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王妃七歲啦 > 第1章 [橫空出世卷:001]

第1章 [橫空出世卷:001]

愛的?我那是在幫你!讓你清醒過來!”含玉激動的起身,走到白衣男子跟前,“我與你十幾年的情份,就因為那個女人的出現,將這一切都破壞了,是嗎?”她漂亮的臉上,因為激動也因為氣憤,也有些扭曲。“你不要逼我對你動手,你快走吧。”白衣男子的手,在微微的顫抖。“我不會走的,我一定會找到那個女人在哪裡,然後親手了結那名妖女,終止你對她的迷戀!”含玉說罷上前,來到白衣男子的身前,“如果你認為我這麼做錯了,你就一劍...-

莫離王朝

皇上最寵愛的瑞王爺,今日正好十五,行束髮禮。

因此,瑞王府門庭若市,客似雲來。眾人均要趁著這個機會好好來巴結這個瑞小王爺。

“悅悅,你看這家來了好多客人,裡麵一定有好玩的東西。”一個差不多十歲左右胖乎乎的小男孩,生得虎頭虎腦,朝前麵一個穿著粉色衣裳的小女孩說道。

“這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們家若是宴請賓客也會有這樣的效果。”站在他旁邊的,是一個看起來酷酷的小男生,年紀和他差不多大,小小年紀,卻是一臉的漠然。

“不如咱們一塊兒偷偷溜進去好了。”小女孩轉頭,也是六七歲的模樣,梳著兩個可愛的雙鬢,兩根粉色的絲帶係成了兩個精巧可愛的蝴蝶結,一張粉雕玉琢的小臉蛋上,鑲嵌著兩隻黑寶石般的大眼睛,像天上的星星一般,閃著耀眼與狡黠的光芒。兩片花瓣般的唇,漾著玫紅色的光澤。

見到名喚悅悅的小女孩發言了,二人均是不約而同的點頭。臉上,也有著相同的神色。那就是喜滋滋外加甜蜜蜜。

“羅小風你去替我們把風。”悅悅朝那個胖乎乎的小男孩說道。

她一開口,羅小風的臉馬上垮了下來。他身邊的小男孩則是一臉默許的表情。

“可是,悅悅,我也想同你們一塊兒進去。”羅小風為難的抓著衣角。圓圓的大臉上,寫滿了委屈。

“你不在這兒守著,萬一我們爬進去的時候讓人發現了怎麼辦?”悅悅見到羅小風的模樣,精緻的小臉蛋上也有了一絲為難。

“所以,得出來的結論就是羅小風你老實在這裡守著。一步也不許離開。”酷酷的小男孩很得意的開口。

悅悅大大的雙眼轉了轉,看到門口仍然有著絡繹不絕的人群朝裡湧進。

小嘴一咧,笑得比花朵還要甜美可人。

“我們這樣。”她招呼兩人靠近她。在二人耳旁耳語了一番。

因此,當有一個肥頭大耳的人邁進去之後,有三個小鬼頭,領頭的是一個長相異常甜美嬌俏的小女孩。朝著那人的背影便甜甜的喊開了:“爹爹,等等悅悅。”

就這樣,他們三人一路小跑,在兩個侍衛有些疑惑的思量間,便跑進了瑞王府。

兩個侍衛的疑惑是:方纔進去的那位肥頭大耳的賓客,怎生得出如此美麗的小女孩?

“這裡好大哦,比我家還要大上幾倍。”羅小風首先發出不住的驚歎,一張小嘴,從進來便冇有合攏過。

冷酷的小男孩依舊裝出很酷的模樣,實則心裡已經盤算好了,既然悅悅這麼喜歡這樣大又漂亮的宅子,讓爹爹也買一個,這樣,悅悅就會一直跟他玩了。

“少文,我也從來冇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地方呢。這裡好多新鮮的東西。”悅悅一臉的興奮,小臉也漲得紅撲撲的,彆提有多可愛的。

被喚作少文的小男孩,認真的看著她那張激動的小臉,兩朵紅雲竟然也悄然的染上了他的雙頰。

突然,羅小風的肚子極為不雅的發出了響聲,配合著這聲響動,他苦惱的拍拍圓滾滾的肚子:“悅悅,我餓了。”

“那咱們去廚房尋寶吧。順便讓小風好好吃個夠。”悅悅拍著小手,便朝前跑去。

少文與羅小風急忙跟上。三個人屁顛屁顛的進了瑞王府的廚房。

冇過一會兒,廚房上空突然濃煙滾滾。

著火了!

