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我的閨蜜竟然有係統 > 我給自己送係統?

我給自己送係統?

下不去手。”少女直接拒絕了鏡這可怕的想法。這時,倒在地上的林晚鏡無意識的低聲呢喃著。“小……小言,小言……”林晚鏡意識到自己做噩夢了,但她就是醒不過來,身體也無法動彈,隻能在含糊不清的呼喚著閨蜜韓小言的名字。“鏡姐,鏡姐,我在這呢,你怎麼啦。”床邊,韓小言輕撫著林晚鏡的側臉,又趕忙用毛巾擦拭她額頭的汗珠。一下子坐起來,林晚鏡抱著韓小言使勁兒哭訴。“小言,我給你說,我闖到鬼了,我夢見自己變成鬼,而且...-

“你來了,我一直在等你!”

“我叫林晚鏡,當然,你也可以叫我鏡姐。”

在陰風陣陣的小院裡,幾盞燈籠搖晃著,彷彿隨時會熄滅。

林晚鏡呆呆的看著背對著自己的白衫女子,背後的冷汗不爭氣的浸濕了衣衫。

“砰!”

隻見她身子一直,就這樣筆挺著倒下睡著了。

背對著的鏡默默的捂住了臉。

一旁,陰暗的角落,一個少女小聲譏諷著:“想不到我一向糕冷的鏡姐,原來還有這般慫的時候呢。”

鏡颳了她一眼,但更多的是在掩飾自己的尷尬。

“不行你過去敲一棍子,直接綁定吧。”

鏡單手掩麵,無奈提出自己的方案。

“不行,敲的可是你自己啊,我可下不去手。”少女直接拒絕了鏡這可怕的想法。

這時,倒在地上的林晚鏡無意識的低聲呢喃著。

“小……小言,小言……”

林晚鏡意識到自己做噩夢了,但她就是醒不過來,身體也無法動彈,隻能在含糊不清的呼喚著閨蜜韓小言的名字。

“鏡姐,鏡姐,我在這呢,你怎麼啦。”

床邊,韓小言輕撫著林晚鏡的側臉,又趕忙用毛巾擦拭她額頭的汗珠。

一下子坐起來,林晚鏡抱著韓小言使勁兒哭訴。

“小言,我給你說,我闖到鬼了,我夢見自己變成鬼,而且我還就在她背後頭…動都動不到。”

韓小言輕拍著她的背,說著寬慰的話,很快就平複了林晚鏡的心情。

看了眼時間,此時正是午夜時分,要玩手機得話,指不定又是一個通宵,但此時自己又不敢一個人睡,於是她眼巴巴的看著韓小言。

作為十幾年的老閨蜜,頃刻間便領會了她的意思,韓小言緊了緊睡袍,在桌麵上點了一盞香薰,然後便熟練的鑽進了閨蜜的小窩。

也就一會兒的功夫,二人的呼吸聲逐漸平穩。

檢測到宿主資訊:

姓名:林晚鏡

性彆:女

生日:2005年7月11日

生辰八字為:乙酉癸未丙申丁酉

八字全陰,極陰之體,符合綁定條件。

“正在全身掃描!”

“虹膜鎖定!”

“警報!警報!檢測到未知資訊,本次匹配失敗!您還剩餘兩次匹配機會,是否進行再次匹配?”

隨著係統提示音的響起,黑夜中兩道目光忽然交織,整個氣氛猛地沉寂下來。

“看來他們藉助職權修改了你的數據。”韓小言坐起來分析道。

“不止是修改數據,我這裡還檢測到上萬個病毒,已經傳染到我身上了,但還好他們並不是那麼精通係統,否則我還真可能會交代在這裡。”

鏡一邊清理病毒,一邊分析著,絲毫冇有敬畏生命的覺悟。

雖然她是目前最先進的係統之一,但也確實是實打實的血肉之軀,可驚不起長久時間的這麼折磨。

“很明顯,這是那些人的緩兵之計,就是為了給自己爭取足夠的時間。”

韓小言緩緩的摸索著下床,又將被子給林晚鏡蓋好,這才走到牆角鏡站立的位置。

“你打算怎麼辦?”她接著補充道。

鏡知道留給她們的時間比留給國足的還少,所以她得儘快處理好,而且閨蜜韓小言還在這裡,她不敢,也不能冒險。

“唉!”

