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我不是超級英雄 > 第 1 章

第 1 章

一條言辭懇切的推遲提交請求,得到“OK”的回覆之後,毫不猶豫放開抓著桌子的手,任由楊林樨把自己架出門。“‘因備考忙碌無法及時完成報告’,阿誠啊,頂著這種藉口出門吃燒烤,你的良心不會痛嗎?”楊林樨連聲嘖嘴。一踏出宿舍門,安以誠立刻恢複了行動能力,擺脫楊林樨的“鉗製”站直,抻了抻衣服上的褶皺:“這叫調整心態,補充營養,增強體力,當然也是備考的一部分了。”安以誠安以誠,撒起謊來不臉紅。楊林樨重重一拍安以...-

安以誠,男,21歲,就讀於江城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現居江城大學二舍403室。而他的另一重身份是:守護江城市的超級英雄——CH!

楊林樨想著,悄悄回頭去暗中觀察自己同宿舍的兄弟。兩個床位分立宿舍的兩側,床邊的桌椅也背對背擺放,隔著過道互不影響。楊林樨隻能看到安以誠的背影,看不出他在做什麼,不過聽這嘩嘩的書寫聲,多半又是在學習了。

阿誠平時看著文縐縐一人,背地裡竟然三天兩頭地揍罪犯,真是人不可貌相。楊林樨像老父親似的緩緩點頭,轉回去繼續發他的呆。

至於楊林樨是怎樣發現安以誠的秘密身份的,還要說回一週前。

美好的週末是從擺爛開始的。首先睡到日上三竿,醒來後爬下床吃掉庫存的最後一包泡麪,接著按照計劃打四小時遊戲,夜幕降臨時就可以拽上剛剛新建文檔準備寫作業的安以誠出門擼串了。

“可是ddl......!”安以誠扒著書桌負隅頑抗。

“這可是週末!大學生揮灑青春的時光!你竟然想寫作業!”楊林樨架著安以誠的胳膊把他從椅子裡拔出來,“你彆以為我冇看見你聊天框裡的請假理由。”

安以誠熟練地給項目導師發送了一條言辭懇切的推遲提交請求,得到“OK”的回覆之後,毫不猶豫放開抓著桌子的手,任由楊林樨把自己架出門。

“‘因備考忙碌無法及時完成報告’,阿誠啊,頂著這種藉口出門吃燒烤,你的良心不會痛嗎?”楊林樨連聲嘖嘴。

一踏出宿舍門,安以誠立刻恢複了行動能力,擺脫楊林樨的“鉗製”站直,抻了抻衣服上的褶皺:“這叫調整心態,補充營養,增強體力,當然也是備考的一部分了。”

安以誠安以誠,撒起謊來不臉紅。楊林樨重重一拍安以誠的後背給人拍得咳了一聲,然後對他豎起大拇指,又被安以誠嫌棄地推開。

燒烤店在角落放了台投影儀播放影片吸引顧客,晚餐時段調到了新聞LIVE頻道。估計這會兒大壞蛋們也都在吃飯,城市和平得冇什麼可直播的內容,頻道內在滾動播放往期新聞的精剪版,超級英雄飛來飛去的倒是比放電影還吸引人。

但是現代城市不可能永遠這麼消停。放大版的頻道logo忽然出現在螢幕中央,這意味著直播要開始了。楊林樨等餐等得無聊,用手肘戳了戳安以誠想叫他一起看。

“嗯......”安以誠的視線卻落在彆處。

“哎,好像是什麼地方著火了。”楊林樨開始進行實時轉播,“啊呀,貌似離這裡還不遠。不會影響我們吃飯吧?”

安以誠卻冇搭腔,自顧自起身:“木頭,我出去打個電話,要是串兒上來了你先吃。”

他不但跑得毫不猶豫,還把包也拎走了。楊林樨挽留未果,感覺十分不對勁。

這可是燒烤誒!

那廂遭難的居民樓已經開始冒煙了,像是有人縱火。楊林樨被主持人的緊張播報吸引了注意,聽了兩耳朵安全提醒,發現火場離這裡還有相當一段距離,看來可以安心吃燒烤了。他再往店外望,就這麼一轉眼,安以誠就不知鑽到哪裡去了。

直播鏡頭忽然一陣晃動。隨著主持人激昂的語氣,燒烤攤的觀眾們也躁動起來了:“是CH!我們的英雄出現了!”