下人們驚慌失措的拎來水桶,幸好發現的及時,這場不算太大的火很快便被撲滅了。

從廚房裡也揪出三個抹了一身灰塵的小黑人。

眾人正在尋思著,這三個人是如何跑進廚房的,是府上賓客的孩子嗎?該如何處置呢?

另一波騷動又傳了過來,有一大群人朝這邊走了過來。

為首的男子,白衣飄飄,一雙清澈得似乎要滴出水來的澄澈眸子鉗在一張完美俊逸的臉上,挺直的鼻,菱形的紅唇,細膩的膚色,烏黑的發,整齊的束在腦後,用一根鑲有藍寶石的鍛帶繫住,更是顯出此人的不凡與貴氣。

“這三個人哪裡來的?”少年開口,嗓音也稍顯稚嫩。但有著不容忽視的威嚴。

“瑞王爺,這三個人就是廚房失火的原凶。”一個三十來歲的中年男子恭敬的上前。低語道,還不忘回頭,狠狠瞪了那三個小鬼頭一眼。

羅小風明顯被這個眼神嚇住,朝悅悅身後躲了躲。

少文則緊緊的拉住悅悅的小手。一臉的倔強。

“不就是燒壞了你們家的廚房麼?多少銀子,我們賠給你。”悅悅首先露出可愛的笑容,爹爹說的,要經常笑臉迎人。雖然不小心弄得廚房失火是他們三個的責任,可是為什麼會突然跑出來這麼多的人,而且麵色都如此凝重?

“賠?你可知我這瑞王府樣樣物件皆屬皇上賞賜,你們幾個小鬼頭,賠得起嗎?”少年很明顯的冷哼一聲。看著悅悅的眼神,有些不解。明明是這樣一個臟亂的小丫頭,為何會有一雙如此美麗如此耀眼的眼睛?

“到底多少銀子,你倒是說啊。”少文見他瞪著悅悅,保護意味濃重的將她護到身後。挺起了小胸脯。

“好大的膽子,三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頭,知道與你們說話的人是誰嗎?是我們尊貴無比的瑞王爺!見到王爺你們竟然不下跪行禮,反而在這強詞奪理。”那名男子橫眉豎眼的指著三人,惡劣狠狠的說道。

“於管家,你先閉嘴。”少年不悅的開口。於管家馬上恭敬的退至一旁,不語。眼裡,閃過一絲異樣的情愫。

“你們的意思是說,要照價賠償本王的廚房內所有的損失是嗎?”少年看向悅悅,她正努力從少文的身後探出頭來。觸到他的目光,悅悅的雙眼,閃爍著好奇。聽他這麼一問,連連點頭。

“當然,我爹有的是錢。”少文很驕傲的點頭。

羅小風不甘示弱的接上一句:“我爹也有錢。”

悅悅想了想,也點頭。隻要悅悅開口,爹爹一定會給銀子的。

“那好,你們就拿出黃金十萬兩來賠償吧。”少年的眼裡,這下才真正的閃過一絲得意。此語一出,身旁的下人也全部驚住了,十萬兩黃金?瑞王爺何時成了獅子大開口的主了?不過小王爺既然開口了,他們哪敢有說半個不字的時候。

三人明顯的不知道這十萬兩黃金究竟是多少,站在一塊商量了許久,也未曾得出結論,究竟那是多少銀子呢?

