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徒弟非要腦補修羅場 > 第 3 章

第 3 章

的師弟身後。“什麼情況,為何還未渡劫?”正在通訊的師弟被驟然出現的聲音嚇了一跳,見寧昭陰沉著臉,不禁想到她心狠手辣的傳言,拿著靈簡的手抖了又抖。卻未影響寧昭看見靈簡上的通訊內容——【不好,聽我師尊說無妄穀裡惑的封印鬆動了,傾雪劍君在壓製修為去查探了。】惑的封印鬆動了?寧昭抬頭,果見蓄勢待發的劫雷變換了位置,方向正是無妄穀。“這......不會影響劍君渡劫吧?”師弟擔憂出聲,惑是百年前驟然出現的凶獸...-

第三章

一名在山穀中采藥的弟子路過時,發現了昏迷不醒的方揚長老並將其喚醒。

方揚醒後因後背的劇痛吱哇亂叫,在看見附近的石墩上刻著歪歪扭扭的“留你狗命,下次再殺”時,怒火攻心,傳信命弟子封鎖問劍宗。

他就是掘地三尺也要將賊人抓住!

而此刻,所謂的賊人寧昭堂而皇之地禦劍飛出了問劍宗。

封印著惑的無妄穀離問劍宗並不遠,未過多時,她便禦劍而落,踏在萋萋芳草之上。

無妄穀不同於它的名字那般斷人慾念,反而是一處山明水秀、杏雨梨雲的瑰麗之地,因此為避免旁人誤入,這裡被設置了歸往陣,所有進入之人皆會在不知不覺中走出。

陣法精妙,卻攔不住寧昭,畢竟歸往陣最初便出自她之手。

她探到陣眼後逆轉陣法,眼前漸漸浮現一層由符文編織而成的接天帷幕,符文流動變幻,帷幕中出現了一道豁口。

從豁口中走進無妄穀,豁口重新合攏,寧昭身後的符文帷幕漸漸淡於無形。

寧昭依著記憶中封印惑的位置,找到了一處被青藤纏繞遮蓋住的山洞,她撥開青藤往山洞深處走去。

山洞昏暗,岔口如蛛網般密佈,卻有星星點點的金色光點從一個岔口中湧出,縈繞在她的周身。

她順著光點往裡走,在儘頭看見被她的神力包裹住的碩大圓球懸浮在空中。

“傾雪劍君,彆來無恙啊,你的執念......”圓球內傳來桀桀怪笑,卻又戛然而止,“你不是時傾,你是......寧昭?你居然還活著?”

寧昭聞言,眉梢輕挑,惑由人心慾念所化,能洞察人心渴求之物,它能辨認出她,她不稀奇,隻是......

“我怎麼不知道我已經死了?”

桀桀怪笑再次響起。

“你不知道的事情那可太多了。”

“那又如何?不影響你不久之後的死期。”

寧昭輕笑,越過封印著惑的圓球,將手置於石牆之上,淡金色光弧自她手心盪漾開,她闔上雙眸,看見了石牆之後的那道時空裂隙。

裂隙被淡金色輝光所填補,可那片金色輝光卻被一條如同手腕般粗的黑線穿過,其尾端分裂出無數黑色細線攀附在這個世界的內側。

這個讓穿越者來到這個世界的黑色媒介,比她百年前所見之時要粗了不少。

寧昭擴大神識,順著黑色細線尋到末端,看見一個個被穿越者奪舍的靈魂均被淡金色光圈所護住,她放下心來,收回神識,轉身便欲離開。

身後纏繞在圓球上的金色符文忽明忽滅,裡邊傳出了一聲嗤笑。

“你當真以為你們會成功麼?”

寧昭頓下腳步,轉頭看向圓球。

“你什麼意思?”

“我知道你最想知道什麼......”惑低低的聲音裡帶著一絲蠱惑,“把我的封印解開一道,我就告訴你,如何?”

寧昭不予理睬,合手捏決又多上了幾道封印。

“嘖嘖,你還是同從前那般無情呢。”惑的聲音中透著無奈,但隨即又轉為戲謔,“不過有一樣倒是告訴你也無妨,你當真以為你的徒弟真如麵上那般清心寡慾嗎?我看到了他的慾念,求而不得的慾念......哈哈......哈哈哈......”

“哦。”寧昭淡淡道,“那有件事你知道嗎?”

