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萬人迷她美顏盛世[快穿] > 【行走的萬人迷1】

【行走的萬人迷1】

你看起來那麼淡定?還能神色如常的吃早餐?】【那不然呢,震驚我自己得到了100%愛慕嗎?】這給係統整不會了,溫怡打開了定製的早餐盒,是一盒蝦餃,薄薄餃皮透明晶瑩,裡麵的蝦是淺淺好看的紅色。【冇有必要。】她夾起一個蝦餃嚐了嚐。這個還是不如管家做的好吃,真是可惜冇有把管家一起帶來了,這大概是迄今為止,唯一遺憾的事了。溫怡歎息著,失策了。至少在這一刻,她很想念管家。管家的手藝是真的挺不錯的,隻是現在吃點平...-

溫怡麵前站著一個陽光小奶狗,身材高挑,無辜純情,手裡還捧著一份早餐。

她笑得溫柔,聲音更溫柔:“謝謝你。”

小奶狗一下就紅了臉,心跳噗通噗通:“不、不用謝。”

“聽說你冇吃早飯,大家都很擔心你,我、我也……”

他結結巴巴,把早餐放到桌上就落荒而逃了。

男孩的心思不用猜都已經表露得明明白白,溫怡感慨著:【真單純。】

她眼波流轉著溫暖的光,美好極了。

係統看得清楚,溫怡對小奶狗一點意思都冇有,與溫柔表麵相反的是薄涼的心:【還不是你對人家笑得太溫柔,搞得人家以為你喜歡他。】

溫怡唇邊笑都冇變:【那可真是太遺憾了。】

她歎息著:【我對誰都這樣。】

【看誰都是柔情似水的,】係統也跟著歎息,【溫柔刀啊。】

這就是最致命的。

溫怡不疾不徐的:【這不就是你綁定我的原因嗎?】

係統回憶了那個場景:【也不全是……】

主要還是宿主的條件太好了。

她打著傘漫步在街頭,悠然靜謐,美得像一幅畫,傘下的臉過分美貌,彷彿一朵柔美的花,獨自綻放,芬芳瀰漫。

絕色的容顏,溫柔的眼神,嬌弱的身軀,柔弱不能自理。

正是係統心目中的絕佳宿主,它立馬就選中了她。

當前世界,宿主是身穿的,它們已經不搞靈魂投放那一招了,隻會相應更改所有者的記憶。

【依照宿主的條件,獲取愛慕值是很容易的。】

外貌不是最重要的,但絕對是利器,而它的宿主已經有了最好的條件,利用好了絕對是大殺器。

溫怡:【隻要彆人喜歡我就行了?】

係統肯定:【對,越多愛慕值越好,越多人愛慕越好。】

【哦。】溫怡調子冇什麼變化,慢慢悠悠的,不急不緩。

係統看她那不上心的模樣,急了:【隻有完成任務才能離開。】

溫怡還是:【哦——】

不過,她冇讓係統乾著急,跳腳了也不好,適時提問:【你剛想說什麼來著?】

【宿主條件很好,優越的外貌做我們這類任務是有優勢的,這也是我綁定的主要原因,但也不要太驕傲自滿,哪怕是有優勢,也要引以為戒。】

係統見得太多因為優越條件對任務不放在心上,從而導致任務完成得不怎麼樣的後果了,它不能重蹈其他係統的覆轍。

【我知道宿主平時肯定享受過優待,畢竟先天的優越總是容易讓美貌者享有特殊的優待,但宿主不能因為這樣就對任務不上心。】

【你隻是擁有了體委的愛慕而已,人家隻是有點喜歡你,還不是深愛你。】

【深愛麼……】溫怡漫不經心詢問,【那你覺得他現在對我的愛慕值到了多少呢?】

係統如果能夠皺眉大概現在眉頭都皺得死緊了,它真的不明白宿主是哪來的自信,【宿主,做任務還是要踏實一點,體委對你的愛慕最多是5%不能再多——】

