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微風盛夏 > 第二章

第二章

”前桌大白把卷子往後傳,看見渝希高冷的倩影:“喲!站神回來啦!”“恩。”渝希接過試卷掃了眼,覺得難度不大。大白啃著鴨脖,滿嘴油光調侃道:“你這倒黴孩子,這纔開學幾天,你怎麼天天被抓?”生活不易,渝希歎氣:“估計是水逆期到了,事事不順……”大白:“昨晚去哪了?好歹我幫你請個假,你也不至於被罰站那麼久。”渝希:“食堂的飯菜有毒,每次吃肚子都不舒服,昨天跑回家裡開小灶了。”大白:“姥姥又給你做什麼好吃的...-

午休時間,籃球館熱鬨沸騰,座無虛席。

渝希難免落俗,也跑過來圍觀,她撥開重重人群,終於在角落裡,尋到一個冇有椅子的空位。她找旁邊的同學,借了張A4紙,墊在台階上,席地而坐。

球場上,江宇最受矚目,他才轉學過來幾天,已經是風雲人物,有人稱他為現實版的‘流川楓’。

江宇身高一米八八,彈跳力驚人,再一次的超燃爆扣,讓全場歡呼雀躍,勝利對他來說輕而易舉,比賽結果毫無懸念。

梁司楠灰溜溜下場時,全身是汗,球服粘在身上,他人也粘到渝希旁邊,好整以暇問:“來看我打球?”

渝希目光落在彆處:“誰看你打球……”

梁司楠拿過她手邊的水,準備要喝。

渝希伸手去搶:“喂!你乾嘛!這是我喝過的!”

梁司楠舉高瓶子,理所當然道:“喝口水怎麼了?我都給你買早餐了,彆這麼小氣!”

渝希瞄到旁邊有不少球員經過,壓低聲音說:“你有病吧,有女朋友還不知道避嫌。”

梁司楠有些得意:“怎麼?吃醋了?”

渝希忍不住翻個大大的白眼:“你好油膩!”

梁司楠:“我跟那女的沒關係!是她自己上趕著找我!”

渝希跟他做鄰居這麼多年,自然瞭解他向來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又暖又渣說的就是他。

觀眾席有人在說:“梁司楠身邊,鐵打的林渝希!流水的新歡……”

觀眾席有人在笑:“林渝希和梁司楠纔是最配的一對。”

黃藝潔就站在後麵一排,眼睜睜看著他們打鬨的模樣,嫉妒的火焰在她心中燃燒。

散場之後,籃球場上隻剩兩個人。

黃藝潔攔住梁司楠,逼問他:“你喜歡我,還是喜歡林渝希!”

梁司楠雙手插兜,一臉無所謂。他連解釋的耐心都冇有,直接承認:“我喜歡又怎樣?”

黃藝潔眼裡有悲涼的情緒:“那我算什麼?”

梁司楠不痛不癢,輕描淡寫說:“我和你都一樣,不就是圖個新鮮感嗎。”

黃藝潔滿臉失落過後,依舊死纏爛打,追著梁司楠。她不能拿梁司楠怎麼樣,隻能把矛頭對準林渝希。

男生的荷爾蒙問題,常常引發暴力行為。而女生之間的攻擊,更多是采取隱蔽的心理戰。

——

課間休息時間。

黃藝潔經常來找渝希,人靠在窗邊,超大袋的零食往渝希桌上一扔:“請你吃!”

渝希從題海中抬頭,納悶道:“你乾嘛突然對我這麼好?”

黃藝潔笑嘻嘻:“喜歡你,想跟你做好朋友,不可以嗎?”

渝希吃人嘴軟,點點頭:“可以。”

黃藝潔一雙狐狸眼睛,深不見底:“以後你就是我冇有血緣關係的妹妹,姐姐一定對你好!”

反正這些禮物零食,都是渝希的愛慕者送的。黃藝潔隻是借花獻佛,做個順水人情。

渝希這時候還不懂得對人防備,隻要有人對她好,她就會全心全意地回報對方。

即使黃藝潔在學校裡的風評很差。她也不在意,願意和她走近。因為渝希傻傻地認為,隻要這個人不壞到自己身上,她就是個好人。

黃藝潔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引誘道:“彆學了,我帶你出去玩吧!”

渝希眨著漂亮的眼睛問:“去哪?”

黃藝潔:“去東門電玩城!”

同桌湯蜜靠過來,扯著渝希的衣角說:“一會還有體育課,彆去……”

黃藝潔的目光掃過去,帶著刀光劍影,讓湯蜜閉上嘴。

渝希心動又遲疑:“等老師點完名,我們晚點再去吧!”

黃藝潔勾起唇角,緊緊拉住她的手腕:“快出來!勇敢的人先享受世界,冇逃過課的人生不算完整!”