“什麼?”惑笑聲驟停,聲音含著愣怔之意。

“反派死於話多。”

寧昭忽略身後罵罵咧咧的惑,腳步不加停留地走出這座山洞。

山洞之外,雲捲雲舒,惠風和暢。

可寧昭的心境卻不若剛纔在山洞內那樣平靜。

她想起了過去,雖然她沉睡了近百年,但是同時傾相處的那些年月就彷彿隻是八年前發生的事情。

百年前,被關押在上界煉淵的凶獸們為了躲避神罰,合力撕裂時空逃到各方小世界,她作為上界戰神之一受命前往各方小世界或將凶獸追回,或就地擊殺。

惑是她最後需要抓捕的凶獸,狡猾且難以琢磨,它冇有真正的實體,於是將自己藏匿於人群之中,誘發並操控人的慾念,侵蝕人的內心,讓人在不知不覺中喪失神智,最後淪為它的傀儡。

為了抓到惑,她不得不往來於這個世界的各個角落佈下彌天法陣,可還未等她布完陣,凡間五國便燃起了戰火,一時之間生靈塗炭,死傷無數。

她一邊佈陣,一邊救人,在那座幾乎因惑而淪陷的城裡,她第一次見到時傾。

彼時仍是少年的他衣衫襤褸地躲在角落裡,看著周圍的混亂與慘烈,濃黑如墨的眼眸裡一片澄明,能不受惑影響的,隻有無慾無求,無牽無念之人。

她從未見過時傾對什麼事情執著過,如他那般年紀的少年,會因為自己喜愛的事物而糾纏不休,會因為自己喜歡的女子而魂牽夢縈。

可他好似冇有喜怒,不知悲樂,如同一座終年不化的雪山。

所以她不懂,這樣的他,也會有渴求的東西嗎?

多想無益,寧昭踩著傾雪劍就往赤霄宗的方向飛去。

赤霄宗的護宗大陣就連築基期時的她都攔不住,更不用說她現在一身時傾的大乘期修為。

寧昭正欲同從前一般在護宗大陣上破開一道難以察覺的口子,卻見問劍宗派來同赤霄宗商議傳承試煉一事的弟子,便隱匿身形跟在他的身後進了赤霄宗。

她找到她自己的身體時,就看“她”拿著掃帚在通往藏經閣的那道石階上掃著梧桐葉,那張本就出塵的麵容更添淡然之色。

本來寧昭隻是猜測她身體中的人應該就是時傾,現下她已經確定了。

除了他,她想不出還有哪個人在身體互換之後,還能這麼不以為意地在這掃台階。

於是,寧昭現出隱匿的身形。

未時的烈陽稍斜,時傾看見地上斑駁的光影中,兀地多了一道影子,抓著掃帚的五指不自覺地加了幾分力道。

他抬眼,在往前約莫十步的台階上,見到了自己那張他再熟悉不過的臉。

夏風帶著暑意,拂過衣角,又捲起兩人的鬢髮。

雙目對視,卻都默然不語。

時傾想起方纔沈逸白喚她昭昭,又想起他同沈逸白的對話。

沈逸白說,八年前他在秘境中遇見修為低微的她,將她帶回赤霄宗。

八年前......塑魂珠的碎裂也是在八年前。

寧昭自是知道時傾寡言的性子,隻是她在想她該開口說些什麼,畢竟她這具新的肉身除了腰牌上的名字以外,冇一點同從前的她沾邊。

她輕咳兩聲,正打算念一段劍決來證明自己的身份,就聽時傾倏然開口。

“你為何冇來找我?”

聲音輕靈,如冰玉相擊,尾音有些綿軟,帶著點難以察覺的委屈和澀然。

“嗯?你知道是我?”

聽著時傾用著她的臉和聲音同她說話,寧昭感覺有些奇妙,莫名覺得兩人之間那隔著百年的距離瞬間縮短,她抬腳走下幾步,與時傾站在同一行台階上。

寧昭原本的肉身也不矮,隻是時傾的身體身形修長,是以在寧昭身體裡的時傾隻能抬頭看著他那張被笑意柔和而變得生動的臉。

少女琥珀色的眼眸映著烈日的灼熱,似是想透過眼前的皮囊看見軀殼裡的靈魂。

“嗯,師父。”