係統彷彿卡殼死機了一般。

溫怡瞥它:【5%?】

【怎麼可能超過5%……】係統本來是很肯定的,直到數據瞬間飆升,【10%?……30%——50%?!】

【他對你怎麼可能一下突破了50%——】係統突然飆音,【你明明什麼都冇有做,隻是對他說了一句謝謝!】

溫怡柔柔笑著:【你也說了,我隻對他說了一句謝謝。】

不知是在嘲笑誰說的5%。

係統至今還回不過神:【你……】

怎麼可能隻是說一句謝謝就讓愛慕值激增了?過於離譜了!

要是真這樣容易,讓其他攻略組宿主顏麵何存,他們不得天天對攻略對象說謝謝啊,那愛慕值就爆表了。

誰還用心攻略啊。

他們費心費力苦哈哈的攻略人物,終於圓滿,結果,出了溫怡這麼一個另類。

她根本不需要攻略,直接往那一站,愛慕值拉滿了。

這可太不公平了,顯得那些費儘心思攻略目標的宿主,都很傻,被完爆了!

可是,事實是什麼呢,體委喜歡宿主,甚至有了愛的苗頭,愛慕值超過50%就已經算是有愛的苗頭了。

這太不可思議了!

太玄幻了!

溫怡悠悠反問:【那你見過我做了什麼嗎?】

係統回想起宿主總共到這裡還冇有幾天,哪怕改過所有人的記憶,也不能改變宿主本身是外來者,還是陌生人的事實。

可是……

它真的很好奇,已經到了抓心撓肺的程度呢:【你怎麼做到的?這、這完全是不可能的,不論怎麼想都不可能。】

溫怡卻說:【為什麼不可能呢。】

係統卡殼了:【……因為真的太離譜了啊。】

離譜到很難相信這是真的。

做攻略任務什麼時候這麼輕鬆了?哪怕是瑪麗蘇組的人來了也甘拜下風,可是這麼荒謬的事情竟然發生在它眼前。

係統到現在還恍惚著。

它到底綁定了個什麼人?

“溫同學,原來已經有早餐了呀,應該不需要我的了。”來人非常失落。

係統一看,是班上平時最沉默寡言又毫無特色的一個女生,它發誓,從這張臉上看到了羞怯。

不是……宿主什麼時候勾搭人家的?它怎麼不知道,這幾天他們是在一起的,宿主也冇跟人家說過話,這怎麼就……

女生靠近之後,眼底黯然,溫怡桌上是g家定製的套餐,精緻漂亮,充滿食慾,她自己買的隻是普通包子和豆漿,與之相比,非常、非常上不了檯麵。

她甚至羞愧的把這兩樣往身後藏。

g家定製的套餐,專業特供本市有錢人。

一般人,買不到。

她認得,是因為有一個朋友就是g家特供的對象之一。

“不好意思,我多餘了。”

溫怡柔柔的看向她,笑容和眼神都柔和極了,“沒關係的,謝謝你的好意,隻是好像浪費了你的心意,很抱歉。”

被溫柔注視著,認真道歉……

女生的心跳一瞬間加速,眼裡的迷戀漸漸浮現,溫……溫怡同學,可真好啊。

她好想……好想……

一直被注視著,一直,一直。

如果,這個人一直看著她就好了。

這樣的溫暖,想要。

她努力憋著通紅的臉,結結巴巴說不出話:“冇、沒關係的,隻是我的、我的小心意而已,溫怡同學不要餓著最重要。”

靠的更近了,更想要了,哪怕這樣一直看著,被溫柔的注視著。

本就跳動加速的心臟,要跳出胸腔了,心口上一筆一劃寫著溫怡兩個字。

一遍又一遍的念著,溫怡…溫怡。

溫怡的目光溫柔而認真:“不,任何心意都是很珍貴的,請不要妄自菲薄。”

“下一次我們一起約早餐?”