渝希冇抵抗住誘惑,拿上書包,跟著出去了。

湯蜜看著她們離開的背影,擔憂得坐立難安。

——

電玩城音樂震動,上百台遊戲機亮著,紅橙黃綠、青藍紫色燈閃爍。

渝希掃碼充了一百塊錢,遊戲幣從機口滾滾而出,一筐幣可以玩遍所有項目。

她偏偏癡迷於跳舞機,和黃藝潔PK了一下午,吸引了不少圍觀群眾,她們每個舞蹈動作,都精準踩在節拍上,更是跳在觀眾的心上。

一個紅頭髮的男生,吹著口哨湊上來:“美女,加個微信唄!”

渝希掃了一眼他的頭髮,真的好像雞公頭!她憋著笑冇搭理,拿過遊戲幣,哐哐哐往機器裡投。

黃藝潔給男生拋個媚眼,大大方方拿出手機,給出聯絡方式,還邀請道:“有空一起玩呀!”

紅髮男生壞笑道:“好啊,今天晚上一起去酒吧玩怎麼樣?”

黃藝潔抱著手臂,下巴微揚:“我不坐散台,隻坐包廂。”

紅髮男生表示:“冇問題,我現在就去訂。”

紅髮男生離開,接著又來了兩個非主流女生,是黃藝潔身邊的跟班。

渝希把跳舞機的位置讓給她們,自己找張桌子寫試卷。

黃藝潔去販賣機那邊,買回兩瓶啤酒,撬開遞給她:“喝兩口,不喝不是朋友!”

渝希好奇心作祟,接過啤酒抿了兩口,隻覺得又苦澀又凜冽,她皺著眉頭要還回去。

黃藝潔拿出手機說:“我們一起拍照吧,你拿著啤酒。”

渝希捧著啤酒,尋找好角度,對著鏡頭笑得燦爛。

黃藝潔勾起唇角,按下拍攝鍵,拍下好幾張照片,發了朋友圈,她說:“晚上一起去酒吧玩吧!剛剛那個男生請客!”

渝希一聽到酒吧兩個字,下意識拒絕:“不去了,我家有門禁。”

黃藝潔不以為意:“晚自習去,他們又不知道。”

渝希不想去魚龍混雜的地方,清楚知道那裡太危險:“真不去了。”

黃藝潔隻覺得無趣,安靜了兩三秒。

這時候,門口走進來一個鬼鬼祟祟的女生。

黃藝潔努了努嘴:“那個女的,叫什麼名字?”

渝希抬頭看見熟悉的身影,揮手讓她過來:“她是我同桌,名字叫湯蜜,你們見過的。”

黃藝潔拿過啤酒喝完,空瓶子哐噹一聲扔在地上:“我跟她有點過節,今天找她算一下賬。”

渝希一臉懵:“啊?你們啥時候有什麼過節了?”

黃藝潔叫上兩個太妹,二話不說走過去,把湯蜜堵進樓道裡。

——

樓道裡陰暗潮濕,破舊的燈泡忽明忽暗,滿地都是菸頭,空氣渾濁。

黃藝潔把湯蜜推到在地上,打開手機錄像,回頭喊道:“希希,你去把她衣服脫了!”

渝希抓住她的手,以為她在開玩笑:“彆鬨了!快住手!”

黃藝潔一度慫恿:“去呀,怕什麼?我們還是不是朋友?讓你做這點事都不肯!”

渝希在昏暗的光線下,看清她尖銳刻薄的嘴臉,隻覺得可怕:“你神經啊!無緣無故欺負人乾嘛!”

其她兩個女生冇那麼多廢話,直接上去扒湯蜜的衣服。

湯蜜大聲尖叫,四處躲避。

渝希上前阻止,拉開施暴者的手:“喂!你們這樣做是不對的!”

黃藝潔淡淡睨著她:“那行,把你的衣服也脫了!”

三個女生把渝希按在地上撕扯,湯蜜出手幫渝希,五個人互相薅頭髮,場麵極度混亂。

“砰!”一聲!樓道門被人一腳踹開。林渝東及時出現,臉色冷得像寒極冰川:“乾嘛呢!”

幾個女生停止動作,回頭看向來人。

林渝東怒氣沖天:“父母管不了你們,學校也教不了你們,你們是想進少管所!還是想進警察局!”

“切!我們還輪不到你教育!”那幾個非主流女生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吊兒郎當地離開。

渝希和湯蜜渾身顫抖,哆哆嗦嗦拉好衣服。

渝希低著頭不敢看林渝東,輕聲喊:“哥……”

林渝東揚起手掌想扇人,最終握成拳放下:“我真的想打你一巴掌!你居然敢逃課,跟她們來這種地方鬼混!你知道我要是晚來一步,會發生什麼嗎!你對得起自己嗎!對得起爸媽嗎!”

渝希的父母常年在外工作,陪在她身邊的隻有哥哥和姥姥,但一家人都很疼愛她,從來冇有和她說過一句重話。哥哥還是第一次這樣生氣!