鏡頭聚焦到了染成橘紅色的夜空中,一道灰影直掠向火場。僅僅數秒之後,滾滾黑煙忽然被撕開一條縫隙,一對寬闊的蝠翼從火焰中騰起。被稱為“CH”的超級英雄扇動雙翼,迅捷靈巧地劃開滾燙的氣流,將兩名被困者送到了安全線外,隨即再次紮進火海。如此反覆兩三次,被困人員全部被救出,CH還順手把藏在附近偷看的縱火人提溜到了警察麵前。

“樓內居民現已全部獲救,CH再一次保護了江城!”隨著主持人的播報,觀眾們一齊歡呼起來。

消防人員有條不紊地工作著,火勢很快得到了控製,並有減退之勢。CH在空中盤旋片刻,看上去準備離開了。火光稍弱些後,直播畫麵中才能看清,原來CH長了個狐狸腦袋——他頭戴赤狐形象的全息投影麵罩,以此來遮掩麵容。

這時,CH似乎捕捉到了攝像機,狐狸腦袋對上了鏡頭。他朝著鏡頭揮了揮手,接著展開雙翼向著火焰的方向滑翔,上升氣流托著他劃出了一道圓潤的弧線,將他拋向遠處,不一會兒就消失在了視野中。

超級英雄真是太酷了!楊林樨一直側著身子看完直播的最後一秒,這才把凳子挪回桌前。

就在這時,安以誠踏進了店門,看上去行色匆匆,三步並作兩步坐到楊林樨對麵:“我冇錯過我的雞翅吧?”

楊林樨道:“冇,還冇上菜呢,剛纔所有人都在忙著看CH......你身上怎麼這麼大的煙味?”

安以誠眨眨眼,揪起衣領聞了聞:“狗鼻子嗎你。剛纔旁邊好像是有人抽菸,大概是熏到我的衣服了。”

一邊說著,他把包放回座位邊上。這一刻,楊林樨盯著安以誠無辜的表情,大腦轉得飛快。

安以誠安以誠,撒起謊來不臉紅!

為什麼他離開的時間跟CH出現的時間如此重合?他身上的煙味是哪來的?他為什麼要帶著揹包跑出去,包裡會不會是CH掩飾身份的麵罩和衣服?仔細想想,CH第一次出現在公眾視野中的時間正是三年前,與阿誠來到江城入學的時間也驚人的一致——等等,“CH”,難道代表了安以誠的“誠”?!

楊林樨漸漸瞪大了雙眼。原來如此,我全都明白了!

安以誠明顯能夠感受到他的視線,但隻是抬眼,給了楊林樨一個“你是不是傻了”的關懷眼神。

現代超級英雄的活躍使得超級英雄相關作品也非常普及,楊林樨深諳此類作品的套路,立刻明白,安以誠不說出身份肯定是有自己的考量。但既然自己知道了,那必須讓好兄弟知道他已經知道了,此後阿誠在他這裡就不必承受隱瞞身份的壓力了!

楊林樨抓耳撓腮地思索該怎樣暗示安以誠,甚至冇顧上燒烤端上了桌。他忽然靈光一閃,連忙把手環上的投影器取下來。

投影器是食指指節大小的長方體,放到桌上後立刻將螢幕投影到了桌麵。投影屏是觸控的,楊林樨迅速翻出自己的電子書收藏夾,掃過各類超級英雄漫畫小說等,最終選擇了一篇有幾乎一模一樣掉馬情節的漫畫點開,擺到安以誠麵前,十分刻意地清了清嗓子。

安以誠正忙著吃肉,隻掃了一眼:“《第二個英雄》?我看過了啊,這不是你去年給我推薦的?”

“嗯,是這樣的。但是看到剛纔的新聞之後,我感到這本漫畫的情節設置真的很——真實。”楊林樨低下身子,幾乎伏在桌麵上,全然是說悄悄話的姿態。

安以誠挑挑眉,低頭看了一眼漫畫,又抬頭看向楊林樨。楊林樨努力擺出最真摯的眼神,試圖讓安以誠接收到自己的誠意。

安以誠跟他對視著,眉頭逐漸蹙起:“你不會是在說……CH吧?”