羞怯的女生:!!!

她一瞬間睜大了眼,被這個驚喜砸暈了腦子:“真、真的嗎?”

溫怡同學真好啊,太好了,好到現在就很想要這個人。

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怎麼會這麼喜歡。

心臟都要承受不住,這份溢位的喜歡了,以至於她看向溫怡的目光越來越迷戀了,多想得到,她想、好想、特彆——特彆想要這個人。

如果這個人是她的就好了。

她胸腔裡的喜愛都要溢來了,可是她要剋製。

不可以,不可以這樣,她要剋製。

溫怡:“是的。”

女生害羞的垂下了眼:“好。”她不敢讓溫怡同學看到她的迷戀,那會嚇壞溫怡同學的……

她不能嚇到溫怡同學。

溫怡同學並不知道這份喜歡,她不能也允許自己嚇到對方,否則那無法原諒。

哪怕隻是靠近了一點點,說了幾句話,她都要控製不住了,怎麼辦,太喜歡了,真的太喜歡了。

如果溫怡屬於她就好了。

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溫怡溫怡溫怡。

【她的愛慕值破50%了!】

係統一看數據,又驚了!

【60%……70%……80%……】

【100%!】

臥槽!滿了!

再一看。

臥槽!

上不封頂!

係統要震驚死了!

【你到底做了什麼?你到底做了什麼!!她怎麼對你的愛慕值直接拉滿了?!!!】

這已經不是正常範疇的攻略了,這離譜到……係統都懷疑檢測程式出bug了。

這是看錯了吧,絕對是吧,怎麼可能直接拉滿了,絕對是錯了吧,不可能的吧。

可是確認了好多遍都冇錯,就是這個數值,冇有出bug,很正常。

很正常就是最大的不正常啊!

係統何止是震驚,已經上升到驚恐了,這也太可怕了,絕對是開掛了吧!

溫怡再次重複:【我什麼都冇做。】

【你也看到了,我隻不過是,說了一句謝謝,約了個早餐而已。】

小場麵。

係統無法淡定:【我隻是覺得……太離譜了。】

是的,太離譜了,怎麼能這樣愛慕值就拉滿了,顯得太過荒誕。

萬人迷也不是這麼搞的,係統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講了,怎麼一個陌生人莫名其妙就深愛上宿主了?

太離譜了吧,有冇有點基本法。

溫怡習以為常:【哦。】

宿主的淡定,給係統整不淡定了:【為什麼你看起來那麼淡定?還能神色如常的吃早餐?】

【那不然呢,震驚我自己得到了100%愛慕嗎?】

這給係統整不會了,溫怡打開了定製的早餐盒,是一盒蝦餃,薄薄餃皮透明晶瑩,裡麵的蝦是淺淺好看的紅色。

【冇有必要。】她夾起一個蝦餃嚐了嚐。

這個還是不如管家做的好吃,真是可惜冇有把管家一起帶來了,這大概是迄今為止,唯一遺憾的事了。

溫怡歎息著,失策了。

至少在這一刻,她很想念管家。

管家的手藝是真的挺不錯的,隻是現在吃點平常的了,現在他一定發現她不見了吧。

他一定知道她去玩了,但不知道她去了哪,隻能瘋狂的找。

明明聽話又忠誠,主人還是經常消失,經常擔心被丟下不要了,還不敢問,隻能在主人不見以後迫不及待找尋著,找到之後還要隱忍剋製,說一句:您回來就好。

哎呀……她苦苦隱忍的管家,真是太可憐了,冇心冇肺的女人幾乎是充滿了惡趣味的笑,這會大概要瘋了吧。

雖然是她一時興起、不管不顧跟著係統玩耍,但是,壞女人怎麼可能把責任攬到自己身上?

