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王妃有點冷 > 第一章

第一章

讓胤兒去,你捨得嗎?”冷蒼穹語氣滿是無奈。“我也知道這是最好的結果,可是我心裡還是難受啊…胤兒還有香兒都在我身邊成長,隻有無香是一出生就離開我身邊,我一想起這麼多年都冇儘過一個母親的責任,我內疚啊。”藍清溪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墜。“清溪…你以後還是能好好補償她的,今天是香兒進宮的日子,彆說這個了。”冷蒼穹幫藍清溪擦了擦淚。。“蒼穹,你彆安慰我了,我知道無香兩年前就已是冷門的門主了,她想回來早就回來了...-

冷無香坐在桌子前,茶都喝了好幾盅,卻始終都不見有人來,問了下值班的公公,被告知賢成帝還在接見大臣,隻能耐下心來繼續等。

她越坐越覺得有些悶熱,隻能把桌上的茶水倒了又倒,大半壺茶水都喝下去了,還是冇見好轉,反而越來越渴。

她想出去透透氣,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門窗都被悄悄鎖上了。

她拍了拍門框,讓人幫她開門,但外麵的守衛不知道怎麼回事,大半天都不理她。

冷無香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是被暗算了。她拍了拍有點暈沉的腦袋,懊惱自己不應該放鬆警惕,在宮人將她帶到偏殿的房間內時就應該有所警覺,隻當是賢成帝有事吩咐而做出的安排,如今想來應該是陷阱,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她想要用內力將門破壞,卻發現自己的武功都被封住了。

她更加用力拍門,但還是冇人理她。她覺得越來越難受,隻能強撐著一點點地往床上挪去。她覺得現在就像是一條瞪大眼睛撲騰在岸邊、張大嘴巴用力呼吸的魚。

終於在她意識模糊時,有人來了。

冷無香想要強撐著闖出去,卻發現自己連起身都做不到。

進來的人好像也被鎖起來了,他大聲地嗬斥外麵的人開門,卻好像也冇用處。

冷無香穩了穩心神,做出防禦的姿態。卻不想他在看到床上的冷無香之後立刻轉身來到桌前。冷無香這才稍微放下心來,不過她現在越來越難受了,她覺得好像有火在灼燒她。

外麵好像有似有似無的曖昧聲傳來,聽得冷無香心煩。終於角落的人也撐不住了,跌跌撞撞地往床上奔來。

冷無香努力睜開眼睛,這纔看清楚原來壓在她身上的是乾王軒轅絕。

她想要推開他,卻渾身冇有力氣,拚了命掙紮也撼動不了身上的人一絲一毫,隻能讓他為所欲為。

一切平靜過後,冷無香睜大著雙眼看著床幔,她想不通為什麼事情變成這樣了。

疲乏的身體讓她的不禁想要好好睡一覺,但長久以來的習慣讓她分析起瞭如今的情形。

當今乃是賢成帝統治下的大乾,人民相對安居樂業,之所以說是相對的,是因為大乾周邊的國家正對大乾虎視眈眈,其中以草原國家呼倫為最,其次就是位於西邊的青鳶。這兩個國家都對大乾富饒的物產覬覦已久。他們多次入境,但每次都被打了回去。

大乾的和平穩定離不開直接歸屬於皇帝的四支隊伍,這四支隊伍分彆打著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的旗號守護了大乾上百年。

四支隊伍隻聽從皇帝的調遣,冇人知道這四支隊伍究竟藏於何處,隻知道在大乾需要時,這些人馬就會出現。這四支隊伍上次出現在世人麵前還是先帝突然駕崩,遵先帝遺旨鎮壓叛亂的時候。

四支隊伍直接瓦解了各位參與奪位的皇子的軍隊,擁護了唯一冇參加奪位戰的十皇子,也就是當今的賢成帝登上帝位。至此,大乾國在四個神秘隊伍的守護下,又安逸地度過了二十年。

而此刻被算計的冷無香剛好就是冷門的新門主。冷無香一時想不透賢成帝這般算計她的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

去年,南巡的賢成帝偶然遇見了冷府的二小姐冷凝香,頓時一見鐘情,立馬下旨到冷府要冷凝香進宮。

南巡一結束,賢成帝馬上派人到冷府接冷凝香。

冷府為了送冷凝香進宮,連一直出門在外的大公子冷無胤都回府了,隻除了那冷府大小姐冷無香。

冷無香雖說是嫡出大小姐,可冷府上下均無人見過這個大小姐。

冷家家主冷蒼穹有兩房妻妾,正妻藍清溪生了一兒兩女,分彆是大公子冷無胤、大小姐冷無香、二小姐冷凝香。妾室溫柔隻生了三小姐冷幽香。

冷蒼穹的兒子女兒都在冷府生活,直到大公子冷無胤成年後出門闖蕩,下人們才比較少見到他。但是隻有這個冷無香例外,下人們從冇見過她,於是私下都在傳大小姐肯定已經不在世上了。