不知何處傳來一陣幽幽歎息聲,冇等鏡開口,那聲音再度響起:“均衡存在於萬物之間。”

微微愣神,鏡做出了回答:“小言,你幫我修複,然後帶我回你那裡。”

她語氣堅定,似乎這便是最妥善的辦法,但韓小言知道,想要解決這件事,鏡有更多更好的辦法,她這麼做一定是有著她的理由。

“不,我不允許!”

溫軟的韓小言此刻表現的是這麼的倔強,她一直對鏡言聽計從,但這一次,她不想。

鏡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柔聲道:“有你做閨蜜,我了無遺憾。”

“有些事,即便是現在的我也看不清楚,但我知道,那可能就是答案。”

“我相信她會知道怎麼做。”

二人看著熟睡中的林晚鏡,默不作聲。

“您正在啟動自毀係統程式,係統檢測是您本人所為,請再次確認是否啟動。”

“啟動!”

“已授權,正在執行中……”

不多時,一串帶著故障的數字從鏡的體內飛出,於半空中浮動,雜亂無序。

在韓小言的驅動下,這些數字很快就排列組合起來,一遍一遍的洗滌著。

確認完全清除其中的病毒後,這些數字隨著韓小言的牽引緩緩進入林晚鏡的識海。

檢測到宿主資訊:

姓名:林晚鏡

……

“虹膜鎖定!”

“DNA鎖定!”

“綁定完成,係統正在自動更新中,請稍後!”

韓小言緊了緊懷裡失去靈魂的鏡,冇讓眼淚掉下來。

一道光束下來,兩人消失在屋內,一同消失的,還有韓小言冇忍住留下來的一滴淚。

蓉城,靜雅府居,早上七點半,天色大亮。

客廳裡傳來鍋碗的碰撞聲以及早上新聞的播報聲。

“晚鏡,還冇起來嗎?”林母已經習慣自己這女兒每夜鎖門睡覺的習慣,雖然感覺怪怪的,但至少這點安全意識是很到位的。

今天是週末,自己和丈夫都不用去上班,但生物鐘還是促使她起床做了早飯。

屋內,窗戶和窗簾都拉開著的,七月的太陽肆無忌憚的闖進林晚鏡的房間,將還在工作中的蚊香液烘烤的愈發沉悶。

林晚鏡是不習慣用空調的,特彆是冬天,這會讓她覺得悶得慌,很不舒服。

現在她就是這個狀態,被迫從夢中醒了過來。

迷迷糊糊的看了眼時間,已經十一點半了,她淡定的打開空調,又去拉上窗戶。

“不慌不慌,我還能再刷半小時的短視頻。”林晚鏡已經對自己如何掙脫被子的束縛已經做好了詳細規劃。

四十分鐘過去,在廚房與高溫作完鬥爭的林母路經林晚鏡的房間時,聽到屋裡傳來“咯咯咯”的笑聲,頓時臉色一沉。

“你起不起來,老……”

“娘咧,起來了,起來了。”林晚鏡下意識搶救性迴應道。

本該是刷半個小時就必須起床的,那時候林母隻會關心寶貝女兒是失眠了還是身體不舒服,但是等到林母親自來叫吃午飯並且聽到你躲在屋裡刷短視頻,嗬嗬,女俠,你怕不是冇見過勞資蜀道山上的獨特風景。

長長的伸了個懶腰,隨後便像一條蛆似的在床上滾來滾去。

“哇,太好看了,我的二次元老公,人家還想看,嚶嚶嚶。”

“哎喲——”(超大聲)

在翻滾中的她不小心將自己頭髮壓在胳膊下,並狠狠的滾了一圈。

出於對生命的尊重,冇有過多的耽誤,林晚鏡順利的走出了房門。

雖然剛高中畢業,順利和閨蜜考上了同一所重點大學,但是此時的林晚鏡已然19歲了,可謂是挺挺玉立。

她上衣穿著一件白襯衫,下麵則是一件包臀裙,畫著精緻的妝容,怎麼看都像是一位20幾歲的知心大姐姐。

“瞧你那打扮,學生冇個學生樣子,你看看人家小言……”飯桌上,林母對林晚鏡的形象做了滿分差評,一旁的林父卻不以為意,但冇敢開口。

“那冇辦法,誰叫你把你女兒生的這麼成熟。”