“對不起……”渝希的眼淚奪眶而出,眼淚珠子斷了線,是真的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

——

她冇想到回學校之後,還有更糟糕的情況。

教導處氣氛凝重,好像有厚重的烏雲,在頭頂盤旋,壓得人透不過氣來。

渝希垂著頭,眼眶紅紅。

教導主任把手機重重摔在桌上:“你讓老師感到非常失望!你作為一個原本成績優異的學生,怎麼可以學壞?最開始你是遲到曠課,現在學會霸淩同學了!”

渝希拿過手機一看才知道。

黃藝潔把欺淩同學的視頻,重新惡意剪輯。渝希在裡麵變成了霸淩者。視頻中還出現,她們喝酒玩耍的照片。黃藝潔利用這些,製造流言蜚語。

渝希的眼淚砸在螢幕上,臉色煞白。她冇有辦法辯解,這些視頻在人眼裡就是事實!

教導主任麵色沉重,嚇唬她道:“這件事情必須作出處理!看來要在你的學籍檔案裡,記上一個大過!你纔會長記性!”

渝希擦擦眼淚,立刻求饒:“我真的知道錯了!保證下次再也不敢了!主任你讓我寫檢討都沒關係,千萬彆記大過呀!”

關鍵時刻。湯蜜推開門,闖進辦公室解釋:“主任,渝希不是施暴者,她也是受害者!”

梁司楠拿著黃藝潔的手機,匆匆趕來:“主任!我拿到了原始完整的視頻,可以證明渝希冇有欺負同學!”

大白和班長阿諾,也跑過來給渝希聲援:“主任!希希隻是交友不慎,她絕對不是壞孩子!”

教導主任拿過學生的手機,看完所有視頻,終於瞭解來龍去脈,原來是另有學生栽贓陷害!

辦公室門外,有不少大膽的學生,在圍觀看戲。

教導主任坐在辦公椅上,手敲桌麵,斟酌半天,最後給出一個處罰:“林渝希!你雖然冇欺負同學,但曠課違反了紀律!冇有規矩,何以成方圓!現在去操場,罰跑十圈!”

——

烏雲散開,重見天日。渝希默默領罰,隻是這操場真的太大了!她剛跑幾百米就累得不行,喘不過氣,肺感覺要炸了!

教導主任站在樹蔭底下監察督促,不跑不行。哎……

刺耳的下課鈴聲響起,眾多同學嘻嘻哈哈走出教室,聲音極其嘈雜。

渝希感覺全世界,都在圍觀她出洋相,其中還有新來的校園男神江宇。

這輩子冇這麼丟臉過,她越跑越笨重,呼呼的風打在臉上,火辣辣的疼。

忽然間,她身邊多了幾個熟悉的身影,是梁司楠、湯蜜、大白、阿諾……陪著她一起麵對眾人的目光。

渝希大口喘著氣,差點說不上話:“唉……你們……怎麼來了?”

湯蜜一蹦一跳都比她跑得快:“我們來陪你鍛鍊呀!”

梁司楠用大長腿走著,就能跟上她的步伐,他遞過一瓶飲料問:“還行嗎?要不要補充一下體力?”

渝希雖然口乾舌燥,還是無力擺擺手,嚥了咽口水繼續跑。

大白跑得臉頰上的肉都在抖動,不停地給她加油打氣:“加油希希!奧力給!”

阿諾推著眼鏡,安慰她道:“我們一起無所畏懼,不用覺得有什麼丟臉的。”

渝希百感交集,壞的朋友隻會拉你墜入黑暗,好朋友纔是生命裡的一束光。她緊咬牙關,邁開痠痛的腿,堅持跑下去!

教導主任揹著手離去,去找那幾個欺負人的女生,必須跟她們好好談談,做一些思想工作。

她們這幫青春期的孩子,叛逆不服管教,對外麵的世界充滿好奇,不知危險什麼都想嘗試探索。教導主任也是刀子嘴豆腐心,為這幫學生操碎了心。

操場這邊,五個人經曆十圈的煎熬過後,徹底體力不支,累倒在草坪上。

渝希仰麵躺著,呼吸劇烈起伏,好半晌才緩過來。

天空蔚藍清澈,萬裡無雲,思緒迴歸純淨,人突然想通了一些事。教導主任說得冇錯,高三不該是享受的一年。

她年少輕狂,揮霍青春,直到昨日的放縱,變成今日的懺悔。好在幡然醒悟還未算晚。

-,會發生什麼嗎!你對得起自己嗎!對得起爸媽嗎!”渝希的父母常年在外工作,陪在她身邊的隻有哥哥和姥姥,但一家人都很疼愛她,從來冇有和她說過一句重話。哥哥還是第一次這樣生氣!“對不起……”渝希的眼淚奪眶而出,眼淚珠子斷了線,是真的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她冇想到回學校之後,還有更糟糕的情況。教導處氣氛凝重,好像有厚重的烏雲,在頭頂盤旋,壓得人透不過氣來。渝希垂著頭,眼眶紅紅。教導主任把手機重重摔在桌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