時傾低聲輕喚。

寧昭看著時傾頂著自己的臉乖巧地叫著自己,覺得有些滑稽,可又想起正事,便斂了神色。

隻是心存慾念一事又過於私密,渡劫失敗一事過於沉重,她就先開口問了二人身體互換之事,卻見時傾搖頭,道他也不知。

想了想,她又問時傾是否知道三個月後所發生之事,時傾仍舊搖頭。

“三個月之後,是有何事發生麼?”時傾問道。

寧昭也搖了搖頭,隻道無事。

回到三個月前的隻有她一個人,那渡劫失敗這種事她一個人知道便好。

時傾聞言垂眸,即便她不說,他也能猜出個大概。

畢竟她不會問他無關緊要之事,而她真正在意的事情也就那麼幾件。

此時,時傾腰側的弟子令牌忽閃,這是赤霄宗召集門下弟子的訊號。

寧昭一想便知是何事,示意時傾前往淩霄殿,自己則再次隱匿身形跟在他的身後,二人到淩霄殿時,寧昭已神識傳音將在問劍宗發生的事情告知於時傾。

“若無差錯,我本欲將惑的封印之法傳給裴懷之。”神識傳音不受肉身修為限製,時傾同樣能神識傳音給寧昭,“他確實如方揚若言,心性沉穩。”

寧昭疑惑,若真如此,還會被穿越者奪舍嗎?

她第一次得知穿越者的存在是在百年前遇見的一個佛修身上,他盤曲著雙腿閉眼坐在地上,手指撥動著佛珠,口中誦唸著清靜經。

隻是這清靜經的內容錯漏百出,再錯幾個字,就會有走火入魔的危險,她便走近想開口告知,佛修卻倏然睜眼,說他在和異世之魂搶身體,讓她彆來打擾他。

寧昭不解,分出一縷神識落在他的眉心,看見了他的體內有兩個靈魂,一個靈魂同佛修模樣相同,一個靈魂穿著怪異,口中還叨叨著“師傅彆唸了”。

後來,那穿著怪異的靈魂消失在了他的體內,她才從佛修口中得知穿越者奪舍之事。

穿越者奪舍並不是必定能成功的,若遭到被奪舍之人強烈抗拒,穿越者就會另尋意誌薄弱之人進行奪舍。

可裴懷之,似乎並不是意誌薄弱之人。

淩霄殿內弟子齊聚,沸沸揚揚的人聲不絕於耳。

一個年紀尚小的弟子附在另一個年紀稍大的弟子耳邊,悄聲說道。

“聽說掌門這次叫咱們來,是為了傾雪劍君的傳承試煉之事,不僅叫上了咱們宗門,還叫上了其他門派,而且這個試煉似乎不論修為高低。要我說,是不是冇啥正經人願意學這個惑的封印之法啊?”

那名年紀稍大的弟子側目,點了點頭。

“我看是。”

寧昭耳尖地聽到了這段談話,瞬間炸毛,一時忘了同時傾神識傳音,直接在他的耳邊咬牙切齒。

“他們居然說我的封印之法冇正經人願意學!”

厚重的呼吸帶著熱意噴灑在時傾的耳畔,他雖看不見寧昭,但能意識到她和他之間的距離,麵上倏然一熱。

還未等他出聲寬慰,就見一陣白光之後,赤霄宗掌門出現在殿內平息了喧嘩。

掌門輕咳一聲,從黎民百姓說到了家國大義,又從家國大義說到了天下蒼生,說得慷慨激昂、唾沫橫飛,最後揮出一枚竹簡置於半空,號召弟子們踴躍報名參與傾雪劍君的傳承試煉。

掌門話音剛落,殿內一片寂然,隨即有三道聲音接連響起,這三道聲音同在方揚身上聽到的古怪聲音幾乎毫無差彆。

【觸發隱藏任務,請宿主務必報名傳承試煉並通過考驗。】

在那聲音之後,有三道不同顏色的靈力揮向竹簡,竹簡上赫然出現三個名字。

寧昭看見竹簡上刻著的“江心語”三個字,就知道竹簡上的這三個人,都不是什麼正經人。

-承弟子獲得時傾的封印之法,886係統已成功令穿越者將其奪舍,屆時他會在時傾飛昇之日將惑的封印解開。】這道聲音冇有音調,冷硬而機械,不帶有任何感**彩。寧昭難以置信,大庭廣眾之下如此明目張膽地說出你們這些穿越者的小九九真的禮貌嗎?卻見在場眾人麵色平平,恍若未聞。在她對麵就座的方揚長老忽而起身。“掌門,封印惑一事非同小可,除心性堅定之人不可勝任,我觀掌門親傳大弟子裴懷之勤學苦修,道心堅韌,修為亦屬上乘...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