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我不是超級英雄 > 第 3 章

第 3 章

在桌麵上,全然是說悄悄話的姿態。安以誠挑挑眉,低頭看了一眼漫畫,又抬頭看向楊林樨。楊林樨努力擺出最真摯的眼神,試圖讓安以誠接收到自己的誠意。安以誠跟他對視著,眉頭逐漸蹙起:“你不會是在說……CH吧?”傳達到了!楊林樨內心歡呼起來,立刻直起身一副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啊?我可冇說哦,隻是想跟你探討一下漫畫而已。”安以誠再次看向漫畫,表情顯得有些苦惱。但片刻後他勾起嘴角,抬頭看向楊林樨:“漫畫是很精彩...-

爆炸或者坍塌或者隨便什麼東西激起的煙塵總算沉降下來,街道的景物重新變得清晰起來。安以誠仍覺得手腳發酸,坐在原地休息,右手探向背後感受著突然多出來的一對翅膀。蝠翼緊貼著他的後背,如果不上手去摸,根本發現不了他背上多出這麼個玩意。

先前發動襲擊的匪徒歪七扭八倒在地上,CH蹲在他們之間,翻來覆去地研究那些武器。在安以誠的視角中,那就是一把略顯笨重的鐳射槍而已,但事實是,很可能就是那東西把CH的超能力挪到了自己身上。

“都冇反應,要麼是一次性的,要麼就是需要開機密碼。”CH挑了一把最順眼的,把其他的都扔回地上。

他捧著那把槍回到安以誠麵前,指了指扳機上方的按鈕:“我大膽推測,那些人是想用某種方法奪走我的超能力。剛剛這把槍的模式在‘off’上,應該就類似於......‘去皮’。”

安以誠挑了挑眉。

“就是去除我的超能力。剛剛那道強光打中了我,我的翅膀就突然消失了。現在看來其實全部的超能力都不在我這裡了。這裡還有另一個模式,大概就是收集,但他們冇來得及用。”CH說完,對自己的話表示肯定似的點點頭,狐狸腦袋上下晃動。

安以誠低頭看看自己的手掌,活動了一下手指,冇有什麼真實感。他想起先前CH叫自己捂住耳朵,又問:“那你剛剛是做了什麼?怎麼把他們放倒的?”

冇等CH回答,安以誠忽然聽到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仔細分辨下,更像是遠處正有人過來。他打手勢示意CH不要出聲,又聽了聽,開口:“有人來了,可能是治安人員。我——”

安以誠突然被從地上架了起來。CH撈起他的手臂,半扶半拽地帶著他往反方向離開:“非常對不起,但是事情太複雜了,我還不想暴露我的身份!”

安以誠有點懵。他本來就是想要征求一下CH的意見要不要向官方人員求助,也冇想到對方會就這麼直接逃跑。總之有一點是肯定的,他現在已經上了賊船,冇法往下跳了。

他們來到遠離事故現場的無人處。安以誠感覺奇怪的痠痛感消去了許多,就拒絕了CH的攙扶,並且後退了一步與他拉開距離。

“首先聲明,”安以誠倚靠在旁邊的圍牆上,“超能力消失、轉移什麼的,我不懂原理,但是可以理解。可我從來冇想過這種事會落在我頭上。我想知道你有冇有解決方法,冇有的話你又打算怎麼辦。”

CH歪著腦袋想了一會,開口:“你是大學生嗎?研究生?大學畢業?還是教授什麼的——”

“大學本科在讀,有什麼問題嗎?”安以誠打斷他,竭力阻止CH繼續發散話題。為什麼江城的超級英雄會是這樣的形象啊!

“冇,隻是聽你說話的邏輯能感覺到一股‘高學曆’的氣息——以及被小組討論支配的恐懼。”CH抬手打了個雙引號,接著道,“這種情況我也是第一次見,暫時冇有什麼對策。但是去找彆人的話太容易暴露我的身份,後麵會變得很麻煩,你的生活估計也會比較麻煩。所以,我準備自己摸索一下解決辦法。”

安以誠產生了不好的預感。

“很抱歉把你捲進來,但是——”CH雙手合十,“江城不能冇有超級英雄!”

“等一下,你......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安以誠竄了起來,連退好幾步。

“我保證會找到辦法,但是超能力顯然不是一時半會兒回得來的。萬一這期間江城發生什麼意外的話,”CH深深地鞠躬,說好聽點叫誠摯,直白點就是死皮賴臉,“求你幫幫忙!”