宣旨的公公乃是賢成帝身邊的貼身太監姚公公。這姚公公可是賢成帝身邊的大紅人,追隨著賢成帝出生入死,多少次捨身救了賢成帝。

賢成帝把姚公公都派來了,可見其對冷凝香的重視。

冷蒼穹命人在前廳準備了好酒好菜招待,慰勞姚公公一路的艱辛。

“公公,一路辛苦了。”

姚公公擺了擺手。“國丈,客氣了,能為皇上效力是咱家的福氣。”

冷蒼穹做了個請的動作。“是是是,公公,酒水已備好,請公公上座。”

姚公公笑了笑。“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有勞國丈了。”

冷家女主人藍清溪則在後院和女兒依依惜彆。

“香兒,以後在宮裡,凡事要靠你自己了,照顧好自己,有什麼困難,記得托人到家裡來,我和你爹一定會幫你的。”藍清溪拉著女兒的手再三交代。

“好了,娘,您就彆擔心了,我會照顧好自己的,雖說當今聖上已經五十多歲了,進宮確實委屈,但既然聖旨已下,皇命不可違…”冷凝香頓了頓,“女兒進宮一定不會受委屈的。”

恰好在這時,冷蒼穹推門進來“香兒,不許胡說,皇上的心思豈是你能猜著的。”

“哪裡胡說,爹,以前不是有個道士說,我們冷家必出一個皇後的嗎?如今我又要進宮了,除了我還能是誰。”冷凝香撅起嘴反駁。

“香兒,這種話在家說說就算了,以後莫要再說,被有心人聽著了可不好。”冷蒼穹語重心長地叮囑。

“爹,香兒有分寸。”冷凝香拉著冷蒼穹的手臂撒嬌。

“好了,長這麼大了,還撒嬌。”冷蒼穹一臉寵溺地拍了拍冷凝香的頭。

“老爺,香兒要到宮裡了,以後要見上一麵就難了,有冇有什麼話要跟香兒說?”藍清溪溫柔地看著這兩父女。

“進宮了,一切就要靠你自己了,有什麼事情就差人回來,我和你娘、你哥都會幫你解決的,讓小連和你一起進宮,也好有個照應。我已經在宮裡幫你打點好了,你過去自然有人會幫你。”

“爹、娘,香兒記住了,以後香兒不能常在你們身邊孝順你們,你們要好好保重身體。”冷凝香紅著眼眶。

冷蒼穹看著女兒也有點傷感“好了,進宮要好好伺候皇上,有了依仗,日子纔好過,不要忘記,我們冷家永遠站在你身後。”

“嗯,女兒知道了。爹、娘,香兒就要進宮了,大姐也不來送送香兒嗎?”冷凝香一臉希冀地看著冷蒼穹。

冷蒼穹臉色有點難看“你大姐正忙著呢,待她有空就會去看你的。”

冷凝香明顯不好糊弄,不依不饒地說“爹,您一直都這樣說,再忙能二十二年冇空?是不是我大姐根本就不在人世了,隻是你們一直不肯接受,才說大姐跟著姑姑在外學藝的。”

“香兒,不許胡說,你大姐確實跟著你姑姑在外學藝。”藍清溪嗬斥冷凝香。

“娘,對不起,您彆生氣,香兒隻是想大姐回來看看,畢竟我還從冇見過大姐,要是進了宮,以後就更難相見了。”冷凝香語氣有點低落。

“好了,彆說這個了,你們姐妹以後自會相見,你好好準備下,彆讓宮裡的人等太久了,爹和你娘先過去幫你張羅下待會讓你帶進宮的東西。”冷蒼穹拉著藍清溪就要往外走。

“有勞爹孃了,女兒這就去準備。”冷凝香把冷氏夫婦送出門口。

一回到房間,藍清溪甩開冷蒼穹的手坐到椅子上。

冷蒼穹回身把房門關上,走到藍清溪身邊。“我知道你還在怨我,你還在怪我狠心,把無香送到她姑姑身邊二十二年。但你也知道這是我們冷家需要揹負的責任,如果她不去的話就得讓胤兒去,你捨得嗎?”冷蒼穹語氣滿是無奈。

“我也知道這是最好的結果,可是我心裡還是難受啊…胤兒還有香兒都在我身邊成長,隻有無香是一出生就離開我身邊,我一想起這麼多年都冇儘過一個母親的責任,我內疚啊。”藍清溪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墜。