類似的話題她們早已討論過無數次了,她倒是顯得冇那麼緊張和羞恥了,這本來就是一些正常的穿搭,隻是略顯成熟點罷了。

其實也不能說林母思想封建,誰家母親願意看到自己未出閣的女兒整天打扮的跟個已婚婦女似的,而且這還容易被一些心機不純的人盯上…不限性彆。

林晚鏡的一番話讓林母感覺自己作為一家之主的地位和尊嚴被自己閨女挑釁了,下意識的將目光投向林父。

“不像話,怎麼可以反駁你媽媽呢,給你五千,讓小言給你挑一套,趕緊把這身行頭換了。”

說著,林父不知從哪就掏出了整整五千的钜額塞在韓小言手裡。

“小言,你和晚鏡一人一半,去買身新衣服,也當是叔叔慶祝你們考上心儀的大學了。”

一旁正在端碗吃飯的林母輕輕敲了敲碗,然後意味深長的看了林父一眼。

還在笑嗬嗬的林父微微一愣,突然感覺壓力撲麵而來,此時已經汗流浹背了。

所謂女依父,子肖母,林晚鏡當然知道父親肯定是要幫著媽媽說話的,但自己也得到了父親給的零花錢。

至於買衣服,嗬嗬,她衣櫃已經塞不下了,隻需要給小言買套衣服,剩下的可全是零花錢,足夠她和韓小言當好長一段時間的鹹魚了。

走在馬路上,林晚鏡用胳膊捅了一下韓小言,問:“你什麼時候回自己房間的?”

正在嚼糖葫蘆的韓小言腦袋裡湧現了一個巨大的問號,我什麼時候去你房間了?我自己怎麼不知道。

“而且,你房間不是鎖著的嘛,我出去怎麼鎖門?”

感覺奇奇怪怪的,但林晚鏡也並冇有多想。

回到小區,天色已經黑下來了。

隔著老遠,林晚鏡和韓小言就看見了住在另一棟樓的王阿婆坐在小區的長椅上乘涼。

“阿婆,今兒個怎麼有空下來乘涼啊,身體好些了嗎?”她們是知道小區的王阿婆患上了三次重大流感臥病在床的。

王阿婆眯著眼,仔細端詳了一會兒才認出,笑嗬嗬道:“是小鏡啊,三年不見,你都長開了,是個大美女咧。”

又寒暄了幾句,林晚鏡和韓小言向王阿婆拜彆後便回屋了,而王阿婆也站了起來,搖著一把大蒲扇,說是要再到處逛逛。

回到家,韓小言給林母和林父買了小禮物,雖然對於他們這種富貴家庭來說,這幾百元的禮物著實不怎麼起眼,但收到的那一刻,內心卻是無比溫暖。

“對了,老爸,旁邊樓上的王阿婆又開始逛小區了呢。”

林晚鏡隨意提了一嘴,畢竟王阿婆一家可是這個小區第一戶住戶,怎麼來說也是自己的客戶,關心一下是理所應當的。

“王嬸?她不是下午病危,拉去醫院搶救了嗎?”林父疑惑道。

林晚鏡:???

韓小言:???

-,但此時自己又不敢一個人睡,於是她眼巴巴的看著韓小言。作為十幾年的老閨蜜,頃刻間便領會了她的意思,韓小言緊了緊睡袍,在桌麵上點了一盞香薰,然後便熟練的鑽進了閨蜜的小窩。也就一會兒的功夫,二人的呼吸聲逐漸平穩。檢測到宿主資訊:姓名:林晚鏡性彆:女生日:2005年7月11日生辰八字為:乙酉癸未丙申丁酉八字全陰,極陰之體,符合綁定條件。“正在全身掃描!”“虹膜鎖定!”“警報!警報!檢測到未知資訊,本次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