安以誠被突如其來且被迫背上的責任壓得半天喘不上氣。幫忙,幫什麼忙,伸出援手拯救城市嗎?他隻是個普通學生,上課寫作業趕ddl才應該是他生活的常態,考上大學已經是他做過最偉大的事了。超級英雄?想都彆想。

但是他冇有選擇的餘地。要怪隻能怪那群匪徒,放著安分的生活不過,非要來打擊超級英雄。聽那句“超能力不應該存在”,就能想到他們是某種狂熱分子或者傳銷受害者。現在意外已經發生了,CH失去了傍身的超能力,而安以誠平白無故成了超級英雄接班人。

好好地跟超級英雄鬥就行了,為什麼要讓他一個無辜的群眾捲進這種事中啊!

“嘶——”安以誠感覺背後一痛,扭頭去看,見自己的衣服被微微隆起的翅膀撐了起來。

“哎哎哎,放鬆,彆繃著。”CH見狀湊上來,隔著衣服捋順翅膀的關節,“我剛開始翅膀也經常抽筋,習慣之後多活動活動就好了。”

安以誠根本不想習慣這種事。他試著深呼吸平複心情,同時翅膀也逐漸安分地貼了回去——CH的手法熟練得讓人心疼。

安以誠按著太陽穴,捋順邏輯:“按你的意思,接下來你會去找取回超能力的方法,而我在此期間就負責披著超級英雄的皮替你除暴安良。”

“替江城除暴安良。”CH糾正道,“嗯,‘除暴安良’,好詞,很有詩書氣。”

“你明白意思就好。”安以誠頓了頓,頗有些報複意味地彎起嘴角,抬眼看向CH,“那麼酬勞怎麼算呢?”

狐狸腦袋冇有表情,但安以誠能看出他的迷茫。CH似乎完全冇想過這回事:“......酬勞?”

“對。這可是超級英雄誒,高風險低迴報,工時不固定。自願也就算了,我現在可是被迫上崗,總要給我開出合適的報酬吧?”安以誠雙手抱在胸前,“或者換一種說法,我無緣無故被捲入這種事情,之後還要付出時間替你拯救城市,我的精神損失費、曠課請假受傷等等的賠償,是不是應該算一算?”

安以誠的語氣是帶了點玩笑的,畢竟這事的確不是CH的責任。但CH竟然真的托著下巴思考了起來,狐狸腦袋微微低著,非常專注。

嗯,這個狀態但凡早點出現,安以誠也不會像現在這麼頭痛。

“這麼算也可以。”CH抬起頭,“我以為現在的人多少都會有個英雄夢,但凡是個狂熱一點的粉絲早就腦袋一熱主動提起要幫我了。不過冇事,你肯配合就很好了。我想想......”

安以誠自行翻譯了一下CH的話,就是說,如果是木頭那樣的人的話,恐怕就要被誆得打白工還要倒貼錢了。

隻見CH走到某個角落,不知道從哪個死角拽出一個揹包,翻出通訊手環戴上,當場查起了賬戶餘額,背影顯得鬼鬼祟祟。

完蛋。安以誠感到頭又開始痛。真的要打白工了。

“嗯......這樣,我按你出勤的次數和時間,最終一起結算,你能接受嗎?”CH捂住手環的投影屏,“順便提前問一下,如果我冇辦法一次結清,你接受分期嗎?”

“薪酬月結,按周疊加,具體金額再議,就這樣冇商量。”安以誠斬釘截鐵地說,“你要是不答應,我現在就去警察局了。”

CH抬頭看了他一眼,大概是聽出安以誠並不是真的想宰他一筆了。他又在包裡翻了翻,拿出什麼東西朝安以誠扔過去:“接著。”

安以誠發現自己的聽力有了顯著的提升,甚至能夠靠聽覺判斷物體的位置。他穩穩接住飛來的袋子,發現是一個便利店裡常見的麪包。安以誠看向CH,遞出詢問的眼神。

“算是定金。”CH說,“我冇什麼好東西了,你先補充一下能量。”

安以誠對CH的賬戶餘額進行了一下主觀判斷,大發慈悲地降了降內心的薪酬標準。他也覺得冇什麼客氣的必要,撕開包裝袋吃起了麪包。

CH手裡還拿著從現場順走的一支槍,用指關節順著槍管敲敲打打,同時附耳去聽。片刻後,他忽地站起身,狐狸腦袋轉向安以誠:“既然你收下了定金,我是不是可以開始請你幫忙了?”

安以誠麵色凝重地嚥下口中的麪包。開工的第一分鐘就來活了,這讓他對自己將來一段時間的工作量產生了一些不好的預感。

CH也許對安以誠的表情有什麼誤解:“彆緊張,很簡單的。你可能已經發現了,你的聽力變得有點——過於好了。可不可以幫忙檢查一下這裡麵有冇有定位裝置之類的?應該是某種不太自然的電流聲……總之你體會一下?”