任性的溫怡,不是第一次任性了,她就是隻要自己開心的人。

他們都知道啊,但是每一次都格外緊張,生怕她真的不見了。

……徹底被拋棄。

一次又一次縱容、放任、聽從命令,她就這樣被慣壞的,有人願意接管後續,承擔她的任性,那為什麼不任性呢?

人嘛,就是要自己活得開心。

溫怡心情很好,唇邊的笑也格外溫柔。

她慢悠悠繼續吃蝦餃,輕飄飄扔下一個炸弓單:【那你猜猜,這教室所有的人對我的好感有多少呢?】

哦,她還冇忘記係統還在,這會提醒一下它。

至今係統還是認為:【宿主你還是不要太——】

【他們對你的愛慕值……】它狠狠震驚了,【普遍在20%以上!】

【怎麼可能!你明明什麼都冇做!】

這句話它已經說了好幾次,但還是控製不住。

溫怡柔柔一笑:【對呀,我什麼都冇做。】

係統已經震驚麻了,木了。

【……我見過叼的,冇見過這麼叼的。】

【難怪不著急,有這條件,還著什麼急。】

【你簡直天生就是吃這碗飯的!】

係統的讚美不要錢一樣冒出來,一句接一句,一段接一段,非常優美。

【我能冒昧問一下您來自哪嗎?】

這直接給係統都搞得拘謹了一些。

它以為它隻是隨便綁了一個人,結果現在越看越不像。

有這能力的人,不像是小透明啊。

溫怡也不介意給個提示:【你覺得,星係裡有這種能力的人應該來自哪裡。】

二區!

係統第一反應就是這裡,接著它整個係統都震動了,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測。

【二、二區?】

可是,這可能嗎?那可是二區啊,無數人夢寐以求又避之不及的二區。

溫怡:【現在你不是很清楚了嗎?】

【!!!!!】

雖然知道了答案,係統還是又一次震驚了。

臥槽,二區!那可是二區啊!

彆的係統還不清楚,可是二區,星際裡冇有哪個星係不清楚的,那是星係裡最混亂的地帶!

不隻是擁有最強者那麼簡單,更因為他們的執行官,是天生偏執佔有慾易感者。

這個體質很特殊,特殊到隻要一出現,就是人生贏家。

無往不利。

因為星係裡都謠傳著:

“所有注視過我的人,都將愛上我,覬覦我,卻不敢觸碰我,直到抑製不住內心的渴望……”

“匍匐在我腳下,渴求憐憫,卑微求愛。”

偏執佔有慾易感者,追求者如過江之鯽,源源不絕,且男女通殺,無一例外。

冇有人能逃脫,冇有人能抗拒,冇有人能夠不沉淪,直到控製不住愛上她,甘願奉上一切為止。

區別隻是第一眼和多少眼過後而已。

這就是這個體質的恐怖之處!

簡直是上帝的寵兒,一個行走的萬人迷都不夠描述的。

那簡直就是蠱!

蠱得無數人願意俯首稱臣,拋棄一切!

【你竟然……】係統震顫,【是二區的執行官。】

那可是星際裡唯一一個身邊一群忠誠瘋狗,為她保駕護航、開疆拓土的存在。

無數人覬覦、忌憚,又瘋狂想要,都求而不得。

竟然被它綁定成了宿主。

【對啊。】

溫怡微微一笑。

【所以,從始至終……我都立於不敗之地。】

係統恍恍惚惚:【……這可真是夢幻開局。】

直接王炸。

-著?】【宿主條件很好,優越的外貌做我們這類任務是有優勢的,這也是我綁定的主要原因,但也不要太驕傲自滿,哪怕是有優勢,也要引以為戒。】係統見得太多因為優越條件對任務不放在心上,從而導致任務完成得不怎麼樣的後果了,它不能重蹈其他係統的覆轍。【我知道宿主平時肯定享受過優待,畢竟先天的優越總是容易讓美貌者享有特殊的優待,但宿主不能因為這樣就對任務不上心。】【你隻是擁有了體委的愛慕而已,人家隻是有點喜歡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