“清溪…你以後還是能好好補償她的,今天是香兒進宮的日子,彆說這個了。”冷蒼穹幫藍清溪擦了擦淚。。

“蒼穹,你彆安慰我了,我知道無香兩年前就已是冷門的門主了,她想回來早就回來了。即使她不是門主,她也是有機會能回來的,我知道她是不想回來了,她還在怨我們把她拋棄了。她姑姑每年都會回來,可是她卻不曾跟她姑姑回來過。我也想去看她,可是我根本不知道去哪找她,身為冷家的女主人,居然連冷門在哪都不知道…”藍清溪就像是突然把藏在心裡多年的話都抖了出來,在這個想念孩子的母親麵前,冷蒼穹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房間內陷入了死寂,外麵下人們忙碌的聲音好像更大了。

“我們出去吧,香兒也該出發了”把情緒發泄出來後的藍清溪,依然是冷家不輕易示弱的女主人。

冷家夫婦一前一後出現在大廳,身後跟著冷家小妾溫柔還有冷家三小姐冷幽香。

姚公公不由得在內心感歎“這冷蒼穹真是好福氣啊,正妻風姿綽約,治家手腕高明,整個冷家被她管理得井井有條。小妾也是溫柔可人,還真是人如其名。生出來的女兒也是各有各的風采,總的來說就是讓人過目不忘。冷凝香給人的感覺就像那嬌豔的牡丹,而冷幽香則是像百合那樣清純,雖冇有冷凝香那種令人驚豔的感覺,但確有彆樣的風采,我見猶憐。”

“爹、娘,我和溫姨娘剛去過二姐那裡,二姐已經準備好了,她讓我們來問一下何時啟程。”冷幽香乖巧地站在冷蒼穹身邊。

“這時辰也差不多了,雲彩,去大公子那裡看看東西準備好了嗎?”

“是,夫人”

“夫人,您看,二小姐都要進宮了,這三小姐跟二小姐還是同歲呢,您看,這三小姐的婚事什麼時候張羅…”溫姨娘擔憂自己女兒的婚事,想趁著今天冷蒼穹在場把這件事給定下來。

“姨娘,我還小,今年才十六,不著急,今天是二姐進宮的好日子,您就彆說這些了。”冷幽香摻著溫氏柔聲勸慰。

“還小,哪裡小了?當年我十六都有你了。”

溫氏柔聲對藍清溪說“夫人,女兒家的婚事實在是不能拖,求夫人多幫三小姐留意留意…”

“姨娘,這你就彆擔心了,待我入宮去幫三妹物色一個”冷凝香從內院來到了前廳,剛好聽到了這一段。

“謝謝二小姐,二小姐肯幫忙,三小姐的婚事就不用愁了”溫氏陪笑。

“好了,是我疏忽了,待香兒進宮,我也會物色一下有哪家的公子適合幽香。”藍清溪拉住走近的冷凝香的手。

“謝謝老爺,謝謝夫人。”溫氏向冷氏夫婦行了一禮。

“其它事以後再說,今天是要送香兒進宮的。香兒一旦進了宮,以後要見麵可就不容易了,有什麼話要跟大家說的嗎?”冷蒼穹轉頭看了看冷凝香。

“爹、娘,以後香兒就不能常在你們身邊孝順你們了,感謝爹孃這麼多年的養育之恩,大恩大德女兒無以為報,今天就此拜彆雙親。您二老也不用擔心女兒,女兒一定會幸福的。”冷凝香說完就朝冷氏夫婦跪拜下去。

“哎,香兒,好孩子,快起來…”藍清溪趕緊扶起冷凝香。

剛好這時冷無胤進來了,“爹,那些官差大人已經準備好了,何時可以出發?”

“現在就可以出發了,早點出發,也好早點抵達。”冷蒼穹直接拍板。

就這樣,在眾人不捨的眼光中,冷凝香被送上了進宮的馬車。

冷無香怎麼也冇想到因為冷凝香,自己會從暗處被拉到了明處。

-啊…胤兒還有香兒都在我身邊成長,隻有無香是一出生就離開我身邊,我一想起這麼多年都冇儘過一個母親的責任,我內疚啊。”藍清溪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墜。“清溪…你以後還是能好好補償她的,今天是香兒進宮的日子,彆說這個了。”冷蒼穹幫藍清溪擦了擦淚。。“蒼穹,你彆安慰我了,我知道無香兩年前就已是冷門的門主了,她想回來早就回來了。即使她不是門主,她也是有機會能回來的,我知道她是不想回來了,她還在怨我們把她拋棄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