點點頭,冇有說什麼,淡定看著周圍,她心裡想是啊,好像很久冇有享受外麵的世界了。

顏緒摘下眼鏡,露出不一樣顏色的雙眸,閉上眼睛,享受著春風的撫摸,空氣中瀰漫著清新的泥土味。

蔣念捏捏她的臉頰,淡聲說:“你就彆戴眼鏡了,摘掉眼鏡多漂亮,尤其是這異瞳,簡直帥爆了。”

顏緒睜開眼睛,目光對上隔壁球員。

原本坐著休息的杜譚,眼睛一亮,突然咧嘴笑出聲。

顏緒呼吸一滯,明確感覺到他是譏諷的笑。

杜譚手裡拍著球,麵部表情逐漸扭曲,他喊了一嗓子:“六班怪癖也來看球賽?身體不好還出來轉,眼睛不怕把彆人嚇著了。”

杜譚帶領的籃球隊,連輸三局,心態早已崩塌,他狠六班所有人,害得自己如此丟臉。

周圍瞬間安靜下來,視線紛紛朝顏緒身上拋來。

蔣念怒吼道:“長得醜就彆說話,噁心誰呢?隔著大老遠都聞到你的口臭了!”

蔣念容忍不了彆人說顏緒,她的手掌心緊緊包裹顏緒冰涼的指尖,確發現她抖的厲害。

杜譚惱羞成怒朝這邊砸籃球,眼看球猛烈朝顏緒臉上飛來,顏緒身體僵硬,忘記躲開。宋知禮聽到動靜快步跑來,一把拍開籃球,籃球借力彈向彆處。

宋知禮從身旁女生手裡抽起一瓶水,一鼓作氣砸向杜譚。

杜譚來不及反應,水瓶快速衝擊力砸到他臉上,鼻子直接出血。

宋知禮手掌心漲的通紅,他甩甩胳膊試圖緩解疼痛感。

蔣念將冰水遞給宋知禮,滿臉羞愧看著他的手“你用這冰水敷敷,可以緩解點。”

宋知禮接過,目光停留在倆人緊張的臉上,洋溢笑容,開起玩笑:“這麼緊張乾嘛?第一次用女生的水,嘖,有點不好意思。”

在他看來對麵就是輸不起,纔敢欺負自己班的人,麵對這種人,就應該砸死他。

顏緒一本正經擺著臉,她轉身走到人群後麵。

宋知禮和蔣念滿臉疑惑,目送她離開。

不一會兒,顏緒朝這邊小跑過來,她做了一番心裡鬥爭,出於感謝之心,她把水塞到宋知禮懷裡。

宋知禮冇說不要,他好奇問:“這是?”

顏緒淡定解釋:“這算是第二瓶水,你不用不好意思了。”

蔣念冇忍住噗一聲笑了出來:“笑死我了哈哈哈哈,顏緒你怎麼這麼可愛啊!”

宋知禮還第一次見如此認真的人,他愉快拉著長音:“行,謝謝顏同學的水,終於不用不好意思了。”

這下反而輪到顏緒不好意思了,她點點頭頭,不爭氣的臉羞紅。

“喂!你們三個當我存在啊!宋知禮你完了,我這就去告訴老師!”杜譚麵部猙獰,他指著宋知禮破口大罵。

宋知禮毫不在意,指責他先前的行為,有理有據說:“都多大了還告老師,你前麵用籃球砸同學的事情,是不是以為我們在場所有人都忘記了?”

觀眾立馬附和道:“就是的,欺負人家女生好不好意思啊!”

“要不是人家宋神攔截,估計你就害人家女生毀容了。”

眼看場麵一度不好控。

杜譚將這口氣嚥了下去,他咬牙切齒說:“行,打個賭一球定勝負。”

宋知禮把水還給兩人,朝場中央走來:“你想賭什麼?”

杜譚恨意的目光望向顏緒,他猥瑣笑道:“我贏了,你讓她給我道歉,並做我小跟班。”

宋知禮玩弄的眼神掃了他一圈,爽快答應了:“行,你要是輸了給在場所有人買奶茶,並給顏緒道歉。”

杜譚揚揚頭,扯著嘴角一副欠揍樣。

周圍一片取笑聲,“杜譚哪來的勇氣跟宋知禮打賭?”

“宋知禮可是全市籃球賽冠軍,以後是要進省級隊的。”

“杜譚算哪根蔥啊”一女生不爽罵道。

旁邊議論紛紛,顏緒耳朵捕捉到資訊,據他們所說宋知禮打球很厲害,但她還是為他捏了一把汗。

杜譚肯定知道宋知禮的球技,為什麼要嘩眾取寵,杜譚萬一使用壞手段怎麼辦。

種種原因,顏緒心一直放不下來。

場上比賽已經開始,宋知禮率先搶到球,杜譚也不是吃素的,反應過來攔截到對方身前,目光緊緊盯著籃球。

宋知禮還有心思嘲諷他:“你也就這點實力了。”

原本聚精會神的人,目光一轉,大罵道:“草,你說誰呢?”

宋知禮挑挑眉,勾起唇角:“說你呢。”

眼看對方已惱羞成怒,宋知禮乘機一個矯健的轉身,跳起,球飛在空中。

周圍一片安靜,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目光都停留在球上。

隨著哐嘡一聲,球穿過藍框,穩穩砸在地上。

球進了,懸著的心落了下來。

“這就是宋神!!!”一片歡呼雀躍,鼓掌聲。

場麵太過於熱鬨,吵的人頭疼。

杜譚從包裡翻出手機,煩躁訂著奶茶。

宋知了拍拍他肩膀“我要一杯熱的。”

杜譚不忘藉機嘲諷他:“真虛。”

奶茶送到時,大家都紛紛搶著奶茶,不少人想終於薅到杜譚的羊毛了。

宋知禮迎著眾人的目光走到觀眾席,坐在顏緒身旁。

將唯一的熱奶茶遞給顏緒:“你身體不好,喝點熱的。”

顏緒受寵若驚的不自在,眼睛停留在他那白皙修長的手上。

宋知禮搖搖奶茶。

顏緒回過神不敢看他眼睛,自己手控製不住抖,又強裝鎮定接過奶茶。

在不小心觸碰他手那刻,溫熱的觸感和自己冰涼的手,使得顏緒感覺到心臟驟停了幾秒。

彷彿周圍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隻有劇烈的心跳聲。

“顏緒,你這個賤人!竟敢打傷我弟弟!”杜月從教學樓方向跑過來。

-口。劉雪見這架勢,害怕她們真動起手,畢竟自己寡不敵眾,她著急求饒:“我又冇惹你,你抓我乾嘛?”杜月點點頭冇有應聲,小跟班們立馬領會她的意思,二把手擼起劉雪的袖子,如猜測般小麥皮膚長滿紅色痘痘。杜月悠哉蕩起腿,聽著劉雪的嘶吼聲,甚是享受。五分種過後,刺耳的嗓音緩慢變成喘息聲。“夠了。”杜月跳了下來,看向對方流下的眼淚,高傲的揚揚下巴,眼神滿是嘲弄。“未湮滅的火星子,不知道戳在肉裡,是什麼滋味?”她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