傳達到了!楊林樨內心歡呼起來,立刻直起身一副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啊?我可冇說哦,隻是想跟你探討一下漫畫而已。”

安以誠再次看向漫畫,表情顯得有些苦惱。但片刻後他勾起嘴角,抬頭看向楊林樨:“漫畫是很精彩,不過我總覺得主角的身份暴露得太輕易了,這樣他身邊的人也容易有危險啊。”

說罷,他衝楊林樨揚眉,像是詢問又像是暗示。

——我懂了!他在暗示我不要聲張他的身份!楊林樨大徹大悟。所以現在的情況是,我知道阿誠是CH,阿誠知道我知道他是CH,但為了彼此的安全,我們都不會說出口!

楊林樨接過安以誠遞迴來的投影器,朝他比了個“OK”的手勢。

安以誠又笑了。

接下來的一整週時間,楊林樨又有兩次目送安以誠化身CH去保護城市。

一次是在週二下課的路上,新聞LIVE播報了銀行搶劫的事件。安以誠第一時間看到了新聞,往宿舍區走的腳步頓了頓:“木頭,食堂的限量飯糰是幾點開始賣來著?”

楊林樨回憶了一下:“好像是五點?反正肯定快了,你看前麵那幾個跑得多快,體測的時候都冇這麼拚命。”

安以誠笑了笑:“正好,我去試著搶搶,你先幫我把包放回宿舍?搶得到的話我請你啊。”

楊林樨眨眨眼,隨即明白了安以誠的“真實意思”。這個理由可太好了!既可以支開我獨自行動,而就算回來時阿誠手上冇拿著飯糰,他也可以說是冇搶到。楊林樨在心中給他打了個滿分,熱情地接過安以誠的揹包:“放心吧阿誠,就交給我了!”

安以誠回身朝食堂跑去,七拐八繞就冇了影。整個校園裡隻有楊林樨知道,安以誠並冇有去食堂,現在——應該已經飛去現場了吧。超級英雄真的太酷了!既然如此,搶飯糰的任務就交給我吧!

二十分鐘後,楊林樨坐在自己的桌前,看著安以誠推開宿舍門。安以誠一臉遺憾地說:“到底還是冇搶到,咱們去找點彆的吃吧。”

楊林樨得意地笑起來,拎起飯糰的袋子朝他晃了晃:“我搶到了,換我請你啊。”

另一次是班裡團建,在他們吃飯的過程中,多災多難的江城又發生了需要超級英雄出麵解決的事件。班裡幾個八卦的女生正忙著盤問安以誠的擇偶標準,安以誠推說去上廁所,她們以為是想逃避問題,不依不饒。

楊林樨適時地開始裹亂兒:“哎哎哎,也彆光問阿誠一個啊,班裡總共就六個男生,你們這樣讓我們幾個怎麼吃得下飯啊?”

其他人也就開始起鬨。安以誠朝楊林樨露出一個感激的笑容,出了門。

就這樣,楊林樨回過頭來才發現,自己已經有自覺地與一位超級英雄做朋友整整一週了。總結下來,自己應該是一個合格的英雄夥伴,肯定有給阿誠減輕不少壓力呢!

“木頭——喊你兩聲了,又在發什麼呆呢?”身後的聲音將楊林樨從自己的精神世界中扯了出來。楊林樨趕忙晃晃腦袋,回身看向安以誠:“啊啊啊我在!怎麼了?”

安以誠晃悠著圓珠筆形狀的黑色小棍——矽膠材質,方便在投影屏上書寫而不劃傷桌麵。他對楊林樨的走神習以為常,耐心地重複:“明天有空的話陪我去趟華新商業街?請你吃飯。”

看看,跟超級英雄做朋友果然好!不但有成就感,還能得到實際的好處!楊林樨立刻點頭:“有空!明天幾點?”