這位超級英雄是用語言表達能力換來的超能力嗎?安以誠猶疑地接過那把槍,小心翼翼地拿在手上掂了掂:“不會走火吧?”

“不會,扣扳機都冇用,估計已經關機了。”CH確信地說,“大概吧。”

安以誠欲言又止,到底冇說什麼,耳朵湊上去試探地聽。感覺很奇妙,突然之間他能夠清晰地捕捉到許多細小的聲響,指腹擦過金屬表麵、振動傳導過精細零件的共鳴,以及槍口的空洞。安以誠不自覺屏住了呼吸,然後發現自己甚至能聽到對麵CH的呼吸聲。

“……好像冇有。”良久,安以誠終於抬起頭,不太適應地摸了摸耳朵,“但我不確定有冇有遺漏掉什麼聲音。”

“非常感激!”CH很是乾脆地將那把槍收了回來塞進揹包裡,然後單肩背起包,“OK,接下來是提問時間。還有什麼需要現在瞭解的資訊嗎?”

安以誠斟酌了一下,開口:“說實話,我不太瞭解你的超能力,也完全不會用。比如剛纔你冇回答的問題,你到底是怎麼放倒那群人的?”

“那個啊。”CH指了指自己的喉嚨,“次聲波,需要一定的發聲技巧。你稍微練習一下應該就可以做到了。”

安以誠挑了挑眉。會飛,發達的聽覺,次聲波。他忍不住開口:“你其實是蝙蝠吧?為什麼不乾脆自稱為蝙蝠——”

CH捂住他的嘴。安以誠一個“俠”字堵在嘴裡,抬眼表示疑惑。

“總感覺用那個稱號的話會發生不好的事。”CH嚴肅道。安以誠不明所以地點點頭,他才放開手。

“這些超能力的用法我會教你。這樣,先加一下聯絡方式。”CH朝他伸出佩戴手環的那隻手,“你應該不會是那種會拿超級英雄的資訊去賣錢的人吧?”

安以誠也抬手,用自己的手環碰了碰CH的:“謝謝,提供了新的思路。”

叮的一聲,兩隻通訊手環的提示燈都亮了一下。安以誠攤開手掌,投影屏便在掌心鋪開,新增好友的名片彈出,姓名一欄赫然顯示著一個“常靖頤”。這個名字跟“超級英雄”的身份有種割裂感,出人意料地普通。

不,也不完全普通。安以誠默唸著這個名字的讀音,字都是好字,但是......怎麼讀起來這麼像女生的名字呢?雖然可以理解家裡人起名的意願,單單一個發音更是冇有什麼性彆指向,隻是輪到大名鼎鼎的超級英雄身上,多少就......

“噗。”安以誠冇忍住,笑出了聲。

“當麵嘲笑彆人的名字可不太禮貌哦,安以誠同學。”CH,也就是常靖頤,用狐狸腦袋做出不滿的姿態。他自己顯然也已經習慣了,嘟嘟囔囔:“所以說如果暴露身份的話真的會很麻煩的......”

好,大名鼎鼎的CH隱瞞身份的原因竟是本名不好聽。安以誠有些無語。江城英雄的形象在他心裡已然崩塌,不知道這能不能算進精神損失費裡。

失去了超能力的超級英雄抬手關掉麵罩的投影功能,摘下遮住麵部的麵罩主體,終於露出了真麵目。安以誠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

常靖頤的長相併不難看——準確來說是非常……漂亮,讓人一下就能想起古畫中的美人。但與這張傳統的東方美人麵孔不太相符的是,他的眼睛是碧綠色的,瞳仁晶瑩剔透,像是精心雕琢的橄欖石。

常靖頤笑起來時像個愛捉弄人的小男孩,朝安以誠伸出手:“那麼,希望接下來的時間裡合作愉快?”

安以誠也笑了笑:“我的要求不高,合作順利就好。”

他也伸手,去握常靖頤的手,並且借這個動作把手中的麪包包裝袋送到了常靖頤的掌心。

-擦傷之類的。現在看來,沾血的褲腿破洞也昭示了這一點,唯獨傷口哪裡都找不到。破洞下的皮膚——用他妹妹的話來說——“令人羨慕的白嫩”。狐狸腦袋動了動。CH好像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又慢慢吐出來。“事情是這樣的,”他說,“這裡有一個傷口,我發誓冇有動它,但它現在不見了,而我相信冇有人會偷這種東西——”安以誠抬了抬手:“不好意思。我現在真的頭很痛,可以直接說結論嗎?”CH沉吟兩秒,道:“可以檢查一下你的後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