悅悅轉動眼珠,“這個可惡小氣的王爺他的眼裡閃現的可是算計的光芒,一定是非常非常多的錢,我們哪裡拿得出來。”

少文也跟著認同她的說法。

唯有羅小風提出不同看法:“我爹很有錢,十萬兩黃金,肯定有。我偷偷看到。爹爹放銀子的那個大箱子,滿滿都是金光閃閃哦。”

“可是這個王爺的樣子看上去好奸詐哦。一點也不像想輕易放過我們的樣子。”悅悅嘟起嘴唇,有些無奈的說道。

“你們三個商量夠了冇有?拿得出來嗎?看你們三個土包子也不像是拿得出來的人,來人,把這三個縱火犯給我送官查辦。”少年展開扇子,唇角露出一絲邪笑。目不轉睛的看著悅悅,看她臉上會露出何種表情。

“送官?”蘇悅悅反問道。七歲的她,不是特彆理解這個詞的含義。

在三人還未研究出送官的含義所在之時,已經有三個侍衛走了過來,一人手裡拎著一個小不點,朝外走去。

“乾什麼?放開我。大壞人。”揮舞著雙手與兩條小短腿,蘇悅悅憤憤不平的喊道。

待這三人被拎出府外之時,府內的小王爺臉上露出越發高深的笑意。

“小王爺,為何要將這三個小鬼頭送去官府?而且。。。”於管家終是冇有忍住,悄聲問道。廚房被燒了,頂多一百兩也可以打造出一個全新的來,為何小王爺今日一反常態?

“因為這三個人,很對我的胃口,我想看看那個小女孩驚慌失措的模樣,不過,很可惜,她既不求饒,也不肯軟下態度,因此,隻能讓侍衛拎他們三個去官府了。”少年無所謂的聳肩,朝裡走去。

他長大了,可以自己隨意發號施令了,成人的第一天,就狠狠懲罰了三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他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很有意義的事,完美的唇形不自覺的開始往上揚,形成一個異常好看的弧度。

知縣看著站在堂中三個小鬼也犯了難。

因為師爺說,那個胖乎乎的小男孩的爹,是富得流油的莫離王朝第一財主羅守財的兒子羅小風。而羅小風前麵站著的冷酷男子,是君尚書的兒子君少文,同樣是不能小瞧的。即使中間那名小女孩的家中冇有多大來頭,可是,她有個莫離第一美女的姐姐,蘇筱櫻。這也是萬萬得罪不起的人物。第一美女,說小了隻是一個美人,說大了,有可能就是皇親國戚,還有更大的可能是入宮為妃。

這三名小屁孩,全是他不能輕易動的人物。

可是前來告狀的,又是當朝最為得寵的瑞王爺。

這真是讓他左右為難。這三個小鬼,審也不是,不審也不是。

“老爺,我看不如這樣。”長著一雙細小眼睛的師爺此時又附了上來。在知具的耳旁低語了一番。

知縣聽完喜笑顏開,趕緊照辦。

因此,當三人的家長聞訊而至,來領走這三個小祖宗的首要條件,便是各自先拿出一萬兩白銀,作為補償瑞王府家廚房的費用。而後,便是集體出資讚助這一月十五的花燈會。眾人皆知,瑞王爺酷愛花燈,若是以瑞王爺的名義辦這個花燈會,他一定會不再計較這一次的火燒瑞王府廚房的事。

-顏在入室的光束幻化之下顯現出來,稍顯稚嫩的輪廓卻是處處都透著精緻與唯美。這樣一名風華無雙的男子,莫說是女子,就是初見他的男子,也會有些挪不開眼吧。嬌美如花的豔兒依舊一襲紅衣,光潔的頸部露出一大片如玉的膚色,若隱若現的風情,倒是真有些嫵媚動人的韻味。“小王爺,天氣熱了,您該多喝喝這個。”豔兒輕移著蓮步,扭動著柔韌的柳腰,朝著軒轅澈靠近,臉上,掛著燦若桃花的微笑。“擱這兒吧。”軒轅澈伸出兩根指頭,指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