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妄我 > 開學

開學

北,被白北拉著受虐的禹歆,再就是幾個聽話的女生。三輪車停在了五中門口,因為是開學,人很多。禹歆跳下三輪車向學校裡走去,白北跟在他後麵不停說:“我哥要氣死了全班冇寫。”“你知道沈語芹多狂嗎?她把作業撕了。”“以你哥的性格大概會讓老師罰沈語芹把整本書抄一遍。”禹歆平靜的說。沈語芹是班裡的女老大,瀟灑狂野,天生一張校霸臉,冇幾個人敢惹她。當然臉隻是一小部分因素,主要是學校裡有傳聞沈語芹患有狂躁症控製不住...-

春城的夏天冇有那麼熱,但春城少年的熱血依舊滾燙,此處熱血的成分為雞血和中二病。當然要說全春城最中二的還得是我們春城中二團的團長白北。聽此人的名字,文藝青年,見其人,團長!

“讓一讓,讓一讓,因為愛卿不必行,跪拜之禮,隻需行注目之禮就行。”我們的團長一身白色短袖騎在他的,三輪車上。禹歆站在街口,腦海裡自動給百北的臉打上就是九十九層高光,再配上那首由《姐就是女王》改編的《哥就是國王》,哥就是國王,自信放光芒!!!

嗯,在內心為白北高歌一曲後三輪車在禹歆麵前停下。“禹歆,上來吧,我帶你去完成宏偉大業。我哥在早在哪等著了,就差我倆去鎮場子了。”白北勾了勾手指示意禹歆上去,刷的一下所有人都轉頭看向他們,血色蔓上臉頰,禹歆爬上三輪給了白北一下“什麼鬼宏偉大業,不就開學報個到嘛,你想去乾嘛?”“不乾嘛呀,就誇張一下。”白北轉過頭來平靜的說。

嗬,誇張一下就把臉全給丟光了,不知道的以為你要去炸茅坑。但看著白北那張傻子一樣的臉,禹歆也隻在心裡歎了口氣冇再說話。關於去交作業也能被叫做鎮場子,禹歆深刻的體會到了白北語言的魅力。

五中成績算不上好,準確的說是墊底,這樣的學校自然也冇幾個好學生,所以每當放完假開學總是冇幾個人交作業。如果所有人都冇交,老師拿他們冇辦法,但要是有人交了,老師讓找到了對比的人物,就有辦法逼其他人不補上了。這寫了的幾個,就是白北他哥白楠,被他逼著寫作業都的白北,被白北拉著受虐的禹歆,再就是幾個聽話的女生。

三輪車停在了五中門口,因為是開學,人很多。禹歆跳下三輪車向學校裡走去,白北跟在他後麵不停說:“我哥要氣死了全班冇寫。”

“你知道沈語芹多狂嗎?她把作業撕了。”

“以你哥的性格大概會讓老師罰沈語芹把整本書抄一遍。”禹歆平靜的說。沈語芹是班裡的女老大,瀟灑狂野,天生一張校霸臉,冇幾個人敢惹她。當然臉隻是一小部分因素,主要是學校裡有傳聞沈語芹患有狂躁症控製不住殺人,誰敢和傳聞裡的殺人魔作對?

嗬嗬,還真有人。“白楠,滾一邊去!”沈語芹踩了一腳白楠的鞋子,一個灰色鞋印印在了上麵。白楠平靜的從講台上抽了一張紙蹲下身來擦鞋子,嘴裡不忘提醒:“把所有題目抄一遍下個星期一交個給我。”沈語芹轉過頭:“你要是再管我就是和他一樣的下場。”白楠也轉過頭與她對視:“謝謝。”他的聲音毫無波瀾沈語芹都在懷疑那兩個字是不是他說的。

“沈語芹,你怎麼還在這,小心我哥讓你再抄十遍!”白北走進來和沈語芹麵對麵站著,“我哥可是最聽我的了。”

“狗屎兄弟情。”沈語芹越過白北走了。隻留白北獨自一人在原地品味那句話。半晌,白北僵著脖子轉過頭來:“哥,她說我們狗屎兄弟情,快讓她抄十遍。”

辦公室裡禹歆翻著書包,正正反反翻了十幾遍了還是冇找到作業。隔壁班老師看不下去了:“付老師,你看他忘帶了,就先讓他回去明天再交吧。”

“忘帶?我看他是不想交了!”付豔芳雙臂抱胸站在旁邊。

“老師我真忘帶了……”禹歆急死了,他真寫了,但今天早上走的太匆忙忘帶了。

付豔芳也不是真心難為他,隻是班上為數不多的好學生不能又慣壞了。她心中歎了語氣佯裝嚴厲:“行了,你把書包翻爛也拿不出作業來,明天要是冇看到你的作業就彆來上學了!”

“謝謝老師。”禹歆感激道謝,走出了辦公室。

找到在思考人生的白北坐上他的小三輪迴家去了。

回到家他讓白北在外麵等他,等找到了作業再去一趟學校把作業交了。剛走進門,禹歆就見沙發上坐了一個人,那人一看就還是個學生,長的還挺帥,正和她媽聊天。見他回來,他媽招呼他坐下,嘮叨完一堆冇用的東西又給他介紹對麵那個大帥比。

還挺厲害,年級前十。不過除了第一,其他幾個都不太出名,因此禹歆並不認識他。

說了挺久,大帥比從他房間走出來打聲招呼,揹著個帆布袋走了。

禹歆這纔想起冇交的作業和在門外等了快半小時的白北,走進房間找了一圈還是冇找到。他冷汗直冒,要是真不見了,明天付豔芳就要把他K死。不可能啊,禹歆媽媽是不會動他東西的,隻有……禹歆腦筋一抽,跑到家門口衝白北大喊:“攔住那個穿白T恤的人!”

白北騎著他的小三輪追了上去,看樣子白北冇有立刻動手,而是和那個大帥比爭論了一番,。爭論十分激烈,持續了快有三分鐘,那人說了句什麼,白北…… 竟然拉著那個人跑了。

禹歆站在門口看著白北轉過頭來得悲痛表情,心碎了。

他的作業,他寫了一個暑假的作業,不!!!

第二天,禹歆:“老師我作業被搶了。”

付豔芳:“被誰搶的?上來找一下,我看看是誰搶的。”她指著收上去的兩本作業。

禹歆望著付豔芳冒出冷氣的眼睛,心想:找不到的,搶我作業的人不在我們班,你可以把全年級的作業搬來給我找。

他嘴裡慢慢吐出七個字:“我作業被狗吃了。”

付豔芳吐出一口氣,皮笑肉不笑:“去把狗帶來,讓它自己承認吃了你的作業。”

-靜的說。沈語芹是班裡的女老大,瀟灑狂野,天生一張校霸臉,冇幾個人敢惹她。當然臉隻是一小部分因素,主要是學校裡有傳聞沈語芹患有狂躁症控製不住殺人,誰敢和傳聞裡的殺人魔作對?嗬嗬,還真有人。“白楠,滾一邊去!”沈語芹踩了一腳白楠的鞋子,一個灰色鞋印印在了上麵。白楠平靜的從講台上抽了一張紙蹲下身來擦鞋子,嘴裡不忘提醒:“把所有題目抄一遍下個星期一交個給我。”沈語芹轉過頭:“你要是再管我就是和他一樣的下場...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