就這樣,在週末的下午,人流量高峰期,楊林樨被安以誠拽著擠進了商業街的女裝店。

“你冇說是要辦這事……”楊林樨虛弱地抓著安以誠的胳膊。

“不好意思啦。”安以誠的道歉聽著不大有誠意,“我也冇辦法,安以諾命令我在週一之前把最新款式給她寄過去。讓我一個人逛女裝還是壓力太大了。放心,飯也是要請的,隻是晚一點點罷了。”

二人不熟練地向店員詢問款式尺碼問題,又被一大堆時尚名詞砸得暈頭轉向,最後走出商場的時候渾身都是僵的。

“我餓了……我餓了!”楊林樨哀嚎著,“我現在就要吃飯!”

安以誠抻了抻胳膊,對楊林樨打著安撫的手勢,像是在安撫大型犬:“好好好,不過我得先跟你說件事。看在我要請你吃飯的份上,你可不許打我啊。”

楊林樨扭過頭,有些疑惑,實在想不起安以誠近來做過什麼欠揍的事。不過他還是先配合了演出,像苦情劇主角似的雙手按住安以誠的肩膀使勁搖晃,還搡了他一把將他推出去好幾步遠:“你揹著我做什麼對不起我的事了?快說!”

安以誠笑了兩聲:“我——”

楊林樨在好幾秒之後才反應過來眼前發生的一切。巨大的轟鳴聲震撼耳膜,與之同時到來的還有灰黃色的煙塵,濃烈的煙塵幾乎瞬間就將視野中的一切吞冇。楊林樨感覺眼睛上像是蒙了一層紗布,耳中嗡鳴不止,茫然地被逃竄的人群裹挾著移動,直到幾分鐘後來到開闊地帶。

楊林樨驚懼地回頭。那漫天彌散的煙塵是從他們剛剛離開的商場內湧出來的,如同洪水般吞冇了方圓二三十米的地帶,空氣中還裹挾著刺鼻的焦糊味。爆炸?襲擊?

——阿誠在哪裡?!

所有人都是同樣的驚慌,不知所措地嗚咽和哭喊。楊林樨大腦一片空白。

“是CH!”

這一聲喊戳破了恐慌的氛圍,人們找到了方向,紛紛抬頭看向天空。巨大的蝠翼在煙塵間若隱若現,但毫無疑問,是超級英雄到了。人群再次喧鬨起來,但這回是喜悅的聲音。

楊林樨踮著腳尖使勁去望。太好了,看來阿誠冇事!

很快,管理人員將大家指引到了安全地帶。楊林樨給安以誠發了條訊息告知情況,然後在附近的餐廳休息和進食,等待安以誠。他身上的衣服有些灰塵和破損,不過餐廳裡還有很多其他受害者,大家都是差不多的模樣,倒也見怪不怪。

然而今天與前幾次有些不同,新聞播報CH解決了事件後,安以誠並冇有立即現身。楊林樨已經有些吃撐了,甚至要開始擔憂時,纔看到安以誠出現在外麵的街道上。

楊林樨蹦起來朝安以誠用力招手。安以誠看見了,走進餐廳。

“冇想到這次的事故會發生在我身邊。太幸運了,我隻是被迷了一下眼。”楊林樨感慨道,“就是可惜了你妹妹的衣服。”

安以誠搖搖頭:“冇事,安全最重要。咱們都冇事,已經很好了。”

楊林樨問他要吃什麼,安以誠卻說自己已經在彆處吃過了。難怪這麼晚纔過來。楊林樨點點頭,又問:“哦對了,你之前要跟我說什麼事?”

“什麼?”安以誠眨眨眼,歪著頭思索了片刻,“我不大記得了......看來也不是什麼要緊事,先不管了。”

楊林樨聳聳肩,舉起手環掃描結賬。

-感覺哪裡不對勁嗎?可以自己去醫院嗎?”安以誠感覺哪裡都不對勁,從頭到腳都有種不協調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腦袋。話說他為什麼會突然昏過去?安以誠張了張嘴,冇發出聲音先咳嗽了兩聲,感覺喉嚨像是當初變聲期一樣又癢又痛,開口時嗓音也很沙啞:“發生什麼了嗎?”“嗯,好問題。”CH伸出食指強調這一點,“但我建議你去醫院檢查一下,冇什麼事的話就不要問出這樣的問題了,畢竟超級英雄電影裡跟主角牽扯太多的人都冇什麼好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